??????

??????

這是一片黃金般的世界,除了金色好像找不出第二種顏色,一輪明日掛在半空,好像快要貼到了地面,空間被烘烤的看起來有些扭曲,整片天地一望無際,好似一片金色的海洋沒有盡頭。

「大哥我們快點,別讓別人搶了先,到時候可什麼都沒有了。」

金色的沙漠上,一道道人正頂著烈日向著一個方向前進,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出世了,每個人臉上都帶著興奮之色。

沙漠的一角,一個怪異的組合也向著這個方向走著。

一個身材長得相當魁梧,身高將近三米,肩膀之上還扛著一柄與自己身高差不多的骨棒,每走一步腳下都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

在他的身邊,一個長得十分清秀的小孩走在他的陰影下,好像將這個大個頭當作自己乘涼的工具,而在小孩的懷中還抱著一隻『大白貓』;兩人沒有像其餘人一樣急著趕路,一路上慢悠悠,很是自在的走著。

古寶城,西域荒漠中一處神奇的古城,每年的七月初七必將有無數靈寶從古城之內飛出,而且每隔一段時間更會有聖器出世,這讓無數人為之瘋狂,搶奪之人更是數不勝數。

當然也有人會去打古寶城的主意,只是沒有人能夠成功,因為古寶城在吐寶之後就瞬間消失了,沒有人知道這麼一整座古城會盾去何方,而且在古寶城吐寶時會有一層強大的結界阻擋著,讓人不能靠近,無數人因此碰壁,所以如今已經沒有人打古寶城的注意了,只是默默的搶奪古寶城吐出的靈寶。

今天剛好是七月初七,又是古寶城吐寶的時候,一群修者浩浩蕩蕩的向著古寶城逼近。

??????

另一邊!

「啊……」獨孤逍遙用手揉了揉腦袋,感覺自己的頭好像要爆炸似的哄哄直響。

「這是什麼地方。」看著四周的環境獨孤逍遙說道。

「好像是一座古城之中。」真一看了看四周道。

「咦!靈氣波動,有寶貝。」真一大叫一聲,興奮的向著靈氣波動的方向奔去。

「真是個財迷。」獨孤逍遙搖了搖頭。

推開石門,兩人緩緩邁步走了進去,只見一座巨大的石山映入兩人的眼瞼,看著這座石山兩人驚呆在原地,一旁的真一口中還不時的流著口水。

「這是我的,蕭白施主不要跟我搶啊!」真一無恥的說道。

只見那座高大的石山,樣子好像一棵茂密的參天大樹,每一片岩石上面都掛著一件的靈寶,有些紫晶色的岩石上竟然還掛著靈氣逼人寶器,很有可能是聖器。

「這是什麼……?」獨孤逍遙也驚住了,什麼東西竟然可以聚集如此多的靈寶,感覺就像一個聚寶盆,讓人有一種夢幻般的感覺。

「我看你我有緣,不如與我離開這裡如何。」真一看著寶山說道,雙手合十,身後突然發出一道道金光,一副寶相莊嚴的樣子,陣陣大道佛音從真一的身體中放出。

「還帶這樣糊弄山的。」獨孤逍遙很想上去揍真一一頓。

然而在獨孤逍遙不敢相信的目光中,眼前的寶山竟然輕輕一顫,好像是在回應真一一般。

「阿彌陀佛!」真一大聲念道。

翁!

只見整座寶山一陣晃動,發出一股萬丈霞光,在獨孤逍遙震驚的目光中,整座寶山快速旋轉起來,而後竟然慢慢縮小成巴掌大小,像是一座小塔。

縮小的寶山慢慢漂浮到真一身前,寶體輕顫,似帶著喜悅之色,好像終於可以脫離這片古城。

真一伸出手掌,寶山慢慢落到了他的手中,現在的寶山就像是一座玲瓏寶塔,洞里乾坤。

「阿彌陀佛,我會帶你脫離苦海。」

唰!

一道金光乍顯,寶山便鑽進真一的身體里,存於他的體內。

獨孤逍遙傻眼了,這都能忽悠到手,早知道自己先下手好了。

「嘿嘿……多寶神僧,您老是不是得分我點靈寶,見者有份嘛!」獨孤逍遙走到真一身邊搓著手嘿嘿道。

「蕭施主說得對。」說著,真一手中突然多出一把靈劍來,只是一把最下級的靈器。

「你太摳門了。」獨孤逍遙大叫。

??????

古寶城外。

「怎麼回事,為什麼現在還沒有靈寶出世。」古寶城下,一群修士雙眼死死的盯著半空中的古城池,等待著靈寶的出世。

「平時應該已經吐寶了,為什麼現在沒有一點動靜。」一群人焦急的等待著。

「今年又沒有聖器出世為什麼我們還要來啊!」人群外,一個將近三米高的青年問著身旁的一個小孩。

「我也不知道,是師傅他老人家讓我們來的。」小孩輕快的說道。「說是讓我們來接一個人回去見師傅。」

「哦!」高大男子憨厚的點了點頭,對小孩子的話深信不疑。

「是西狂!」人群中突然傳來一聲驚叫,此時眾人才注意到身後的兩人。

「還有天機傳人。」又一聲驚呼傳來,讓人不由吸了一口氣,似乎所謂的天機傳人比西狂更讓人畏懼。 「他們怎麼來了。」

「上一回的聖器就是被西狂奪去了。」一群人敬畏的看著高個子青年和拿在他手中的那根巨大的骨棒。

「花和尚,你又碰什麼了??????」

這時,一個聲音從高空中傳來,只見兩道身影突然從古寶城中射了出來,更準確應該是被扔了出來;所有人都雙眼發亮興奮的看著兩個人的身影。

砰砰!

獨孤逍遙與真一兩人狼狽的落在地面。

「古寶城發什麼瘋,怎麼吐出來兩個人來。」

「難道靈寶成精了,這兩個人是靈寶所化。」

「快攔住他們,不要讓他們跑了!」一群人興奮的大叫。

「這是什麼情況……」獨孤逍遙抬頭看著不遠處有近百人兩眼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好像將自己當成寶物一樣,即便自己修為在高也感到一陣不自在。

「花和尚你怎麼看。」

「我覺得此城必有蹊蹺,估計它也一定是個寶貝,我要把他收了,改名為大雷音寺。」真一流著口水傻笑道,還沒去喜悅中回過神來。

「不知逍遙施主怎麼看。」

「我看你妹啊!我讓你看前面。」獨孤逍遙大叫,感覺一陣頭大,對真一實在是無語了;此時真一才注意到前方的一百來號人。

就這樣,四隻眼睛對視著數百隻眼睛。

片刻!

「一定是他們進入古寶城裡將所有靈寶全都奪去了。」

「殺了他們,將靈寶搶回來。」

「??????」一群人終於明白怎麼回事了,向著獨孤逍遙兩人沖了過來。

「花和尚你解決。」獨孤逍遙對著一旁的真一說道,自己可是什麼也沒有得到。

「阿彌陀佛……」真一雙手合十念了一句佛號,周身散發陣陣金光,身影似乎變得十分高大,那是六丈金身,佛門的無上身法。

只見真一一手向前啪去,轟隆一聲,一道金色的手印拍在一群人的腳下;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只見一道巨大的鴻溝蔓延,所有人都被震懾當場,這個年輕的小和尚究竟是何人,竟有如此實力。

「大家一起上,不信他能打的過我們這麼多人。」沉寂了片刻人群中不知誰喊了一句,又讓眾人蠢蠢欲動起來。

「我看誰敢動手。」突然,人群後方傳來一聲大喝,只見一個高大的身影一躍而起從眾人頭頂跳過,大腳轟然落地,將地面震得一顫。


「西狂想要出手嗎?看來我們沒機會了。」

「那兩個人完蛋了。」

「??????」一群人議論道,,認為西狂要動手收拾兩人,也對眼前的人充滿信心。

然而大個子青年卻是沒有理會眾人的議論,大步的向著獨孤逍遙走去。

「逍遙!」高大青年激動的叫道。

「你是……大魁?」獨孤逍遙不確信的叫道,無法將眼前這個『巨人』與當初在那個小村莊的人聯繫到一起。

「真是逍遙哥哥。」長得清秀的小孩子也走了過來驚喜的叫道,不正是當初小村莊的小雄嘛。

「真是你們。」獨孤逍遙驚訝的叫道,沒想到兩人到了西域。

「你們怎麼在這裡。」獨孤逍遙問道。

「嘿嘿……發生很多事,」劉大魁嘿嘿笑道,一副憨厚的樣子。「當初離開小村莊我們跟著老師去了橫斷山脈,然後我們……」

「停!」獨孤逍遙連打斷,這傢伙還是這麼大條。

「先將眼前的事處理掉再說。」獨孤逍遙指了指前方的一百來號人。

「對。」劉大魁拍了一下腦袋道。

「這是我的朋友,你們都走吧!」將手中的狼牙棒橫立身前,劉大魁大聲的對眼前的一群人說道。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對於靈寶誰也不想放棄,但是看著眼前那道高大的身影與巨大的兵器時,所有人變得躊躇起來。

「你們都不要想了。」小雄的聲音突然傳出將眾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即便你們一起出手也打不過他們兩個的。」

聽了小雄的話,眾人震驚的看向獨孤逍遙與真一,這兩個到底是什麼人竟有如此實力,能與西狂比肩。


對於小雄的話一群人倒是沒有絲毫的懷疑,就因為天機這兩個字;沒辦法,一群人只好悻悻而走,但是也有不甘心的站在古寶城外,期待著古寶城再次吐寶。

然而讓人吃驚的是,這次古寶城竟然沒有盾走,只是靜靜地懸浮在半空,不少人向里探去,但都被強大的結界阻擋在外。

「大魁哥我們回去吧。」小雄說道。

「老爺爺不是讓我們來接人嗎?」

「我想我們應該接到了。」小雄意味高深的說道,一點也不想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倒想是一個智者。

「哦!」劉大魁撓了撓頭。

「絲絲……」一直睡覺的小白突然醒來從獨孤逍遙的懷裡鑽了出來,一雙小巧的眼睛看著眼前的幾人。

嗖!

好像感覺到了誰的氣息,小白『嗖』的一下竄到小雄抱著的『大白貓』的頭上,繼續呼呼大睡起來。

吼!

『大白貓』吼了一聲,好像是在打招呼,一張腦臉露出喜悅之色。

「呵呵……是小白。」小雄與劉大魁不由呵呵一笑,好像很是懷念。

這更讓許多注意這裡的修士心裡一顫,竟然敢在虎王的頭頂睡覺,也慶幸自己沒有對他們動手。

一路跟著劉大魁兩人向著目的的前行,獨孤逍遙也了解到這段時間兩人發生了什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