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那個,誰誰誰,誰都行,快點過來幫幫忙。”李軼聰的鎮定力卻是比陳雨欣弱多了,後者在猜到這種情況和估計己方很難有逃出去的可能時,竟然還能吐字清楚的去解釋原因和向上通報。李軼聰無論是經驗上還是心智上都要差很多,此時想到的倒不是通報,而是趕緊找個人來和自己一起分析這個恐怖的信息。

朱翼離他卻是最近,見他這副臉色,趕忙跑了過來。李軼聰臉色尚自蒼白,滿頭大汗地說道:“有蛇,這王家有蛇!”

朱翼瞭解完情況之後,登時也是嚇了一跳,心想這個消息非同小可。當即轉身去找艾菲特了。

蛇羣,纔是今天晚上的主角。 艾菲特坐在大堂主座上,看着眼前的這場對拼,心裏卻在想着其它事。

早在六天才和朱翼通報之前,他就在瞭解這第四大界時發現了一個強悍的存在。

昔日的十一長老,第四大界的中央人物之一,擅長使毒,尤其驅蛇。這是在能找到的記錄上記載的,除此之外再無其它信息。

至於這個長老有沒有在這些年死去,升職,資料上就完全沒顯示了。

艾菲特在第一眼看到這個資料時,就看出了這個長老的危險性。驅蛇也許不是什麼恐怖的技能,但是第四大界卻是…能在第四大界裏被尊爲長老之一,竟然還寫上了一筆擅長驅蛇,那他這所謂驅蛇的規模,應該是很難應付的那種吧。

雖然自己針對這傢伙埋下了一些對策,但能否湊效,終究難說。

艾菲特嘴角突然輕輕上翹,倒是有種欣慰的意思:“沒想到除了這六人組以外,這些小傢伙竟然也有人能察覺到這個情況。看來我異能界這段時間人才輩出啊!”

——————————————————————————

忍者的人數真的很多,上千個高手對着這個防禦圈敲了半天,也終於起到了些許效果。


這些人都是氣境高手沒錯,但氣境也不是神,長久站在那兒活動也會累,更何況使用氣的情況下所造成的累還不是一般肌肉的累,那是心神上的交瘁,一般的睡覺還很難恢復過來。時間拖得越長,對這些人越不利。

那幾個用槍的人射出去的子彈越來越慢,事實上他們準備的子彈也是慢慢地升起了消耗一空的現象。而那些近身戰鬥的人也是身形越來越疲累,本來可以一掌拍死拍傷個把人的,現在能把對方逼退就算是好的了。

而另一邊,那些忍者們卻似越戰越勇。長時間的活動反而把他們本身的不服輸的性質激發了起來,拿着刀劍滿眼通紅地就這麼衝了過來。一羣人不禁暗暗叫苦,早知道這些東洋人有着視死如歸的傻腦子,以前還當做笑話嘲笑一下,現在親身感受一下才發現這些人簡直是太恐怖了。

他都不怕死了,害怕你個啥啊?

看見場上局勢已顯劣勢,艾菲特眉毛一揚,從主位上站了起來,輕聲道:“閣下們都已經打了這麼久了,應該是早就看出來,今天就是你們所有人都死在這兒,都不可能對我們真正地造成實質的傷害的。爲何還要這麼不依不饒呢?”

艾菲特精通多國語言,東洋語竟然也說得十分順溜,那些忍者竟然全都聽懂了。

不過,聽懂了又如何?大家都砍成這幅模樣了,難道還會因爲你這一句話就停手言和?然後大家手拉着手稱兄道弟,出門左拐找個燒烤攤吃烤雞點啤酒喝上幾瓶歡顏而散?雖然知道你很喜歡開玩笑,但是有些事情是開不了玩笑的。

於是,這場爭鬥不但沒有半點緩解的意思,反而更加激烈起來。一時間好幾個人都顯出狼狽之色。

艾菲特似乎也知道這些人不可能就這麼停手,伸手在口袋裏的通訊器上按了幾個鍵。隨着他這一道命令發出,一隊身穿制服的男子就從大堂門口左右流穿而入,每個人手上都拿着一柄手槍,同時對着中央的人進行瞄準。隊伍行動速度一致,似乎是經過訓練的。

隨着這羣人的無聲加入,一些忍者是真的臉色爲之一變。他們在很短時間內就認清了這羣人的實力,不算太強,雖然也有幾個氣境高手,但還是有一部分式境混了進去,人數也不過就是一百個罷了。

但此時對方佔據有利位置,一行整齊的槍管指着自己,一發估計就能帶走一大片吧。而且,聰明的忍者絕對不相信,這羣人裏的實力會弱到哪兒去。

即使只是式境,我方現在人數也實在不多,不能做到分隊抵抗。只要他們一回頭,身邊的這羣氣境人士立刻就能將他們生撕活吞。

這種局勢,實在被動。

他們即使想拼,估計最多也只是傷到對方几個人,然後就會被全殲掉。

忍者的思維方式讓他們不願意就這麼死的輕如浮毛。中華不是也有句話說過嘛,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浮毛。作爲一個終生沒有大追求只能算是工具的忍者,他們自然希望自己死的越重越好。

沒有人真的想死,即使是不怕死的忍者都有活下去的理由。

於是他們在這一瞬間都停手了。

艾菲特倒是很滿意他們的反應,點頭道:“相信閣下們此時都應該能看出這個局勢對你們很不利,你們都是聰明人,知道繼續打下去會有什麼結果。此時的我們如果真的想,將你們全都殲滅在此也不是什麼難事。就看你們願不願意死在這裏了。”

“到底是死得毫無價值,還是逃出去從長計量,你們這些忍者不會自己計算嗎?”艾菲特語氣裏已經有些微帶不屑了。

其實這個時候斷然不能用什麼委婉溫和的口氣,東洋忍者都是些什麼人啊?最喜歡鑽牛角尖又最愛榮耀,你要是循循善誘地讓他們自己退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要有個人豁出去吼一句爲了榮耀我們不退後,幾百個忍者立馬就全都嚷嚷着衝過來了,那是毫無懸念。

但如果告訴他們,你們要是想死的毫無價值沒有名頭,那就留下吧。如果你們出去了,未來還有無限可能,你才能死得十分光榮。對於這幫東洋人的殺傷力可謂不小,不禁讓他們真的沉下心思考起來。

忍者不是二愣子,所謂的火影忍者裏那些永不退縮的精神在他們那兒是壓根沒有。在眼前明知必死的情況下,如果能夠保全自身尋找下次機會,相信真正合格的忍者都會選擇後者。

見他們一個個都有些意動,艾菲特趁熱打鐵地勸道:“我現在就讓人給你們留出一條路,是留是走,你們自己看着辦吧。”隨着他這一句話,本來堵在大廳前面的那一羣人立刻朝旁走去,讓開了一個出口。

出口不大,似乎隨時就會被再次堵上一般。

這些忍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二話不說就邁步走向那個出口。

這些中忍都有自己的名聲和智商,能夠不死,怎麼都好過留下。

隨着這一個又一個的人離開,很快,場內已經不剩一個忍者了。 就在艾菲特微微舒了口氣時,終於把這羣人給勸走時,一陣慘叫驟然劃破黑夜。

這一聲慘叫聽得直教人臉色一變,只覺這好像根本就不是人能叫的出來的聲音。這一聲叫聲裏是蘊含着多大的恐懼和驚悚啊,大堂裏出生入死不知道多少次的人都是各個嘴角微搐,那些賓客和孩子們甚至是臉色煞白。

這一聲就是從門外傳來的,聽上去似乎還不遠。

此時,艾菲特的表情反而冷靜下來,難得地去掉了慣常的微笑:“諸位都退回來,小心不要太靠近牆壁!”牆壁上的窗戶換氣口更多,實在是有利於對方偷襲。

“桀桀桀,原來是學校裏的艾菲特啊,你這個老妖怪這麼久都沒有變,還是一副小白臉的樣子。”一陣怪笑隨風傳來,卻是沒人能察覺到發聲的方向,就好像是有人就在大堂裏說出來一般。當然,這種情況也不過就是氣境的高手通過氣將聲音傳過來的做法,並不算無法解釋。

充其量,也就是證明對方是個氣境高手,估計境界還不低。

“閣下倒是有些見識,但我怎麼不記得我認識你們那個地方的人?”艾菲特冷聲回答道。

“沒關係沒關係,不管認不認識,大家都是這種層次的人了,總是會接觸的。”那個聲音傳來。

“藏頭露尾的算什麼本事!閣下還不打算出來一見?”艾菲特一甩衣服說道:“我可沒有和看不見的人說話的習慣!”

“哈哈哈,小白臉真是小白臉,說話裏盡是陷阱。呵呵,讓我現身也沒什麼關係,反正你們這幫嘍囉也奈何不了我。”

說這句話時,那人竟是充滿了信心,倒是讓屋裏的衆人又是怨憤又是佩服。氣的是這人竟然如此目中無人,將這裏一行高手盡皆不放在眼裏,佩服的卻又是他還有膽子在這時出來,就憑這兒所有人,不管來的是誰都能留得下,他竟然還是走了進來。

這句話一說完,大堂出口緩緩走進一個人,看身形似乎有些臃腫,露出來的手臂卻是瘦骨嶙嶙的。這人被一張黑袍子捂住了全身和臉,少部分暴露在外的皮膚卻是極爲蒼白,就像是很久沒有接受過陽光照射一般。他極爲緩慢地朝中央走來,竟是無視了所有對他怒目而視的目光和殺氣。

艾菲特心裏微微一突,這個人的奇怪身形讓他心裏的猜測更是堅定了一分。他臉上又回覆了平時的微笑說道:“老人家就這麼進來了,就真的不怕我們將你永遠地留下來嗎?”

那人聽了艾菲特的話之後,突然哈哈哈的笑了起來,聲音由小到大,轉瞬間竟是聲震房樑:“你要是想留,就試試看吧,就算沒有把握能全身而退,老夫也有把握讓你們頭疼一陣子!”

艾菲特聽到這句話時腦子就一陣頭疼了,那個地方的人揚言讓你頭疼,恐怕還不只是頭疼那麼簡單。

“頭疼一陣子倒也未必,如果我現在就將你留下來又如何?”一聲令下,圍繞着大堂的所有持槍人士瞬間取出了配槍對準了中央的老頭子。

這老傢伙卻是不驚不慌,搖了搖頭像是對艾菲特這種做法十分不屑一般。

艾菲特卻也沒下令讓人開火,倒是在等着對方怎麼解釋剛纔的話。如果他真的有心在這時將對方解決掉的話,就算他是氣境高手,也快不過場上這麼多人的連續射擊,絕對能在三秒之內被打成渣子。

但他還是忌憚那句話,所以纔沒有下這個命令。

被衆人圍在中央的老頭子倒是完全不在意,好像這些槍管都是玩具似的。他浮腫的身體突然緩緩地動了起來,一個蛇頭慢慢地從黑袍袖子裏鑽了出來,很快就圍繞着老人盤旋了幾圈,對着周圍的人吐着信子。

老頭慢慢說道:“老夫是異能界的第七長老,佘魚。我的異能嘛,則是驅蛇。”

這緩慢的一句話,卻是震驚衆人。

異能界的長老?

異能驅蛇?

佘魚?

這傢伙是哪兒蹦出來的?

異能界什麼時候以長老制了?這第七長老佘魚又是什麼人?從來都沒聽過啊!什麼異能這麼流弊,還能驅蛇?

但那些高層的能夠接觸到這方面的人卻是臉色真正地沉下來了。

艾菲特靜靜地看了他半天,準確地說是仔細地觀察了他身上的蛇半天。這條黑色巨蟒肥大無比,頭上竟然有一條白線,當真是詭異至極,自己所學到的蛇種裏竟然每一個長得像這種。而看這條蛇眼裏不斷散發出的威脅氣息,艾菲特雖然離得很遠,但還是有着背後脖子微涼的感覺。

不知道,如果自己下命令打死了中央的老人,這條蛇會不會閃電般地飛出咬人?它的速度有多快,有沒有毒?

爲此,艾菲特十分忌憚,更忌憚這老頭子背後隱藏的蛇羣。

如果他就這麼死在這兒,那些蛇羣恐怕會立時失去控制發瘋吧。

“佘魚,你說你是異能界的長老,可是我從來沒有聽過異能界有你這麼個人啊,更是沒聽說過有異能能夠驅蛇。這異能界的說法,能不能請你糾正一下?”艾菲特顧左右而言他。

老人呵呵一笑:“沒錯,我知道稱我們爲異能界對於你們這些自命正統的人可能是個侮辱。你們應該是有另一種叫法叫我們的吧。”

“其實也沒什麼,我們一般都稱你們第四大界罷了。”艾菲特說道:“雖然我們並不承認。”

“哼,虧你也說得出來!”老人突然怒道:“我等異能界,似乎在你們嘴裏叫做妖邪界吧!”

“既然你這麼想,那就隨你的便了。”

妖邪界,這個名字對於瞭解的人來說不算陌生,但是那些沒地位瞭解的人卻是十分空白。只是聽上去,這個本來應該出現在修仙玄幻小說的名詞爲什麼會出現在這兒?這個問題令人十分糾結啊。

老人嘆了口氣道:“我實在不明白,我等妖邪界的到底有什麼大錯,竟然爲世人所排斥,還給我們了這麼個名字。我等已經遁世數十餘年了,還沒被世人所原諒。其實,我們的本質又和異能界有什麼不同,大家都是精通異能,充其量不過就是一個是先天賜予,一個是後天修煉的。”

這句話還沒說完,就先被一羣人鄙視了一把。

哪兒不同?不同之處大了!你們是什麼人,人家異能界又是什麼人,你們是世界的毒瘤,異能界可是世界的領導人,能一樣嗎?

什麼本質相同,一個先天,一個後天,差距大了去了好嗎!先天是有多難得啊,後天…等等,你特麼剛剛說後天修煉!

異能這玩意兒也能修煉?! 老頭子這一席話說完後,本來衆人都已經忍不住要破口糊他一臉時,卻突然反應過來這傢伙說的話,登時所有人都是雙眼圓睜,無比驚訝地看向他。

異能還能後天修煉?

要知道,異能界裏的成員雖然人數極少,但是依靠着常人所不擁有的特異功能卻是個個都不好惹。雖然異能對他們的幫助未必真的有多大,但終究也是一個比旁人更高的起點啊,可是讓不少人眼饞不已。要不是異能這東西只能先天獲得,後來無論是血液傳染還是心臟移植,甚至是整個身體換一次,都不可能在獲得異能,恐怕早有一羣人花大錢大力氣去捕殺異能者了。

即使如此,異能者在暴露後被一些瘋狂分子抓去研究的情況也不在少數。也幸好大部分異能者都被學校所庇護,小部分遊離在外的則是個個不好惹,不然異能界早就瀕臨滅絕了。


從此已經可以看出正常人對特異功能的渴望。但即使在渴望,他們也沒辦法啊。

但這個老頭卻說異能是可以後天修煉的!

這句話可就引起了不少的震驚了,很多人都知道第四大界的存在,知道他們都是羣無惡不作的人羣,知道他們不爲現實社會承認,但究竟爲何,卻是一概不知。至於這個後天可修煉異能,則是更加無法瞭解了。

此時聽到這個異能可以修煉的信息,很多人都開始打起了生擒對方逼問修煉方式的想法。

艾菲特眼睛一掃,已經明白了這許多人的想法,當即冷聲道:“異能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是人該掌握的,我異能界的人之所以擁有那是上天的恩賜,但爾等逆天修煉,喪盡天良,害人不淺,豈非人人居可誅之!”

“佘魚長老,我就問你一句,修煉你這異能,你受了多少苦?至於你們其他的修煉者,又害死了多少人!”

佘魚微微嘆了口氣,卻是不願意說謊:“你說得沒錯,如果重來一次,老夫絕對不會選擇修煉這什麼異能,這九死一生的痛苦,真是連人生都失去了滋味。至於其他人修煉如何,那卻是他們的事情,我也未能得知具體。只是知道,在我等已經遭遇了世界最大的痛苦時,世俗卻是把我們當做頭等敵人對手來打壓,這件事做得也太不人道了吧。”

衆人登時有一大半打消了獲知異能修煉方式的想法,原來這什麼後天修煉還這麼痛苦絕人,那還不如不練,好好享受現在的生活纔是。

艾菲特一揚眉毛:“佘魚,我知道你的異能禍害也許不大,如果你願意歸順於我們,我們也不會多做阻攔。但是那些其他人則不行,他們爲了自己的力量殘害了那麼多生命,無論出發點何如,禍害,總是禍害。”

佘魚突然忍不住仰頭哈哈大笑,竟然拍起了手來:“說得好,說得好啊,禍害終究是禍害,怎麼也改不了的了。我們就算是有心歸順投降,到最後也不過是落個被清除的結局啊!”

艾菲特臉色不變:“據我瞭解,你們一部分人練那些邪功,到最後恐怕是根本收不住,只要是一天不練,便如同身陷地獄一般痛苦。而你們的邪功練起來,不是殘己就是傷人,殘己還能控制,但傷人呢?如果放任你們一界之人隨性練功,地球一天就能消失個個把萬生命,這種人怎能留在世上!”

佘魚搖了搖頭:“晚了,已經晚了。”

“沒錯,自那一日你們選擇修煉這些邪功,你們就已經晚了!”艾菲特厲聲道。

佘魚眼角閃過一道精芒:“我說的晚了,是說你們三大界的人晚了。既然你說我們這些人需要從這個世界消失,且看看是誰先消失吧!”一聲爆喝,嘭的一聲,從佘魚身邊爆發出無數個***,團團圍住了他的身形。一旁一直緊盯住他的槍手根本沒來得及反應,這個全身一直未動的老者到底是怎麼引動這些***的?但是他們卻做出了最快的抉擇,開槍。

幾十把槍管同時爆發,但效果卻是不強。近戰手槍本來就不適合狙擊,更何況對方還處於煙霧中無法看見。不過他們也勝在人多,只聽佘魚悶哼了一聲,顯然還是受傷了。

“艾菲特副校長,我等異能界和爾等異能界從此刻起正式決裂,不,是和整個三大界決裂。這世界上有我們沒你們,有你們沒我們。今天晚上,就當是熱身先玩一玩吧,可不要被嚇到了,啊哈哈哈哈哈————”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