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教主想了半天,忽然笑了,那就光明正大地跑吧!

童子聽兩人說話,卻是雲裏霧裏的,問道:“老爺,咱們是要躲避什麼仇家麼?”

“是了。”通天教主道。

如何平息她的怒火(快穿) 還有老爺打不過的人麼?”童子問道。

“世界上沒有誰是無敵的,”通天教主道:“誰也會遇到剋制自己的東西,我就快要遇到了。”

“想不到老爺也會有跑的時候,”那童子道:“要不要我收拾些什麼?”

通天教主道:“你自己用的東西去收拾好,我的東西就不用收拾了。”

那童子收拾完畢,又問道:“老爺,我給你做飯吧?”

通天教主道:“不要做了,我帶你去蹭一頓。”

“去哪兒蹭啊?”童子笑道:“想不到老爺還會蹭飯吃。”

通天教主笑道:“哈哈!臨走之前給他留點念想。我帶你去大老爺家吃飯。”

“大老爺?”那童子一臉的驚奇,通天教主所說的大老爺,就是太上老君了,世界上人人都知道,通天教主跟老大太上老君,老二元始天尊都不大合得來,想不到臨走之前,竟然會去他家吃飯。

那童子雖然一肚子的納悶,還是跟着通天教主去了,兩人到了離恨天兜率宮,早有一個童子在迎接:“老爺說今天三老爺要過來,讓我早早迎接。”

通天教主道:“好,好,你們準備飯了沒有?”

那童子聽自家老爺這麼問,居然有些好笑:“他別的不問,上來就問人家準備飯了沒,這不是明白地告訴人家,是來蹭飯吃的麼?”

兩位聖人,見了面,居然二話不說,上來就坐了桌子,太上老君道:“吃好喝好。”

通天教主道:“吃的好,喝的好。”

席間,太上老君問通天教主那童子:“跟着三老爺這麼多年,學到什麼本事沒有?”

那童子連忙放下碗筷,答道:“回大老爺的話,三老爺傳了我很多道法,我會舞劍,但最會看火,大老爺丹爐裏面的火,我看一眼就知道是多少溫度,能練出什麼丹藥。”

太上老君連說道:“好,好。”

吃了一會飯,老君又問那童子:“你說你會看火,不知燒火燒的怎麼樣?”

通天教主道:“這童子燒火的功夫,是我親自帶的,比我自己都差不了。”

太上老君道:“正好,我也有個童子,燒火的功夫是我親自帶的,不知道跟你家童子比怎麼樣?”

通天教主道:“不用說,我家童子肯定厲害。”

太上老君道:“我不信。”

通天教主道:“那就比比。”

“好,”太上老君道:“我這裏正好還有一道菜,分了兩個鍋做的,不如讓兩個童子分別去燒火,咱們看看誰燒出來的菜地道。”

通天教主道:“比就比。”當即叫童子去燒火,太上老君叫自己的童子帶着他,兩個童子個子去燒火去了。

過了片刻,太上老君的童子道:“老爺,菜熟了。”

太上老君聽了,卻不答話,問通天教主的童子:“你的菜好了沒?”

那童子答道,“還差一分火候。”

通天教主聽了,哈哈大笑,老君臉上卻有些不大好看。那些童子都是伶俐無比的人,見了兩人臉色,自然知道是通天教主的童子贏了。

吃過了飯,太上老君問通天的童子:“大老爺這正缺一個會看火的,你問問你家老爺,看讓你跟我不?”

那童子慌忙跪下:“大老爺說笑了,三老爺帶我不容易,我不能。。。。。。”

“大膽!”通天教主打斷了童子的話:“大老爺看上你,是你的福氣,推推搡搡的是什麼意思?”

那童子聽了,不知所措,只是磕頭:“我還想跟着三老爺。”

通天罵道:“跟着三老爺喝風啊?三老爺都要跑路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童子忽然明白了,通天教主真是個好主人啊,自己跑路了,卻知道童子可能有危險,因此將自己送給大老爺,是爲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因此那童子連連向通天教主磕頭:“老爺,我永遠不會忘了你的。”

太上老君道:“嗯,你給他磕頭也是應該,他對你畢竟有恩。好了,你先跟老爺回去,你老爺走的時候,再來跟我吧。”

那童子便給太上老君磕頭。

。。。。。。

通天教主帶着童子回了碧遊宮,一晚無事,第二天起來,卻發現那童子在外面觀望。

“不用看,他們來的時候我就知道了。”通天道。

“知道了,老爺。”

過了一會,那童子忽然跑了進來:“老爺,他們來了。”

通天教主一下子跳起來:“不可能啊,張禾來了?”

童子道:“不是,首輔來了。”

“原來是李星瀚來了,沒事,不用叫大老爺。”通天道。

兩人相見,李星瀚笑道:“皇上讓我拿着這個來會你。”

通天笑道:“你有把握麼?”

李星瀚道:“半點都沒有,這是凡鐵劍。”

通天教主笑道:“你回去告訴張禾,這把殺神劍,只有在他的手裏才能殺神。”

“爲什麼?”

“這個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通天教主道:“他身上那股煞氣,其實是來自白起,只有身上帶着那股煞氣,才能殺神,否則就是送死。”

李星瀚道:“好歹皇上吩咐了,我跟你過兩招再走。”

通天笑道:“我不傷你性命。”

兩人過了幾招,李星瀚招架不住,便撤了,回去將通天教主的原話告訴了張禾,張禾便知道了,原來自己身上這股煞氣,卻是來自那屠神白起,怪不得那白起能用凡劍殺人。

“我親自去。”張禾道,便親自帶了一隊人,讓李星瀚也跟着去了。

碧遊宮裏,那童子遠遠看見張禾,便連忙稟報通天教主:“老爺,又有人來了。”

“這回是真來了!”通天教主道:“你去,叫大老爺去。”


那童子飛身而去,通天又道:“讓大老爺過來,你就別過來了!”

不一會,張禾帶着殺神劍到了。

通天教主迎了出來道:“幸會!”

張禾道:“廢話少說,納命來吧!”

通天教主道:“慢着,我還有東西要給你看,你絕對感興趣的!”

張禾道:“還有什麼東西好看。”

通天教主道:“你看不看自己選吧,只能告訴你是跟殺神劍有關的。”

張禾道:“那邊拿來。”

通天教主道:“現在沒在,我叫人去拿了。”

“多久?”

“很快!”通天教主道。

“很快是多塊?”張禾不耐煩道。

“這樣吧,我先和你比定力。”通天教主道:“咱們看看是我的定力好還是你的定力好。”

“少來!”

“你不敢比麼?”通天教主道:“我倆互相盯着,看誰眼睛先動。”

張禾道:“比就比。”

兩人對眼,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動。

通天教主心裏暗暗緊張:“老東西不會放我鴿子吧?”

正在這時,太上老君騎着青牛到了。

通天教主連忙眨了幾下眼睛。

“你輸了。”張禾道。

“對啊,我輸了。”通天教主道:“再見。”

“跟殺神劍有關的是什麼東西,你還沒給我看。”張禾道。

“就是那個老頭,他會跟你的殺神劍過兩招,所以也算是有關啦!”通天教主說話的時候,已經開足了馬力。話音一落,便奔出數千萬裏去了。

張禾正要追去,卻被太上老君攔住。

“你倆要二打一麼?”張禾叫道。

“不是二打一,”老君道:“他已經跑了。”

“什麼?跑了?”張禾又要追去,又被老君攔住:“我和你過幾招。”

張禾心道:“你有玲瓏塔,我和你過個屁啊!”嘴裏卻道:“你可知道這殺神劍,不受法器和法力的阻擋?你找死麼?”

“你可知道,這玄黃玲瓏塔,是先天混沌法器,可不是一般的法器。”老君笑道:“想試試就來!”

張禾道本來跑了通天教主,已經心裏鬱悶,被老君說了幾句,便更加暴躁起來:“那你就替他納命吧!”

老君呵呵大笑,將安玄黃玲瓏塔祭在頭頂,手持柺杖,騎着青牛便來會張禾了。 老羣騎青牛,威風自抖擻。他手上柺杖,專打人臉,不管是哪路神仙,能在這根柺棍上佔便宜的基本沒有,能在杖下過得兩三招的,就算是名家了。何況他除了那柺杖之外,還藏着幾件極爲得意的法寶,當年讓孫悟空都無可奈何的金剛鐲,還有那幾乎讓自己置於不敗之地的玄黃玲瓏塔。

老君一面迎敵,一面冷笑,心想我今天只不過小小地教訓教訓你,等通天教主跑遠了,我便撤了。

張禾手持殺神劍一劍砍下來,既沒有劍氣也沒有法術波動,整個就是一根凡鐵,老君見了不由得失聲發笑:“要是沒有趁手的兵器,我等你半個時辰,你回家去拿。”

張禾道:“放屁,讓你知道此劍的厲害!”接着又是一陣強攻,過了幾招,張禾方纔想起一句話來:這世間,其實並沒有無敵的東西,這殺神劍是可以屠殺神仙,但也不是說是個人拿着它就能殺了任何的神仙。殺神劍在厲害,砍不人身上怎麼能殺人?

老君騎着青牛,雖然法術的防禦在殺神劍面前都無效了,但是身法變化莫測,那青牛也是久經戰場,跟孫悟空對決過的牛逼人物,怎麼可能讓張禾輕易得逞?

張禾不覺在心裏感慨起來:“如果自己有黃亦秋的劍法,早已將老君砍成兩段!”

兩人再過幾招,老君那邊毫無兇險,倒是老君一仗打來,張禾幾乎躲閃不及,差點撲到自己人身上去。

張禾跟老君鬥了一會,本想殺人,誰知竟然露出了敗相,張禾心念一動,將誅仙陣圖準備出來,要是實在不行,就跑路吧!

張禾自己覺得打得艱難,其實老君那邊也暗暗納悶,本來想給他一下,教訓一下,誰知這張禾的身份竟然變得如此之快了,這當然是那夜白的妖形的作用。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