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明庭衝華炎解釋道:“那爲首的黑瘦男子就是黑水天怒,聽說他是被黑水氏的旁支收養的孤兒,後來逐漸顯露出來了實力,才被大力栽培的。”

華炎不由笑了起來:“怎麼黑水氏的高手都是收養的,東方劍傲如是,宇風極星如是,就連這黑水天怒也是!”

“哈哈哈哈,華兄說的是。”趙明庭笑道。

黑水天怒冷着臉遠遠的瞥了趙明庭他們這邊一眼,而後就是走上了另一個比武臺,不多一會兒,另一條道路上居然又是出現了浩浩蕩蕩的一羣人。

趙明庭指着那羣人繼續介紹道:“看到那個兩米五高的壯漢了嗎?他就是孟家的孟嘗虎,聽說兩年前也是跨入了聖心境。”

不過華炎並沒有在意這孟嘗虎,而是看向孟嘗虎身邊一個一米七左右的青年,只見華炎指着那青年問道:“那個傢伙是誰?”

趙明庭順着華炎的手指的方向看去,解釋道:“像是從孟氏祖地請來的幫手,好像叫什麼孟一三,很奇怪的名字。”

“此人很強,到時候小心點。”華炎道。

“他很強嗎?”趙明庭不解,但是見華炎一臉的嚴肅,也是不再多問,只是又稍微留意了一下那孟一三。

“黑水天怒,聽說你三年前殺了婆羅城的李清,嘖嘖,不簡單啊!”孟嘗虎哈哈笑道,兩米多高的身軀顯得異常龐大,而後孟嘗虎又是將目光轉移到了趙家這邊。

“趙明庭,聽說你趙家請來了倆強力外援,是不是就這兩個傢伙啊?”孟嘗虎狂放不羈的笑着,“明天就開打了,你趙家可得多撐兩個回合啊。”

趙明庭冷笑一聲:“不勞你操心。”

軒轅劍魔和趙瑩走過來,只聽軒轅劍魔問道:“那孟嘗虎身邊的人是誰?”

趙瑩也是看向趙明庭,顯然她也不認識。

趙明庭皺起眉頭,明明孟家那裏最強的是孟嘗虎,怎麼華炎跟軒轅劍魔都關注起那孟一三了?不過他還是給軒轅劍魔介紹了一下。

“此人很強,回頭小心點他。”軒轅劍魔如是說道。

趙明庭看看華炎,無話可說。

“明天就開始了嗎,倒是比我想象中快得多。”華炎微笑道。 在亂武鬥場呆了一個多時辰,虞水城各大家族的青年代表們一個個都趕來了,這似乎是老規矩了,不僅僅是爲了來看一下亂武鬥場的情況,也是相互瞭解一下。

要知道這亂武鬥場可是隻有在城主選拔的時候才啓用的,而城主選拔可是每一萬年纔會進行一次,這在虞水城都是一件大事。

亂武鬥場真正的戰鬥場地雖然佔地不大,但是觀衆席卻是足以容納近五十萬人,雖說這點人數還不到整個虞水城總人口的百分之一,但好在這種活動是給虞水城各大頂級勢力們看的,平民是沒有資格觀看的,所以五十萬觀衆也算差不多了。

等各大家族的選手們勘察完地形後,很是一致的都沒有退場,而是靜靜的觀察着其他各大家族的選手們,之前他們早就收集完了情報,但是現場觀看還是能有所新發現的。

“喏,那就是趙家新請來的兩個傢伙。”孟嘗虎指着趙家的方位給身旁的孟一三說道。

孟一三一米七的身高在孟嘗虎面前足足矮了一半,但是孟嘗虎倒像是很怕這孟一三似得,老老實實的給他解釋道。

“那個揹負着一把巨劍的,叫軒轅劍魔,聽說是楚山軒轅氏的子弟,號稱是軒轅氏千年來的第一劍術天才。”孟嘗虎介紹道,“而另一個,吊兒郎當的,叫華炎,具體來歷不詳。”

孟一三點點頭:“這兩人實力深不可測,不可大意。”

“是。”孟嘗虎恭敬道,本來他還沒怎麼看中華炎跟軒轅劍魔,他眼中只有那趙明庭,但是既然孟一三都這麼說了,那華炎二人必然有過人之處。

等所有人都在亂武鬥場熟悉了一下敵方的情況後,這才一個個退場,回家準備明天的戰鬥去了,因爲據說這一屆的青武會有羣鬥。

所謂羣鬥,就是把所有選手放到一個場地競技,最終撐下來的十名獲得積分。

回到趙府以後,華炎和軒轅劍魔就是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趙府的人也沒有再打攪他們。

“黑水氏這次派來的七個人中沒有宇風極星。”華炎道,“看來你也只能對付那黑水天怒幾人了,不過機會總會有的,我們有的是時間。”

軒轅劍魔搖搖頭:“我打聽過了,明天第一場是羣鬥,羣斗的七名選手是不計在後續的戰鬥中的,也就是說明天出戰的七名選手可以不是正式選手。”

華炎一愣:“你什麼意思?”

“如果我把黑水氏那七個選手都給宰了,你說黑水氏能不派出宇風極星來?”軒轅劍魔笑道。

“你有種!”華炎讚歎的點點頭。

其實有很多家族自身實力不強,在這種羣鬥中根本佔據不到名次,索性派一些炮灰上去算了,等後續的戰鬥再爭取拿到一個考前的名次和分數,這樣對於爭取城主之位還算是有點希望,可若是直接派上主力,只怕一個羣鬥就足以讓他們損兵折將,到時候就別提後續的比賽了。

當夜,華炎和軒轅劍魔誰也沒有再說話,都是開始靜靜的打坐調息。軒轅劍魔是在準備明天的戰鬥,因爲他要代替的不僅僅是趙家,還有軒轅氏。

至於華炎,根本就沒有在思考明天的戰鬥,他想的更多的還是過往十年混沌魔尊對他的教導。

十年時間,黑暗空間中,華炎可以說是飽受折磨,但是十年的磨練還是讓他的實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讓他系統的踏上了混沌體的修煉之路。

重生之好好撩撩

聖人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魔尊十年教導,足足讓華炎省去了一輩子的摸爬滾打,儼然是有了自己的發展方向。

不過混沌魔尊要求華炎一定要儘快掌控天道,還是讓華炎感覺壓力倍增,因爲根據魔尊所說,仙域大門已開,各地有資格踏入仙域的凡人很快就可以進入仙域,到時候一旦衆仙飛昇,時間久了魔尊可就真的要跟仙域融爲一體不可分割了。

所以華炎一定要儘快提升實力,最好是多渡幾次劫,將天道徹底融入體內。根據魔尊的觀察,那天道寶珠就是融入了華炎體內,只要華炎收服天道,和體內的寶珠形成共鳴,到時候一切都將水到渠成了。

華炎一夜無眠,第二天一早就是聽得外面鞭炮齊鳴,顯然是趙家在鳴放鞭炮,爲求一個好彩頭,也就是說比試馬上就要開始了。

不等華炎叫醒軒轅劍魔,軒轅劍魔已然是起身離開了房間。

華炎苦笑一聲,就是跟着走出房間,沒等多久兩人就是隨着趙家部隊浩浩蕩蕩的朝着亂武鬥場走去。

這一路上華炎算是看到了趙家在虞水城的威望,那仗勢,比之當年在洪都鬼城風池氏還要風光,而且內城的百姓們似乎也是比較信服趙家,路上給趙家起勢的也有不少,不知是趙家有意安排還是其他原因。

走走停停,一番排場擺足了以後,趙家終於是來到了亂武鬥場,雖然有一些家族已經到了,但是黑水氏和孟家的人還沒到。

又是等了小半個時辰,黑水氏和孟家的人才大張旗鼓的趕來,看那排場,不比趙家弱。

按照慣例,孟家作爲現任城主,首先進行了一番義正嚴詞的演講,城主也是不忘打趣的爲自己家族拉票,畢竟除了這青武會以外,可還是有其他項目考覈的。

一番過場話持續了足足有一個時辰纔算結束。

“各位,今天第一場,是羣舞亂鬥!”主持青武會的孟氏老者高聲喝道,“請各家族選手入場!”

華炎和軒轅劍魔站在場邊,足足等了一個時辰,終於是可以開始了。

隨着趙家隊伍一起進入場地,華炎這才發現這次城主之位爭奪還真是吸引了不少家族,僅參加青武會的選手就足有上百人。

畢竟這城主選拔可是一萬年才一次,一萬年足夠興起覆滅好幾撥家族勢力了,如此盛會,自然少不了湊熱鬧的人,哪怕家族實力不行,也大可以藉助這次機會來挑戰一下,出點名氣。

等各家族勢力一一報名過後,羣舞亂鬥隨着一聲震天鑼響終於開始了。

一百多人站在近萬平方米的比武臺上顯得還是有些擁擠,畢竟達到他們這等境界的修者,這點範圍實在是太小了。


各家族七個選手都是聚在一起,偶爾有一兩個家族關係密切,或者是事先就商量好了,這才十幾個二十幾個聚在一起形成了小團伙。

華炎和軒轅劍魔以及趙明庭站在家族選手前面,冷冷的看着各大勢力,他們是趙家的先鋒軍,也是最主要的戰鬥力,所以必須戰鬥到最後。

而他們身後則是三個趙家族人還有另一個外援,這外援是距離虞水城不遠的婆羅城水家的千金,雖然是女流之輩,但是實力也是極高,擅長神念攻擊。

孟嘗虎高大的身軀站在孟家衆選手身前,只見他大步走到場中央,仰天笑道:“都畏畏縮縮的躲在角落裏幹嘛,有誰敢跟我一戰?”

衆選手看着他,誰都沒有上前,一來是孟嘗虎實力極高,沒人敢招惹他,二來誰願意剛開始就暴露實力,萬一兩敗俱傷,肯定會有人漁翁得利,到時候可就得不償失了。

“哈哈,你們不來,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孟嘗虎大笑着就是走向一旁的一個勢力。

那七人見孟嘗虎走來,當場就懵了,怎麼不去招惹別人,這黴運還會自己找上門來?不過就是跟孟家靠得近了嗎。

“轟!”孟嘗虎一拳轟上,那七人聯手抵抗,但是孟嘗虎這一拳勢大力沉,直接將爲首那兩人的胳膊震斷,這二人當場被轟飛出去,連他們身後的五人也是抵擋不住,七個選手一瞬間就是被孟嘗虎一拳給逼退到了臺下。

淘汰! 孟嘗虎的霸道一擊讓整個場地都是靜了下來,誰都沒有想到那個家族選拔出來的七名種子選手居然被他一拳就給擊到了臺下。

一般能夠來參加這場盛會的家族都是有點根基的,族內的天才子弟就算再不濟,也不可能七人聯手被人一拳就給擊敗。

可是事實擺在眼前,任誰都無法相信。

緊接着,觀衆席上就是爆發出驚天的歡呼聲和吶喊聲,顯然這種口味才適合他們。

“還要不要?!”孟嘗虎吼道,整個人都被這氣氛帶動了起來。

而此時,主觀望臺上各大家族的族長也正在看着這一幕,他們這羣人可以說是這虞水城的頂尖巨頭了,整個虞水城都在他們的管理之下。

“孟城主,你孟家這孟嘗虎,可不簡單啊!”一名家族族長忍不住笑道,他的家族也是來參加競選的,但實際上只是湊個份子而已,其實就是依附在孟家的小勢力而已。

孟家現任族長,也就是虞水城現任城主孟天楠忍不住的笑道:“阿虎這孩子,就是有天賦,這虞水城能跟他想必的年輕俊傑,可不多。”

其餘幾位家族族長倒是沒有刻意巴結奉承,因爲這虞水城可不是洪都鬼城,即便是城主又如何,等下了臺,沒了大權,就什麼都不是了。

趙新成坐在一旁,品着茶,笑眯眯的看着比武臺上的趙家子弟,時不時的還瞥一眼一旁的黑水氏族長,顯然是在等好戲上場。

與此同時,比武臺上真正的亂戰終於開始了,孟嘗虎正式挑起了這場戰鬥,一時間整個比武臺到處都是交戰的戰場,氣氛無比的火辣。

原先還聚在一起的各家族子弟,因爲戰局一亂,不由得就是分開來,而正是因爲這樣落單的情況,短短一會功夫就是有不少人被轟飛出了比武臺,甚至還有死傷,因爲人太多,無法控制,而這也是羣鬥這種形式很少被搬上城主之位競選的主要原因。

不過在這種紛亂的情況下,華炎倒是氣定神閒的站在一旁,身後還跟着一個小跟班,也就是那趙家請來的外援,婆羅城的水青青。

也不知道水青青是怎麼看中華炎的,無論情況再亂,她就是死死的拽住了華炎的衣角不肯離開,而華炎也沒有故意甩開她,就那麼靜靜的站着,任由水青青抓着他的衣服。

所謂拳腳無眼,更何況是漫天的法寶,不時就是有各類法器朝着華炎和水青青撲來。

而根本不等華炎動手,那一件件法寶就是在臨近二人的時候被一股奇異的力量牽引走了,赫然是水青青的神念之力將那些法寶都給牽引走了。

華炎笑吟吟的看着這一片混亂的比武臺,身後還有一個保鏢一樣的丫頭保護他,他自然樂的看熱鬧。

而軒轅劍魔則是徑直殺入到了黑水氏的族人範圍所在地,不過他根本沒有拔出自己的劍,就那麼大開大合,用一對鐵拳生生打開了一條通道,而後出現在一名黑水氏子弟面前。

那黑水氏族人正打得熱鬧,憑藉一點小聰明小靈活,偶爾用法器偷襲別人,不曾想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魁梧青年,頓時懵了。

“死!”

軒轅劍魔出手無情,一拳就是轟穿了這青年的胸膛,而後將他一腳給踹出了比武臺。

遠處觀望臺,黑水氏族長的眼睛都瞪了起來,只聽他喝問道:“那小雜種怎麼會在這裏,他是哪個家族請來的外援?”

趙新成抿一口茶,淡淡道:“黑水族長是在說我趙家請來的外援嗎?”

黑水氏族的族長轉過頭看向趙新明,忍不住喝道:“你知道他是誰嗎,你居然把他請來當外援?你難道不知道我們跟……”

“不就是軒轅氏的小輩嗎,又有什麼大不了,這青武會可沒規定過外援不能請什麼人。”趙新成冷漠的說道。

“你……”黑水氏族族長怒氣衝衝的指向趙新成,但卻說不出話來。

趙新成瞪了黑水氏族族長一眼,只聽他冷聲道:“黑水族長,請注意你的言行舉止,不要太放肆,我趙家可不怕你!”

黑水氏族族長一愣,而後又是憤憤的坐了下去。

趙家跟他黑水氏雖然不似和軒轅氏一樣勢同水火,但關係也不怎麼好,若是再因此得罪趙家,那可就得不償失了,更何況趙新成所言不虛,趙家還真不怕他黑水氏。

與此同時,軒轅劍魔又是找到一名失散的黑水氏族人,沒等那族人反應過來,軒轅劍魔就是一拳將其給打飛出去。

這是一個升龍境七重天的煉體修者,雖然近戰實力了得,但還是被軒轅劍魔給一拳擊敗了。

那黑水天怒此刻正在大殺特殺,宛如狼如羊羣一樣,見軒轅劍魔居然正在大肆追殺自己黑水氏的子弟,頓時反過身衝了過去。

不過就在這一刻,孟嘗虎卻是殺了出來,兩米多高的身軀死死的擋住了黑水天怒的去路。

“滾開!”黑水天怒呵斥道。

“嘿,你小子讓我滾我就滾,我如果真滾了,還不丟死人了?”孟嘗虎笑眯眯的扯皮道,一點不懼黑水天怒。

黑水天怒盯着孟嘗虎,冷聲道:“不滾,就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