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垮了!

小夥子臉色很難看地嘆了口氣,撿起那塊帶着一點翡翠薄層的石頭離開了,好在沒有上癮。

王嫣也是失望無比,她介紹道:“擦漲不算漲,切漲纔算漲,這種事太多了,我就弄過幾次,最後也是空歡喜。”

“你玩這個幹什麼,老姑也不管你,這不是往裏扔錢嘛,還不如去買現成的,省的加工了!”楊天不耐煩地抱怨道。

王嫣扭住楊天的耳朵,來了個360度大旋轉,“你懂個球,這是賭石的魅力!”

小妮子的言行逗樂了周圍的人,李奧也笑着走過來,“小妹妹,來一塊試試吧!”

“你這料怎麼樣啊!看着一般般!”王嫣蹲下來撥弄着幾塊帶紋路的石頭,嘴上很老成的詢問道,那樣子彷彿就是在說本小姐是大師級別的,別糊弄我。

“哎呀,咱的毛料都是從老場口運來的,你拿的那幾塊帶松花,質地多好!”李奧迫不及待地介紹,塗抹星子橫飛,絕對是能說會道的主。

“不知道你們是全賭還是半賭?”

全賭就是猜測大自然的想法了,因爲完全看不出是否有翡翠。半賭則是那些切開露出一抹翡翠色彩的小口和一些明料。

陸晨饒有興趣地看着這一片大大小小的石頭,這些翡翠原礦的石頭果真和普通石頭不同,有一種厚重的氣息在上面。

有的石頭的確就像上面開了個小窗戶,露出一點點綠色的肉,誘惑着買家進一步探索,想必這就是半賭毛料了。

拿起一塊成人拳頭大小的石頭託在手心,還挺沉,有種下墜感,另一隻手輕輕撫摸過上面露出的淺綠色,這是塊半賭。

突然,陸晨心下一動,有了一個奇特的猜測:金光能否透視石頭呢?

古董都能呈現出一層層的構造,如果這個方法在賭石中也適用,那……

陸晨懷着忐忑的心調動金光出擊,包圍了掌心的石頭。

一點點滲透,誒?果然可以!

此刻石頭內部的狀況如同立體圖一樣呈現在陸晨眼前,裏面的雜斑都看得清清楚楚。

陸晨臉上的激動一閃而過,他低着頭也沒人注意到。

他看到了,看到石頭內部的情況,這塊石頭雖然外面有一層薄薄的翡翠皮,呈現豆綠色,但裏面卻是灰濛濛的啥也沒有。

雖然有些失望,但陸晨卻發現了金光的賭石作用,這絕對是賭石的剋星,無敵的作弊器!哈哈!

不過,高興歸高興,陸晨說不出的苦澀,因爲透視石頭貌似比較費力,以他現在的實力估計支撐不了多久。

見陸晨看的這麼投入,王嫣略一思索,露出一絲笑意,甜甜的聲音說道:“陸哥,表哥說你運氣好,你買一塊試試唄,看中哪塊你說,我掏錢!”

富二代不愧是富二代,說話就是牛氣,有底氣!

不過陸晨絕不會讓女人爲自己買單的,雖然他不想承認,但大男子主義他是有那麼一點點的。

“謝謝你的好意,呵呵,我還是自己買吧,這樣纔有誠意!”陸晨一臉虔誠的樣子,跟個神棍似的,惹來衆人齊刷刷的白眼。

打了個哈哈,陸晨正準備換個位置找找,剛站起來時腳尖碰到一塊排球大小的石頭,咯的他跳起來。

眉頭皺了皺,陸晨準備把它放回原位,突然金光自動出來了,這塊石頭的一切都暴露在陸晨眼前,他被內部的景象驚呆了。

直到此刻他才相信造物主的神奇,裏面和外面簡直是兩個世界,是從地獄來到了天堂,那份震撼親身體會才能感受到。

半個手掌大的翡翠,濃綠明豔,沒有雜質,把周圍灰色的石頭都照亮了,雖然不是很通透,但清涼的綠色卻能帶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這讓陸晨不由得沉醉了。

只是這塊翡翠是什麼品種有什麼說法,值多少錢他都不太清楚,不過還是先讓它重見天日吧!

正準備收回金光,突然他感覺到翡翠顫抖了一下,那一刻他甚至感覺翡翠有了生命,緊接着一股冰霜的清流嗖的一下鑽進陸晨大腦的金光中。

很快陸晨感覺到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很舒服,精神前所未有的放鬆,金光在這一瞬間不斷膨脹,想外延伸,一米,兩米,三米!

三米時金光停了下來,陸晨精神一振,金光就被收回體內,在外人看來沒有任何異樣。

“就選這個吧,踢了它一腳說明與我有緣,嘿嘿!”陸晨直起身來,摸了摸鼻子淡笑道。

“好嘞,看您第一次買,給您打個折,1000塊拿走!”李奧樂得合不攏嘴,這塊毛料他不怎麼看好隨便扔到那裏的。

“喂,騙我們不懂行情麼?這麼普通的小料要1000,你這不是大市場,宰人啊!”王嫣馬上不幹了,氣呼呼地反駁道。

“得得,小姑娘,怕了你了,800拿着!”李奧一臉苦澀。

“500,愛賣不賣,陸哥我們走!”王嫣說着作勢要走,陸晨看出小妮子的打算,便配合着擡腳要離開。

很多人都愛這麼砍價,雖然很常見,但履用不爽。

“回來,給你了!”李奧一副吐血甩賣的樣子,好像被陸晨三人割肉放血一樣。

幸虧帶了不少現金,陸晨掏錢付賬。

“要在這解開麼?”李奧饒有興趣地看着這個新手。

王嫣也是期待地看着陸晨,後者點了點頭,“解吧,咱也玩一次刺激!” 陸晨家裏條件一般,一直省吃儉用,以前從不敢碰這些跟賭沾邊的東西。

反正這塊石頭才花了500塊錢,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這不算多,他相信裏面的那塊半個手掌大的翡翠不會讓他失望。

“這位小哥,您是想直接切開,還是擦擦看看?”李奧笑呵呵地問道。


陸晨撓了撓頭,笑笑迴應道:“先切開一點看看,如果有翡翠再擦!”他其實不太懂,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來說,因爲翡翠在石頭靠中間的地方,距離表皮不短,擦得擦到什麼時候去。

咔,李奧熟練地架起了解石機,一刀切了下去。

按照一般規律,只有半賭毛料才擦一擦看看往下的情況,但有些人小心謹慎,習慣全賭毛料也先擦後切,生怕失誤毀了裏面的寶貝。

好幾個懂行的都笑了,“小夥子挺自信啊,這石頭我是不看好,怎麼可能有翡……”

翠字還沒說出來,他就瞪大了眼睛,彷彿見鬼了似的。

“漲了!”

“還真是啊!你看那窗面,薄霧下隱約透出一股綠色!”

剛纔笑話陸晨的那個大叔揉了揉眼睛,嘴脣都發抖的說不出話了。

這幾嗓子下來,圍觀的人又多了快一半,人頭攢動,越是這樣老闆越是高興。

“停!!”王嫣做了個暫停的手勢,“老闆,剩下的我來解行不?”

見陸晨點頭,李奧連忙把位置騰出來,然後滿臉笑意地看着這個小姑娘如何解石。

剛一上手,王嫣就換擦的了,薄霧擦出來見到翡翠真容再做決定。

看她的動作還真像那麼回事,挺嫺熟的,真不愧是家裏有切石機的人,練手也練出來了。

“出來了,出來了!”

“這是冰種啊,看那水頭,晶瑩剔透的!”

“小夥子,我出一萬買你的開窗毛料怎麼樣?”圍觀的人羣中傳來一個聲音,這是個穿着西服的中年男子,看他眼冒精光,就不難猜出這是個精明的生意人。

“我說,你們富光有點欺負人了,這塊綠明顯是冰種蘋果綠,即使半賭料也不止這個價,小朋友,我出3萬!”這個說話的應該也是珠寶公司的,此刻都聞風而來進行競爭。

“五萬,五萬,我們天利公司出五萬塊!小兄弟,考慮下吧,裏面什麼情況誰也不知道,這個價格已經是你買價的百倍了!”看來此人是從開始就看了陸晨賭石的全過程,否則不會知道地這麼清楚。

王嫣看了看陸晨,現在她已經無法繼續了,是否解下去還得陸晨拿主意。

雖然陸晨表面看似淡定,實則內心已然翻起了波濤,他震驚了。那塊翡翠僅僅露了個臉就喊道了這個價,那如果全解出來……陸晨有些不敢想象了,只感覺心臟在不爭氣地跳動。

“各位,我是第一次玩這個,圖個新鮮,索性解出來吧,是垮還是漲看運氣了。”陸晨裝模作樣地咬了咬牙,彷彿下了重大決心似的,實際心裏在笑,因爲他知道,不會垮!

“唉,還是太年輕啊!”那個天利公司的代表嘆了口氣說道。

他們都認爲陸晨太沖動,不夠沉穩,剛纔那個小夥子賭垮不也是不聽勸阻硬要賭下去嗎,結果1000塊打了水漂。

但人羣中不乏起鬨的叫好聲,“再切吧,小姑娘!”對於不玩只看的人來說,這也是很有趣的熱鬧。

把窗子開得大了一些,王嫣皺了皺眉頭,她覺得翡翠的一面應該差不多曝光了,如果再用切的難保有些不保險,萬一損壞了裏面的翡翠就糟糕了。

於是王嫣果斷換成了電摩一點點擦,反正石頭也開的差不多了,隨着額頭上滲出汗珠,翡翠也慢慢呈現在衆人眼前。

顯然沒有垮,翡翠是貨真價實的,有肉的!

二十多分鐘後,王嫣才一臉笑意地雙手捧着正綠色的翡翠遞到陸晨面前,晶瑩剔透,綠色有些淺,但卻有種江南水色。

這塊翡翠有成年男子半個手掌大,水靈靈的,看着就心裏美美的,這是最勾人眼球的存在,讓在場所有人幾乎目不轉睛。

“我了個擦,運氣爆棚啊,這是高冰種啊,僅次於玻璃種了,高冰蘋果綠,恭喜恭喜!”剛纔那個出三萬的男人語氣羨慕地祝賀陸晨,但眼神卻一轉不轉地盯着王嫣手中的翡翠,那塊翡翠都把他的眼珠子染成綠的了,猶如見到獵物的狼。

“小兄弟,賣給我吧,我出80萬!”最早那個要買陸晨半賭料的富光公司的中年人再次發話了,卻又引來另外幾個公司的諷刺。

“別忽悠人了,這小姑娘也是懂行的,你忽悠不了這位小兄弟的!”

“算了,咱拍咱的,我出120萬!”這個數讓陸晨一個激動,差點沒把王嫣交給他的翡翠摔在地上。

我的乖乖,這麼一塊小東西就值這老些錢?一個好點的古玩才幾十萬上百萬,看這架勢,120萬不是極限啊!


很快,價格就飆了上去。

“300萬!”一個清甜的聲音響徹在每個人的耳畔。

這個價格一出,人羣鴉雀無聲。這和熱鬧的集市顯然有點不協調。

報價者從解石機旁邊向陸晨走來,是一位美女,絕對的時尚,最時尚!

“你好,自我介紹下,我是湘港瑰麗珠寶公司的原石部經理郭天雪,主要負責翡翠原石的發掘和採購!”郭天雪淺笑着,露出一對可愛的小酒窩,更顯清麗,說着還遞給陸晨一張燙着花邊的名片。

郭天雪長得很高,171個子,幸虧沒穿高跟鞋,否則就要超過陸晨了。

高挑的身材,穿着上乳黃,下雪白,這種淺色系絕對是爲她量身定做的,脖頸上帶着一尊小巧的玉佛,看樣子是羊脂白玉,白玉中的極品,倒是適合她的時尚氣質。

幾個競爭者都滿肚子苦水地回去了,又能有什麼辦法,人家是大公司,即便放眼整個華夏,也是排名前三的,豈是他們這些小公司所能抗衡。

看到無人應答,王嫣這小妮子一臉的驚愕,看來這個價格應該是這塊翡翠的極限了。

“郭小姐是吧,能跟我說說這塊翡翠的價值麼,說實話我對此接觸很少,賭石也是第一次碰!”陸晨伸出手淺淺一握,笑了笑請教道。

“其實這塊翡翠值不了300萬,以我們公司雕刻師傅的手藝,勉強可以做出一個手鐲,剩下的也就是一些小掛件和戒面了。成品去賣也差不多這個價,至於原因嘛,想交陸先生這個朋友,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

郭天雪眼裏透着智慧,她早就注意到陸晨了,好像這個男人一直很穩很淡定,那種感覺彷彿一種氣場,讓她沉浸其中,她覺得陸晨不簡單,在賭石方面應該有所隱藏。

她可是家族掌舵人的掌上明珠,瑰麗珠寶就是她家的支柱產業。從小她便有不凡的眼力,她也一直自信自己的眼光,如果能用一點利益換來陸晨的好感,那絕對是超值的,更何況剛纔的價格也不賠。

陸晨連忙點頭,“能和郭小姐做朋友實在是太好了!”

這不是廢話麼,如此有氣質的時尚美女,誰不願意交朋友,楊天和王嫣兄妹倆對一臉淡定的陸晨投去鄙視的目光,他們一致認定,陸晨這丫在裝×。

郭天雪掏出一個支票簿,簽了300萬遞給陸晨,後者接過來的同時把這塊高冰種蘋果綠翡翠交給郭天雪。

郭天雪有兩個隨從,個頭健壯,應該是保鏢一類的,其中一個把翡翠小心翼翼地裝在保險箱中。

看着3後面的六個零,陸晨有些小暈乎,要不要這麼容易,這才半個多小時就賺了300萬?世界首富也沒這個效率啊,不過陸晨明白,人家那是每時每刻都在賺錢,而他則是得碰運氣,有特殊能力又如何,沒有好翡翠也是白搭。

“小兄弟,能跟我合個影麼?”李奧激動地滿臉通紅,他的攤子好久沒開出這麼好的翡翠了,合影留念擺在外面可以吸引更多人來買他的毛料。

陸晨已經把翡翠給郭天雪了,無奈的看了郭天雪一眼。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