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世南和葉刀等人來到邊境,葉刀象徵性的在邊境的幾個王國看了一遍,他知道,那獸人族的動靜主要出現在南麓王國那裡,很快的他們就來到了星輝王國和南麓王國的交界處,在葉刀還要繼續西行的時候,被虞世南阻止了。

「葉刀大師,我們不能繼續西行了,再往西就是原來的南麓王國的地方了,我看我們還是在這附近安置下來吧!」

虞世南也不能讓葉刀進入南麓王國的境地了,畢竟現在南麓王國已經併入了獨立聯盟,如果事先不知會趙庸知道就擅自進入,引起誤會就麻煩了,更何況這葉家和趙庸有矛盾。

「哦?這南麓難道不是西蓬帝國的屬國嗎?」

葉刀也是不解了,都是帝國的屬國,為什麼單單這個王國進入不得?

「呵呵,葉大師有所不知,這南麓王國已經脫離了帝國,併入了獨立聯盟!」

虞世南有些尷尬的一笑說道。

「併入了獨立聯盟?」

葉刀也是被這個消息給驚到了,自己怎麼不知道?

「是,也是才併入沒多久,葉大師不知道!」

趙庸也只是在西蓬帝國之內發了通告,因為南麓王國是西蓬帝國的屬國,倒也沒有必要告知其他的帝國,其實這事也不好意思讓其他的帝國知道,畢竟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報告院長,獨立聯盟的季無風、武極和司空圖等人來了!」

一個衛兵突然進來報告。

「只有他們幾個來嗎?」

虞世南緊張的問道,如果趙庸隨同他們一起來就麻煩了,什麼時候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想要一方避開也是來不及了。

「除了他們三個,還有一個叫龍千陌的盟主和一個年輕的女孩。」

「噢!」虞世南也是鬆了口氣,這樣趙庸不來,事情還在可控範圍之內,「你請他們過來吧!葉大師,你看……」

「不用了,我在此早晚要他們見面的,用不著迴避他們,我來此也是為了南陸的獸人族的事情,虞世南院長請放心,我有分寸的!」

葉刀也是聞言一愣然後隨即說道。

難道他們知道自己過來了嗎?怎麼自己剛剛過來,獨立聯盟的人就到了?季無風竟然也加入獨立聯盟了?這麼重要的事情趙庸竟然沒有出面,派了三個老傢伙和一個什麼龍千陌的盟主,還有一個小女孩,他們是什麼意思?不過在沒有弄清楚情況之前,葉刀也沒想就此動手,畢竟虞世南還在。

「呵呵,虞世南院長,還真是巧啊,我們剛來就碰到你了!」

說話間季無風等人就走了進來,武極、司空圖、龍千陌和青兒和虞世南一一見禮。

「呵呵,季無風大師,近來可好啊?」

虞世南施禮說道。

「哎,一把老骨頭了,還有什麼好不好的,苟延殘喘而已!」季無風看到虞世南身後的葉刀也是一愣,「葉刀大師也在啊?」

青兒聽到這個名字,頓時也提高了警惕,這葉刀和那葉知秋都是姓葉,不知道他們之間是不是有關係,如果真有關係的話,恐怕就來者不善了! 葉刀其實也不想和趙庸身邊的人碰面,季無風、武極和司空圖是知道自己和那葉知秋的關係的,這樣一來估計他們也會有所防範,但是現在想避開也是來不及了:「呵呵,這南陸獸人族情況不明,作為西陸其中的一員,我們也是有責任保護西陸的安全,所以前來看看支援一下!」

武極和司空圖可是知道這葉刀和葉知秋之間的關係的,他們也是不認為這葉刀會那麼的好心前來支援,不過現在他們也不擔心什麼了,趙庸身邊的那些小姑娘可是不比之前了,就是這葉刀找麻煩也是占不到便宜的。

「哎呀,要是都像葉刀大師這樣,這西陸何愁不太平啊!」

武極心裡雖然懷疑葉刀來此的動機,但是在他沒有什麼行動之前他也不好說什麼。

「呵呵,武極,我看你是越老也能越鬧騰了,身子都快入土的人了,竟然也玩起了拉大旗,當真不簡單啊!」

葉刀對武極也是不客氣,一個小小的原天才學院的老傢伙,他還不放在眼裡,只是他不明白西蓬帝國是怎麼想的,竟然也能放任天才學院脫離帝國,還能讓南麓王國併入獨立聯盟而沒有什麼動靜,如果能挑起他們之間的矛盾,那自己也能從中渾水摸魚了。


「呵呵,有人拿西陸的聯盟盟主的位子當寶貝,可是我們不稀罕,我們自己組建聯盟,也免得受人欺負!」

武極葉知針鋒相對的說道。

「武極,你這麼說是我們欺負你們嗎?」

葉刀聞言心裡的火氣一下子冒了出來,葉知秋死在趙庸的手下,這筆賬還沒有找他們算,武極這個老傢伙竟然得了便宜還賣起乖來了。

「我說了嗎?你那隻耳朵聽到我說你們了?是你非要自己對號入座!」

武極擼著自己的白鬍子,不以為然的說道。

「怎麼?難道你非要挑起事端嗎?」

見到武極那欠揍的表情,葉刀的火氣也是越來越大,身上的聖戰靈者初階的氣息頓時也顯現了出來。

虞世南見狀不妙,趕緊站出來圓場:「各位,我們都是來防著那獸人族來的,我們自己可不能先亂了陣腳,都消消火氣。」

「虞世南院長,我可沒有火氣,現在我老傢伙心裡舒服得很,要消火你還是找某人吧!」

武極一副不溫不火的樣子說道,他知道南陸的事情,目前來說根本沒有什麼危險,這葉刀也不知道打的是什麼主意,反正他們和出雲帝國是結了仇了,現在他也不怕葉刀惱羞成怒,能轉移他們的注意力更好,省得他們在南陸之間挑起事端。

「哼!」

葉刀冷哼一聲就沒了下文,他就是火氣再大,虞世南已經出面了,他也不得不忍下,畢竟他還是在西蓬帝國之內,現在就鬧僵對他也不利。

季無風等人和葉刀不歡而散,各自回到屬於自己防地。

「武極老導師,我看那葉刀是來者不善,你這樣惹怒他,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眾人來到防地燕南輝給準備好的一個帳篷,龍千陌不無擔憂的說道。

「他不懷好意是肯定的,只是目前還不知道他打的到底是什麼主意。」

季無風接著說道。

「現在不比之前,青兒丫頭在此,就是動手他也占不了什麼便宜!」

武極滿不在乎的說道。

「可是我感覺到還有一個強者,只是他隱藏的很深,或者目前不在此地,我們也得小心一點!」

青兒若有所思的說道,她剛才也想站出來,可是她感覺到,除了葉刀之外,還有一個若有若無的氣息,以自己的感知此人的實力不在自己之下,所以她也沒有輕舉妄動。

「如果你感應沒錯的話,那葉刀肯定包藏禍心,那我們要不要通知下趙庸兄弟?」

燕南輝問道。

「既然他們暗中伏有強者,我們現在一出去,他們也就發現了,我們先提高警惕,靜觀其變,相信在這裡他也不敢亂來。」

季無風搖搖頭說道。

「那好吧,大家提高警惕,看那葉刀這個傢伙能玩出什麼花樣!」

司空圖點點頭說道。

在星輝王國防地的一個帳篷里,葉刀也是沒有閑著,他也和葉仆在密謀著。

「少主,這幾人的實力如何?你看清楚了嗎?」

葉仆問道,他一直潛伏在暗處沒有露面,晚上才偷偷的和葉刀見面。

「那三個老傢伙裡面,也就是季無風的實力稍高一點,不過也不足為懼,那個年輕人的實力更是不足為道,可是那個小姑娘卻有些古怪,我感應不到她真實的實力。」

那小姑娘沒動,葉刀也是沒有探出她的實力,可是看她的年齡估計也是不到二十歲,她這樣的年紀就是一個天才估計也不可能實力比他還要高,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然看不透她的實力。

「怎麼會這樣?會不會她根本不是修鍊者?」

葉仆也是不明白怎麼會這樣。

「不可能,趙庸的身邊有幾位小姑娘,從和趙庸接觸過的人的描述的情況來看,這小姑娘應該是趙庸身邊的小姑娘之一,至於是誰就不知道了,不過她們都是修鍊者,只是實力都不太高而已。」

葉刀來之前也了解過趙庸身邊人的情況,帝國在聯盟的人很多人都見過,也不是什麼秘密,很容易的就能打聽出來。

「那我們下一步怎麼辦?」

葉仆說道。

「看情況,我們想要直接和他們發生衝突是有點麻煩了,他們知道我們來了,他們也不是傻子,肯定會有所防範,我們得想其他的辦法。」

葉刀今天和武極鬧的不愉快,想要偷襲的辦法肯定是不行了,他們肯定會有所防範,更何況那小丫頭有點古怪,在不明真相之前,還是想一個比較穩妥的辦法比較好。

「少主有什麼好主意了嗎?」

葉仆問道。

「南陸的獸人族不是在向南麓王國的方向遷移嗎?那麼我們就給它們找點麻煩出來,趙庸肯定會被引來,那我們就……」

「嗯,好主意,只要能引來趙庸,獨立聯盟那邊肯定就顧不上了,我們就可以趁虛而入!」

葉仆也是明白了葉刀的意思。 葉仆是夜就悄悄的向南陸進發了,按照葉刀的說法,就是越快越好,他認為他們已經知道自己的到來,肯定會做出防備,越快那麼他們的把握就越大,等趙庸安排好了一切,那他就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葉仆一路向獸人族活動動靜比較大的地方悄悄的靠近,在距離西陸邊境一段距離之內,葉仆倒也沒有遇見什麼獸人族的成員,看來那虞世南說的也不完全是假話,這獸人族的遷移看似動靜很大,但是卻沒有一個獸人族的成員跑到西陸邊境來的,葉仆直到深入南陸內部了百十千米,依然沒有碰到一個獸人族的人員。

直到他快走了一百五十千米的時候,才看到了那些獸人族忙忙碌碌的身影,對於像他這樣的強者來說,黑暗已經不是制約的因素了,就是不用眼睛看,他對周圍的情況也能感知個差不多。

葉仆心中是一喜,他已經靠的那麼近了,還沒有獸人族發現他,只要出手幹掉幾個獸人,把他們的怒火轉嫁到人類的身上,那麼他就成功了一半了,葉刀已經做好了準備,只要這裡亂起來,把趙庸以及季無風等人吸引過來,葉刀就可以在聯盟下手了。

葉仆想到這裡,正要催動魔法,可是一個清冷的聲音卻從背後響起:「是不是偷窺很好玩?」

「誰?「葉仆聞言大吃一驚,人也霍然轉身,一個全身罩著黑袍的年輕的女孩子正冷冷的盯著他,人已經到了自己的背後了自己竟然還不知道,她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

「這句話應該是我來問你吧?」

幽離依舊冷冷的看著潛進來的這個老頭,雀兒給自己說的沒錯,她的實力不僅突飛猛進,就連感應力也是大增,自己都沒有感應到,她竟然事先感應到了,讓他在這裡還真給等著了。

「聖魔導師!」

葉仆的心裡也是一驚,看著這個年輕得還有點稚嫩的臉龐,他也是很不解,現在的修鍊變得那麼的容易了嗎?很多人窮其一生也達不到這樣的高度,這個女孩子這麼年輕實力就達到了這樣的高度。

更關鍵的是,自己竟然絲毫沒有感覺到她是怎麼來到自己的身後的,難道他們是早有準備?知道自己要來?

「告訴我你來的目的,或許我們還能不殺你!」

幽離由於先前的那次誤會,讓趙庸對自己心存警惕,這次正是表明自己誠意的機會。

「小女娃,你的實力是不弱,但是想要殺我,恐怕沒那麼的容易吧?」

葉仆能夠探出這個小姑娘的實力和自己不相上下,但是他也有必勝的把握,這個小姑娘那麼的年輕,肯定沒什麼對戰的經驗,就憑這一點,她的戰鬥力就已經大打折扣了。

「那如果加上我呢?」

隨著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葉仆突然感到的身後一陣氣息的波動,他轉過身,又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聖魔導師!」葉仆的心一陣抽搐,如果一個黑衣小姑娘他還能憑著戰鬥的經驗取勝,但是兩個和自己實力不相上下的,自己那是必敗無疑了,「你們是獸人族嗎?」

「這個不勞你費心了,告訴我們你是什麼人?偷偷摸摸的來這裡做什麼?我們可以留你一條命!」

「呵呵,我想你們是誤會了,我來就是看看獸人族是不是對我們人類有有覬覦之心,我們人類也不想挑起和你們的戰爭,你們這麼大規模的遷移靠近西陸的地方,我們也是不得不防!」

葉仆也是心思急轉,在這樣的毫無勝算的情況下,他也不能和她們動手了,他倒不是為自己考慮,如果自己這邊一動手,葉刀等季無風等人過來,他肯定要去獨立聯盟,既然自己都被發現了,那獨立聯盟那裡也肯定做好了準備,葉刀過去就等於自投羅網了。

「你覺得這樣說我們會相信嗎?」

幽離冰冷的說道。

「你們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我們在邊境一帶已經布置了很多人,相信這裡戰事一起,他們很快的就會前來支援,那麼人類和獸人族的戰爭就會全面的暴發,你們要考慮好後果!」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