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其它的一些古老勢力近些年一直處事低調,除了自己勢力內的事外很少插手其它地域,論擴張自然也比不過方天閣那一方勢力了。

綜合各種因素,方天閣雖然只有三位王者,但他們身後的勢力卻與其它方不相上下。且,自他們身後走出了一位老者,氣息沉穩,鶴童顏,手握一根玄青sè龍木杖。

那是名聲不弱這些王者的絕代高手–神杖老人,看情形卻是加入了方天閣那方的陣營了。

單看這些王者,由於神杖老人的出現,以及一開始李天生與五龍應天一戰略佔優勢,可以看出目前以紅旭等人一方實力隱隱壓眾人一頭。

而後便是雨澤幾人,隨後是神陽教木族人等,最後卻是人數較少的劍罡派等人。

不過,除卻那些知根知底一方大佬們以及那一干長老外,不少年輕後輩們看向尋劍的眼神都暗暗有些「敬佩」一個老頭,身邊竟然跟著兩隻鳳凰。

看到那二人身後大部分都是一些女xìng長老,雖然不少人已經不復當年姿sè,但也可以大概估計她們年輕時不說傾城容貌,但也不是一般的美人。

因此黎荒隱約間聽到一旁某人低語「若是加入劍罡派也不錯」,這讓他嘴角有些抽搐,而一旁的紅陌雨和納蘭翠蚺則似笑非笑的看著游泗迢。

崖龍見此,在一旁笑著給幾人解釋「這無情谷的上一位谷主其實是尋劍的姑母,因此這一輩他們走的比較近,而無情谷自創谷以來一直與冰神宮很親近,因為它的創始人了無情是當時冰神宮聖女同生共死的姊妹,否則以劍罡派這一直以脫世俗一心追求劍道的教派怎麼會和這兩大勢力走在一起?」

眾人說話間,那十四位大佬開口了。

「我說各位,古神洞還未開,你們就在此準備先行切磋一番嗎?五龍應天,你剛和誰大戰?鬧得這麼大?」

霸刀雙眸jīng光閃現,一邊看著附近被二人破壞的古林一邊半笑著說道。

明眼人都聽出了他話中的揶揄之意。

身為一方王者,自然實力高絕,在這裡稍稍一看便可依據殘留的玄功氣勁看出是何人所為,再加上場中二人戰後的場面並未受到破壞,他自然看出哪方佔了優勢。

他刀盟雖然也屬於南域一方,但因為屬於數百年新興的勢力,一直隱隱受到五龍族與風后族這兩個野心勃勃古老家族的打壓。

如果不是他見機與其它勢力聯盟,要不了多久刀盟便會被那二個家族吞併。因此對於他們,霸刀自然沒有什麼好眼sè。

「哼…」

五龍應天以一聲冷哼代答。

如今他們一方已然稍弱紅旭等人一方,再糾纏下去他們並占不了好處,與其自取其辱,還不如冷眼旁觀。

「各位,這次古神洞開,原本這些年大6上就有些不安穩,如今我們這些人聚齊在一起,不怕惹起一些人的注意么?到時候耽誤了進古神洞,想必大家都不願意看到吧?」

說話的是木向天,他也看出在場五龍應天一方雖然已經吃了虧,但不會再鬧大,因此做起了和事佬,只是在說到「不安穩」的時候刻意看了看雨澤等人,顯然是對他們這些年大張旗鼓的擴張有些反感。

「各位,過不了幾rì大家就要進古神洞,現在不如好好休養,古神洞也不是那麼容易進的。」

東方翔接上了話。話中的意思很明顯,希望兩方不要再糾纏下去。

「不錯,當前以古神洞一行為主,其它事rì后再另行解決便是。」

寒水言道。

她語氣依然冰冷,但很明顯也是站在李天生這一方,待她說完,眼神有意無意的掃過黎荒這邊。畢竟當初隕炎魔窟一行,把黎荒這個原本只是小角sè之人擺在風口浪尖。

單論半年前那些屠殺來說,對於這些掌控萬萬人生死的一方王者們看來並不入眼,最多就是滅殺方天閣他們幾位長老時讓他們留了心。

唯有隕炎魔窟一行唯一成全了這個修出了武之魔的黎荒之事讓他們不得不在意。另一方面,方天閣與五龍風后二族近些年展太快,實力擴張不是一點半點,這讓他們都感覺到一絲危機,雖然暫時不會真正和他們正面交鋒以遏制它們的擴張,但眾人也樂得毫不費力的成全一些讓他們頭疼的事生。

「哼,等古神洞一事結束,我們定會討個說法。」

見這幾人如此說道,五龍應天一甩長袍,轉身離去。

他如何看不出他們已經處於劣勢?因此很乾脆的帶著五龍族的人離開。

「諸位,後會有期。」

風后雄面sèyīn沉,他風后族這次失了臉面,這個暗虧此時也只能暫時吞下。眼前三方聯盟顯然都有些針對他們,儘早離去也省得繼續受他人笑話,這虧只能等來rì再報。

「我們古神洞再見。」



雨澤面sè不變,似乎絲毫不受剛才之事影響,讓人看不出他的內心,對諸雄抱拳后也帶著方天閣的人馬離去。

探陰師 走好,不送。」

李天生雙臂環抱胸前,幾乎是鼻子里哼出的聲音。

這次交鋒他處於上風,心中那份怨氣也稍稍減弱一些。此時似乎心情不錯,與其他一方王者們親熱的打起了招呼。

「諸位,今rì之事到此為止,若是有時間不妨去古河城的仙人居,我們一聚如何?」

紅旭開口,對這些王者們出了邀請,私底下他們之間的個人交情都不差,只是因為各大域之間距離遙遠,難以照應,因此並未成為聯盟的夥伴。

作為一方勢力之,一切都以本勢力的利益為主,此時個人得失倒算不得什麼了。

「這個自然。」

眾人都一番客氣。在這裡,真正算起來要屬紅葉谷為。

雖然這個古老的家族處事低調,但從各大地域紛爭不斷,而他東谷之域很少傳出亂事窺出一二,即使是方天閣這些野心勃勃的勢力也不願輕易過早的與紅葉谷結怨。

眾多王者一番客氣后便一一離開,最後只剩下李天生紅旭等人。

「多謝李大當家出手相救,多謝紅谷主、落霞谷主、左殿主。」

見人都已經散開,司徒淼走出眾人之間對著幾位大佬一一道謝。

不論各大勢力見關係如何,這一次卻是因為他而引起。

「無妨,我就是看不慣那些老東西以大欺小,以多欺少罷了。」

李天生爽朗一笑,擺擺手說道,只是在說這話的時候,除了他玄天寨的人外,其他眾多高手皆是瀑汗。

「呵呵,這次倒是我們撿了個便宜人情了。」

紅旭、左懿、落霞威相視一笑,開起了玩笑。

對於血修羅這個的年輕高手,雖然他們並不知底,但根據手下的情報得之其與黎荒關係不淺,是個有義之人。

這樣的一個具有極大潛力很可能成為未來一方高手又有義的年輕人,他們也樂得拉攏。

「我們回去吧,這次古神洞的事,或許比以往要麻煩一些。」

紅旭看事情已經了解,對眾人說道。 「修羅兄,你可真夠倒霉的,大清早趕路也能遇到這兩個老傢伙,不過你果然夠強悍,那兩個老不死的十多年前就步入化龍二重天,你一個人都能頂住那麼長時間。」

一間典雅的酒樓的小閣內,李映之坐在司徒淼身邊打趣道。

對於一天前血修羅的離去他們都知道,都了解他在今rì回來。只是想不到運氣那麼背,竟然遇到在古林里切磋武藝的風後山及五龍遠二人。

眾人在回來的路上已經聽他將早晨之遇簡單的說了出來。

原來自早晨趕路時,為了節省時間以及行跡不露,他走的都是山林古路,結果在古河城外的那片古林內迎頭遇上了那兩位長老。

面對自己的殺子仇人,風後山哪裡顧得上什麼以大欺小?一個照面就是一招招風后族絕學,讓他都有些懵。

也還好他見機的快,自知一人還不敵這位瘋了般的長老,何況旁邊還有一個相差無幾的長老?因此他並不戀戰,邊退邊逃,一直撐到眾人趕來。

雖然他說的簡單,但眾人可以感覺到當時情況的危險。

畢竟兩個高了足足一個境界的高手的圍殺,一個不慎就會當場隕落,但也不得不佩服血修羅的實力。尤其是在回來時問道他的傷勢,他竟然回答「只是震傷,並無大礙。」。而且不過半rì療養的時間便又出現在眾人眼前,雖不說痊癒,至少看起來並無大礙,這讓幾人心中感慨「怪胎。」


這也只有黎荒知道,一切都是血修羅那不死血果的功效,否則他的震傷起碼得要一個多月的時間的回復,而如今,絕對能在進入古神洞前完好如初。

眾人也只有黎荒看他的眼神有些異樣,因為雖然他們相處時間不是很長,但黎荒知道司徒淼其實是一個心細之人,更是身懷隱息的秘法,一直以來行跡難以捉摸,否則也不會同時對上五龍族風后族這些勢力還能生存至今。

因此在得知他早上的遭遇之後,黎荒隱隱覺得司徒淼心中有些事。

「修羅兄,那兩個老頭都是修習了六七十多年的人物,不要說六七十年,只需要再過五年,要殺他們也不過翻手間。我敬你一杯。」

冷天佑舉杯對著司徒淼說道。

他說的是實話,他們都是這一代的人中龍鳳,儘管現在不過化龍一重天,但他們不過修習了十年左右,不說十年,就算是五年的時間他們進軍化龍二重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況且他們的實力都不比一般人,就算對上一個剛剛步入二重天的高手,只要他們中的四人便有很大的把握阻殺。

「他們必死。」

黎荒雖然雲清風淡的說道,但那淡淡的殺意卻讓這小閣空氣都為之一寒。一時間眾人無言,氣氛竟然有些冷場。

「呵呵,今天大家好不容易齊聚一堂,為何不說些開心的事?」

見氣氛有些冷場,紅陌雨嫣然一笑,似乎像冬rì里綻放的梅花,化開了數尺寒冰。又如netrì和風,讓人心神清爽。


「今天好像有人說要加入劍罡派,姐姐,你知道是誰么?」

紅陌雨身邊的納蘭翠蚺輕吐幽蘭,似笑非笑的看著游泗迢,百媚眾生。

「哪有的事?這裡兩個這麼大的美人,誰還要往劍罡派一群老頭那跑?」

游泗迢矢口否認,為自己辯駁。

「是么?」

納蘭翠蚺似幽似怨,好似一個受了委屈的閨中少婦。

那摸樣,我見猶憐。

「這個真沒有。」

游泗迢一副打死也不承認的摸樣。

一旁眾人皆笑看這二人。

「看來他們有戲啊。」

李映之看著納蘭翠蚺與游泗迢彷彿是自語,卻又清晰的傳入眾人耳中。

雖然納蘭翠蚺是故意如此調侃,但心細的眾人都現並不是那麼簡單,也許她就是故意藉此而為之。

「弟弟,你剛說什麼呢?明天罰你帶姐姐們出去逛逛這古河城。」

即使再大膽,在聽到這話,納蘭翠蚺也不禁微微臉紅,把話對準了李映之。

果然,在聽到姐姐這個詞后,李映之眼角有些抽搐。

好歹他也是一方王者的兒子,不論身份,他也是一個化龍一重天的高手,是年輕人中的楚喬,如今一而再的在眾人面前稱為弟弟,這讓他有些難堪。

不過似乎今rì受到他老爹的影響,僅僅一瞬間便露出類似李天生那招牌笑容。

「嘿,那感情好,到時一左一右兩位傾城美女相伴,光一個古河城哪行?要是能逛遍這古神大6就更好了。」

說完還一陣神往,更是得意的朝著游泗迢甩了個眼神,讓納蘭翠蚺少有的臉紅無言。

「你倒是學了你父親不少東西。」

紅陌雨淺笑,她也算是習慣了李家人的風格。

「游兄,你是我們大家的榜樣,敬你一杯。」

崖龍與黎荒相視一笑對著游泗迢舉杯,話中意思十分明顯。

「客氣客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