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能量’與‘玄能’在林慶的身周瘋狂的攪在一起,不斷的旋轉。選裝的同時也快速的帶動了周圍狹隘空間的空氣,一時間只有林慶衣服被卷的獵獵聲。

對於這些變化,林慶宛如不知,待雙手不再麻木的時候,籠罩了‘玄能’的雙手再次的開始拍打鐵門。他想要打破這個安靜的環境,想要讓自己的心情不再煩躁。

“心如止水,水無痕,風無聲……”

心情的心底再次的冒出了那句莫名其妙的話,林慶心底微微一驚,雙眸逐漸變的清澈起來。只是那些宣泄的精神能量卻根本不受一絲控制,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裏,林慶的神色再次陷入了一陣瘋狂之中,

“我平靜你媽!”

轟!

這一次,精神能量與玄能在林慶的刻意調動之下,涌出的速度更是倍增。緊接下來,‘精神能量’形成了一條蛇的模樣向着玄穴的方向鑽去,而‘玄能’也同樣的如蛇一般涌向林慶的大腦。

互相進入對方領地的兩者,卻都同時在林慶的體內出現。遊走到‘異核’附近的玄能,陡然間下降,以直線的方式向着最下方的‘玄穴’衝去。

位於玄穴中的‘精神能量’也如一把離弦之箭,瘋狂的衝向最上方的‘異核’。同樣走的是直線!

兩股不同性質的能量在胸口的位置宛如兩列疾速的火車撞在了一起。隨後,兩道能量完全的融爲一體,在‘異核’與‘玄穴’之間形成了一道能量長河。

“哼!”

林慶臉色一變,發出一聲悶哼,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能量好像運行的更加流暢。身體內,彷彿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嗯?”

林慶眉頭微皺,神智在這一陣的變化中又恢復了一絲平靜。意識很快的沉入體內粗略的查看了一下,雖然對於‘異核’與‘玄穴’之間的能量長河感到不解。可更加驚奇的卻是,自己體內的能量不知道何故,竟然達到了四玄!

“怎麼會這樣?竟然達到了四玄?”

林慶心底不由一陣狂喜,心底暗道:“怪了,按照孫傲雲的說法,達到四玄應該很難纔是,爲什麼我今天才剛達到三玄,現在就又達到了四玄?這中間的間隔竟然才半天吧?”


饒是林慶邏輯極強,卻也沒有辦法想明白這個道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上次在林筱柔那裏從‘修羅牆壁’中得到的能量縱然是一名五玄巔峯層次的異能者也未必就能夠承受的了。

可巧就巧在,林筱柔將他那些沒有鞏固的精神能量壓制之後,又將奇寶‘淨心玉佩’送給了他。這纔將那些莫名而來的龐大能量封與林慶體內。

若是林慶不知不覺中進階到五玄,然後再將‘淨心玉佩’拿開,那自然是什麼也不會發生。可偏偏這中間出現了個呂珂,林慶將玉佩給她之後,那些隱藏在體內的龐大能量便如黃河氾濫般,一發不可收拾。

因此,林慶這纔在道路上直接進階到三玄。若不是那莫名響起的聲音,相信林慶到現在還在那路邊站着。在那一刻,龐大的能量迫使林慶進階,可卻也算穩定了下來。

而此刻,在林慶心情幾乎不受控制的時候,‘精神能量’與‘玄能’也狂亂起來,自然而然的,那些隱藏在林慶體內的能量也再次暴動起來。這纔有了這一變化,更是讓林慶在短期內進階到很多能力者都無法攀登的高峯。


四玄異能者!

若是五玄之上是頂級高手的坎,那麼現在的林慶,已經是一名真正的高手。配上他那玄乎奇玄的異能‘錯覺’,相信,五玄之下,幾乎沒有人能夠和他正面交鋒。

“能量都互相融合了,不知道我的異能有什麼變化了嗎?”

林慶暫時忘卻了自己所處的位置,仔細的思考着這個問題。隨後,一道若有若無的精神能量悄然向遠處覆蓋而且。

“什麼?!四十米?”

林慶眼中滿是驚異,而且令他奇怪的是,凡是精神能量所觸及到的地方,竟然可以在自己的腦海裏形成一個象形的場景。就好像精神能量就是自己的眼睛一樣,只不過,這些東西卻都是黑白色的,確切的說,只是一些模糊的影像。

可就算是如此,卻也讓林慶狂喜不已。以己爲點,身週四十米方園,根本不需要自己認真去看,就可以完全掌控一切。

想到最近自己還因爲自己的實力不足,不敢直接去解開慕容芙影所帶給自己的祕密。可是現在看來,老天果然還是眷顧自己的。

“只是,我現在的攻擊力卻又如何了呢?”

林慶眼中閃過一道精芒,右掌之上再次被炫黑的能量所籠罩。隨後,重重的拍了下去。

蓬!

堅固的鐵門頓時被直接拍的凹了下去,一時不慎,林慶的右手都陷了進去。

“哼!”

林慶冷哼一聲,已經有些知道這鐵門的強度。當下絲毫不顧及的擡膝撞去。

咚!

鐵門在這強力的撞擊下,頓時有些變形。林慶又是一連撞了數下,鐵門頓時晃動了一下。

“有希望!”

林慶心底一喜,他寧願加倍賠償這扇門,卻也不願意在這類似‘小黑屋’內多待上一秒。

不,這就是一個小黑屋!

林慶心底確鑿的道。

蓬!

在林慶強力積蓄的一股力量之下,鐵門直接飛跌而出,砸落在地上。

果然如林慶想象中的一樣,整個公安局內,並沒有一個人。

夜,漆黑如墨。

林慶深吸一口氣,感受着外邊空氣的無限清新,只覺的能夠自由的呼吸,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雲虎幫!我今天會讓你們所有的人,都過上一個幸福的夜晚。”

林慶目光忽地變的冰冷,他本想自己在公安局內關上一夜。然後通過樑餘飛的實力向雲虎幫施壓,讓他們自己求着放自己出來。只是被這‘小黑屋’關上幾個小時,已經把林慶心底的怒火升到了一個頂端。

步出公安局,林慶發現街道上的人非常少,粗略的判斷了一下時間,應該是在十點、十一點左右了。

林慶輕舒一口氣,‘乾天擴體’運起,整個人如一隻矯健的狸貓不斷的在夜空下穿梭着。

目標——雲虎幫所在的位置。 雲虎幫,四合院外。

大約有數十輛車剛剛停了下來,其中不斷的下來身上纏有繃帶的雲虎幫幫衆。不消說,這些人正是被樑餘飛重傷的何照天。

車燈並沒有熄滅,照的車前如白晝一般。可是等衆人下車後,卻一個個都愣了,有害怕者,還悄然做着向後退的動作。

門口,車燈的正前方,一道人影悄然而立。

林慶神情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剛纔來的時候,早已在四合院內溜達了一圈,並沒有發現任何人,反倒是從空氣中瀰漫的血腥氣略爲的判斷出,樑餘飛已經動過手了。

所以,他很是乾脆的站在了門口等。

從中間一輛車上,何照天不知所以的下了車,等看到林慶的時候,心底閃過唯一的念頭就是:“他不是被抓起來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林慶度步向着何照天的方向走去,冷冷的道:“何老大,真是好本事啊。竟然能夠想到那個辦法把我關進去,而且還是關進那種會讓人發瘋的小黑屋內。”

“……我,我……”

何照天也無法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想自己在道上叱吒多年,今天竟然在連續的被攻擊下,竟然失去了信心。他深知,面對這兩個超出普通人想象的青年,人數已經不是取勝的關鍵了。

逃!

何照天心底快速的閃過一個念頭,眼見林慶距離自己還有十米不到,低吼一聲,“上車,走。”

說話的同時,更是快速的鑽向旁邊的轎車。

其他人聞言,更是倉惶的向着旁邊的轎車鑽去。這個煞星的實力,他們可都是有目共睹的。

“哼!想走?現在可沒那麼容易。”

林慶冷哼一聲,狂暴的精神能量如深海中的巨浪,瞬間席捲了所有的人。

現在的林慶,異能足以覆蓋四十米範圍的人。

感知錯覺在第一瞬間釋放,所有準備開車的神色都是一片呆滯,此時在他們的感覺中,竟然就好像已經啓動了車子一樣。

林慶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何照天將其拉出車內,並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然後,便開始了他的毆打。

此夜,對於雲虎幫來說,註定是一個暗無天日的夜。寧靜的大門外,唯有拳擊聲砰砰入耳。

翌日清晨,林慶精神還算不錯的回到了住的地方,昨夜教訓完那些雲虎幫的人之後,他就選擇了一家旅館住了一夜。

此時已經起牀,看樣子還有過一番鍛鍊的孫傲雲見狀,不由詫異道:“他們已經放了你?”

林慶笑道:“那倒是沒有,我自己受不了,就回來了。”說完,就將自己被關入的地方簡單的說了一下。

聞言,孫傲雲秀眉微蹙,冷哼一聲道:“想不到,堂堂一公安局,竟然還有那種地方存在。這個世上,除了那些喜歡打坐的和尚之外,恐怕不會有任何人能夠承受的住那種煎熬。不過……”

孫傲雲頓了一頓,悵然道:“保不準,那些警察會以你擅自離開警局、破壞公共設施而找你的麻煩。”

對於這一點,林慶早已想個明白,笑道:“放心吧,這些事情會有人幫我處理的。”

“有人幫你處理?誰?”

孫傲雲一愣,仔細的想了一下關於林慶的一切,好像也沒有想到有這個能耐的人,“你不會是想說樑餘飛吧?他在暗中行事還行,若是明面上也不會有太大的用。”

“當然不是,”

林慶搖頭笑道:“我想,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雲虎幫就會怪怪的幫我把這些事情處理好。”

孫傲雲似是有些明白的點了點頭,同時一手指向沙發前的鋼化玻璃桌,“剛好我買了早餐,你先吃點吧。”話音未落,俏臉忽地一變,詫異道:

“你、你的氣息不對,怎麼會這樣?不可能啊!”

“還有什麼不可能的?我不就站在你面前嗎?”

林慶嘿嘿一笑,知道孫傲雲已經發現了自己進階到‘四玄’的層次。


“三玄擬態,四玄天地通,五玄御空行……”

孫傲雲口中唸唸有詞,同時一把抓住林慶的手,隨後一股能量快速的進入到林慶的體內。見狀,林慶並沒有做任何反抗。

“太不可思議了。”

孫傲雲長舒一口氣,美眸中充滿了驚異。能夠在兩個月左右進階到三玄就已經是駭人聽聞了,可是現在……從三玄的層次進階到四玄,竟然只需要半天。


不,或許半天的時間都沒有到。

“你,到底是怎麼做到這一步的?據我所知,還沒有一個人有你的速度快。”

孫傲雲按捺住心頭的震驚,疑惑的道。

林慶想了一下,搖頭無奈的道:“說實話,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當下就將當時的情況大略的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孫傲雲秀眉緊皺,過了好半晌才道:“看來,這就是機遇吧!”心底仍是吃驚不已,只是她又哪裏知道,若不是林慶之前隱藏在體內的‘能量’過於龐大,他又怎麼會進階到四玄這個很多人都無法觸及的境界。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好事。”

孫傲雲沉思了一番,忽地展顏笑道,“少不得,我以後還需要你這個修煉天才幫忙呢。”

林慶哈哈一笑,“美女有所令,不敢不從。”又問道:“小珂呢?還在睡覺?”

孫傲雲點頭道:“嗯,小孩子嘛,昨天算是剛平靜下來,她的精神早已疲憊不堪,估計能睡到下午。”

“哦,這樣啊,算了不和你說了,我上樓補個覺先。”

林慶打了個哈氣,轉身走向二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