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的毀滅光線,險之又險的穿過了姜焱剛剛所飄着的地方。直接將其身前的巨劍,以及他腳下的那把飛劍,一同擊碎成了漫天的金色光點。

“呼——好險!”閃身出現在數百米外,小雷擡起小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小心!”誰知下一秒,剛剛尾隨出現的小水就驚叫一聲,急忙撲在了姜焱的頭頂,‘啪’的一下打了個響指。 “咻”的一聲,小水帶着姜焱以及小雷,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他們剛剛消失,就又有一條粗大的光線,穿過了他們剛剛出現的地方。

“小雷,加大雷元素攻擊,干擾那些飛船。要不然,他們會一直追着咱們攻擊的。”

因爲暫時沒有綠色光團入體,稍稍恢復一些的姜焱趕緊交代了一句。

“好的。”小雷那可愛的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兩隻小手連連揮舞間,高空之中的雷元素徹底暴走了。

一團一團的雷暴雲形成,全都圍攏向了那些攻擊姜焱的飛船。

在雷暴的干擾小,飛船果然無法鎖定姜焱的位置了。

再次顯身,姜焱第一時間釋放出了一把飛劍,踏在御劍之上,他果斷的調頭,迎向了那些綠色光團。

姜焱並不是一頭撞進去吸收,而是繞了一個弧度,吸引着那些大大小小的光團,漸漸匯合成了一個超大型的光團。

他的想法很簡單,也很粗暴。既然無論如何都要將這些光團吸收,那爲何不來一個一次性吸收呢?

所以,他現在所使用的手段,就是當初在地球上時,玩遊戲所用的走位拉怪手法。

玩過網遊的人知道,一個高級法師刷經驗,最習慣的就是引一羣怪聚集在一起,然後在來一個稀里嘩啦大清洗。

一波下來,經驗條就會‘咻’的一下,長出一大截……

姜焱現在乾的,就是這樣一件偉大的事業。

當他達成了自己的目標時,一顆直徑足有十幾米的綠色光團,便出現在了眼前。

“來吧!”姜焱眼睛一瞪,看着這樣一個大號光團將自己包裹其中。然後在下一秒,所有光芒就瞬間沒入了其體內。

“我——滴——個——娘——”

海嘯一般的舒爽感,差點沒讓姜焱下面的魔法棒,也跟着來一次魔法大爆發。

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所有的血液在一瞬間凝固,又在一瞬間沸騰起來。這種如同過山車的感覺,讓他瞬間進入可亢奮狀態。

“啊——”

感受着身體內那澎湃的力量,姜焱仰天一聲大吼,揮舞起手中緊握的白玉法杖,指向了被雷雲干擾的飛船。

“天劍——制裁!”

大喊聲中,那些飛船之上,竟然憑空出現了一把之前他們見過的擎天巨劍。

這個巨劍的威力,外來者們可是已經見識過了。沒成想,如今居然一次出現了五六把。

六把巨劍同時斬落之下,下方的飛船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便被同時幹掉了。

姜焱沒有急於操控那六把巨劍追擊飛船,而是靜靜等待着。

現在既然已經震懾到了那些外來者,他就需要等那六艘飛船爆炸後,化爲綠色光團並吸收了再行動。

如此龐大的艦隊羣,就這樣被姜焱一人所震懾。

看着他待在那裏沒動,這些外來者居然也沒人敢輕舉妄動。

之前那支艦隊的下場,他們可都見過。就算他們都是悍不畏死的戰鬥種族,但也不是白白送死的傻瓜。

他們這次之所以來此,就是爲了掠奪這裏的資源。只有資源,纔是他們的真正目的。否則,如此送死之下,就算是得到了足夠的資源,也不足以抵償損失了。

“這些愚蠢的傢伙,如此放任那個傢伙攻擊下去,就算咱們的艦隊數量再多,也不夠人家殺得!”

隱藏在艦隊羣深處的母艦之上,本次的外來者總指揮看着光屏之上的畫面,大發雷霆的咆哮着,“傳我的命令,層次集火攻擊!”

“是,指揮官大人!”

命令很快傳達了下去,原本平靜的艦隊羣,如同水面般,激盪起了一圈圈波紋。

在姜焱的視線中,艦隊羣就如同3D畫面一般。上中下,左中右的移動間,分出了很強的層次感。

一種強烈的危機感,更是襲上了心頭。

“搞成這個樣子,難道是想集火我?”

敵人的動作太明顯了,姜焱用膝蓋都能想明白他們的意圖。

可想明白歸想明白,面對如此龐大數量的攻擊,想要躲開的話,恐怕只能用元素轉移不斷的逃竄了。

“小水,怎麼樣了?”情急之下,姜焱看向了再次閉上雙目,努力尋找目標的小水。

“剛剛捕捉到了一股奇怪的波動,我正在追查。”小水那可愛的眉頭挑了挑,輕聲說道,“等等,再等等,我馬上就可以找到了。”

姜焱點了點頭,擡手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現在的皮膚,早已經脫離了白嫩,進入到了水嫩的地步。

半透明的皮膚,甚至可以看到皮膚下的血管以及經脈。身體之所以會淨化到這種地步,完全是因爲那些綠色光團。

“繼續下去,我會不會變成透明人呢?”

姜焱不由得想到,如果將眼前這些飛船全部幹掉了,所產生的綠色光團被吸收後,是不是自己就徹底超神了?

“主人,小心了。”小雷的聲音響起,他已經從遍佈高空的雷元素中,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

“我知道。”姜焱點點頭,來不及多說些什麼,御劍就飛向了那些爆炸開來,正在轉化成綠色光團的方向。

他知道,只要自己保持移動,敵人想要鎖定自己,就有些困難。

所以他再次用出了拉怪手法,將光團聚攏到一起,然後一口氣吞掉。

“小雷!”

“明白!”

當光團沒入體內的剎那,姜焱急忙喊了一句。

小雷伸出雙手,雷電閃動間,帶着姜焱和小水,開始在高空中毫無規律的閃動起來。

高空之中,雷元素能量尤其充沛。如此簡單的元素轉移,其消耗對小雷來說根本就是毛毛雨。身爲元素精靈,它無時無刻都在吸收着屬於自己的元素之力。

“嗖嗖嗖……”

一道道集束光線,打碎了一個個姜炎的虛影,攻擊一次又一次的落空。即便如此,外來者們還是在一絲不苟的執行着命令。

“找到了!”小水忽然驚喜的喊了起來。

“別急,再讓小雷帶着我轉一轉,我還暫時不能動。”

閃過了一段時間,姜焱總算是可以順利的說話了。

“好的。”小雷點點頭,再次‘咻’的一聲,消失在了原處。

“這些土著太狡猾了……”總指揮看着屏幕上,一會兒消失,一會兒出現的身影,氣得他差點沒用腦袋撞操作檯。

“總……總指揮大人……”

“什麼!”

“您……您快看……”

“看看看,你們都是飯桶嗎,非要我看了,你們才知道怎麼……怎麼回事?”

原本想要大發雷霆的總指揮,在看到畫面時,話鋒來了一個超級大轉彎。

“不……不清楚,我剛剛一直在盯着那幾柄巨劍。可就在剛剛,那幾柄巨劍就和那個土著一樣,憑空消失了!”

“快,調整畫面,看看巨劍去了哪裏。只要找到巨劍就應該知道,那個土著去哪裏了。”

“是!”

負責監控的人員忙碌了起來,他們不斷的切換着畫面,想要找到那六柄巨劍的蹤影。

而外面還在亂閃的姜焱,卻在此時露出了一副詭異的笑容。

“小雷,我好了。換小水帶着咱們,直接去敵人的母艦上方,擒賊先擒王!”

“好。”小雷收回手,看向了小水。

“交給我吧!”小水打了個響指,姜焱便再次消失了。

“嗖……嗖嗖嗖……”

一陣水紋波動之後,姜焱出現在了母艦的上空。

和他一起顯身的,自然還有那六柄憑空消失的擎天巨劍。

刺耳的警報聲驟然響起,姜焱的出現,直接讓母艦進入了最高戒備狀態。

“總、總、總、總指揮,我、我、我找到他和那幾柄巨劍了……”

“你給我閉嘴!都這個時候了,還用你來告訴我敵人在哪兒嗎?防護罩,百分之百動力全開!”


“防護罩百分百動力全開。”

手下們一絲不苟的執行着命令,只是,他們的臉色全都變得蒼白無比。

“給我斬!”

不等防護罩全面展開,姜焱就已經發動了攻擊。

六柄巨劍的劍柄,‘鏘’的一聲合併在了一起,如同風車一般旋轉着攻向了下方的母艦。

除此之外,其他飛船依然在忠實的執行着命令。道道集束光線,仍然朝着姜焱打來。

只不過,他有下方母艦的阻擋,真正對他有威脅的光束並不多。

“蠢貨,這些蠢貨,難道只有我下了命令,他們才知道停止攻擊嗎?難道,他們是想把我幹掉,然後去享受君主的懲罰嗎?”

一發集束光線,擊打在了母艦的防護罩上,氣的總指揮暴跳如雷,“讓他們停火,停火!”

“是……”

這種命令,傳令官哪敢耽擱。要知道,自己可也是在母艦之上呢……

所有攻擊停火了,姜焱的攻擊卻在如火如荼的進行着。

不得不說,百分百能量下的防護罩的確很強悍,居然硬生生挺住了劍輪的當頭一擊。

不過姜焱並沒有着急,劍輪又不是打一下就消失的魔法。在劍輪不斷旋轉,持續攻擊之下。他纔不會相信,眼前這個烏龜殼能夠做到無敵。


再說了,不管是地球上自己的見識,還是奧斯大陸上經歷過後的閱歷,都讓他很清楚。眼前飛船的防護罩,不過就是利用能量支撐的。 只要是能量支撐的防護罩,就絕對會有極限。等到所承受的攻擊達到了極限,那還不就是砧板上的肉了?

取出一根棒棒糖,換掉了口中的星木棒,姜焱催動魔能,劍輪的轉動便快了幾分。

“咔咔咔咔……”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