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獨孤逍遙感覺一股危險的氣息,連忙倒退,那是來自身體本能的反應。

噗!

在獨孤逍遙原本立足之地,五道陰森的爪痕浮現。

「哈哈,不錯啊,竟然躲過去了。」一個張狂的笑聲傳來,只見陰暗處又走出了一名粗礦男子。

「你又是誰?」獨孤逍遙問道,感覺到來人的強大,看來今天有場苦戰了。

「虎烈,白虎城白虎堂堂主。」來人大聲說道。

「虎烈……」獨孤逍遙又看了看灰衣人,兩人之間難道有什麼聯繫不成。

「虎烈,你的手是不是伸的太遠了,做好你的堂主就好了。」灰衣人突然說道。

「姜明,你是不是老了,在一個臭小子身上浪費這麼長時間。」

姜明,武賀派掌門,雖然不是什麼超級勢力,但也算是佇立一方,沒想到成了灰瞳一方。

「這個人主人很在意,不要誤事。」姜明低沉的說道。

「哈哈,反正我家聖子也很想抓住他,今天就幫你一個忙。」虎烈說道。

「你們兩個老東西說完了沒有。」一直被晾在一旁的獨孤逍遙厲聲道。

「小子,這麼想找死我成全你。」虎烈吼道,當先沖向獨孤逍遙,地階高級的氣勢一顯無疑。

「傷門、景門……開!」獨孤逍遙大喝,面對兩名地階強者已經不可能再保存實力了。

「崩拳!」獨孤逍遙大喝,打出一記猛拳。

砰!

邆邆!

拳爪相接,一連倒退數步獨孤逍遙才站穩身形。

「地階高級的實力果然強大。」獨孤逍遙暗道,雖然靠生死訣可以瞬間持平,但是似乎與真正的地階高級還差一些,只是獨孤逍遙不知道,其實虎烈比他還要震驚。

「竟然接住了自己全力一擊,看來他身上真的有些奇特的地方讓主人看中。」虎烈暗道。

「烈風爪!」虎烈嘶吼,曲指成爪,快速的向獨孤逍遙罩去。

嗖!

獨孤逍遙連忙倒退,能從那雙白爪中感到絲絲的寒氣,好似來自九幽的陰風那般刺骨。

噗!

雖然躲得及時,但手臂上還是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爪印,獨孤逍遙凜然,感覺到一絲絲寒氣正向自己體內逼近。

「玄武印!」

光芒大盛,刺得人睜不開眼睛,打出一記散手后獨孤逍遙連忙倒退打算撤離,一個虎烈就已經夠自己吃一壺的了,更何況還有一個更加危險的姜明沒有出手。

嗖!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人影突然出現,擋住了獨孤逍遙退路,對著獨孤逍遙便是拍了一掌,掌風呼嘯,攜帶者強大的威壓。

來不及躲閃,獨孤信逍遙連忙舉劍護在身前。

砰!

獨孤逍遙整個人被打落在地,狼狽的站穩身子。

「想走!」 「想走!」姜明嘲諷的笑道。

獨孤逍遙沒有說話,雙眼掃視著四周尋求突破,但是兩個地階高級強者的封鎖怎麼能輕鬆破開。

「乖乖跟我回去可以讓你少受些苦。」姜明說道。

哼!

獨孤逍遙回以冷哼,第一次希望他們運用灰瞳的力量,那樣就可以引發自己的變化。

「我是不是太過依賴那股力量了。」獨孤逍遙渾突然身冒出一股冷汗,意識到這個可怕的問題。

「哼!還敢分神。」虎烈冷笑,已經襲到獨孤逍遙身前,一隻大手拍在了獨孤逍遙胸前。

噗!

獨孤逍遙整個身子橫飛了出去,但卻借著這股勢迅速的向遠處奔去。

「哪裡走!」姜明冷喝,留在地上一道殘影。

受創的獨孤逍遙快速的向遠處奔去,感受到後方越來越近的威壓,獨孤逍遙拼盡了力量;此時獨孤逍遙真是苦不堪言,沒想到一遇就是兩個地階強者。

然而就在此時,一股玄奧的氣息從獨孤逍遙的肉體內釋放而出,湧進他的四肢百骸,受到的重創竟然慢慢的癒合,傷勢漸漸好轉起來,後方的姜明發現了異樣,更加快速的緊逼。


「拼了!」只見獨孤逍遙邊跑邊結印,一道元力凝聚體內,如一把鋒刃猛地刺向一條經脈。

碰!

獨孤逍遙渾然一震,身體一個釀蹌差點沒趴在地上,但是獨孤逍遙沒有放棄,咬了咬牙繼續沖穴。

這是一個很瘋狂的舉動,竟然在逃亡的過程中沖穴,瘋狂無比,但是獨孤逍遙沒有選擇。

感受到體內來自莫名氣息的修補與補給,獨孤逍遙抓緊機會,一次次的嘗試,忍受著痛苦,身後的壓力越來越大,獨孤逍遙已經孤注一擲了。

噗!

終於!如決堤放水,獨孤逍遙的身心一陣舒暢!

「生死八門第五門~杜門……開!」

轟!

獨孤逍遙的速度暴漲,竟然又與姜明拉開了距離。

「該死!」姜明暗罵了一聲,渾身元力激蕩,速度又提升了幾分,他不可能放過這次機會,否則下一次獨孤逍遙有了防備可不是那麼容易擒獲了。

嗖!

三道身影連成一道直線,虎烈落在最後方,一邊追一邊罵道。「該死的,速度都這麼快。」

黑鐵山,一處名地,此山以盛產鐵木聞名,這座大山內所有的樹木都好似鋼鐵一般的堅硬,將其摻雜在武器中可以瞬間提高武器的鋒利和韌度,被煉器大師所鍾愛。

但是由於人類的過度砍伐,黑鐵山內的鐵木急劇減少,這讓裡面賴以生存的生靈變得狂暴,凡是進入這裡的人類都會受到猛烈的攻擊,不管你是來幹什麼。

嗖!

一道身影快速的衝進黑鐵林,跟在其身後的身影微微一頓,也跟著沖了進去。

「瘋子!」虎烈怪叫了一聲,咬了咬牙也跟了進去。

黑鐵山不愧為鐵山之名,裡面所有的樹木花草全是金屬的顏色,帶著濃郁的金屬氣息,連一片葉子都可以輕易刮傷一個人。

獨孤逍遙快速的向著深山衝去,一路上也碰到了許多妖獸,但是都被輕易躲過。

吼……

妖獸嘶吼,對闖進山林里的人感到不滿,奈何幾人的速度太快,眨眼就消失了身影。

唰!

前進了不知多少里路,一道黑影略過,獨孤逍遙身體一頓,差一點沒有被划傷。

啾!

一聲鳴叫,只見一隻黑鳥出現在不遠處的樹榦上,黑鳥不過巴掌大,嘴巴尖尖,正撲哧撲哧的拍打著自己光亮的翅膀,發出一陣金屬顫音;那一雙翅膀就好像利刃般鋒利。

「劍翅鳥!」獨孤逍遙驚訝道,但隨後便是臉色煞白,掉頭就是換了一個方向。

劍翅鳥,長著一雙利劍般的翅膀,不過二階妖獸,雖然一隻劍翅鳥沒多大的威脅,但是它們卻是群居,如果成百上千隻劍翅鳥一同襲來,地階大圓滿也要飲恨於此。

「看來已經深入內部了。」獨孤逍遙喃喃道,回頭看了看那緊隨其後的兩道身影嘴角泛起冷笑。

又向深處行了數里,此時姜明距獨孤逍遙已經不過數米的距離。

喝!

獨孤逍遙反身打出一拳,借著后衝力便衝進身前不遠處的一個山洞之中。

吼……

片刻,一聲巨吼從洞內傳出,也竄出獨孤逍遙狼狽的身影。

「小子,你這是在玩火。」姜明厲聲道。


「嘿嘿……一起玩吧!」獨孤逍遙冷笑道,向著姜明便是衝去。


吼!

吼聲震天,只見一隻黃金獅子從洞內沖了出來。

「劍鰭獅!」姜明驚訝的道。

劍鰭獅,四階高級妖獸,足以媲美地階大圓滿的強者,只見那黃金巨獅背後長著一張巨大的蒲扇,就好像魚的背鰭一樣,不過它這張大鰭卻鋒利無比,泛著點點冷芒,足以敵得過一把靈器。

吼!

衝出洞穴的劍鰭獅奔著獨孤逍遙便是衝去,就是他打擾了自己的清修。

唰!

如一把黃金利刃綻放萬丈金光,劍鰭獅將擋在身前的鐵木攔腰切斷,去勢絲毫沒有減弱,沖向獨孤逍遙與姜明兩人。

在它認為,不管是誰,只要在自己的底盤出現,那就是敵人。

「該死!」姜明暗罵了一聲,對著獨孤逍遙拍了一掌便凌空倒退,他可不想與發瘋的劍鰭獅糾纏,但是並沒有遠離,只是在遠處觀望。

對於逃走的姜明劍鰭獅沒有理會,一雙憤怒的眼睛看著獨孤逍遙。

「大黃,商量點事。」避過劍鰭獅的一擊,獨孤逍遙喊道。

吼!

四階妖獸已經有了它的神智,聽見有人竟然敢叫自己大黃,雖然自己渾身金黃,但也不能這樣叫啊,劍鰭獅憤怒了,一雙巨爪就向獨孤逍遙撕去。

擋!

掄起重劍,獨孤逍遙迎向劍鰭獅。

轟!

不愧是媲美地階大圓滿的實力,獨孤逍遙感覺氣血一陣翻騰。

「要想些辦法。」獨孤先要暗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