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我們也好好聽,我們要走上人生巔峯!"三娃和四娃、五娃也不甘示弱!

就連六娃這個時候也趁亂在那裏跟着幾個哥哥瞎喊。

看到幾個葫蘆娃這麼有志氣,林唐大喜,當然葫蘆娃之間也是有區別的,畢竟天賦不同嘛,比如二娃,林唐就感覺只有二娃領悟了剛剛那句話的精髓。

"好了,好了,大家安靜了呀,現在開始上課了。"

林老師上課還是很認真的,先是在地上畫了一幅王者峽谷的地圖。敵方水晶就是蛇妖和蠍子精。

"首先我們要先清兵,推塔,破壞敵方建築物!"

林老師唾沫橫飛的說着,首先分兵破壞對方的基礎建設和小兵,然後讓敵方不得不集合起來進行團戰,誰走上路,誰走中路,誰走下路,林唐在異界給王者榮耀免費做了一遍宣傳,他覺得 等他回去了,騰訊的老馬該給他頒發最佳推廣獎。

"三娃頂在最前面,不管任何攻擊,憑藉着你的銅頭鐵骨,刀槍不入,他們根本打不動你的呀!"

"二娃,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一切的偷襲和地方增援,可就看你的了,不要放過任何一個敵人。& 蜜愛100天:景少的寶貝乖妻 ;

"大娃要隨時準備出擊,如果敵人衆多,你就在後方使勁扔石頭,如果敵人少但是特別強大,你要配合着三娃,隨時準備偷襲着!"

林唐這一招就是在教他們如果團戰對付穿山甲,蛇精和蠍子精了。

上次二娃的千里眼已經確認了,葫蘆娃爺爺和他救出的穿山甲纔是這葫蘆山真正鎮壓的大妖!

"四娃,和五娃,你們兩個要和二娃站在最後面,增援大娃和三娃。"

林唐也不管幾個還懵懂沒長大的葫蘆娃聽沒聽懂,總之是把他自己講的手癢不已,等回去後,一定要大戰三百回合。

算算日子,林唐離開王者榮耀的日子已經長達一月之久了。

好不容易講完了,林老師嚴肅的看着幾個葫蘆娃,"你們聽懂了嘛?& 城市里的向陽院 ,連葉子都耷拉下來了。

聽到林唐發問,一片大葉子連忙將大娃隱藏了起來。

"爹爹,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二娃幾個一看,也連忙藏了起來。

林唐:“……”

這麼精彩的講座,竟然沒人鼓掌!

林唐回頭看去,剛剛還聚集在一起聽着林唐講戰術的人,呼啦一下就散沒了。

“哎,朽木不可雕也!”

一切戰術都沒有實戰來的體悟深刻呀。

如果此刻有手機的話,林唐早就拿出來給幾個葫蘆娃演練一番了。

現在自然就得等妖獸進攻了,想來這個時間也不會太晚了,如果妖獸不來進攻,那如何抓走葫蘆娃爺爺,沒了爺爺,七彩蓮蓬就拿不出來了。

所以林唐判斷,妖獸的進攻也就在這幾天了。

看着林唐半天不說話,幾個葫蘆娃心中忐忑,還以爲自己沒聽懂惹的爹爹不開心了。

此時又悄然將大葉片拿開,觀察着林唐的表情。

"爹爹,你別生氣,要不你在講一遍吧,這一次大娃一定能聽懂。"

大娃小心翼翼的說道。

"二娃,二娃,也一定能聽懂。"

看着幾個葫蘆娃的樣子,林唐心中好笑,真的找到了幾分當爹的感覺。

"沒事,聽不懂沒關係,只要你們記住戰術的精髓就行了。"


"那爹爹,戰術的精髓是什麼呢?"

林唐神祕一笑,"戰術的精髓,總結起來就是兩句話,你們聽好了。"


葫蘆山內,林唐現場講座的畫面也出現在了蛇精的魔鏡裏面。

此時葫蘆山內一片安靜,最上首的黑影沉吟半響後問道:"林唐講的你們聽懂了嘛?"

偌大的葫蘆山內,妖怪近千,沒一個人回答的。

"蠍子精,你說說。"

蠍子精揮舞着兩個大鉗子,"那個老大,那個人類說的話加起來都比我這一萬年說的還多了,實在是聽不懂呀。"

黑影轉頭看向蛇精,蛇精這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老大英明神武,要不給小的們講解一下吧。"

只見黑影周圍的黑霧來回晃動了半天,"你們這些廢物聽不懂自己去慢慢領悟!"

"老大,那小子說他要講戰術的精髓了!"

一個蜈蚣精突然大聲說道。

"把魔鏡放大,聽聽他說的什麼。"

林唐此時嚴肅無比,"以後不管遇到什麼,這兩句話一定要記牢!"

葫蘆娃:“爹爹,你說,我們一定記牢。”

葫蘆山內也鴉雀無聲,大氣不敢喘。

"第一句話,別浪,猥瑣發育!"

"第二句話,穩住,我們能贏!" "別浪,猥瑣發育!"

"穩住,我們能贏!"

"爹爹,這兩句話我記住了!"

"我也記住了,我也記住了!"

葫蘆娃們很開心,雖然他們對這兩句話似懂非懂,但是最起碼的是他們記住了。

葫蘆山內,蠍子精咳嗽兩聲,"老大,這兩句話我也記住了。"

"別浪,猥瑣發育!"

"穩住,我們能贏!"

"老大,我也記住了!"

下面此起彼伏的聲音,讓黑影周圍的黑霧波動的更加厲害了。

"蠍子精,把林唐給我抓來!"

蛇精似乎感覺到了老大的憤怒,連忙將魔鏡給關掉了。

一顆七彩蓮蓬出現在黑影的周圍,黑影思考了一下後將七彩蓮蓬送到了岩石精的手上,"你僞裝山神,告訴林唐,只有葫蘆七兄弟配合七彩蓮蓬才能真正將蛇精和蠍子精消滅掉。"

岩石精乃是葫蘆山山神的一縷殘魂,在黑影破除封印的時候山神便前來阻止了,卻是沒想到萬年過後的黑影已經這般強大了,不僅破除了封印,更是將山神直接殺死,山神殘留的一縷魂魄則是被他隨手丟棄到了一旁的石頭之上,這顆石頭因此而產生靈智,化爲了岩石精。

因爲有山神的一縷魂魄,黑影才讓岩石精假扮山神的。

吩咐完事情之後,黑影便消失不見了。

而另外一邊,穿山甲再次出現,"不好了,不好了,葫蘆山的妖獸進攻這裏了!"

聽到穿山甲的聲音,林唐的臉色黑了黑,這傢伙每次來,口頭禪都幾乎一模一樣,"不好了,不好了!"

穿山甲停在林唐身邊,正準備說話,林唐擺了擺手,"等會!"

直接將穿山甲後面的話給堵了回去。

穿山甲一臉便祕的表情,"……"

林唐拍了拍橙葫蘆,"二娃,看看來了多少妖獸!"

轉過頭來,林唐呵呵得意笑道:"我們這有更先進的,妖獸裏面有沒有你老婆我們都能看出來。"

橙葫蘆上一雙眼睛金光閃閃,這一次旁邊還多了一雙耳朵,就見百里之外,三四隻體型碩大的妖獸大搖大擺的向着這裏衝來。

其中就有前一段時間攻擊村落的野豬精。

萌妻撩人:大叔,別囂張! :"爹爹,這裏面沒有穿山甲的老婆。"

林唐,穿山甲:"……"

林唐拍了拍手,強行將如此尷尬的事情給揭了過去,"孩兒們呀,練手的機會來了,我們就用這幾隻妖獸來練練手,排練下戰術。"

這一次,林唐沒有在將那麼多大道理,直接吩咐了下去,“三娃,你頂在最前面,攔住這三四隻妖獸,大娃,你退後一步,看到這堆石頭了嘛,給我把吃奶的勁都使出來,狠狠的砸這些妖獸。”

"四娃,五娃,你們兩個擋在二娃的面前,看大娃和三娃哪裏妖獸多,就給我朝那裏放水,放火!"

"聽明白了嘛?"林唐大聲問道。

"聽明白了!"幾個葫蘆娃奶聲奶氣,卻是無比認真。

林唐來回渡步,坐着最後的戰前動員。

"這是我們葫蘆娃打響世界的第一戰,大家一定要打起精神來,一定要乾淨,漂亮,穩準狠的將敵方一舉消滅。"

林唐狠狠的一揮手,"絕不放走任何一個敵人!"

"大家有沒有信心!"

葫蘆娃:"有!"

林唐:"聲音太小,聽不見,有沒有信心!"

葫蘆娃大聲道:"有!"

穿山甲:“……”

怪不知道大家都喜歡當官呀,林唐對自己的這一番表演還是很滿意的,美滋滋的想到。

而此時三四隻大妖已經毫不知情的衝了過來,三娃的黃葫蘆,搖呀搖,葫蘆藤瞬間變長。

黃葫蘆速度奇快,砰的一聲撞在了野豬精的獠牙之上。

野豬精頓時發出一聲慘叫,龐大的身軀猛地被撞的停了下來,由於慣性太大,整個身體來了一個大翻身,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而那一根獠牙已經徹底斷成了兩截。

三娃之後,大娃也趕了過來,直接飛到一堆石頭後方,砰砰砰,數塊大石如炮彈一般朝着幾隻妖獸飛了過去,打的幾隻妖獸皮開肉綻。

幾隻大妖獸,還未進門,便已經被攔住了。

四娃,五娃,水火同時襲來,那可是三昧真火和弱水之精,不到十息的時間,三四隻大妖損失慘重,落荒而到。

穿山甲在身後看的眼珠子都瞪了出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