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木回到地面後還很壞的往空中笑着。

“主人,你也太快了吧,這巨獸估計要被你氣死了!”小修變回了人形,挽着沈木的手臂,捂嘴笑道。

“主人,你打算再變強一些,接着挑戰嗎?”另一道優美的聲音傳來,赫然是巖姬!

沈木平淡的回道,“是啊,不然呢,這裏的巨獸必須死,還有半年的時間,足夠了,我必須至少達到巔峯修爲,再挑戰他!”

巖姬一身白衣素裙,也許是因爲成長的太快的緣故並沒有多少感情,至少學着小修對沈木的稱呼,慢慢學習中。

“巖姬,你怎麼回事啊,不是和你說過嗎,幻化成人形的時候要靠近主人,你學着點。你看我,還有主人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都要滿足他知道嗎?我說的是任何需要。”小修老氣橫生地說道。

巖姬對這個姐姐很是聽話,乖乖應着聲後邊上學的有模有樣挽住了沈木的另一隻手。

沈木和慕白都已經無語了,自己像是這麼缺愛嗎?要兩大美女都這麼伺候着。

“沈木啊,你這小子真的好福氣,要不琳雪還給我算了,你看她倆也不差啊。特別是小修。”慕白酸酸的說着。

“滾,他倆都是我的奴僕,你說這算是怎麼回事!”沈木繼續無語,滿頭黑線地說道。

空中的巨獸在失去目標時候很快平靜下來,消失在了天際。

也不知道平時這隻巨獸棲息在什麼地方,如此龐大的身軀不可能說消失就消失啊!

戰鬥結束,沈木開始原地修煉調息,這隻巨獸其實並沒有什麼爆發能力強的攻擊手段,拿來當陪練着實不錯。

不過說沒有爆發力也就沈木了,換成其他人,沒有光之結界和風之結界,無論如何都是擋不住那空間都爲之撕裂的力量的。

雲豐的木屋前。

衆人見到天空重新綻放出光明,知道這次的危機算是化解過去了。

“哎,你們說木哥是不是死了啊?空中也沒出現傳送門,顯然那隻巨獸是沒有死亡的!”黃亦軒悲傷說到。

“可不是嘛,如此可怕的氣勢,換成我們怕只是靠近就已經被撕裂成肉泥了吧!”蕭青峯說道。

蘇淺淺和程煙月確實有些擔憂的望着遠方。

“木哥不會就這麼輕易就死的吧。”蘇淺淺呢喃着說道。

雲豐和葉萱卻都是嘆息着。

沈木的消息果然再也沒有傳來,直到一個月後。

“不好了,那隻巨獸又出現了!”黃亦軒喊着就招呼衆人出門查看狀況。

果然頭頂的天空逐漸黑暗,一頭巨獸遮天蔽日的出現在了遠方。

這次的戰鬥區域比起上次,離他們要稍微近一些。

戰鬥很快就打響,依舊是上次一般,颶風咆哮,裂山碎石。雲豐及任何立才支撐住了周圍區域不被毀壞,保住了那些房屋。

戰鬥來得快去的也快,只是半天的時間,巨獸再次離去,世界再度歸於平靜。

然而這次衆人的反響可就不一樣了。

巨獸再度出現,表示有人繼續在挑戰他的權威。

而那個人必然是沈木無疑了。

而且這次的戰鬥持續時間比起上次要久得多,這隻能說明這一個月內沈木的修爲有了明顯的提升,這次堅持的更久!

可惜他們已經無法加入這場戰鬥,內心的扣工具和實力的不足都成了他們的弊端。

“哎,我就說木哥不會這麼輕易死的,你們看,被打臉了吧。”蘇淺淺嘆息說道,這次卻是爲自己這幾人的無能和無知而嘆息!

“是啊,燕雀安知鴻鵠之志。”程煙月也說道。

其餘幾人面子都有些掛不住,但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就這樣,在衆人的角度看來,沈木幾乎是每月挑戰一次巨獸,實力一次比一次強。知道離1年期間快到的時候,變成了1月挑戰兩次巨獸。

巨獸的威勢似乎一次比一次弱,應該是一直有受傷,來不及痊癒吧。

畢竟需要回復如此龐大的身體,要付出的能量絕對是超乎想象的。

而沈木那邊有雙靈陰陽訣支撐,自身優勢光系靈皇。

簡直用不講道理來磨死這頭巨獸都是有可能。

校草大人請溫柔

他們次都是全力出手,後面幾次都是重傷而回。

然後調戲回覆,吸收戰鬥經驗,提升實力。

半年很快就過去,這幾天就要達到1年之約了!

沈木傲立山巔,身邊3人緊隨其後戰力。

“差不多了吧,雖然沒有突破到武聖,但我覺得我的戰力應該不會比那頭巨獸要弱了,近半年的陪練可不是白當的!”沈木心下一橫,直接沖天而起,劍氣如雨點般射入蒼穹。

巨獸早已習慣沈木的出場方式,一聲咆哮後烏雲遮天而來。

四道身形霸道異常,直接正面衝擊迎戰而上。

爆炸聲接連響起,空中血雨翻飛,這是沈木幾人的攻擊造成的。

巨獸痛苦愛好,被折磨了半年的他已經不復當年之勇。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沈木似乎已經完全摸透了他的攻擊套路。

再聚首即將要開始高速移動製造強大撕裂空間之時,沈木的攻擊轉換到了他的頭部。

巖姬劍重新凝聚成型,上品神奇器之威無堅不摧。

在紫色鬥氣的灌注之下,輕易地洞穿了那巨獸的皮膚,並給他拉開了一道幾公里長的血口。

血口處血肉翻卷而出。

慕白的光系禁咒混沌破虛劍已經完成。

如今的他憑藉着靈皇巔峯的修爲,已經能連續施展兩次禁咒而不脫力了。

混沌破虛劍如何的霸道,竟然直接阻斷了拒收的攻擊路線,那巨大的身軀都不由得一顫。

小修的攻擊則是刁鑽異常,那雙爪件的破甲效果直接讓巨獸背部收到混沌破虛劍攻擊的區域失去了防禦能力。

幾百米後的護甲皮膚如同虛設一般被光劍直刺而入。

舉手似乎感覺到這次沈木幾人的攻擊和以往有所不同如此攻勢那裏是要繼續試探啊,分明就是要決一死戰。

撕裂空間的攻勢發揮不出來,光靠寒冰結界和光線的攻擊已經奈何不了沈木了、

巨獸竟然狂暴的直墜而下,目標是下方的那片森林。

沈木幾人大駭,他不是不能靠近那片結界的嗎?

可惜事實就是如此,巨獸撞擊森林結界的瞬間,整個空間都爲震盪起來。

那巨獸竟然粉身碎骨。

“這是自殺了?怎麼可能!”小修驚訝的說道。

“不要放鬆,那邊的能量正在擴大,並不是自殺!”沈木和慕白同時撐起護盾,戒備着。

果然巨大的光亮小時,接踵而出的竟然是無數的小巨獸!

猶如一條條飛魚一半朝着衆人飛射而來,數量無窮無盡!

“我靠?這是分裂了!這些小魚竟然每一條都有着妖將以上的實力!”慕白大罵。

這等實力的小語雖然不是威脅,但是數量着實太多,根本應付不過來。

“可惡,要是那兩個靈尊在就好了,光我們這麼殺下去恐怕要精疲力竭而死了!”小修也是大罵。

小俞的數量太多了,攻擊完全是捨身不要命,衆人一旦分心就會立刻受傷,而且沒有時間回覆。

沈木橫在前方漫天劍氣不斷飛出,縱然雙靈陰陽訣恢復能力霸道,但也架不住如此消耗鬥氣。

慕白則多以防禦爲主,即使如此,她體內的魔力小號也是極快,在這麼下去身影都要消散了。

“我們已經無處可躲了,下方的結界已經碎裂,不會在保護我們!”小修此時已經渾身浴血,天獅那龐大的體型成了累贅,已經幻化成接近琳雪樣貌的人形模樣,靠着雙劍在戰鬥。

沈木不得不停滯對慕白的魔力供給,自己一邊維持着漫天劍氣的輸出,一邊醞釀起了混沌破虛劍。

快穿:凡女升級 ! 沈木的孤注一擲果然起到了效果。

慕白魔力耗盡暫時消散而去,但是他的阻擋讓沈木成功的時放出了混沌破虛劍。

一劍既出風雲變色。

禁咒之威果然無法撼動。

無數的氣勢從期間散發而出,那些小魚絲毫不能抵擋其威勢,觸之即亡。

“主人威武啊,果然還得靠自己。走我們可不能錯過這個機會,直接攻擊他的核心!”小修幻化出本體,示意沈木坐上來。

沈木根本不帶猶豫的,混沌破虛劍固然霸道,可惜持續時間不可能很久,必須直接衝入核心區域。不然怕是要真的被耗死了。

他可沒把握在慕白已經消失之後再放出一次混沌破虛劍。

巖姬劍散發出神器護體的光芒護住衆人。

風之結界,光之結界縮小到自身周圍區域,能量幾乎要化實!

“殺!”沈木暴喝一聲,一人一獸猶如一道紫光一般往前只穿而去。

核心距離他們並不遠,甚至只有幾百米的距離。

但就是這些距離讓他們很少難受,無數小魚飛出誓死阻擋。

混沌破虛劍威勢漸消,沈木的時間不多了。核心近在咫尺,那邊的能量已經控不到幾乎扭曲了時空。

“衝不過去了,只有一個辦法,巖姬!我把全身都起凝聚在你體內,把你射出去,靠你了!”沈木心念一動,也不管巖姬同不同意,周身鬥氣瞬間進入手中神劍。

神劍嗡鳴作響,似乎上面傳出了碎裂之聲。


“主人,巖姬好像有些承受不住你全力灌注的鬥氣!”小修有些擔憂地說道。

“不!主人,我承受得住,動手吧!”沈木還未答,手中的各巖姬意念已經傳來。

巖姬自從獲得意識之後其實很少發表自己的主件。

包括剛幻化外形的時候還是在小修的幫助下才成了如今的模樣。

對主人的稱呼,對主人的依賴,對主人的信任,都是小修教的。

千金歸來:追妻365天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