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大山這才有了笑容:「對嘛,那地你回頭租或者賣了都成,你以後是縣令夫人了,那地還不用交稅,租出去我覺得挺合適的,可以比市場價還高一些。」

沈月容這才知道這茬,敢情縣令夫人家的地不用交稅?還有這種政策呢?

「爹,縣令家的地不用交稅?所有的地嗎?」

沈大山說道:「應該是的,我記得當了秀才家裡的地就能免稅,景淮都當縣令了,那肯定不要交稅的。王秀才他們就有幾畝地,一直租著,因為不用交稅,租價比別人家稍微高一些呢。」

那這事可得好好斟酌下,省的給景淮惹麻煩了。

沈月容還沒細思好,林沐秋就想了歪主意:「月兒,要不我娘那幾畝地也掛你名下?這樣就省了交稅了,反正他們歲數大了,我爹也不好好乾活,不如一起拿去出租。」

沈月容滿臉黑線,這林沐秋每次想歪主意怎麼都想的這麼快啊,只要有便宜占,她立馬就能給你想出無數的辦法來。

「哦,還有我姨家,她也不幹農活的,劉楓又是個讀書人,他們家地也是一直出租,不如都掛你名下,回頭啊,我找他們要點差價,真是天上掉餡餅。」

林沐秋滿臉的憧憬。 沈月容好聲好氣的說道:「要不,把全村的地都掛我名下,回頭你回去挨個收差價?」

唉呀媽呀,這個主意才好呢,這樣能撈多少油水啊,我們家月兒不愧是個聰明人。

林沐秋一想到能當全村的地主婆,興奮的都要飛起了。

「好啊,好啊,月兒,你這主意太好了!」

再一看,沈月容和沈大山的臉上都沒有興奮之色,林沐秋感覺自己好像又說錯什麼了。

「怎麼了你們,這樣看著我做什麼?我說的哪裡不對?你放心,收了錢我會給你的。」

沈月容白了一眼說道:「沂國稅收又不算重,你就是把他們的地都掛我名下,也多收不了幾個錢,回頭有人眼紅去舉報,不得連累景淮的仕途。我們家又不差那點錢,你別佔便宜沒夠,我又沒缺你什麼,你現在是個正兒八經的夫人了,怎麼還跟以前一樣貪那點小便宜,一點也不大氣。」

林沐秋被沈月容說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她哪裡有想那麼深,確實只想到貪墨一點錢,這要說起來,會影響仕途,那肯定不行的,畢竟以後可得仰仗這個女婿呢。

沈大山也指著林沐秋說道:「你這一天天都想的什麼,國家的便宜也能輪得到你貪?」

林沐秋自知理虧,沒有說話,默默的低頭。

沈月容細思了一下又說道:「爹,房子跟地你就先別過給我了,你得留著,士農工商,沂國重農,咱們留著地就永遠是農民出身,回頭年兒還得考秀才,就得以農民的身份去考學才好。」

沈大山一想也有道理,但是又總覺得什麼都沒給女兒,心裡難安,決定再想想辦法。

日子一眨眼就到了臘月三十,酒樓今天就沒有開張了,於是大家都從隔壁院子來了正院,男的幫忙布置,女的幫忙準備年夜飯,忙得熱火朝天。

沈大山帶著幾個男丁把兩個院子里裡外外的打掃衛生,抹桌子擦地,連屋頂的小蜘蛛網都不放過,還把門框抹了一把,一會兒好貼春聯。

而沈京跟沈年華兩人正在愉快的放鞭炮。

「哥哥,你放,京兒怕怕。」沈京捂著耳朵站的遠遠的。

沈年華一手佛香,一手鞭炮,手伸的遠遠的,其實他也有些害怕的。

「啪,啪,啪。」

鞭炮聲一會兒出一個,沈京笑得咯咯的。

「弟弟,這袋放完了,還有一袋姐姐說要留著晚上放哦。」沈年華展示著空空如也的袋子。

沈京沒聽夠,腦筋一轉,跑去找林沐秋:「娘,你能帶我去買炮嗎?」

天氣怪冷的,但是林沐秋還是願意跟沈京趁機拉近關係,高興的帶著去買了一大袋炮回來。

「哥哥,給你給你,放炮。」沈京一個鞭炮都沒放就把全部都給了沈年華。

林沐秋一臉的不樂意,又給奪了回來:「你咋自己不放?這可都是我的錢買的。」

沈京說道:「京兒怕怕,哥哥放!」

林沐秋一萬個不樂意,大冷天出去買炮,結果給這小賠錢貨玩,憑什麼?

沈年華一臉天真無辜的說道:「娘,弟弟喜歡聽鞭炮聲,但是害怕放鞭炮,既然是你花錢買的,要不你來放吧。」

咦,說的好有道理,這樣就不算浪費錢了。

林沐秋一臉的興奮,接過沈年華給的香,開始一個接一個的放了起來,偶爾被蹦到,但是看沈京笑得開心,覺得也值了,放的十分起勁。

等沈月容從后罩房出來,看到的一幕就是林沐秋在放鞭炮,沈京和沈年華一邊吃糖餅,一邊被逗得嘎嘎笑,好一片祥和氣氛。

「小姐,我今天上街買東西,聽他們說白雲山的白雲寺求生意特別的靈驗,好多人明天一大早都去搶頭柱香呢,你要去不?要不要我晚上就帶人去排隊,讓你明天一大早就能搶個頭柱香。」

周成說的十分起勁,這幾日能跟兒子朝夕相處多虧了小姐考慮周到,所以他很想給沈月容多做些什麼。

沈月容本是個不信鬼神的人,可是既然她能來這裡,那也不得不信了。

「今天就夠你們忙活了,天還這麼冷,晚上還是在家守歲吧,明天早上我帶著大家一起去上柱香,祈求一下我們酒樓的生意蒸蒸日上,頭柱不頭柱的沒所謂,心誠則靈。」

「好勒,那我一會兒讓我家的去準備好香燭,明天早上我們再去。」周成又去忙活了。

沈月容溜達了一下,發現家裡的對聯已經貼的差不多了,大紅燈籠也掛了起來,再加上林沐秋那邊時不時傳來鞭炮聲和小孩的嬉笑聲,這年味足足的。

沈月容都不敢讓自己閑下來,不然思念就止都止不住,又溜達去了廚房。

廚房裡大家忙的熱火朝天的,食物的香氣縈繞在鼻端,久久不散。

幾個大娘正在有條不紊的切菜,洗菜,還有做菜。

一口大鍋里正在燉雞,另一口鍋里正在蒸著什麼,香味飄出來像是梅菜扣肉,這邊還有一鍋滷味,咕嘟咕嘟的看了十分的有食慾。

「小姐,你起了?年夜飯有什麼想吃的嗎?我們這廚藝可都比不上你。」劉大娘笑著說道。

沈月容看了一圈,問道:「劉大娘,你們打算做些什麼?」

劉大娘娓娓道來:「團年飯有你愛吃的梅菜扣肉,紅燒魚,還有小雞燉蘑菇,這幾個是少爺跟小少爺愛吃的,燒雞腿,鹵牛肉,炸酥肉,還有這幾個夫人交代的……」

沈月容一聽,哇塞,這全是大魚大肉,連個青菜都沒有,只怕正月里吃剩菜都得吃好些天了。

「劉大娘,再多做一些大家一起吃,對了,我記得家裡還有些皂角米拿來做個飯後甜點,然後再加兩個青菜,晚上我們再包點餃子,留著大家守夜吃。」

不愧是一家人啊,都能想到一塊去。

劉大娘說道:「小姐放心吧,老爺也交代了,我們現在先做祭拜用的飯菜,這些也都是頂好的,足夠我們吃了。」

對,還忘了有祭拜,這個真的除了小時候在鄉下見過,後來到了城裡生活還真的沒見過了。 沈月容看到邊上有幾根大棒骨,劉大娘解釋道:「這骨頭肉拿來炸酥肉是最好吃的,肉我都剔的差不多了,還沒來得及扔。」

這裡的豬基本都是散養的,很少人家成規模式的養豬,這些一般都養夠了一年,骨頭粗壯的很,只怕骨髓也不少,扔了實屬可惜。

沈月容直接挽起袖子開始操作,眾人是見識過沈月容的廚藝的,也就沒有多阻攔。

沈月容手起刀落,把大棒骨砍成幾段,冷水下鍋去除血沫沫。

然後再加一些精瘦肉、蔥姜進去,開始燉煮,不放任何的調味料,只要原滋原味。

「劉大娘,這鍋幫我看著點,小火燉著就行,等湯變白變濃了再滅火。」

這骨頭湯對於小孩子們來說是最好的,補鈣,長高個,又有這麼多骨髓,絕對的好東西。

「好。」劉大娘不明白做的啥,但還是點頭應道。

沈月容又自己動手,在大家的合力協作下,炸了肉丸子、素丸子、藕夾、熬了肉皮凍,這幾個菜都是能放的住的,吃個兩三天沒問題,不會壞掉。

王大娘正在門口處理買來的魚,按沈月容教的方式去腮刮鱗,再弄掉肚子里的黑色粘膜,斜划幾刀,抹鹽備用。

等鍋里的油炸完了各類的丸子、花生及一些土豆之類的素菜,最後就是炸魚了。

……

堂屋裡的供桌擺的滿滿當當,沈大山一邊燒元寶一邊念叨起來:「這日子過得越來越好了,可惜你沒跟著我享福,沐春,我會照顧好孩子們的,你就放心吧。」

兩人之前感情甚好,但要說起來,還真是一天富裕的日子都沒過過,沈大山現在眼看家裡越來越好,對林沐春的早逝,是充滿了惋惜。

沈月容對於這位親娘,只有記憶,記憶中長的十分貌美,說話溫溫柔柔,從來沒有大聲說話,更別說罵人了,對子女也十分疼愛,每天都把家裡收拾的乾淨整潔,就是個典型的賢妻良母。

沈月容安慰沈大山:「爹,沒事的,我們多燒點元寶,娘在那邊也能過的好。」

「恩。」沈大山聽了安慰,燒的更起勁,今年的元寶,確實沒少買。

往年林沐秋不樂意花這麼錢,再加上家裡確實沒錢,所以買的都不多,今年沈大山燒元寶就足足燒了半柱香,簡直恨不得給林沐春燒一做金山銀山了。

等這邊祭拜完成,鍋里的骨頭湯也熬的差不多了,沈月容又給加了鹽巴,分出一小鍋放入切好的冬瓜跟肉丸子,好吃的冬瓜丸子湯就完成了。

剩下的濃湯因為天氣的關係,可以放幾天,回頭撈麵或者炒青菜,都是十分合適的。

很快,團年飯就張羅好了。

「劉大娘,你跟著周掌柜去隔壁吃飯吧,這邊不用伺候了,吃完再一起收拾。」

沈月容給他們安排在隔壁院子,也是想讓他們吃的自在些。

「劉大娘你去吧,這邊有我和寶翠呢。」寶珠笑著說道。

劉大娘就沒有推辭,去了隔壁,跟自家人吃了一頓團年飯。

「新年吉樂!」大家一起舉杯慶祝新年,這一桌豐盛無比的團年飯,是沈家有史以來最豐富的一頓了。

前些年家裡的養的豬都是賣掉貼補家用,也就是買一刀肉回來,零嘴也就是一點點瓜子,比平日里好不了多少,能到沈月容姐弟肚裡的就更有限了。

今天這種情況,這肉和零食根本就是吃都吃不完。

「爹,我明天想去白雲寺,你去嗎?」沈月容一邊吃著梅菜扣肉一邊問道。

「好啊,要說起來,以前在鄉下大年初一都是在家裡,也沒去哪裡玩過。」沈大山笑呵呵的。

林沐秋嘴裡還嚼著肉皮凍,這玩意兒她還沒吃過,彈彈的十分爽口。

「我也要去,不過得早點回來啊,我明天還得收拾收拾,初二你陪我回娘家去。」

沈大山擺手:「往年我也就由著你了,今年月兒及笄,我不回去了,你自己回去吧。」

每年大年初二林沐秋都帶著沈京和沈大山回娘家,要說起來沈月容已經很久沒過生辰了,今年又是特殊的及笄,過完年又要嫁人,沈大山自然想在家陪陪女兒。

林沐秋不幹了:「不行,你這每年都陪我回家,今天搬縣裡來了突然不陪我回家了,別人還不得說閑話,說你有錢了不要我了,娶小妾了。」

「呸呸呸!」林沐秋突然想到大年三十不能講不吉利的話,趕緊呸了幾聲,還拍了幾下桌子。

每年回娘家就帶一點點禮物,每次都搞得很沒有面子,這現在好不容易有錢了,還不得去顯擺顯擺么?讓那些鄰居羨慕死。

沈月容自然知道林沐秋的想法,這大年初二回娘家也是傳統,生辰過不過的她也沒有很在意。

「沒事,爹你就回去吧,就當回村裡玩兩天,反正家裡有馬車,你們又不是一大早就走,我們早上一起吃個麵條,就當過生辰了。」

林沐秋高興的很:「月兒啊,還是你乖,讓我帶兩個僕人吧,在娘家也得有人伺候不是?」

林沐秋永遠都是得寸進尺。

沈月容問道:「帶回去住哪裡?你娘家裡就那麼幾間房,還得給車夫住一間。」

林沐秋臉色都變了,沈月容又勸說道:「再說了,馬車就那麼大,你帶了人,東西不就少裝了嗎?別帶人了,多帶點東西還比較實際,那樣才夠顯擺呀。」

說的倒也是,一馬車的東西,慢慢搬,讓鄰居們羨慕死。

林沐秋聽了立馬小雞啄米般的點頭,又心滿意足的去吃肉皮凍了,沈月容心裡直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