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少爺!東方少爺!”在衆人羨妒的眼神當中,朱平整了整衣服,邊快步走出來,邊激動地大喊。

東方白身子一停,冷漠地看了朱平一眼:“我認識你嗎?”

朱平絲毫沒覺得,對方一副高傲冷漠的模樣有什麼不對,如果東方白要是擺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樣子,反倒纔會讓他奇怪。

朱平從口袋裏掏出一張名片,雙手遞過去,媚笑道:“我叫朱平,我手裏的朱果公司,與貴集團的分公司有些業務來往。”

同時,他心下不無得意地想,看到沒,堂堂東方集團少主人跟我說話了,榮耀啊!

“別隨隨便便跟我攀交情,你這樣的傢伙,還沒資格!”

東方白冷冷收回目光,然後擡步朝葉辰走去,彷彿雙手舉着名片的朱平是一陣空氣。

頓時,朱平一張臉羞得通紅,他愣愣地舉着名片,繼續遞也不是,往回收也不是,好不尷尬。


剎那間,有幾個本來對朱平不感冒的男同學,“噗嗤”一下笑出聲來。

尼瑪,先前你把逼格端得高高的,說什麼跟東方集團簽了幾千萬大單,還認識東方少爺云云,現在好了,人家東方少爺直接來一句“你沒資格讓我認識”,爽了吧!這臉打得,又響又亮!

朱平身子一顫,臉色變成醬紫。

……

孫倩臉上佈滿了陰霾。今晚的生日聚會,一切都是按自己的劇本進行,但東方白的出現,卻是遠遠超出自己的意料,打亂了自己的劇情。

她萬萬沒想到,這樣一個大人物,居然會親自出現在蘇蕾的生日會上。她蘇蕾何德何能,竟然可以認識東方白,還可以讓他親自出席生日會……自己老公,可是連認識的資格都沒有啊!

緊接着,孫倩心裏無可抑制地溢出一股濃濃的憤怒和嫉妒,憑什麼,蘇蕾可以認識東方白,而自己卻不可以,自己沒有哪比蘇蕾差啊!

東方白走到葉辰身前,嘴角抽了抽,露出個算是笑容的舉動。

而此刻,葉辰正黑着一張臉,如同燒了十年柴火的鍋底一樣。

這東方白,搞什麼東西,小爺只是讓他準備一件禮物罷了。

想到這裏,葉辰望了望蘇蕾,嗯,她確實是驚喜了,但……小爺卻被驚到了!

眼見東方白與葉辰面對面站一起,“掌握真相”的衆人紛紛在想:難道,這對情敵準備撕逼大戰了?只是,面對東方大少,蘇蕾的男朋友,沒有絲毫勝算啊!哇!東方白掏東西了,他會掏出什麼呢?槍刀棍棒,還是……

東方白從口袋裏掏出一個精緻的飾品盒,遞到葉辰手裏,然後小聲說道:“葉辰,你準備感謝我吧,這枚‘世紀之戀’鑽戒送給你的女伴後,她絕對會欣喜若狂的。”

我列個去!

看到東方白這個舉動後,包廂裏衆人頓時兩個眼眸都瞪圓了,甚至還有人,無法接受這前後的巨大反差,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什麼撕逼大戰?他根本就是來送禮品的!

能使得動集團少爺親自送禮品,那個叫葉辰的男人,又究竟是何方神聖?

衆人驚愕的目光,緩緩移到葉辰身上。

孫倩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會尖叫出來。回想起自己最開始的想法,她羞得臉頰滾燙,原來自己纔是小丑啊!

自己老公碾壓蘇蕾男朋友?好天真的想法,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感謝?”葉辰一把拉着東方白走到一旁,壓低聲音怒道:“你究竟在搞什麼鬼?”

“難道……葉兄,對這份禮物不滿意嗎?可我感覺你女朋友倒是挺滿意的,感動都差點快哭了。”東方白奇怪地問。

“根本就不是這個事!”葉辰咬牙道:“你知道我跟她什麼關係嗎?”

“很重要的女人啊,難道不是嗎?”

葉辰一愣,好像自己之前在電話裏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以東方白的聰明,自然一眼就能看出葉辰的情況有些不對勁。

他猜測,很有可能,葉辰與他身畔的女人,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種關係。

不過,這跟自己有什麼關係呢?反正自己的事已經辦完了,而且還是親自過來送的禮品,誠意也足夠。

“好了,我事辦完了,該走了。”東方白朝葉辰擺擺手,能看到葉辰吃癟的,他心裏似乎很愉快。 當葉辰再次回到蘇蕾面前時,周圍所有人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注在他手中那個精美的首飾盒上面。那裏面究竟裝着什麼東西?手鍊?耳環?鑽戒?

尤其是東方集團少主人的親自跑腿,無形之中,更提高了大家的期待感。

蘇蕾雙手交叉緊握於胸前,眼眸裏綻射出無限期待。

儘管,先前的蛋糕和玫瑰,已經讓她內心驚喜不已,但葉辰手裏那個首飾盒更讓她期盼……她不是期盼裏面的物品有多珍貴,而是期盼裏面物品寄寓的含義。

同時,孫倩也死死盯着葉辰手中的盒子,描着眼線的狹長瞳孔微眯,秀眉緊皺,她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那盒子裏,會裝着價值超過自己手指上鑽戒的禮品。

感覺無數人目光彙集在自己身上,葉辰忽然覺得如芒刺在身。

說實話,直到此刻,他跟周圍所有同學一樣,完全不知道這小小的盒子裏,倒底裝着什麼東西。但是,東方白先前那一句“你一定會感謝我的”,讓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彷彿手中捏着一個潘多拉之盒,打開就會有一個魔鬼跳出來。

倒底會是什麼呢?

葉辰深吸一口氣,手指輕輕按在盒身的小巧開關上。

“咔擦”一聲,盒子彈開。

剎那間,一片炫目的光芒照亮了整個房間,緊接着,一片囈語響起。

“好大的鑽石啊,這得多少克拉啊……”

“好漂亮的戒指啊……”

現場,無數女性不停地擦拭着自己的雙眼,彷彿要看清楚,眼前的一切,究竟是不是夢幻。

如果說,先前孫倩那枚鑽戒,如米粒般綻放光芒的話,眼前這枚鑽戒,便如烈日般耀眼!

兩者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不可同日而語!

這是一枚以鉑金爲骨架的鑽戒,正上方是一個心型,心型周圍鑲嵌着十五顆小鑽,拱衛着中間那顆無數鏡面的大鑽石,整個顯得極爲奢華,而又寓意明顯。

“給她帶上!”現場不知道誰突然叫了一聲。

然後,衆人如回魂一般清醒過來,跟着激動地叫道:“給她帶上!給她帶上!……”

聲音如浪潮般,一波一波地在包廂裏迴盪。雖然,她們無比羨慕蘇蕾,但她們更願意見證這浪漫的一刻誕生。

“葉辰……”

蘇蕾怔怔地望着對方,一隻手死死捂着嘴巴,兩個眼眸裏,淚線如珍珠般,一顆顆滾下。這一刻,蘇蕾的心歡喜得快要爆炸開來,哪怕老天讓她在這一瞬間死去,她也願意。

說實話,打開首飾盒的那一剎那,葉辰自己也嚇了一大跳,他千想萬想,也沒有想到,東方白居然會替自己準備了一顆這麼大的鑽戒,看鑽戒上面碩大的鑽石,他內心大致地估計了一下:這規模起碼不下於1000萬吧……

四周的聲音在不停地催促着,蘇蕾被淚水模糊了,卻不肯閉上的雙眼,一直在期待着。

東方白,小爺被你害死了!

葉辰心裏咒罵了一聲,只好硬着頭皮上了。

好像帶戒指,男方要單腿跪下吧?

葉辰回憶了一下,以前在電視看到場面,單腿跪地上,一手扶着蘇蕾遞過來的左手,一手拿起大鑽戒輕輕套在她的無名指上。

蘇蕾愣愣地望着這一幕,眼淚如斷線的珍珠般,紛落面下。太好了,從此,我蘇蕾名花有主了!

“啪啪啪啪…….”四周想起一熱烈的鼓掌聲。

甚至有幾個膽大的男人在起鬨:“抱一個,親一個……”

然後,“抱一個,親一個”成爲了全場的主旋律,絕大多數人都在跟着大喊。

葉辰望了望四周,又望了望蘇蕾,心想:雖然你們的要求,小爺很願意滿足,只是,我還從來沒試過在大庭廣衆之下打KISS,小爺害羞啊……

“蘇蕾,你,冷靜,冷靜點……唔!”

正當葉辰有些不好意思的時候,蘇突然快步上前,一把摟着他,主動送上紅脣。當熱氣流在雙脣之間流轉,於是所有的一切,盡在不言中。

“啪啪啪啪啪……”

周圍又是一陣熱烈的掌聲,閃光燈“咔擦咔擦”閃個不停,有人掏出手機,爲這幸福的一幕,攝影留念。

“太感人了!”謝紅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淚珠,回身朝孫倩說道:“倩倩,你猜得真準啊,果然是鑽戒……倩倩,你,怎麼了?”謝紅驚訝地望着後者。

“假的,他手裏那顆鑽戒肯定是假,是玻璃做的!”

一直與現場歡樂氣氛格格不入的孫倩,突然擡起頭,歇斯底里地大叫:“那麼大的鑽戒起碼要一二千萬,蘇蕾這樣的女人,怎麼配得上二千萬的鑽戒,一定是假的!”

孫倩臉色通紅,漂亮的臉蛋微顯猙獰。

她怎麼都無法接受,自己的求婚戒指只值一百多萬,而蘇蕾的求婚戒指竟然值一千多萬,這樣,豈不是說明,自己比蘇蕾差了十多倍嗎?

這樣的結果,她如何肯定接受?

自己今晚明明是來踩蘇蕾,要把她比下去的啊!

到最後,當小丑的是自己!被比下去的還是自己!如-何-能-接-受?!

多年壓抑在心底的鬱氣,在今晚層層刺激下,終於爆發了!

一直顯得高貴大方的孫倩,這一刻,如同一個潑婦。連她的老公朱平,都用一種詫異的眼神看着她,彷彿要將她重新認識一遍。

瞬間,包廂裏一片死寂。

同學們紛紛用驚愕的眼神看着前者,她們實在想不通,一直表現得優雅和落落大方的孫倩,怎麼會忽然變成這樣。

雖然,她們也弄不清楚,這顆大鑽戒倒底要多少錢,但真假還是區分得清的,那種珠光寶氣,絕對不是玻璃能發出來的!

羨慕嫉妒歸羨慕嫉妒,但該有的風度還得有,不是嗎?更何況,你孫倩嘴巴上,一直唸叨着,蘇蕾是你的好閨蜜,原來都是假的,都是騙人的啊!

蘇蕾緩緩鬆開葉辰,雙脣之間,有一條清亮的絲線在牽連着,似乎還依依不捨。

她俏皮一笑,伸出粉嫩小舌,把絲線一卷一收,咽回嘴裏。

這個動作頓時讓葉辰熱血沸騰。


如果,這是一個沒人的包廂,只怕他會立馬把蘇蕾壓在牆上,提槍上陣。

“假的?”一陣冰冷得讓人血液爲之一僵的聲音,緩緩在包廂裏迴盪。

東方白剛好一腳邁出房間門,聽到孫倩的話,他收回腳步,轉過身來,冷冷地盯着孫倩。

“這是東方集團旗下,十二福珠寶店訂做的‘世紀之戀’鑽戒,價格2999萬,你居然說它是假的?”

他的目光掠過孫倩的左手,輕蔑地說道:“也對!像你這種只配帶七八十萬鑽戒的女人,怎麼可能會認得3000萬的奢華鑽戒?”

東方白頓了頓:“不過,你在公衆場合下,詆譭十二福珠寶的名譽這件事,我們東方集團的律師團,會向你討一個說法的,我勸你,趕緊去叫律師吧!”

說罷,他轉過身,頭也不回地走出包廂。

霎時間,所有望向孫倩的目光都充滿了鄙夷。

尼瑪,成天在我們面前吹噓你手裏的鑽戒一百多萬,驕傲得不得了,原來只要七八十萬啊,這跳水跳得太厲害了吧,直接打了個六折。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