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就是訓導主任竟然只瞬間也分辨不出來這個楚風究竟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了。

“難道你不知道最近一段時間,我們學校裏面的不正之風嗎?”訓導主任本就是要整治楚風的,所以,也就沒有必要和他說的那麼多了,只要是說清楚就好,所以直接就是開門見山的說道。

“恩,這個事情我自然是知道的,畢竟我也是咱們學校的一份子不是?學校裏面的事情我自然是十分的關注的。”楚風看着訓導主任很是真誠的說道,現在他的樣子更是像一個好學生了。

訓導主任覺得自己面對楚風這樣的時候真的覺得自己的腦袋都不自覺的疼了起來,他覺得這個人要是不要連起來的話,還真的是一點點的辦法也沒有啊。

可是,心中就是再怎麼不滿,他畢竟是爲人師表的,所以,還是要好好的和這個楚風說的,但是,訓導主任能夠忍得住,那兩個人未必忍得住啊!

“訓導主任您不要聽這個傢伙胡說,這個傢伙總是逃課,翹課,這一段時間給班裏面的學生很壞的影響呢。”那個女生很是義正言辭的說道,要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爲這個女生完全就是一個公益的存在,但是,楚風對於這個女恩還真是無語啊,自然當初不是就是幫着趙靜說了她嗎?這個丫頭怎麼就是非要弄自己呢?

難道她就不懂的這個得饒人處且饒人嗎?非要和楚風拼一個你死我活不成?而且,不是他楚風這個人國語的自戀,而是楚風真的沒有辦法把這樣沒有頭腦的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女人放進自己的眼中。

“楚風你有什麼話說?“訓導主任看見那個女生以後心中自然是十分的高興,現在有人幫襯着自己的話,楚風就更加是坐定了這個典型中的典型了。

而訓導主任唯一要做的就是一個“痛心疾首“的老師而已……

“這位同學說的就不對了,我到底是給誰做了一個壞的榜樣了?還有就是咱們系裏面的人有那麼的多,就是老師的話,也是要點上半天的名字的,怎麼這位女同學竟然會這樣的關注我呢?“

楚風一副你不會是暗戀我的吧的表情,而且,隨後臉上還出現了就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噁心的表情弄得那個女生的臉上是一會兒紅,一會兒青的。

很顯然,要是這個女生真的是這樣的胡,楚風好像是覺得這個是一件讓他覺得十分噁心的事情,但是那個表情又像是十分的隱忍,只是沒有真的忍住的表情,讓人看見了這樣的楚風還真的沒有辦法說人家的不是,畢竟,楚風也是不想要表達出來的,只是還是被你們給看出來的表情而已。

“咳咳……孟穎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你的意思是除了你以外現在楚風已經完全是讓人家看着他的樣子已經形成了很是惡略的影響是不是?”訓導主任完全就不看楚風的樣子,更是不打算讓楚風變白什麼,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做事了楚風的“罪名”這個事情就是自己一定要做的事情。

“當然了,楚風總是不上課,完全就是無辜曠課,這個事情已經是十分惡略的事情了,在家上他在班上還和人家結夥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呃,這位同學,我十分的好奇你所說的這個見不得人的事情到底是什麼事情呢?”楚風覺得要是這個女人在這樣說下去的話,自己就是一個十惡不赦了,而且,很明顯的是,這個傢伙還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不好聽的。

既然,如此的話,就說這個“見不得”人的事情,楚風還真的是十分的好奇,自己是做了什麼事情了,竟然讓人家覺得自己竟然都已經見不得人了呢?

“這個……”孟穎看向了訓導主任,很顯然是在詢問自己是不是要回答楚風的問題,楚風看着孟穎和訓導主任的“戶型”就知道了,這兩個人之間肯定是不簡單的,看來他們之前很有可能早就已經“勾搭”上了,想想也是,那個時候,這個女人不就是一直都迫不急待的想看要自己的笑話嗎?

而這個訓導主任也是想要找自己的麻煩的,話說敵人的敵人佈局是朋友嗎?很顯然的一件事就是,這個孟穎和訓導主任就是一起對付楚風的朋友啊,楚風還覺得自己真的是十分的風冤枉啊,竟然是得罪了這樣的人……

果然古諺那般的,唯小人和女人難養也。 ################################################################################################################################################################################################################################

【第177章欲加之罪】

很顯然,現在在楚風的心中,這個訓導主任已經成爲是一個十足的小人了,而那個叫做孟穎的女孩子則是古人云裏的“女子”。


他真是服了這兩個人,就是你們要裝的不認識的話,想着也要認真一點的啊,爲什麼一面好像是彼此之間不認識,但是,另一面,有一直眉來眼去的,楚風覺得自己就是不想啊喲糾結竟然這樣的一個機會都是沒有的啊!

楚風很顯然現在已經知道這個尋到主人就是和這個叫做孟穎的女孩子完全就是已經串通好了,想要讓自己好看的,只是這個韓子豪的樣子,可是不像是也是這些人有什麼“串通“的樣子的啊,而且,楚風覺得這個傢伙看自己的時候,那個眼神就做一個複雜啊。

楚風覺得他應該是已經在那個女人那裏已經是遲到了苦頭了的,不然的話,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的,當然了,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吃了很大的苦頭的,楚風覺得都已經和自己沒有哪怕是一點點的關係了的。

“哼,你總是不來上課,即隊使開上課的話,也多是趴在自己的座位上睡覺的,我聽說我們的班級裏面好像是有人在酒吧打工的,誰知到他會在那麼魚龍混雜的地方幹什麼呢?”夢影看着楚風爭辯道。

“第一,你只是聽說而已也就是說你自己並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第二,那個打工的人,和我貌似沒有很大的關係吧?”

楚風笑的很是無辜的說道,他當然知道這個女人說的其實是老二他們,但是,這個還真的是和他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的,因爲,自己幾乎就沒有怎麼去過那個酒吧,而就算是自己去了的話,想必也是不會有人願意過來作證的吧,畢竟,這個事情,可是可大可小的。

“無風不起浪,還有啊,我說的那個人就是你!”夢影看着楚風很是肯定的說道,要是不知道的人呢,還以爲是她親眼看見了楚風在酒吧打工,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呢。

“哦?難道是夢影同學去了酒吧看見了我嗎?”

“當然不是了….我不是說了嗎?我說的是傳聞,傳聞!”孟穎當然不傻了,要是自己說自己也去了那樣的地方的話,就是訓導主任想必也是不會保着自己的,她是想要讓楚風成爲典型被學校處罰的,但是,她自己也是不想要因爲楚風的事情讓自己也被處罰啊。

或者的話,只是一個批評什麼的她自然也是不想要的,因爲要是自己真的被學校記了過錯的話,都是要在自己的檔案上留下的。

“咳咳,楚風同學,你這樣說話是不對的,難道人家要是對你有什麼不滿的話,你覺得我在知道了報告這個事情的同學以後是不是一定要和說蛇哦這個事情呢?”訓導主任很顯然是有意要幫助孟穎的,不然的話,要是讓楚風這樣繼續說下去的話,這個典型的人可能就要換人了。

訓導主任還真的覺得自己是小看了楚風這個人了,沒有想到,他竟然那樣的聰明想要來一個死不認賬,但是,就是這樣的話,他是有辦法整治這個小子的!

“那當然是不用的,呵呵,我這不是好奇嗎?”楚風看着訓導主任笑的很是謙卑活着說他一直都是十分謙卑的,只要是讓他在人前的話,楚風還是十分的能夠把握自己的表情的,他不會讓人家看出自己現在正在想着什麼事情的。

“哼,有什麼好好奇的,有的時候,過分的好奇心就是的導致你們不好好學東西的因素之一!”訓導主任樣子十分的嚴肅,完全就是在超人家的樣子,看着他的樣子,楚風的心中自然是更加的不懈的,但是,他自然是不會在自己的臉上表現出來的,而韓子豪則不會他則是表現的十足的看不起訓導主任的樣子。

訓導主任見楚風都還沒有鄙視自己,這個小子竟然完全就是一副看不起自己樣子,心中自然是十分的憤怒的。

楚風這個男人完全就是一副滴水不漏的樣子,讓訓導主任沒有辦法,但是,韓子豪則不是,他可是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完全的表現在了自己的面控制上了。

“呵呵,韓子豪同學,看你的樣子,剛剛對於我說的話,似乎是十分的不屑啊,不知道,你到底是有什麼想法呢?”

訓導主任好像是十分的尊重自己的學生的樣子,就是想要知道他們的先發一樣,但是,楚風心中知道,這個只是訓導主任的一種教訓人的方法而已,讓你就是吃了虧也沒有辦法回嘴的,楚風雖然明白這個事情的,但問題是很明顯的一件事情是,韓子豪並不是十分明白訓導主任爲什麼要這樣的問自己,畢竟,剛剛的時候,他還喝着他們班的一個女生說着楚風的本事,現在竟然是詢問自己,這個跨越度,他還真的是沒有反應過來啊。

“沒……沒有。”韓子豪並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回答纔是對的,要是說不好的話,那麼吃不了兜着走的就會使自己了,他覺得自己根本就完全是沒有哪怕只是一點點對不適的,他真是後悔,剛剛的時候,竟然會讓人家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但是,現在事情已經成了定局了,就是他再怎麼樣的話,也是沒有辦法改變的,現在,他就只有硬着自己的頭皮和訓導主任說話了。

“沒有?那剛剛難道是我老眼昏花,竟然看見你很是不服的看着我了?”訓導主任很是危險的眯着自己的眼睛,很顯然,對於現在韓子豪的話,他是一點也不覺得是對的,反而覺得他就是在應付自己的樣子。

楚風看着訓導主任的樣子,並不是這個人的跨越性十分的大,而是訓導主任知道要是想要直接和自己衝突的話,不一定,能夠說得過自己的。

而是,現在很明顯是,他想要通過韓子豪這個傢伙打擊楚風的,但是,他這個主意也算是打的不好,因爲楚風早就已經把這個人排除了自己的朋友的圈子了,對於楚風來說的話,現在的韓子豪就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夠在普通的同學而已。

而對於一個遮掩的人的話,楚風覺得不要說是訓導主任現在明顯的就是想要難爲他了,就是訓導主任直接就是十分不合理的開除了他,楚風也絕對是不會說一個“不”字的,因爲,自己和這樣的人是沒有任何一點淡的關係的,他覺得自己更是沒有必要因爲這樣的一個人得罪了人家。

“不,不是這樣的訓導主任……”

“哼,什麼不是這樣的,我希望得到的是你的認錯的態度,而不是像是現在這樣,完全就不把我當成是一回事,我想你應該是明白吧,人自然時都會犯錯誤的,但是,人貴在犯了錯誤,會自己改正過來的,但是現在,看看你的樣子,不但沒有一點點的會改之心,竟然還想要繼續狡辯!”

訓導主任表現的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說道,就好像是韓子豪是犯了什麼不可饒恕的大錯似的,就是楚風看見了他這樣樣子,也不禁很是汗顏。

這個老傢伙還很是無恥啊!

楚風看着訓導主任雞蛋裏面挑骨頭的樣子,覺得這個傢伙很明顯就是沒事找事的,要不然的話,他不應該是這樣個樣子的。但是,楚風雖然看出了訓導主任的意思,可是,韓子豪並不知道,他畢竟還只是一個沒有步入社會的孩子,又怎麼能夠和訓導主任這樣的“老油條”相提並論呢?

所以,這件事情註定韓子豪這個傢伙是要在訓導主任這個地方吃虧的。

“不是的,我不是這樣的人,訓導主任…我…對不起。”畢竟,剛剛的時候,韓子豪是真的大新眼中看不起人家的,所以,對於這件事情的話,他覺得自己還真的沒有什麼號掩飾的。

就像是訓導主任說的一樣,人都是會犯錯誤的,但是,人貴在犯了錯誤就要勇於改正,現在他就是想要證明自己是一個勇於改正自己錯誤的人!

楚風見韓子豪竟然真的聽了這個訓導主任的話,和人家認錯了,心中是十分的汗顏的,他就糾結了這個傢伙怎麼就這樣的笨蛋呢?完全就是人家說什麼,他自己就相信什麼呢?剛剛的時候,要是韓子豪什麼也不說的話,就是一副打死自己也不承認的樣子,楚風自然知道,就是這個訓導主任再怎麼說都是沒有一點點對付他的辦法的。

畢竟,抓賊抓髒,拿人拿雙不是嗎?

但是,要是你自己承認的話,即使你現在的認錯態度是良好的,但是,楚風覺的這個事情依舊不會是這樣簡單就可以解決的了。

而就像是楚風想的一眼,當訓導主任聽見了韓子豪的話以後,竟然露出了很是和藹的笑容,但是楚風發現他笑容之中,竟然有一種讓人毛乎悚然的感覺。

韓子豪這回是真的栽了…… 第178章 打死不認

楚風本來還以爲畢竟自己已經給韓子豪做了一個“很好”的榜樣了,他應該是會和自己一樣打死也不認賬的,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小子竟然這樣的讓人家隨便的說說這個小子竟然就真的相信了,難道他不知道一句話嗎?

要是老師的話能夠相信的話,那麼母豬都能夠上樹了!

這個小子,竟然讓人家訓導主任幾句話就給忽悠住了,楚風覺得這個孩子其實還是十分你的單純的啊,只是因爲年輕人,總是會氣盛一些的,所以,纔對自己犯下了那樣的錯誤的吧。

還是說這個小子其實是十分的聰明的,但是這個聰明勁呢全都給是到了自己的身上了,現在到了人家訓導主任的身上以後,竟然一點點也不剩下了?

真的是讓楚風十分的無語啊興,自己這是造了什麼捏了?

“恩,能夠知錯就改還是還同學啊!”

訓導主任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學生竟然這樣的好片,這樣輕易的就和自己認錯了要是自己身邊的楚風也是能夠像是韓子豪的話,訓導主任覺得自己的前途早就是一片的光明瞭,想着,他就更加的覺得楚風這個傢伙是十分的礙眼了,也更加的覺得自己一定要在今天讓他當這個典型!

“哎,楚風同學啊,你看看人家韓子豪同學,是多麼好的一個學生啊,完全就是做到了知錯能改的地步。”訓導主任看着楚風搖頭晃腦的說道,其實楚風知道,這個傢伙的言外之意就是,讓自己趕緊和這個“傻瓜蛋”學習唄。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應該和您承認自己的什麼錯誤啊,要不您說說,或者是提醒我一下也是可以的啊……”楚風很是小心翼翼的問道,很顯然他的樣子就是說,訓導主任對他進行了威逼和利誘,而他則是因爲自己實在是沒有什麼錯誤,只好讓訓導主任幫着他說了。

而且,不管訓導主任說什麼,都會讓人家感覺是他強加給自己的罪名了,楚風這一招做的是十分難得的,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看清楚楚風的用心,除了訓導主任以外,那個叫做孟穎的女生和韓子豪都是不明白的。

“咳咳,楚風,難道你就沒有一點點因爲自己的過錯而難過嗎?或者說是其實你一直都不覺得自己做這些不好的事情是不對的?”訓導主任很是尷尬,但是事情已經是這樣了,他總是要抓住楚風一些小辮子的,不然的話,這個事情就真的是難辦了,畢竟,這個典型弄成是楚風也是他提議的。

要是,抓不住楚風的小辮子的話,那麼吃不了兜着走的人不就是自己了嗎?訓導主任覺得自己現在面對的氣勢根本就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而是一個老奸巨猾,已經和自己一樣在社會之上已經經歷了很多事情的人了。

“可是…您說的這樣的隱晦的話,我是聽不懂您要表達的意思的啊。”楚風看着訓導主任很是無辜的說道。

“你!”訓導主任沒有想到的事情是,楚風竟然這樣的難以搞定,現在他覺得自己都已經憤怒的不能夠自已了,這個傢伙還真的是讓她十分的頭疼啊,但是,就是遮掩的話,他還是要趕緊的處理這個傢伙的。

“我怎麼了訓導主任?您是在生氣嗎?”楚風完全就是一個施恩無辜的學生的樣子,就是一邊的韓子豪也是被弄得有些蒙了,要不是知道楚風確實是去過那樣的地方的,他都會覺得現在訓導主任是在冤枉楚風的。

但是,他覺得,楚風現在這樣做的事情是不對的,畢竟,剛剛訓導主任已經給了楚風機會了,但是,楚風沒有說出來實話,他覺得這點上,楚風還是不如自己的,心中覺得自己比不上楚風那點點的失落和不忿竟然也此刻之間煙消雲散了。

而他也完全就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的情況到底是什麼,更加不會懂得自己竟然已經把自己的一切都已經完全的掌握在人家的手中了。

他覺得自己現在完全就是一個十分好的開始,完全不會明白這個“好的”開始會帶給自己怎樣的壞處!

“楚風,看見你現在的樣子,身爲這個學校的訓導主任我是真的十分的痛心啊,你心中想必也是十分的明白的,就是這個事情咱們是一定要解決的。但是,你現在竟然完全就沒有一點點的覺悟啊,你說怎麼能夠讓老師不同心呢?”

訓導主任看着楚風完全就是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楚風覺得要是自己再不好好的承認自己的錯誤的話,就是上帝想必也是不想或者說是不能夠原諒自己的了。

同時覺得這個訓導主任現在也這是不容易了,口才竟然是這樣的好,完全就是把自己放在了一個不白的警笛聲上了,但是,楚風畢竟也是經歷過大風浪的,雖然歲數還是人家大一些的,但是即使如此的話,也不一定歲數大的人就一定是佔盡了上風的,楚風絕對是一個聰明的人,他當然是不會讓任何人和自己出現任何的矛盾的。

“可是,您現在的樣子真的是讓我十分的迷茫啊,我現在已經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纔好了,我到底是應該怎麼辦纔好呢?”

楚風也是一副十分迷茫的樣子,好像是就是自己已經是被冤枉的那個了,而就連着韓子豪也是覺得也許真的是訓導主任是不是判斷錯誤了呢?

現在楚風看着大家的樣子,以及這個訓導主任吃癟的樣子,就知道自己剛剛表現的自然是十分的給力的,現在只要自己好好的弄弄那麼接下來的事情想必也是十分的好弄得,當然了這個也只是想想而已。

“楚風不管怎麼樣你就是覺得自己是一點點事情也沒有做錯是不是?”很明顯,現在訓導主任是拿楚風這個傢伙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了,當然了,現在這樣也是楚風計算之中的,他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樣子,人家肯定也是不會說自己什麼的,只是,現在出現的新的問題就是,訓導主任不能承認自己是真的拿楚風竟然是一點點的辦法也沒有的。

不然的話,將會吃不了兜着走的人相比就是他自己了。

畢竟,事情已經完全按照自己不想要的事情上發展了,而這一切都遠遠不是自己現在能夠預料的到的,楚風當然信中俄也是十分的明白爲什麼,但是,他當然不會因爲別人的過錯就對自己的現在的情況而弄些什麼事情的。

現在這個訓導主任明顯就是想要陷害自己的人,而他要是真的因爲這個寫個什麼事情那個人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楚風覺得還真的是沒有什麼的,當然了這個也只是他現在的一個簡單的想法而已。

楚風很是無辜的看着訓導主任點了點自己的頭。

“你!算了,既然你覺得自己沒有錯的話,那我覺得我也沒有必要和你說什麼了,你現在的態度簡直就是十分額俄略,讓我都不能容忍你現在的態度了,所以,我決定這件事情你還是好好地想想,因爲,這件事已經變得十分的大了,要是考慮不好的話,開除也就是你唯一的出路了吧。”

很顯然,對於楚風的軟硬不吃,訓導主任現在也是覺得自己沒有一點點的辦法了,但是,也就是這樣纔是讓訓導主任痛疼不已的人,畢竟,要是有的人吃軟,像是自己身邊的這位,就是他隨便的幾句話,就讓這個小子是心服口服了,還有的就是吃硬的,當然這樣的人訓導主任自然也是見過的,這樣的人也是更爲好處理的。

楚風這樣的是油鹽不進啊,訓導主任還真的是發愁了,畢竟,就像是楚風之前說的那樣要是由什麼事情的話,總是有證據纔可以說的,畢竟,要是話的話,還是不能亂說的話,要是說的過了的話,那麼,自己以後要是想要在說什麼的話,也就是把自己的話給說的死了,自己也是不好弄了的。

當然,這個也都後話了,楚風覺得這個事情還真的是有待考慮的。

“楚風欺實你現在就是在做無謂的掙扎,畢竟,現在事情已經是出了的,你要是好好的說的話,那麼我身爲你的訓導主任也是會幫助你的,當然,要是你不願意的話,那我也不會勉強,你現在就是一個典型,我想這個典型是什麼意思的話,你來的時候,應該已經有人和你說了的,不用我重複了吧?”

訓導主任看着楚風慢慢地說道。

“其實,這點上也是我現在十分迷茫的一件事情,爲什麼我會忽然之間就變成了一個學校的典型呢?難道是我犯了什麼大錯,自己靜安還不知道嗎?”

楚風看着訓導主任慢慢的說道。其實,要是真的說起來的話,現在這個事情還真的是十分的扯淡的,因爲,這個訓導主任完全就是想要空手套白羊的,本來就是沒有一點點的證據,就是想要和自己這樣的談話讓自己說錯什麼,然後抓住自己的花瓣而使得自己想要爲自己繼續辯駁的機會都變得沒有了,當然這個楚風是完全知道的也正是因爲這樣,楚風才什麼也不想要說了。

“恩,要是學校真的有什麼證據說我是典型的話,我不是一個十分不通情理的人,我覺得既然是我真的做錯了的話那麼我當然是願意常丹自己跌過錯的,但是要是我沒有什麼錯誤的話,我自然也是不想要因爲這樣的一種誤會而背黑鍋的。”

楚風一面並沒有說學校有什麼錯誤,一面又說要是自己真的有錯的話,那麼自己肯定是源於承擔的,顯得自己好像是十分的正值,完全就是現在被學校壓迫的霸一方,雖然現在的事情已經成了這幅摸樣了,但是楚風依舊是能夠站在學校的立場上想事情,要是讓學校的人知道的胡,那麼肯定是要對楚風這個傢伙誇獎一番的吧,要是每個學生都是楚風這樣的話,那麼這個學校肯定是能更上一層樓的。

“好啊,好啊,楚風我果然是沒有看錯你啊,你現在的樣子就是一個已經不知道自己被熱水煮了的青蛙,你知道嗎?”訓導主任笑着對楚風說道。

“青蛙?”楚風很明吧訓導主任的意思,但是,又把自己剛剛的話給重複了異變,畢竟裝B可是他的絕活,既然這個訓導主任竟然這樣的想要整他的話,那麼他自然也是希望能夠好好的,把這個事情給弄弄了,不然的話啊,這個訓導主任對與自己來說的話肯定是一個禍害啊。

“不是,要是說你是青蛙的話,也許不是十分的合適吧?”

訓導主任覺得和這個小子要是青蛙的話,那麼就應該是哪個被自己已經完全掌控住的樣子啊,但是,現在看的話,訓導主任覺得自己似乎從始至終都是沒有掌控住這個小子的,也許這個傢伙就像是自己之前知道的那麼回事,自己根本就是把這個小子看的實在是過於簡單了,而現在自己一步步的讓這個楚風陷入自己給他捨得下井的時候,這個小子竟然完全就是好像是無意識的就給化解了,他當然不會覺得是這樣的簡單。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