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勒了個去!沒想到還真是那個老傢伙,看來他已經徹底穩定了尊級的實力,感知還真他孃的靈敏呀!”

董蒼明不愧爲尊級強者,他的感覺一點沒有錯,剛纔就是及時趕到的洛凡爲了確定他那變的年青的身份,纔會主動的去探查了一下,沒想到馬上就引起了他的警覺,這不,通過化影術隱藏在暗處的洛凡,心裏正在暗罵呢.

“楊族長我是洛凡,如果你想要救你的族人的話,那就想辦法把董家的人拖延片刻吧!”

看到因爲自己一時好奇的打探,而讓董家提前行動了起來,想到被自己甩在後面還沒有到位的暗夜,洛凡那個鬱悶呀!

其實以他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一個人把董家在場的所有人都給留下,可是要達到這一目的他唯一的方法,就是發動那堪比星尊高階領域的殺意攻擊,他能那麼做嗎?

要知道這裏可不光董家的人還有大量實力低下的楊家婦孺,洛凡要真這樣來一下子,那和直接把楊家給斷根了有什麼區別,所謂投鼠忌器不過如此,洛凡當然要急了.

“啊!洛凡?!原來如此,好的,我知道怎麼做了!”

楊天雄在收到洛凡的傳音後,當即就反應了過來。

一直以來他對洛凡的感情都是受恨交加,十幾年父子身份相處自然有了應該有的親情,後來洛凡的強勢威逼,雖然爲母報仇情有可原,但把他夫人董氏和大長老逼死,加上廢了親生兒子修爲的事實卻讓他不能不恨!

不過就算他再恨洛凡,有一點還是很清楚的,那就是洛凡的實力早就強到了遠超他的想象,所以楊天雄既然知道神祕實力的洛凡來了,當下心中的希望就升了起來.

“等等,董老哥你這是做什麼?就算是再急也要先讓我的族人們吃完早飯在走吧,難道這就是你答應過我的好好照顧他們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對將來的合作可是一點信心也沒有了!哼!”

因爲有了洛凡的傳音,楊天雄那久居族長上位者威嚴瞬間便又回來了,態度馬上就強硬了起來,一伸手就擋在了內院的門口.

“叔叔,看樣子楊天雄這貨是發現了什麼,現在我們怎麼辦?”

“天宇,反正我是覺得此地再也不能久留了,至於怎麼選擇你是族長,就由你來決定吧!”

查覺到楊天雄那態度上的轉變,董天宇有些心虛的馬上就和其叔叔蒼明聖尊,快速地通過靈魂傳音交流起來.

“呵呵,楊老弟怎麼會呢,正因爲我們早就在家族中準備好了上好的菜餚,所以纔會這麼着急離開的,你可不要誤會!”

“這樣呀!可是一想到族人們就要背井離鄉了,心裏突然感覺到很對不起他們,想和他們好好的再一起吃頓飯道下別,可以嗎?”

“這個…好吧!不過天馬上就要大亮了,爲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還希望你們儘量快點,畢竟你也不希望我們兩家的合作還沒有開始就夭折了吧?!給你十分鐘如何?”


董天宇最終還是怕把楊天雄給逼急了,打亂他的吞併計劃,慾望的心裏大過了那不確定的不安,同意了楊天雄這個並不算是過份的要求,不過他還是謹慎的給出了最長時限.

在他想來那個讓身爲尊級強者的叔叔,都感覺到危險的神祕高手既然沒有馬上就動手,那就說明對方並沒有吃掉自己這方的實力,只要小心點不給對方機會,那應該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他甚至想到也許那個強者只是單純的過來看熱鬧的也說不定呢.

沒有必要在計劃馬上就成功時,爲了這麼幾分鐘的時間,而讓事情變的複雜起來徒增變數.

“什麼?就給十分鐘?!是不是有點太少了呀?。。。。。。呃,算了,十分鐘就十分鐘吧,反正一會到了地方還有大餐不是,就依董老哥所言吧!”

楊天雄在剛一聽到那時間上的限制時,當下就要在爭取一下,畢竟洛凡說讓他拖延時間,又沒說多久,而他又不知道洛凡的位置不能主動的詢問,所以他自然就想有盡力的能多拖會是會。

誰知道話剛說到一半,洛凡那同意的聲音就及時的在腦中響了起來,楊天雄這才見好就收的改變了初衷,話峯一轉答應了下來. 十分鐘,正好是洛凡通過計算得出影他們到來的最快時間,到時人手充足,只要他能在第一時間把董蒼明那個唯一的尊級搞定,那在化影術可以避過靈魂感知的特殊效果下,董家其他的強者根本就不足爲慮。

在聽到董天宇答應了楊天雄的要求後,藏身在暗處的洛凡爲了不再引起對方的警覺,故意的閉上了眼睛,並小心的收斂起全身的氣息。

“叔叔,怎麼樣,那個未知的強者離開了嗎?”

董天宇在暗中通知屬下小心戒備後,謹慎的再次傳音確認道.

“雖然那種被盯上的感覺沒有了,但是憑我多年的直覺判斷,那人應該還沒有離開,天宇來者不善,看來這次我們是真的遇到麻煩了.”

修爲越高對危險的預知能力就會越強,董蒼明也不例外,在洛凡閉眼之後,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心中那種不安的感覺不僅沒有退去,反而隱隱的更加強烈了起來。



“這樣呀,人既然沒有離開,卻又遲遲不動手,他在等什麼呢?難道是他沒有把握在等幫手?!可是這次的行動只是突然決定的,事先應該並沒有走露風聲纔對,再說現在傳送陣還沒有開放,短時間內應該也不會有什麼高手趕來纔對,呃,莫非。。。!”

董天宇在聽到叔叔那擔憂的回答後,心裏馬上就快速地分析了起來,本來想不通洛凡打算的他,在看到院中那氣勢明顯發生改變的楊天雄時,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

那就是楊天雄之所以前後的態度變化這麼大,肯定是和那個暗中的強者聯繫過了,而他突然提出這莫名其妙的早餐要求,肯定是得到了對方的授意,雖然不知道他們打的什麼算盤,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楊天雄在有目的的拖延時間!

“出發!”

在想到了這種最合理的解釋後,董天宇眼中精光一閃,緊盯着還在人羣中和族人們寒暄的楊天雄,馬上果斷的就改變了決定。

“呃,董天宇你這是什麼意思?明明說好的十分鐘,這才過了多久,你這一會一變的是故意耍着我玩嗎?!”

拖延成功心中正滿懷欣喜的楊天雄突聞對方變卦,大驚之下瞬間就反應了過來,又故技重施的擺出了一副要魚死網破的架式。

“本族長就是耍着你玩又怎麼樣?如果不服的話,你儘可以動手試試,要麼動手,要麼給我閉上嘴滾一邊去!自己選,哼!”

“你!。。。”

“還愣着做什麼!馬上出發,要是敢有妄動者,不用留情給我殺!”

看到楊天雄那外強中乾色厲內荏的樣子後,董天宇更加確定了心中所想,頓時就無比的強硬了起來,撕破了最後一層臉皮.

“我勒了個去!楊天雄你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蠢貨!”

殺戮意境!

閃擊!

暗處化爲虛影的洛凡暗罵的同時,就直接衝向了院中唯一的尊級強者董蒼明。


原來楊天雄就在董天宇那咄咄逼人的話語落下的瞬間,就忍無可忍的爆發了他那王級中階的星力波動,雖然他並沒有馬上就動手,但是卻逼得院中的董蒼明再無顧忌的用出了領域之力.

突然間的變化來的太快,這就導致本就在內院附近的洛凡,直接處在了對方的領域之中,一下子暴露了出來.

而洛凡想要擺脫控制,唯一的方法就是用出意境了,既然怎麼也不可避免的要用出殺意攻擊,所以洛凡就索性選擇了強行動手。

“哈哈,原來在這裏,這下看你還怎麼逃!呃,這是。。。不好!”

在化影術的作用下其他人根本就無法發現洛凡的身影,可是作爲領域的發動者,董蒼明就是領域範圍內的主宰,因此在用出領域的瞬間,他就發現了洛凡的位置。

可是還沒來得及得意,就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殺意從洛凡身上爆發了出來,瞬間就把他的領域擊了個粉碎!

董蒼明不愧爲尊級強者,因爲先前早就有了危險的感覺,高度戒備中的他潛意識裏就把暗中的洛凡當成了勁敵,所以在發現洛凡的同時,其身體本能的就向着空中衝去.

因爲身體本能的神經反應遠遠超過了大腦的反應速度,所以就在洛凡撲到董蒼明身前的同時,他的身體已經衝起來十來米高了,居然撲空了!

“我勒了個去!靈魂攻擊!”

洛凡雖然氣楊天雄沉不住氣讓對方發動領域把自己逼了出來,但是心裏還是多少顧忌楊家衆人的安全的,畢竟如果有可能他還是想着把事情完美的解決的。

所以他剛纔的殺意攻擊,只是在恢復了身體控制權後一閃即逝,在如此近距離之下,打算利用對方那領域被破的短暫震驚時間,而達到那偷襲秒殺的效果.

可是沒料到居然竟然出現了這樣的結果,瞬間反應過來的洛凡爲了不讓其飛起來,無奈之下只好用出了靈魂攻擊。

“太可怕了,到底是誰?!實力怎麼能強成這樣!。。。啊!”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空中的董蒼明這時腦中才升起震驚的想法,心中後怕不以的他剛反應過來,腦中的魂海突然就傳來了不適的感覺。

靈魂攻擊!

閃擊!

見到對方中標後沒有馬上升空,洛凡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了,馬上再次的用出了靈魂攻擊以防他用出領域,同時身體就沖天而起一刀就從下向上撩了上去!

“啊,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回事?”

。。。

直到這時場中的衆人,才從剛纔瞬間的殺戮意境恢復了過來,紛紛發出了一道道驚呼之聲.

嘭!

就在此時一道重物落地的聲響適時的響了起來.

衆人循聲望去,只見剛纔還面露威嚴,一副強者姿態的尊級強者董蒼明,此時正瞪大了雙眼平躺在地上,其身體從額頭到小腹一道筆直的血線正狂涌着鮮血!

而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是就在屍體落地的同時,一直站在其身邊的董家族長早已失去了身影.

原來由於董天宇早就有強者在附近伺機而動的心裏準備,所以恢復過來後,他下意識的在第一時間就看向了其最大的依仗,董蒼明這個尊級強者的位置。

等看到失去了叔叔的身影后,瞬間就想到肯定是那個暗中的強者出手了,正所謂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董天宇可不傻,所以本能的怕受到池魚之殃,就先一步向着院外閃了出去.

而就在董蒼明落地的同時,他正好憑藉那一流世家的將級功法,出現在了人羣外三十餘米的地方.

“這是…!啊,給我殺。。。!”

就在衆人還處於尊級強者被秒殺分屍的震撼中時,自知不妙的董天宇瞬間就反應了過來,馬上就想用出心裏的應對之計。


那就是命令屬下殺光楊家的人質,分散暗處洛凡的注意力,以犧牲屬下的代價,爲自己贏得逃生的時間.

不得不說董天宇不愧爲老謀深算的世家族長,在他想來既然暗中之人很可能是因爲楊家的人質,而投鼠忌器沒有上來就動手,那麼只要他帶來的屬下一動手,對方自然會先去救人質纔對。

可是願望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可謂策算無遺的他,唯一沒有算到就是洛凡的速度,還有殺他的決心!

所在董天宇不可避免的悲劇了,殺字剛一出口,他就感覺到脖間一涼,後面的話再也說不出來了,視線詭異的旋轉了幾下後,便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卻說洛凡因爲修爲並沒有達到尊級,不具備禦空的能力,當他沖天而起一刀強勢秒殺董蒼明之時,身處虛空的他根本就無處借力,所以只有等那強大的衝勁過後才落了下來.

這就導致了洛凡落地的時間,比董蒼明屍體晚上了那麼一點點,不過慢放之境下他在下落的過程中,早就發現了這位反應超快的董家族長遠去的身影。

雖然洛凡並不知道董天宇此時的打算,但是要知道他這次來主要目的就是殺董家這對叔侄的,所以自然不甘心就這麼讓他跑了,身形落地的同時根本就不用多想,直接就發動了化影術那最快的速度,一刀就砍在了對方的脖子上!

而由於董天宇的大喝之聲,剛好把院中處在震驚中的衆人視線拉了過來,所以他們看到的景象就是,董天宇說着說着脖間突然就爆射出了一團血霧,其頭顱就飛了起來!

看到這樣詭異的一幕,剛剛從尊級強者瞬間隕落的事情中,恢復過來的衆人再次震驚了!

他們完全的傻了,因爲洛凡一下都處於化影術的隱匿之中,所以自始至終就沒有一個人看到洛凡的身影,此時衆人心中不約而同的都升起了同樣的疑問,那就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楊天雄,他雖然知道洛凡來了,也猜到洛凡的實力應該很強,但是在他想來洛凡就算是在強,也要有個度吧,現在這樣震撼的事實和詭異的秒殺手段,已經完全的超出的了他的想象,所以他也和衆人一樣蒙了! “啊…!”

就在這時人羣之外突然又發出了一道痛徹心扉的慘叫之聲,再次把院中衆人的視線吸引了過去.

只見離衆人二十多米的地方一個董家強者雙腿齊根而斷,正躺在血泊中痛苦的大叫着.

“妄動者死!!”

而就在此時,一道殺氣十足的怒喝之聲隨之響了起來.

讓人們最覺得詭異的是,這道聲音明顯就是從這個位置傳出來的,可是那裏除了斷腿之人外,他們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人影!

“這是洛凡的聲音!難道這一切真得是他做的嗎?太不可思議了,沒想到他的實力居然已經強到這種地步了!看來這次家族有救了!呵呵。”

不同於院中衆人的疑惑,楊天雄在聽到這道警告之音後,臉上不可抑制的就浮現出了欣喜的神色。

雖然楊天雄在收到洛凡的傳音後,盡力的想辦法去拖延時間,但是其實他心裏根本就沒有一點的把握的,只是死馬當做活馬醫,把洛凡那向來神祕的實力當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而已。

一直以來他都對上次洛凡來楊家的強勢而耿耿於懷,但是此時在見到了洛凡那強到遠超想象的實力後,心裏震撼的同時,不由暗暗的慶幸起當初那明智的選擇了.

而現在人羣外圍那些董家的守衛,一個個都露出了驚恐的表情,畢竟只要不是傻子此時都反應過來,洛凡這個他們看不到的恐怖強者明顯就是針對他們董家而來的.

剛纔這個同伴之所以會離了人羣,肯定是最先想通了其中關鍵,打算逃跑,這纔會被攻擊的。

看到這樣血淋淋的警告,原本也打算快點逃離這裏的董家強者,剛經過了這接二連三的震撼,現在正處於羣龍無首的狀態下,自然沒有人願意去當那個出頭鳥率先逃跑了,嚇破膽的他們紛紛默契的觀望起來.

“這就是董家的強者?什麼玩意呀,十來個王級強者竟然真的就被自己這一句話嚇得不敢動了!白白擔心了半天,我勒了個去!”

正所謂擒賊先擒王,其實洛凡在被逼出手時,他就想到了既然怎麼也是出手了,那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董家叔侄給跑了。

其實這要不是在楊家,洛凡才沒有這麼費勁呢,直接一個殺戮意境就全把這些人滅了,所以他在失去了這一大殺器之後,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亂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