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裏,他們又有些默然了,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行動本來他們認爲是完美的完成了,結果去沒想到還是葉辰給他們擦的屁股。 凌浩將紙條打開,裡面的話讓凌浩震驚不已。

「難道…幽和我一樣…」凌浩喃喃自語到。


在噩夢中凌浩打開過這個紙條,當時紙條裡面並沒有字,只是一張空白的紙條,可是現在凌浩打開紙條上面卻寫著:如果你看到這張紙條驚訝的話就來找我,我就在天翔…

僅此一句話卻掀起凌浩心中的驚濤駭浪,這是上面情況,凌浩立刻就意識到事情的重要性,在聯想到黑色卡片上特指要打開這張紙條,凌浩可真的是一秒鐘都不敢耽誤。

見凌浩起身要走,小灰也瞬間掠到凌浩的肩膀之上,可愛的小臉上也是布滿了凝重的味道,它也意識到凌浩現在要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黑影閃過,凌浩瞬間離開了這裡,他的目標是一個名字中帶有著天翔的地方。

在凌浩的腦海里,天翔這個地方在這蘭卡迪斯雅有很多,畢竟在這裡繁華程度可絲毫不必地面上差,所以凌浩的尋找點也是比較多的。

大約十分鐘過去了,凌浩宛如一個黑色的流光在人群之間流暢的移動,很快他就到了一個名叫天翔酒館的地方。

凌浩進去走到一個服務員面前拿出一袋金幣說道:「我問你幾個問題,如果你能告訴我這帶金幣都是你的。」

聞言,那服務員兩眼放光,在他看來這袋子中肯定有不少金幣,最起碼能夠比得上他一個月的薪金。

於是那服務員說道:「這位大人你問什麼?」

凌浩顛了顛手中的錢袋,說道:「這裡來過一個全身黑衣黑裙的女孩沒有?」

「全身黑衣黑裙的女孩…」那服務員想了想,「今天上午好像從這裡經過去了東邊,至於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東邊…」凌浩微微一頓,然後將錢袋丟在那服務員手中極速離開了。

離開酒店一路上凌浩都在想,這幽到底去了哪裡,難道這幽是在戲耍我,凌浩也曾近冒出來過這個念頭,不過想到黑色卡片的異動,凌浩就可以肯定這幽絕對知道些什麼。

想到這裡,凌浩不由得加快速度,他迫不及待想要知道這幽到底知道些什麼,到底對這噩夢中預言的未來改變會起到什麼作用…

一路上凌浩都是一邊趕路一邊修鍊,在這地底世界趕路的確很費事,這地底世界光是面積就和武煉大陸差不多,而且凌浩現在身處地底世界帝都,蘭卡迪斯雅。

蘭卡迪斯雅是一座地底世界最大的城市,是地底世界的帝都,這裡的面積凌浩不敢想象,在凌浩的腦海中對這蘭卡迪斯雅的描述是比大盛王朝這種王朝都要大上好幾倍,可想而知這座城市的廣闊。

而那個服務員所說的東邊是這座城市的最邊緣,因為只有那裡才有名字中帶有天翔的地方。

半天,轉瞬即逝,現在已經黑夜,凌浩的腳力還是不一般的,半天時間終於趕到了這裡,環顧四周,一座蛋糕店出現在凌浩的視線中。

凌浩微微一笑,他還隱約的記得這「幽」愛吃甜的,尤其是蛋糕,對於此噩夢中的凌浩根本那她沒辦法,可是現在的凌浩早已經把儲存金幣的魔晶卡藏了起來。

凌浩可是清楚的記得,在噩夢中凌浩清楚的記得只要碰見「幽」進入蛋糕店,凌浩口袋中的金幣準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過這次凌浩可是懷著凝重的心情來帶這裡的,他找「幽」無非就為了一件事,那就是弄清楚那場噩夢「幽」到底知道多少。

凌浩抬起腳步,平靜的走進這座名叫奶油天翔的蛋糕店。

「凌浩!過來付錢!」

聽到聲音,凌浩大驚,果然不出他所料這個「幽」每次吃蛋糕都是凌浩付錢,不過旋即,凌浩手臂微微一顫,他意識到這個「幽」不簡單,在現實中明明第一次見面,可是卻叫的那麼熟絡,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幽」竟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凌浩站在原地發愣半天。

「喂!凌浩你怎麼了?」

「沒什麼…」凌浩回過神來,看著「幽」,「我應該叫你幽,還是叫你幽蘭…」

「叫我幽蘭吧!我想你應該知道了些什麼,不過這裡並不是說話的地方,可是你看我也沒帶錢…」

聽著幽蘭說話,凌浩突然有一種強烈的不祥預感湧上心頭。

「要不你幫我付了吧…」幽蘭突然露出一種不好意思的目光看著凌浩,頗為可愛。

可是凌浩身後卻冷汗直流,每當他看到這種眼神的時候,心裡就發毛…

「我…我沒帶錢…」

「什麼!好,今天算我倒霉!」說著,幽蘭拿出魔金卡一刷,然後就和凌浩離開了這裡。

夜晚,天空中漆黑一片,街道上空無一人,時不時的吹過一陣幽風,讓人背後發涼…

在一家旅館中,凌浩站在門口邊上,眉頭緊蹙,時不時的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眼前的景象實在是男人們夢寐以求的景象。

此時的幽蘭穿著一身粉色蕾絲內衣,性感的身材,纖細的腰肢,雪白的美腿,一雙寶石藍色的大眼睛,緊緊的盯著凌浩,似乎在給凌浩放電。

可是這些凌浩並不以為然,他心中已經有人了,怎麼可能會被這小小的誘惑所打倒,平靜的深呼一口氣,說道:「別白費力氣了,我已經不是噩夢中的我了。」

聞言,幽蘭微怔,的確,凌浩確實變了,自從他從噩夢中醒來,他第一眼看到為自己擔心的小噬,他什麼都變了。

「沒想到呢,在噩夢中大名鼎鼎的『淫、魔』凌浩竟然看到我已經接近半裸的身體不為所動,咯咯!」幽蘭一笑。

「這些事情只是在夢中發生的並不能算真的,況且我這次來是為了什麼,我想你應該知道。」凌浩平靜的說道。

「怎麼可以這樣,什麼叫不算真的,你在噩夢中差點把我…我恨死你了!」一說起這個幽蘭的俏臉一紅。

「好了,那次還不是你不對,誰讓你在茶水裡放葯的…」凌浩的拳頭突然緊握起來,「況且這次來我並不是來和你談這些的,我想要知道你為什麼會有噩夢中的記憶,難道你也知道這噩夢預示著未來,還有你到底都知道些什麼…」

凌浩一下子問出了一大堆問題,這使得幽蘭更加用一種不同的目光看著凌浩。

「其實我和你一樣,我也在受了一次重傷后昏迷不醒,而在這昏迷期間我也是第一個認識了你,不過當時我以為這不是夢,所以我一直把那場夢當做真實世界來對待,直到那次你在夢中的惡魔狂化,我才醒來。」

「當時我才知道這是一場夢,可是在接下來的幾天內,噩夢中同樣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在現實世界中發生,於是我意識到這場噩夢並沒有那麼簡單,而且我也意識到你應該是這場噩夢的一個重要人物。」

說到這裡,凌浩驚訝的看了看幽蘭,說凌浩是噩夢中的重要人物,凌浩有些不太相信,可是他依然認真的聽著幽蘭的敘說。

PS:~~~~~~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葉辰看到這些人全部都低下頭去之後,臉上露出一個輕微的不易差覺得笑容,不過隨後就消失了,轉而的是嚴肅的表情:“我之所以讓你們去殺人,那是爲了培養你們的殺氣,你們修煉到了現在身上一點血腥味都沒有,這是不合實際的,等你們到了戰場上,如果連人都不敢殺那是很可悲的,下場也是很悽慘的!”

“就算是有人保護你,他有能保護你們多遠?離開了戰場,踏上社會之後又有誰會來保護你,所以殺人是必須要學會的!而我只不過是讓他提前了一點,殺人是需要技巧的,人體的脆弱部位我都已經跟你們說了,能夠理解多少就看你們自己了,現在呢,我教你們一招劍勢!不要小看了他,還有就是不用劍的也好好看,所有兵器都是相通的,懂了一種,用起其他的兵器也是順手捻來!”葉辰說完拿過了一把重劍。

這劍是今天來的路上順手買的,因爲葉辰一直很少用兵器,而且能夠適合葉辰的兵器除了一把人道劍之外就在沒了,所以葉辰只好順手帶了一把。

重劍是所有的劍中最難駕馭的,因爲一般人很少有那種力能扛鼎的力氣,不然提着一把重劍就能橫掃天下了,俗話說,大巧不工,重劍無鋒!因爲重劍適合劈砍,所以一般的刀鋒就很容易崩斷,所以呢,重劍一般都是無鋒的,但是如果你能遇見能工巧匠將重劍的鋒刃加固的話,那重劍的威力還能更上一層樓!但是這個世界的人用重劍很少注意一些技巧,實力差不多的兩人在打的時候就只能拼力氣,誰的力氣大一般就是誰贏了,所以葉辰纔會給他們介紹一招重劍的技巧!

葉辰一說完,這些人的眼珠子頓時瞪的跟牛眼一般大,死死的看着葉辰,眼睛都不帶眨的,生怕錯過葉辰的一個動作,畢竟這是也被交給他們的第一的技巧!

其實這個技巧也很簡單,但是這個崇尚力量的世界居然一點都不懂!無非是一種卸力和追殺融爲一體的方法,而且用起來也很簡單,先用全力拼一下,然後在重劍被彈回的時候邁一步,卸去重劍回彈所帶的力道,並藉着這股力道揮出更強的一劍,這種發力的方法很容易掌握,實驗了幾次,這羣天之驕子就能夠熟練的的使用了,當然也有些人的領悟能力確實高,居然能借着這一下再揮出一下。

這種發力方法雖然簡單,但是他們如果利用的好,那也是一種很高深的方法了,畢竟如果你的身體足夠強,那你可以不斷的用,早知道每一劍的威力都會增加!如果突然用出來,說不定你的對手瞬時間就敗了,而就算是能扛一下兩下,可是在後面還有源源不斷的呢!

下午的時間這些人都在聯繫這發力的方法,有一個鬥師巔峯還興沖沖的去挑戰一個大斗師中期的,結果上去之後首先就被這個人的氣勢嚇了一跳,然後在這鬥師發威的時候直接被打下了擂臺了!

於是,就在也沒人小看這簡單的技巧了,而在日後, 天嵐大陸上又興起了一個流派,這個流派主攻技巧,在同階中難有敵手,而外域也被徹底的壓制住了!當然這是後話了,不過葉辰這時候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做了一件多偉大的事情!但是史書還是將他的名字記入了進去!現在的葉辰正在房間裏修煉呢,自從教完了以後,葉辰終於找到了一件讓自己不是很反感的事情:修煉!

…………

又是一個漆黑的夜,葉辰淡淡的站在窗口前,思索了良久之後才說道:“這個世界沒有與外界連接的通道,如果要離開這個世界,恐怕還要去外域看一看。”

伊月這時候和薇兒聊的正歡,忽然聽見葉辰的話,愣了一下,然後才說道:“我知道啊!這個世界曾有很多天才的人,不甘心神級就是巔峯,所以他們去了外域!而自從去過之後就在沒有一個人回來,所以我猜測離開這個大陸的通道在外域,或者是破碎虛空飛昇的契機在外域!”伊月顯得很無所謂,薇兒也是這個表情,讓葉辰一陣鬱悶。

“不要擔心!總會有辦法的!既然你師傅將你丟在這裏就不會讓你一直留在這裏!肯定會有出路的!”伊月安慰葉辰道,心裏默默地加上一句:如果真的離不開我師父也不會把我送在這裏,這裏可只是修煉的開始啊!

看了看伊月和薇兒無所謂的神色,葉辰也無力的嘆口氣,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志!也就乾脆不在思考這個問題了,而是開始和伊月討論剩下的時間如何來訓練學員以及在數天之後的婚禮上送出什麼樣的禮物。

第二天,葉辰又開始出去鍛鍊自己的身體了,雖然這種強度的鍛鍊對葉辰都沒有感覺,但是葉辰還是忍不住每天都會找個時間鍛鍊一下,一天不鍛鍊就感覺好像缺點什麼。

這天葉辰正在跑步的時候,三個人臉色難看的從葉辰面前路過,看到葉辰的時候愣了一下,猶豫了一下之後又跑開,葉辰眉頭一皺,本能的他覺的有事情發生了,因爲這三個都是葉辰的學生!而剛纔的表情很明顯的就是有事情想對葉辰說,但又有些顧慮,沒說出來,遇到這麼一個情況,不過既然他沒說,葉辰也不會特意的去管,畢竟他們的都是學員之間的事,葉辰現在也不好插手,畢竟如果是大人也一般不會插手小孩子的事的。

葉辰繼續跑,然後又打了幾套拳,做了很多運動,直到渾身出汗才停下,慢悠悠的往回走,而這時候已經離着葉辰遇到那三個學生的時間過去一個時辰了,葉辰估計就算是有事情也應該解決了吧,所以葉辰一邊在琢磨是什麼事一邊往回走,不得不說,有時候尤其是在無聊的時候葉辰還是挺八卦的。 「當我意識到你是噩夢中的重要人物的時候,我就開始尋找你,而且那時候我也猜到你大概已經意識到了這場噩夢不簡單,於是我就在這裡等你,我知道你會來到這裡,因為這裡有屬於你的東西。」幽蘭坐在床沿上說道。

「難道你不知道這裡的天空會吸收生命力?」凌浩疑惑,說實話剛才幽蘭說的他也基本相信,可是他就是不知道幽蘭知道這裡的危險為什麼還要來這裡。

「知道,不過我不會受到影響,而且我來找你就是因為你是重要人物,還有…」幽蘭不語,她靜靜的看著凌浩。

可是凌浩現在腦子已經在極速的運動起來,到底這噩夢代表著什麼,難道真的只是預示著未來,還有那張黑色卡片又是幹什麼用的,突然!凌浩想到了一個人,那人正是譚慶龍。

這張黑色卡片是他給凌浩的,而現在黑色卡片變成了未來的契機,所以這譚慶龍肯定知道些什麼。

凌浩這樣想著,他又再一次的意識到這場噩夢肯定有人在暗處操縱。

房間中,兩人陷入沉靜之中,現在已近深夜,外面漆黑一片,時不時的刮上兩股幽風,讓人倍感心驚。

半響,凌浩終於開口:「幽蘭,我想要知道你對這場噩夢的看法是什麼,我覺得噩夢不可能這麼簡單。」

「看法…」幽蘭雙腳靠在一起搖擺著,「我覺得這場噩夢預示著什麼…就好像…未來…」

聞言,凌浩再度沉默。

未來?別開玩笑了,如果真是預知未來那就不會有人給我這張黑色卡片了,一切都是有人操縱的。

凌浩心中已經認定這場噩夢是有預謀的。

「不,我想應該不是你說的那樣。」

幽蘭聞言,寶石藍般的大眼睛盯著凌浩,表示疑惑。

「我想應該是有人在背後操縱。」凌浩走到床邊坐下來說道。

「什麼!」幽蘭大驚,她可從來沒有想到過這一點,而且她也不知道有人可以操縱噩夢來預示未來,這種神通是她所不知的。

「不必震驚,你看這個。」凌浩說著,然後手臂一揮,左臂上的金色刻紋一閃,一張黑色卡片出現在他的手掌中。

黑色卡片在他的手掌上漂浮著,散發著幽幽的黑色光芒。

「這是我在噩夢之前得到的黑色卡片。」凌浩一頓然後將右臂上的黑色刻紋給幽蘭看,「這是我在知道噩夢后留下的刻紋,然後你再看我的左臂。」

幽蘭玉手抓住凌浩的左臂,一看:「這是…」

幽蘭一驚,在凌浩左臂上的金色刻紋,竟然和凌浩右臂上的黑色刻紋一模一樣,而且在噩夢中,幽蘭記得凌浩應該只有一個刻紋,可是現在竟然多出來一個,而且給人的感覺都不一樣的刻紋。

「這個刻紋是這張黑色卡片給我的,而且我來找你可以說是這張黑色卡片間接性的告訴我的,我想你現在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凌浩笑道。

幽蘭微微一怔,然後說道:「那你這張黑色卡片哪裡來的,不會是…」

「看來你已經猜到了,這張黑色卡片是一個人給我的,而且那個人好像是受人所託。」凌浩將黑色卡片收回道。

這次,房間再度寂靜,凌浩和幽蘭,都有了一絲不祥的預感,這張黑色卡片的出現打破了噩夢中未來的假設。

到底是什麼人將黑色卡片給凌浩,又是什麼人讓他們兩個做這種噩夢,這一切都是現在的謎團。

凌浩不禁在想,這兩個人是不是同一個人,而且可以用夢的方式預示一部分未來,這個人的神通究竟有多可怕。

而且讓凌浩奇怪的是,當他每次觸碰到這張黑色卡片的時候都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小噬…」凌浩心中暗道,他現在很擔心小噬,擔心她到底有沒有進入瀾滄學院,擔心她如果與馨兒與在一起會怎麼樣。

一想到馨兒的身後的強大勢力,凌浩在想如果小噬和馨兒因為自己對著干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呼…」深深的呼了一口氣,他躺了下來,突然感覺自己好像躺在了什麼柔軟的東西里。

不過現在凌浩並沒有意識到什麼不對,就好像現在這裡只有他一個人一樣,他睡著了。

只留下幽蘭一個人俏臉通紅的看著凌浩,因為凌浩竟然乘她不注意躺在了她的酥胸之上,要不是看見凌浩睡著了,幽蘭真的會很生氣的教訓凌浩。

幽蘭抬起玉手撫摸著凌浩的頭髮,嘴裡還念叨著:「咯咯,『大淫、魔』你難道已經忘了在夢中我們已經…」

幽蘭一笑,然後她也睡著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