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我們什麼都沒幹……”兩個牛頭人男子哭天喊地,用的居然是人類通用語言。

“大人,他們兩個跟我們睡覺,之後就想跑……”兩位壯碩的人類中年婦女異口同聲。

“冤枉啊,我們只是在路上碰到她們,就被她們拉住,可我們也不敢使勁掙脫,怕被說成是主動攻擊……”牛頭人大驚失色,急忙辯解。

“人家和你們無怨無仇,幹嘛就非得冤枉你?”法官冷冷道。

“法官大人言之有理。他們管不住自己的屌,要跟老孃睡覺,現在還敢不承認……”

法官皺眉別過臉去,“好了好了,大庭廣衆之下別再說了。你們兩個犯下的罪行相當嚴重,再不認罪就屬狡辯從嚴,可是要上絞架的!你們認不認罪?”

在蘇斯其帝國西南邊境特區切斯特,聖戰的呼聲到了這裏也掀起了一陣波瀾,但後來還是一切如故。畢竟,獸人在這裏主要是奴隸、苦力和雜役,很受有產者歡迎。雖然一些虔誠的教民發出了驅逐他們的呼聲,但很快被有產者們壓制下去了。

根據蘇斯其帝國的法律,獸人可以在有限的幾個區域內居住、工作,但自由遷徙是絕對不可能的。雖然與人類雜居,日常生活免不了打交道,但雙方發生性關係屬嚴重違法行爲——尤其指獸人男子與人類女子之間,可是要上絞架的,於是這一幕很是驚動了不少人。

“直接處死不就得了?就他們還敢打咱們人類女人的主意……”有人憤憤。

“不過,他們兩個在我工地幹活,挺老實的……”有人有些懷疑。

“要說那兩個娘們,嘿,可不怎麼的……”

“在背後怎麼嚼老孃舌頭?哼,說起來,老孃讓兩個獸人上絞架,也是爲聖戰做了貢獻了!”兩位中年婦女大着嗓門打斷了他們的閒聊,旋即得意洋洋地走了,留下一干人背後大眼瞪小眼。 雖是暮春時分,高原上的夜晚仍相當冷,冷風颳過,依稀煙塵不斷。

納爾卡皺皺眉,裹緊衣裳,仍望着遠方發呆。

一個身影輕輕走到他身後,他沒有回頭,但卻知道是蘭妮。


蘭妮輕輕挨着他坐下來,也看着天空發呆,許久,輕嘆一聲:“多好的夜晚,可惜連星星月亮都幾乎看不到。”

“都被煙塵遮住了。”納爾卡道。

兩人雖同在軍中,卻甚少見面。尤其對納爾卡來說,見面會相當彆扭,現在終於感覺好些了。

“這次仗打完後,我就回家鄉結婚。”蘭妮輕輕道。

這話語聽着不太好。納爾卡還是微笑起來,卻覺得面容有點僵硬,“在大戰之前說這樣的話不合適。不過,還是要恭喜你。”

“我想,你是不會去參加我的婚禮的,剛好我也不會參加你和茉菲爾還有……的婚禮,所以,我們就算扯平了。”蘭妮幽幽道。

“嗯,好。”納爾卡隨口答道。蘭妮的話很含糊,他有些納悶想問個究竟,但還是忍住了。

蘭妮在他身邊又待了片刻,悄悄走開了。

納爾卡則繼續坐着,繼續發呆了好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陛下,我派人調查,得出的結果是天氣太冷,草木不易發育……”帝國內政大臣奧利弗小聲道。

“什麼不易發育!連戰馬吃的草料都不夠,哪是什麼不易!”喬治把手裏的報告看了又看,最後狠狠地拍在了案子上。案子一下子就四分五裂。

“我的十萬大軍西征幾千裏,你卻過來告訴我天寒地凍草木種子根本不發芽!”喬治咆哮起來,“馬上就到夏收的季節,沒有糧食拿什麼養活百姓?打什麼聖戰?”

“陛下息怒,天時不正五穀不結,只怕這並非人力所能挽回,趕緊商量對策要緊。”另一位大臣趕忙站出來道。

“我願出使蘇斯其商議借糧之事。”亞當姆站出來說道。

“很好,你去吧。去年他們恤鄰救災都救到獸人頭上去了,這回,可沒有理由拒絕我們。”喬治冷冷道。

“可西征的十五萬大軍?”帝國大臣們不得不關心。


“他們剛剛會師莫洛達城下。”帝國軍務大臣摩爾斯簡單道,隨即緊緊閉上了嘴。

“先守定局,再圖進取。”喬治琢磨了好久才緩緩道,“告訴愛德華,他辦事我放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初夏時節,高原上依舊微有寒氣。

愛德華拿着文件看了又看,臉上毫無表情。

文件是通過法師團沿途架設的傳送法陣逐級傳過來的,一路幾千裏,傳送過來倒也沒太花功夫。

“立即召集三軍會議!”愛德華對傳令官道。

不過半個小時,三大軍團統帥都陸續到來。

“神聖騎士團和光輝騎士團現在何處?”愛德華問。

書記官忙掛出行軍地圖,並在地圖上指給大家看。

“蘇斯其的兩個軍團呢?還有那支雜牌軍在哪裏?”愛德華又問。

大家看着地圖,各自沉默着。

“如果我們全力攻擊,多久能拿下莫洛達?”愛德華環視一圈問道。

“最快一個星期。”紅旃軍統帥尼古拉想了想答道。

“只怕不止,”黑旗軍統帥昆西開口了,“這幾天兒郎們反覆攻擊,也沒取得多少成果。這裏是獸人帝國都城,沿水路迤邐鋪開,易守難攻,據說有人口近三十萬之衆……”

“對,他們深得地利,又全民皆兵;而我們號令不一,有力難施,只怕很難速戰速決。”尼古拉緩緩道。

“就算再花上一個月又怎麼了,三個月挺進三千里滅掉獸人帝國,也絕對彪炳史冊。”黃旌軍統帥格羅澤說。

“可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愛德華沉默了一下終於開口了,“陛下傳來消息說,國內爆發罕見饑荒,今夏可能顆粒無收,連牛羊的草料都不夠吃。到時候哪還能有糧食運到這裏?”

“什麼?”衆人一下子驚住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愛德華急了。”放下信箋,亞德斯淡淡道。

“能不急麼,今夏饑饉已成定局,再把十多萬大軍耗在這裏……”加赫雷斯說,“可我們何嘗不急?”

“看來我們也可以動用它了。畢竟,護佑人類文明,我等責無旁貸。”亞德斯道。

“可就算動用了,短期內只怕也平定不了獸人帝國……”

“就算攻不下,也得儘量消耗他們,否則,我等該如何退回,又如何面對身後的萬千黎民?”亞德斯輕輕說着,把目光投向遠空。

這一天,神聖騎士團和光輝騎士團聯袂詔告聖戰聯軍:此戰關乎人類文明未來,當戮力以赴。

在伯爾尼,教宗格利高裏也發出敕書:去年以來大陸上四時不正,今夏作物可能顆粒無收。內有饑饉,外有大敵,若不能一戰抵定勝局,人類文明將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機。

蘇斯其帝國兩支軍團的統帥也很快收到了國內傳來的消息。克勒德看了報告好久,又盯着敕書,輕輕嘆了口氣,和東南方面軍統帥溫德爾對望了一眼,沉默半晌才道:“看來陛下所說的綏懷遠邇也沒法……既然如此,那些玩意也不用壓箱底了,都拿出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總攻在即,於是,納爾卡這一天奉命潛入了莫洛達城。

他頂着顯眼的犄角行走在莫洛達城中,並無人多加關注。

莫洛達城鬧哄哄的,一隊隊全副武裝的獸人在明顯強壯的軍官帶領下奔赴各處,但隨即又有一隊隊冒出來,幾乎無窮無盡。

雖然喧鬧,卻沒有什麼閒雜人等。納爾卡偶見到一兩位,像是敗退下來的獸人軍官。與他們同級別的獸人軍官根本不理會他們,但他們一碰上更強壯的獸人,立即就聽從了對方的指揮,匯入隊伍中,由此倒是可見獸人的等級分明。

也偶有收羅敗兵的獸人軍官將納爾卡攔住,要帶往前方重新整編,但不過片刻就失去了他的身影。

他看似隨意行走,卻自自然然避開幾處重要關卡,直奔莫洛達城核心之地獸王宮。

在他的識海里,不遠處獸王宮完全籠罩在耀目的光華中,直與天上那靈動的虎頭人圖騰氣息勾連,交流往復。

納爾卡靠近了一點,靈魂深處泛起警訊,不得不停步。 懷中法器震動了一下,指向一個方向。納爾卡轉頭看去,只見一身材魁梧的牛頭人男子正站在那裏,有些詫異地看過來,旋即做了一個手勢。

納爾卡也做了個手勢。

是自己人。兩人都放下心來。

他是獸人還是人類?納爾卡心中有些納悶,可現在也不好開口問。

天瀾帝國的三大軍團中自然是沒有獸人的,可據說,在蘇斯其,不少逃離獸人帝國的獸人聽說戰事已起,紛紛要求加入聖戰大軍,爲在獸王統治下喪生的親人報仇。這之中只怕就有賈馬拉。

蘇斯其軍團進展甚慢,但卻接納了不少獸人俘虜,又有不少獸人加入,據說還特地整編成了哥薩克師團,一路衝鋒陷陣,立下了不少戰功,也肩負起了綏靖民間的作用。

按照天瀾帝國還有伯爾尼的說法,人類聖戰到此,哪需要什麼俘虜?但蘇斯其人卻不這麼想。按照克勒德的說法,獸王統治下獸人民不聊生,此刻都想着打回去解救自己的同胞,不管怎麼說,也是人類聖戰大軍的助力。

愛德華和亞德斯說服不了他們,也管不過來,後來就睜隻眼閉隻眼了。只是克勒德也很是小心,根本沒讓哥薩克師團與天瀾帝國的聖戰大軍遭遇過,否則肯定會發生什麼慘劇。

至於執行這樣深入敵後要地的任務,除了“兩次縱橫獸人帝國”的納爾卡,說不準還數這些哥薩克獸人最管用。

“剛剛已經有人進入了。我們是不是也該……”那男子話說了一半就停住了,旋即掏出懷中法器。

那是一個心型盒子,盒子上描出十個小小空格,一個空格已經變成了一片慘白,其餘九個仍是鮮紅色的。

兩人又打量片刻獸王宮片刻,男子顯然做出了決定,衝納爾卡一點頭,驀然邁步衝向那一片光華中。


就在他觸碰到光華的這一刻,納爾卡看到,那光華驟然蔓延至他全身,瞬間就將他扯入,再無聲息。

懷中法器旋即傳來動靜。納爾卡不由心中一震,又去了一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類聯軍已擺好陣型,卻不急着進攻。黑旗軍再度擺出了魔導大炮,黃旌軍和紅旃軍的法師們也組裝完成了裝備,隨即坐了進去。

轟隆隆巨響傳來,海倫擡頭看去,不由吃了一驚:“那是什麼?”

從蘇斯其人的軍營裏飛起了幾個巨大的球體,各個方向都探出巨大的粗管。

“空中堡壘,早就聽說蘇斯其人在弄這玩意,沒想到還真弄出來了。”愛德華冷哼一聲,“我們也不能讓他們小瞧了,飛艇出發,準備攻擊。”

一時間,無數光柱鋪天蓋地投入莫洛達城,那巨大的震動幾乎堪比爪哇火山爆發。

納爾卡依舊在獸王宮外遊走,看着那鋪天蓋地的光柱偶有轟入籠罩在獸王宮的光華,就直接湮滅,沒有激起半點動靜。

他清晰地感覺到,盒子上的空格少了一個,又少了一個。

雖然明知入這光幕就不可能回來,但這些勇士仍舊前赴後繼,用生命實踐了自己恪守的騎士信條:果敢忠義,無畏不懼。

相比他們,自己有些……當然,也可以往好裏說,是自己爲了完成任務而更謹慎。納爾卡不由自嘲了一下。

又一道人影倏然出現在不遠處,似乎也看了他一眼,隨即毫不遲疑地投入光幕之中。

光幕激盪了一下,那人身上也陡然亮起光芒,顯然是有強大的裝備護身,就在這一刻,他拼力打開了盒子,旋即在光華中沒頂,徹底消失。

那盒子打開後,似有一道小小的光柱停留在地上,任由外界的光華擠壓動盪,仍穩固如山。

“終於有人到了。”莫洛達城外,加赫雷斯道。

“可惜還不夠。”亞德斯看了一眼,微微嘆了口氣。

納爾卡手中盒子慢慢變得滾燙起來,似也想往裏面投去。他也默默下定了決心,把盒子捧在手中,身上領域能量激盪,就要往光華中走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邁步間,他突然身軀一震。

他的神念倏然自行離體,與光華中另一道神念勾連在一起。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