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們就這麼看着麼?”

殷婷看着戰作一團的血腥場面,秀眉輕皺,遲疑道。

“當然…”

“當然不,這麼看多沒意思,咱們下去吧,離近點親身體驗下,熱血的戰鬥。”

殷雲剛出生,白起就當斷他的話,戲謔着說道,悠悠的語氣,加上彎起的嘴角,看起來舊衣服不懷好意的樣子。

嗯?

衆人聽到白起的話,不明白他什麼意思,均是疑惑的看向他。

“走吧,去給既然來了就下去打個招呼。”

白起說着就要向下走去。

“禁火符篆。”

就在這時戰鬥的場面一頓,原本佔據上上風的燎原部落,竟然對紫電部落造成傷害了。

白起的腳步一頓,看着紫電部落,施展出來的符篆,一陣驚疑。

火紅的符篆,上面刻畫了許多複雜的紋路,巴掌大小的符篆一釋放出來,就慢慢變大,然後懸浮在空中,釋放出一陣紅色的光芒,將戰場籠罩。

而燎原部落衆人施展的火系法術頓然消失,就在燎原部落一愣神的時候,紫電部落驟然發動了更猛烈的攻擊。

燎原部落最大的手段就是強大的控火能力,而在這符篆出現後,頓時沒了底氣,只能施展其他的攻擊,但是普通的手段怎麼抵擋的聊紫電部落的攻擊。

滿場電蛇飛舞,燎原部落頓時損失慘重,只有一位年輕女子,還依靠一個七彩花傘的靈寶死死抵抗着。

女子看着身邊的族人一個個死去,向着身旁一位中年男子嬌喝道:“炎怒長老,快帶剩下的族人離開,要不然咱們今日都得留在這裏了。”

“不行,小姐我當着,你帶人先走。”

炎怒哪能讓小姐斷後,於是出言反駁,語氣焦急不已。

“聽我的,炎怒長老,我有七巧靈傘,可以輕易離開,快啊。”

看着又有幾個族人倒下,僅剩幾人死死抵抗着,女子吼出聲來。

“可是小姐…”


“沒什麼可是的,快走!!” 看着族人不斷倒下,炎怒大怒道:“紫家小兒,今日的事情我們記下了。”

然後對着族人吼道:“兄弟們,咱們走。”

雖然,讓小姐留下斷後有些不妥,但看着族人不斷倒下,權衡一番終於下定決心,向着紫電部落帶頭的年輕人放下一句狠話,就趕緊招呼着剩餘的族人突圍。

“哈哈,你以爲你們還能逃得掉嗎?今日進門都得留下,紫祥長老,你帶人將他們截住,今日我讓她炎秋水全部留下。”

紫電部落的領頭青年,向着護着自己的老者出聲道。

“可是少爺你的安全。。”

“放心吧,現在場面已經控制下來,不用擔心我。”

青年打斷老者的話,再次吩咐一聲,紫祥見少爺依舊堅持,就招呼人向着炎怒圍去。

厲喝一聲:“炎怒,哪裏走,多年不見今日咱們就好好玩玩吧!”

“哼,用卑鄙的手段將我們的能力禁錮,現在纔出來,你都不會羞恥嗎?”

炎怒,怒罵道

“呵呵,成王敗寇的道理你應該懂吧,若今日沒有禁火符篆,你們也不會放過我們吧,現在你們的火元力被禁錮,你們的優勢也沒了,還是束手就擒老夫或許留你個全屍。”

老者沒有因爲炎怒的話而動氣,將炎怒攔住後,慢悠悠的道。

“哈哈,好一個成王敗寇,不過是一些見不得人的手段,就算沒有了火元力,我炎怒也不是你們可以羞辱的。”

炎怒,不愧其名,怒喝一聲,身上頓時散發出無盡的氣勢,身體更是撐得鼓鼓的。

看到這個情況,封寒暗道不好,他要自爆,隨後身形快速後退,但是他卻仍然慢了一步。

“嘭!”

炎怒自爆開來,如同一團爆發後的怒焰,無匹的氣勢中,炎炎烈火狠狠的擊向天空中的符篆。

紫祥見他的目標不是自己,頓時鬆了一口氣,可看到那爆發後的火焰全被衝向禁火符篆,紫祥一驚,大喝道:“少爺快收起禁火符篆,他要自爆!”

“紫祥長老放心,我也想看看禁火符篆的最大承受能力。”

青年並不在乎禁火符篆,想到那麼大一塊地火吞元石,這一塊就算廢了又如何。

“炎怒長老!!”

“跟他們拼了,爲炎怒長老報仇!!”

炎怒自爆激起了燎原部落所有族人的怒意,突圍的衆人,眼睛通紅,面目猙獰的撲向紫電部落。

於是同時,因爲炎怒的自爆,禁火符篆果然承受不住這麼巨大的能量碎裂開來,就連距離較近的,紫祥也受到了波及。

“咳咳”

紫祥狼狽脫離開,就是一口鮮血噴出,然後來到青年旁邊站定。

“紫祥長老沒事吧!”

青年擔心的對紫祥說着,就掏出一顆丹藥給紫祥,一副關心的模樣。

紫祥接過藥,一口吞下,感激的道:“謝少爺。”

“紫祥長老客氣。”

然後又是譏諷的看向戰場,喊殺聲,怒罵聲,青年充耳不聞,然後戲謔的打量起,被幾個紫電族人圍攻的炎秋水,正死死的抵抗着。

“炎秋水,你沒想到,有一天會栽倒我的手中吧,當年你毀我姐姐容貌,今日我就割你耳朵、舌頭,挖你雙眼,讓你加倍奉還。”

青年棉量恨意,看着炎秋水面色猙獰的繼續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殺你,我要讓你永遠活在痛苦中。”

“紫風,今日我炎秋水既然栽到你的手中,我無話可說,只是你姐姐紫月的臉,卻是她自己不小心弄傷的與我何干。”

炎秋水,沒有一絲畏懼,語氣譏諷道!

“若不是你我姐姐的容貌會會掉嗎?你知道她每天有多痛苦嗎?這一切都是因爲你,若不是你和星辰那個雜種我姐姐會這樣嗎?

哈哈,對了,你好像也被星辰那個狗雜種拋棄了呢?哈哈,報應啊!”

紫風面色猙獰,癲狂的大聲嘶吼,表情一會喜一會怒,顯得非常恐怖。

“紫風,你混蛋,我要殺了你!!”

炎秋水,不顧他人的攻擊直接向着紫風快速躍去,任由他人的攻擊落到自己身上。

“哈哈,惱羞成怒了嗎?是不是說到你的心坎裏去了!”


紫風並沒有擔心炎秋水的攻擊,譏諷的說着,然後對着身旁的紫祥道:“長老還要麻煩您出手。”

紫祥點頭影響炎秋水,炎秋水經過連番戰鬥,又怎麼抵擋的了紫祥,而且紫電一種族人也不斷騷擾她。

紫祥右手虛引,一道神色紫電落下,直接劈向炎秋水,炎秋水趕忙釋放出一個元力護罩,一層紅芒硬生生的抵擋着,紫祥的攻擊。

同時,更是將七巧靈傘撐開,將身形護住,但是本就消耗過盛的她,如此激烈的反抗下再也支持不住了,臉色一白就這麼昏死過去。

至此,燎原部落除了炎秋水,全部死亡,而紫電部落只是在戰鬥初期有些傷亡,禁火符篆一出後,就已經控制住了局面。

所以紫電部落可謂是大獲全勝,紫風來到炎秋水身旁蹲下,手中凝聚出一柄元力匕首,就在炎秋水俊美的懶蛋上劃了了一刀。

“哼。。”

悶哼一聲,炎秋水因爲劇痛的刺激,清醒過來,就看到紫風正拿着匕首眼神冰寒的看着自己。

在炎秋水,驚恐的目光中,紫風宛若一個惡魔,將匕首上的血漬舔掉,然後匕首再次落下,這次的目標是她的左臉。

匕首一邊下落,紫風眼中閃過一絲瘋狂,然後語氣幽幽的道:“多麼美的人兒,多麼美味的鮮血啊。”

然後匕首在炎秋水的左眼半指的距離晃動着,紫風繼續道:“若是這麼毀了真可惜。”

嘴裏如此說着,紫風卻沒有停下,匕首再次劃過,又是一道血痕出現,並且比之前的還要深。

炎秋水的面孔,多了這麼兩道傷痕,卻沒有顯得醜陋,反而有種妖異的美感。

“呵呵,這就一樣了,我姐姐的臉上也是這樣的呢?”

紫風笑了,小的很開心,然後聲音一狠,繼續道:“對了,你不是喜歡男人嘛?而且還要強被人的,看看這裏這麼多男人,夠你享用的了。”

“兄弟們,想不想一親煙大小姐芳澤啊!”紫風停下動作,高喝一聲。

“想!!”

“好,那麼接下來,就是你們表演的時刻了!”

“謝紫風少爺!”

“哈哈!!!”

紫風大聲的笑着,一衆紫電族人,向着炎秋水圍去,炎秋水滿眼恐懼,她怕了,這一刻她怕了,她不怕死,但她卻怕這種屈辱!

“紫風,你哥王八蛋有種就傻了我!”

被衆人圍在人牆中的炎秋水,怒吼着,伴隨着她的聲音,還有衣服撕裂的聲音。

“想死啊,你很快就會死去,在歡快中死去!!哈哈,兄弟們加油啊!!”

“哈哈!!”

紫風宛若惡魔般的聲音,讓炎秋水絕望了,但卻引起了紫電族人的鬨堂大笑!

“哎!!紫風少爺殺人不過頭點地,何必如此呢!” “閣下,不絕的管的有點寬了麼?”

紫風看着走來的白起一行,警惕的說道,隨後就看到白起身後半步的殷雲,更是暗暗皺眉,緊接着道:

“殷雲兄也來了,不給小弟介紹一下嗎?”

“哈哈,小瘋子客氣了,你還是這麼瘋啊!”

殷雲憨厚的一笑,然後介紹道:“這位是爲兄剛結識的朋友,名白起,這位是雲兄、羽兄,至於我妹妹就不用介紹了吧。”


“原來是白兄,白兄是打算插手我兩家的恩怨嗎?”

紫風並沒有理會殷雲的叫囂,在他的眼中殷雲不過是個傻子,沒必要和他一般見識。

但是,殷雲的修爲卻是沒的說,而甘心在這白起身後半步,那這白起定然不簡單。

而且那羽和飛,更是給自己一副看不透的樣子,所以紫風不敢囂張。

“呵呵,非也,紫風兄弟錯了,我只是覺得這樣做不好,不如給她個痛快,要不然傳出去,也會說你紫風卑鄙無恥,欺負柔弱女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