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話不說,葉寒左腳用力一蹬,往小屋衝去。

在葉寒接近小屋大門的時候,一名大漢推開了門,看到了正在衝來的葉寒,本能的讓他拿起槍,槍口對着葉寒,當他要扣扳機的時候,卻怎麼也扣不動。

害怕嗎?

不是!

是葉寒的念力,葉寒不得不感嘆,這念力,真TM的好。

右手的“血刺”在手心快速的旋轉着,葉寒右手一揮,“血刺”在大漢的喉嚨劃過,一擊斃命。

幾乎在同一秒,葉寒帶走了這名大漢的性命後,“血刺”再次飛出,插在了後面的那名大漢的喉嚨上。

不到兩秒,兩個人的命。

用狙擊鏡看着這一幕的武警隊員都看呆了,他們能做到嗎?不能,即使他們再練個十年,也不可能達到葉寒這麼快的速度。

葉寒走進小屋裏,屋子裏有四十多個村民,此時都茫然的看着葉寒。

剛纔葉寒殺人的那一幕他們的看見了,心裏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大哥哥。”蹲在牆角的王思思看到葉寒走進來,跳起來跑到葉寒面前。

“思思,不好意思我來晚了。”葉寒蹲下身,將王思思抱進懷裏。

“大哥哥,你是來救我們出去的嗎?”王思思看着葉寒的眼睛,臉上的恐懼早已消失,變成了微笑。

“是啊,我是來救大家出去的。”葉寒摸了摸王思思的頭,然後站起身,對着還從恐懼中沒走出來的村民說道:“各位,我是東海武警總隊的武警隊員,我是來救大家的,門口的守衛已經被我幹掉,請各位有序的跟我離開,不要發出聲音。”

“大家要保持安靜,因爲周圍還是有壞人。”葉寒沉聲說道。

村民們很自覺的排成兩排,跟着葉寒離開。

帶着村民走出了兩百米後,葉寒停了下來,對着身後的人說道:“各位,再往前就是後山了,你們繼續往前走,會有人接應你們,記住,要安靜。”

“大哥哥,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嗎?”王思思扯了扯葉寒的衣服,滿臉天真的說道。

葉寒笑了笑,蹲下身,看着王思思的小臉,笑道:“大哥哥要回去打壞人,所以你先跟大家離開好不好,大哥哥會回來的。”

“那,我們拉鉤,打完壞人後大哥哥你要回來找我玩。”王思思滿臉天真的伸出手。

葉寒笑着伸出手,跟王思思拉鉤。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王思思笑着說道。

“快走吧。”葉寒摸了摸王思思的頭,然後站起身。

“大哥哥再見。”王思思對着葉寒揮舞着小手。

目送着衆人離開,葉寒眯起眼睛,轉過身,緩緩的走向小村,渾身的殺氣頓時釋放出來,他又變成了那個讓世人恐懼的,死神! 『轟——』氣勁的爆開,還帶著轟鳴的巨響,清靈只覺得前方一股強大衝力把她推開,衝力帶著巨大的殺傷力,如果不是龍靈劍及時張來了保護她的結界,可能清靈此時已經受傷了。

紫櫻也是如此,冷不防的被轟響沖開,她卻沒有清靈好命的有上品天器全力保護,此時她周身和衣服都被爆裂聲轟炸的破破爛爛。雙臂交叉在身前擋住氣波的雙手鮮血淋淋……

「沒事吧!」清靈短促的一聲詢問,和紫櫻對視一眼,兩人相互點頭把目光移動到爆發的鬼將身上,十丈之外的鬼將周身黑氣膨脹,手持長矛還是完好無損,身上被紫櫻刺穿的身體,和被金獅火焰灼傷的地方也一點痕迹都沒有了。

但是眼神獨到的清靈還是發現現在鬼將和從前的不同,它周身的黑氣沒有以前那麼的凝視了。

思索間,清靈便知道了原因,不是鬼將沒有受到傷害,而是它本身就不是完全實體的存在,任何損傷的身體包括武器都能夠再度用黑色的鬼氣再次凝結出來,所以鬼將並不是完好無損,從它周身鬼氣的擴散程度來看,之前清靈和紫櫻聯手對於鬼將的傷害還是不小。也因為鬼將的輕敵而上自己受傷。

「殺——」清靈冷聲低喊,不給鬼將一絲轉圜的機會,在紫櫻之前向鬼將衝去,紫櫻清醒過來,暗罵了一聲清靈冒失,也隨即和靈獸金獅沖了上去。

在這迷霧森林之中,法術不能使用,常人也只有用武力解決了,不過清靈卻不是常人,她早有準備。在無限接近鬼將之時,還沒等鬼將開始對她有所防備,清靈右手乾坤戒指里忽然鋪天蓋地的飛出幾十張符咒,毫無章法的對著鬼將鋪面蓋去。

只是低級鬼畫符,或許對低級鬼物有所效果可對高級鬼將來說,根本就如窗戶紙一般輕易就能捅破。鬼將張狂大笑,手中的長矛在身前一掃,把數十張黃紙鬼畫符掃至一旁,在鬼氣的侵蝕下,所有鬼畫符都一張張的發出爆破聲音,碎裂開來。

清靈在符咒爆廢之前就已經取出高級鬼畫符,特意用七級魔獸血液和火屬性晶核的粉末加上硃砂所繪製而成,這種符咒對上高級鬼物,也有一定的剋制能力。前一波的符咒只是一種障眼法,吸引開了鬼將的注意力。在它沒有防備的時候,清靈的對鬼將發出攻擊的重頭戲到了。十二張高級鬼畫符漂浮在眾多低級符咒之中,一掩耳不及之聲近身鬼將,瞬間形成一個圓形環住了它的周身。

清靈的動作還不止如此,在十二張高級鬼畫符發揮作用之後,再度取出三十六張高級鬼畫符,一同樣的環形又形成了上、中、下、三個由高級鬼畫符所串連起來的環形,把鬼將團團圍住,一時間控制了鬼將的動作,讓它毫無還手之力。

這時,紫櫻也到達清靈身邊,見清靈已經得手,也不敢擅自動手,怕自己破壞了束縛鬼將的高級符咒陣法。

清靈卻沒有紫櫻顧及的那麼多此時還不動手更待何時!雖然高級鬼畫符所形成的陣法不能破壞,可鬼畫符又不是把鬼將團團圍住。揮劍刺去還不是什麼問題。

一時間,她發揮了自己在毒蚊沼澤所訓練出來的劍技,一劍接著一劍的刺穿了鬼將的身體,只聽鬼將痛苦的嚎啕大叫,她乾脆利落的把一隻實力有合體後期鬼將的身體捅成了馬蜂窩……

一旁的紫櫻看的目瞪口呆,鬼將那凝實的身體在清靈的破壞之下也漸漸的有虛化跡象,渾身黑色鬼氣瀰漫,卻被控制住沒有還手之力。清靈還不放心,再次取出幾張高級鬼畫符,對鬼將加固束縛力。落在清靈手中,鬼將有苦難言。誰能想到它迷霧森林的高級鬼物,竟然會落得這個下場!

五分鐘后,清靈收手,和紫櫻配合之下,收了這隻高級鬼將,這可是有合體後期修為的鬼將,讓清靈小心再小心的加以束縛之後,才封印成一顆和之前封印高級怨靈時同樣大小的水晶珠子收了起來。

「我們走吧,想必風玄那邊也已經解決好了。」沒有了敵人的追趕,也因為之前鬧出的巨大響動讓附近惡獸全部退避,一時間還沒有什麼惡獸膽敢出現擋路。清靈和紫櫻兩人得以全力趕路和清靈的同伴們匯合……

…………………………………………………… 羅恩此時皺着眉,他手下的十個人失去了聯繫,無論怎麼呼叫都沒有任何迴應。

微微吐了口氣,看來東海警方已經開始圍剿自己了。

“很厲害,居然可以在不被我們發現的情況下殺掉我的十個人,哼,就算你們殺掉了我所有的手下,也不可能把我殺掉。”羅恩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屑的笑容,仰頭將酒杯裏的紅酒喝光,然後踩着地上的屍體,緩緩的走下樓。

葉寒一步一步的接近羅恩所在的房子,而此時的葉寒,並不打算繼續偷偷摸摸的去暗殺,而是光明正大的走在路上,人質都救走後,葉寒也沒有了顧慮,可以大開殺戒。

而站在房子門外的大漢,已經發現了葉寒。

“站住。”大漢連忙拿起手中的MP5,槍口對着葉寒。

在房子裏的其他成員聽到了聲音,也拿着槍中出來。

但葉寒依然一步一步的走着,沒有理會對方的威脅。

“fuck,開槍。”看到葉寒無視了他們的威脅,領頭的大漢一聲令下,在門外的五人頓時扣下了扳機。

“嗒嗒嗒嗒……..”

子彈無情的飛向葉寒,但葉寒身形一蕩,閃開了子彈,在閃避的同時拿出M9手槍,“砰砰”快速的開了兩槍。

即使在閃避着子彈,但葉寒的槍法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兩顆子彈,直接打中了兩名大漢的額頭。

在狙擊鏡看着的武警成員再次看呆了,這在整個東海,估計都沒人能坐到閃避子彈,更何況是在閃的同時還開兩槍,並且擊中敵人。

“怎麼回事。”羅恩走到樓下,看到門外兩個人倒下了,頓時問道。

“報告老大,有敵人。”一名沒有衝出去的販毒成員說道。

“四個人守住門口,其他的上樓,守住所有的缺口,別讓他們衝進來,還有,來兩個人,把貨搬走。”羅恩一點都不緊張,因爲他有信心能全身而退,但這羣手下能不能逃走就是另一回事了。

見到有兩個人倒下,站在門外的大漢們很識相的撤回屋裏,並且關上了大門。

葉寒藏到一個茅屋裏,對着通話器說道:“唐老頭,這壓根沒有任何挑戰性,這羣傢伙就是一堆渣渣,爲什麼你的人就不能完好無損的幹掉他們呢?”

唐景勝聽到葉寒這樣說,沒差點氣暈,咬着牙說道:“臭小子,你這是在用你自己的角度看問題,也不看看你是從哪出來的,我的人哪有你這麼豐富的實戰經驗和實力,靠,快點完事,別唧唧歪歪,老子可是沒吃晚飯的。”

葉寒翻了翻白眼,這死老頭,說的我好像吃了晚飯一樣。

葉寒拿出一直背在身後的M14戰鬥步槍,通過窗戶爬進茅屋裏。

這個小村很落後,並不富裕,大部分的房子都是這些用黃泥堆起來的茅屋。

葉寒溜進茅屋裏,將M14的子彈上膛,然後用“血刺”在牆上挖了個小洞。

削鐵如泥的“血刺”對於這些黃泥壓根沒有任何壓力,輕輕鬆鬆的就挖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洞。

山區的夜晚很黑,所以沒有人看到這一幕。

羅恩在催促手下運貨時,也有點不放心,於是拿起通話器,沉聲說道:“戴上夜視儀,別讓人溜進來,在我們撤退前,不要讓任何人衝進來。”

葉寒通過狙擊鏡,看到了對方的人戴上夜視儀。

“臥槽,這下可不好玩了。”葉寒皺了皺眉,但很快又鬆開。

現在目標全部集中到這棟兩層的建築裏,遲遲沒有收到葉寒指令的慕容雪珊開始不淡定起來,十個人,就她一個是守在小村入口的,只有她是最無聊的,不僅看不到葉寒的身影,連敵人也沒見着。

“你們鎖定那棟兩層的白色房子,瞄準一樓的大門,等我下令後就開槍,不要管其他的,就對着大門開槍。”葉寒對着通話器,沉聲說道。

聽到葉寒的命令,慕容雪珊更不淡定了,一心想參加實戰,提高作戰能力,但現在只殺了兩個人,然後就傻愣愣的待在這個地方,能淡定纔怪。

咬了咬牙,慕容雪珊從樹上跳下,然後往村子裏跑去。


“小子,人質已經接到,我會把他們安頓好的。”唐景勝的聲音從通話器裏響起。

葉寒笑了笑,“知道了。”

“對了,小子,那個販毒團伙的首領羅恩我要活的,能留活口就儘量留活口。”唐景勝繼續說道。

“靠,丫的還那麼多要求。”葉寒皺了皺眉,不讓殺人就不好玩了。

“沒辦法,上頭要交待,那個羅恩我一定要活的,你注意槍口。”

“……好吧,那酬勞翻倍。”

葉寒吐了口氣,只要羅恩活着,那其他人就可以殺了。

深吸一口氣,然後聚精會神拿着M14,緩緩的尋找着目標。

兩名端着槍的大漢正站在樓頂,戴着夜視儀,眼睛看着周圍。

葉寒的嘴角閃過一絲冷笑,他們完了。

“咻。”

一發子彈飛出,幾乎就在一瞬間,葉寒將槍口轉移到另外一個人的身上,然後扣下扳機。

“咻。”

兩發子彈,幾乎同時擊中了兩個人的喉嚨。

又搞定兩個人,葉寒扭了扭脖子,是時候來玩真的了。

“準備。”葉寒對着通話器說道。

正在瞄準着房子大門的武警隊員聽到葉寒的聲音,立馬屏住呼吸,手指放在扳機上,就等着葉寒的下一句命令。

就在葉寒準備喊開槍的時候,葉寒卻愣在了原地,慕容雪珊,正往房子的後方跑去。

這棟房子的後面是一個養雞場,而慕容雪珊此時就是向養雞場跑去。

“等等,別開槍。”葉寒連忙叫住準備開槍的武警隊員。

“慕容雪珊,你在幹什麼?”葉寒喊道。

而在奔跑中的慕容雪珊沒有理會葉寒。

葉寒皺了皺眉,然後將念力附於眼睛,看向養雞場。

養雞場裏,羅恩和兩名大漢正在將箱子搬上一輛小型貨車,此時箱子已經快要搬完。

“慕容雪珊,你不要衝動,快回來。”葉寒再次喊道。

因爲葉寒知道,慕容雪珊不可能是羅恩的對手,就算慕容雪珊再優秀,也只是一個沒有實戰經驗的小女孩,壓根就不是國際通緝犯羅恩的對手,而且葉寒通過念力看到,羅恩的氣息,很強。 另一邊,風玄趕到靈冰襲六人所在地加以援救這時,六人已經和足有渡劫期的高級紅眼殭屍交手。但無一不被轟飛出去。

唐嫣的毒藥對於毒物絲毫沒有作用,她的暗器又不能刺穿高級殭屍那渾身如鋼鐵打造般的身軀,至於說要刺中高級殭屍的眼睛,根本無用。殭屍這種鬼物不是用眼睛觀看事物的,它的肉身早已沒有任何知覺。觀察是靠氣味和溫度來判斷一個活物的存在。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