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意思的,別白費力了!」鏡像一般的化身搖頭道,「你連八重浪都沒能領悟,根本不可能看懂我劍中玄妙;給你看再多次,你也看不懂!」

化身的話雖然有些刺耳,但說的卻是實情。江維就像是剛剛學會了「1+1=2」的小學生,而化身的劍術,已經堪比高等函數——這中間,江維還需要學太多的東西,才能有資格去學化身的劍術;現在的江維,連看懂一絲半絲的資格都沒有!

路,是要一步一步走的!

不過江維卻不死心:「你都沒讓我看,又怎麼知道我看不懂呢?」

「既然如此……」化身無所謂地搖搖頭,「那你就看清楚了!」

說著,化身以指代劍,非常隨意地施展出了一道攻擊來。

「二重浪!?」

看到化身的攻擊,江維感到非常莫名其妙——他施展的,不就是二重浪嗎?

「不對!」江維臉色一變,「二重浪,怎麼會有如此大的威力?」

江維也連施展了一道二重浪,迎了上去;不過,江維的二重浪,面對化身的二重浪,就彷彿以卵擊石一般,瞬間就破滅掉了。

「這……這……」江維無法接受;要知道,對手連劍都沒出,只是以指呈劍而已啊!

咻!

這道凌厲的二重浪,在江維的驚駭和不解下,掠過江維的魂魄,瞬間便把江維殺出了步道天。

眼前景象變幻,江維眼中卻還有著無比的迷惑:「看不懂!完全看不懂……」

江維根本看不懂,他只知道,對手的攻擊,和自己的看似相像,可實際上除了形狀外,似乎完全沒有了一樣的地方! 「看不懂……」

一直到從步道天里出來,江維的心中還有著諸多的疑惑;第八層的鬼修,劍術實在太過精妙了,精妙到讓江維已經連看都看不懂了。

「我得再進去看看!」

江維就不信了,多看幾次,自己還能什麼都看不懂不成?

不過,正當江維想要再度進入步道天的時候,一直在不遠處沒有出聲的白衣男子,卻又破例出聲了:「這第七層,你可通過了?」

「是的,通過了!」江維老實回答道。

「既然通過了,那你就出去吧!」白衣男子的聲音毫無感情。

「額……」江維一怔,「大人,我還想進第八層多看上幾次,參悟上一番!」

「剛才你是不是什麼都沒看懂?」

「是什麼都沒看懂……」江維想了想,坦白說道。說實話,他確實是一點都沒看懂,哪怕一絲一毫都沒有。

「既然什麼都看不懂,那多看幾次,你也還是看不懂的!」白衣男子道,「即便你自以為看懂了,搞不好還是假懂,從而走上歪路去!所以,看不懂,就出去吧……繼續留在這步道天,也沒什麼意義!走吧……」

白衣男子直接下了逐客令。

一次看不懂,就都看不懂了?——江維有些不信。

不過江維也明白,以對方的身份,完全不會故意來騙自己,因為沒有這必要不是?——所以,江維雖然心裡有些不信,但卻非常明智地接受了對方的意見!

「他實力比我強多了,眼界也比我高多了;聽他的,應該錯不了!」江維心裡嘀咕道;他也懶得去想,對方的話為什麼是對的了,反正聽著就是了——這就是江維的聰明之處,不浪費時間去想那些沒有意義的事情。

「多謝大人指點!」江維恭敬道,「那我……告退了!」

說著,江維也不繼續進那步道天了,而是直接朝門外走去。其實,江維在第七層學到的東西,已經足夠他琢磨很久了;和第八層的完全看不懂不同,第七層的東西,江維可是完全看懂了的——把這些看懂的東西全都融會貫通掉,也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去吧!」末了,白衣男子還特意交代了一句,「出去之後,你只需跟別人說,你是一次性通過第七層的;至於在第七層失敗了很多次這個事情,便不要說了——知道了嗎?」

「是!」

江維說著,緩緩推門而出。

不過在走的時候,江維臉上還掛滿了疑惑——這白衣男子,為什麼會對我提這樣的要求呢?這第八層的東西,我又到什麼時候才能看懂呢?

心中掛著不少的問題,使得江維在出去的時候,都是低著頭沉思的。

這時,聞道塔外的萬屠鬼君看到江維這麼一副「垂頭喪氣」的沮喪樣出來,不由心裡有了不好的預感:「江維,怎麼樣了!?」萬屠鬼君連關切問道。

其實,江維若是沒有通過第七層,他萬屠鬼君也是臉上非常沒光的。本來,在來判官殿之前,萬屠鬼君可是自信滿滿地說要帶江維加入判官殿的;可現在,江維卻似乎沒法加入判官殿了,這讓萬屠鬼君何來面子?

萬屠鬼君甚至在想,等下讓自己的另外一個分身來,把江維接回天荒郡的時候,那場面該是何等尷尬!而判官殿內,日後其他鬼君若是茶餘飯後閑聊時說起此時,自己又該是何等的沒有面子!

一想到這些,萬屠鬼君心裡在那裡直罵娘!

「靠!靠!靠!!!」

如果江維沒有闖過步道天,那萬屠鬼君心裡的鬱悶,絕對不會比江維少半分!

而實際上,萬屠鬼君其實並不看好江維闖步道天。

江維是什麼樣的實力,萬屠鬼君多少也能看出來;再加上從白夜月那裡了解到的,萬屠鬼君自認自己對江維,已經了解了個七七八八。而從他的了解里,他並不覺得江維能夠闖過第七層——步道天第七層的對手,雖然也是入境級,但在劍術上,卻是要比江維高超得多了!

當然,也不是說江維完全沒有希望闖過第七層;畢竟,如果是完全沒有希望的話,那萬屠鬼君說不定也就懶得帶江維來這裡浪費時間了!——希望是有的,畢竟江維可以施展三面六臂,而步道天里的對手是不會的;不過,這贏的希望,比較小而已!

「江維,怎麼樣了?」萬屠鬼君看著江維的時候,心裡居然還有那麼一絲的緊張在,「還有,你怎麼在步道天里這麼久才出來啊?」

「額,鬼君大人!」入迷中的江維這時才驚醒;讓他意外的是,這麼久過去了,萬屠鬼君竟一直在門口等著自己——想到這裡,江維不由心中感動。

「怎麼樣了?」萬屠鬼君連問道。

「你說闖步道天嗎?」江維道,「已經闖過第七層了!」

「啊!?」萬屠鬼君忍不住驚訝了一下,甚至有點不敢相信,「闖過第七層了!?」畢竟,在萬屠鬼君看來,江維闖關成功的可能性,應該是相當低的啊!

「是啊!——不過這第七層的對手可不好對付,可花了我不少的力氣!」

「嗯!」萬屠鬼君點頭,「如果我猜得不錯,第七層的對手在劍術上應該遠超你;你不好對付,那也正常——哦對了,為什麼你在這步道天里呆了這麼久啊?」


「因為……」江維剛要把實情脫口而出,猛然想起了白衣男子的話來,不由改了口,「因為……我在跟對手打持久戰啊!」

「持久戰?」

「是啊!」江維笑道,「第七層的對手太強了,我一時半會拿他沒辦法,就只能不斷地跑、不斷地跑,並且一邊跑一邊琢磨著這麼對付他……」說這話的時候,江維還不免有些心虛——萬屠鬼君,我可不是故意要騙你啊,而是塔里那位大能不讓我說啊;這就叫做……善意的謊言吧!

想不到萬屠鬼君聽后,非但沒有絲毫懷疑,反而大笑了起來:「你這猥瑣的戰術,是跟你師父的《打架學》里學的吧?」

「額……」江維一愣,心裡暗道,「我後面還準備了好多說辭沒說呢,這萬屠鬼君就直接自己腦補了……不過這樣也好,像我這麼善良的人,終究還是不怎麼說得來謊話啊!」江維似乎已經忘記了,就在幾秒前,自己還說謊說得跟真的似的。

「行了,既然你闖過了步道天,那降生堂那邊應該也已經得到消息了!」萬屠鬼君道,「我這便帶你,正式加入判官殿吧!」 加入判官殿的程序並不繁瑣,在降生堂里見過幾位板著死人臉的長老,在被確定自己確實闖過了步道天第七層后,江維就順利地領到了屬於自己的身份令牌,成為了判官殿的一員。

「降生堂的那群人就是這麼一副鬼脾氣,搞得好像每個人都欠了他們幾億魂石似的,我也看他們不怎麼爽!」萬屠鬼君屏蔽了四周,對江維說道,「不過這判官殿里,還有更多比降生堂的人還要臭脾氣的,你以後見多了也就習慣了……不過也沒辦法,誰叫我們人微言輕呢!」

萬屠鬼君身為一位不滅鬼君,放在鬼界的其他不管什麼地方,那都是無比尊崇的存在;但在這高手滿天飛的判官殿,不滅鬼君……似乎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至少,江維就看到,降生堂里的那些鬼修,似乎一點都不給萬屠鬼君面子。

「人微言輕……」連萬屠鬼君都說自己人微言輕,江維就更加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了。

「不過我也不怕他們!」萬屠鬼君猙獰笑道,「真惹急了我,那他們什麼時候敢離開判官殿的話,我分分鐘搞死他們!」對自己的實力,萬屠鬼君還是有著十足的信心在的;即便是在判官殿中,萬屠鬼君的實力也算是比較強的了。

只是其他鬼君的背景更加雄厚,甚至有幾位鬼君,是和判官大人有直接關係在的;所以,萬屠鬼君在判官殿里的地位,反而不如那些鬼君。

「額……」看著萬屠鬼君那凶性畢露的目光,江維這才想起,萬屠鬼君雖然對自己一直很和藹,但萬屠鬼君可是道號「萬屠」的——以「萬屠」為道號的人物,又豈是什麼溫順的小綿羊?

「那幾位長老的態度,確實讓我看了很想抽他們一巴掌;不過……」江維忽然想起了降生堂里得到的那枚儲物戒指,不由嘿嘿笑了起來,「他們本來就是死人,死人臉就死人臉好了,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因為得到的那枚儲物戒指里,有著不少的寶物在,所以哪怕被人冷眼而視了半天,但江維的心情卻還是不錯——不是江維太賤,實在是得到的那枚儲物戒指里,有著足足百萬下品魂石在;一看到那麼多前,江維的心情就很難差得起來。

甚至江維還在那裡想,要是每次進去,都能得到這麼多的魂石,那江維真的不介意天天去降生堂看死人臉!

萬屠鬼君卻搖頭道:「只是些魂石而已……每個剛剛踏進判官殿的新人,都會得到這麼多魂石的!」

百萬下品魂石,對像天荒閣這樣的勢力來說,都是一筆相當不小的數目;不過,對判官殿來說,百萬下品魂石,根本就不是什麼事兒!

「這些都是判官大人定下的規矩,你可別因此對降生堂心存感激!」

「我懂!」江維道,「只是忽然看到這麼一大筆錢,心裡高興呢不是!」

自從上次辛辛苦苦挖來的魂石被小金人給敗光了,江維已經好久沒有看到過這麼多魂石了!現在手頭有錢了,江維也能給自己添置幾件新裝備了!

與江維一路邊走邊說,很快,萬屠鬼君便帶著江維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宮殿旁。

「這座宮殿,便是凝魂宮了!」萬屠鬼君說道。

其實,說是宮殿,可實際上這凝魂宮,要比整個原罪城還要大上幾分;這凝魂宮的內部,說白了就是一座鬼城!

「你現在實力尚弱,沒有資格獨自一人擁有一座宮殿,所以就只能在這凝魂宮裡,和其他的凝魂期鬼修住在一起!」萬屠鬼君道。

「明白!」關於這個,江維在降生堂的時候就已經了解到了。

判官殿里的宮殿雖多,而且很多宮殿都是空閑著的,但對區區凝魂期鬼修來說,卻是沒有資格獨自擁有一座宮殿的;能在凝魂期就獨享一座宮殿的,那都是眾多天才中最最妖孽的存在——比如,凝魂期就闖過了步道天第十一層……

步道天第十一層……對江維來說顯然還是很遙遠的事情;江維現在,可連步道天第八層都還一點都看不懂呢,十一層……江維已經無法想象了!

「該告訴你的,都已經告訴你了,我便送你到這裡吧!」離凝魂宮宮門不遠,萬屠鬼君停下了步伐,「你按著你的身份令牌去找,很容易就能找到你在凝魂宮裡的住處的;我和這凝魂宮的管理者不太對路,就不送你進去了,免得被他發現,以後刁難於你!」

現在在凝魂宮外,以萬屠鬼君的手段,稍稍偽裝一番,那凝魂宮管理者若不是刻意查探,自然不會發現;可要是進到凝魂宮裡去,那萬屠鬼君可就很容易被發現了……考慮到這凝魂宮畢竟是對方的地盤,萬屠鬼君還是不進去了。

「不太對路……?」江維有些疑惑。

「是的!」萬屠鬼君想了想,交代道,「還有,在凝魂宮裡,你最好也不要提起我,免得給你帶來麻煩……」

「額……」江維一怔,看來萬屠鬼君和凝魂宮管理者之間的矛盾,似乎還不小啊!

「只是……降生堂那邊的人,和這凝魂宮管理者的關係一直很不錯,希望他們不會閑著沒事,把你的消息告訴給他吧!」萬屠鬼君搖頭,「不過,他們都是鬼君級的強者,一般也不至於無聊到去談論你一個凝魂期大鬼……但不管怎麼樣,我希望你還是儘早晉陞燃魄期,住到燃魄宮裡去吧……這燃魄宮的管理者,和我的關係可非常不錯!」

「唔……」江維聽出來,在這些鬼君級大能之間,也是分為不少派系的;像萬屠鬼君,和這凝魂宮的管理者,關係就顯然不是很好!

「對了!」江維忽然問道,「這凝魂宮的管理者,是哪位鬼君大能啊?」不滅鬼君,不管是哪位不滅鬼君,對江維來說,都是當之無愧的大能者。

「你應該不會有機會接觸到他,不過先知道他的名號,也好……」萬屠鬼君道,「這凝魂宮的管理者,道號便是……北亡鬼君!」 「北亡鬼君!?」

江維頓時覺得有點如雷貫耳的感覺。

這北亡鬼君,江維當然不認識,也沒資格認識;不過,這北亡鬼君,卻是江維最早聽說的一位不滅鬼君!

當初江維在求道山闖蕩時,就曾奇遇到死去的孔離鬼君留下的仙府,並得到了孔離鬼君的一些傳承。像《流水劍譜》、《逝水》,便是從孔離鬼君處學得,且一直被江維當做是看家絕活;功法《離合訣》,放在鬼界也是一部價值連城的功法,只是江維已經修習了更好的《鑄神訣》,所以才沒有去修鍊;還有江維一直在使用的神兵流水劍,同樣是孔離鬼君那裡得到的。

而江維記得清清楚楚,當初自己在得到這些好處前,可是先立下了一道誓言的,而那段誓言的內容便是——若有實力、或是有機會斬殺『北亡鬼君』,就要絕不放過!

是的,是絕不放過!

「還真是冤家路窄啊……」江維不由感嘆道。

當初江維立下那道誓言的時候,還在那裡琢磨著,這北亡鬼君到底是誰啊,自己要是一直都找不到他,那該怎麼辦呢?卻沒想到,自己這才剛剛開始接觸不滅鬼君級別的大能,就已經找到了北亡鬼君!

「還好還好……」江維暗暗慶幸,慶幸是自己先知道了北亡鬼君,而不是北亡鬼君先知道了自己。畢竟,江維現在實力還弱,非常需要「敵明我暗」的形勢;現在,江維既然知道了這凝魂宮的管理者就是北亡鬼君,以後必然會更加低調猥瑣,不給北亡鬼君任何發現自己的機會!

畢竟,要是讓北亡鬼君知道自己是孔離鬼君的記名弟子,那可不是鬧著玩的!——那孔離鬼君既然連死了都想殺北亡鬼君,想必北亡鬼君對孔離鬼君的態度也差不到哪裡去!

「怎麼了?」萬屠鬼君發現江維的神色似乎有些異常,不由問道。

「嗯……」江維本想把孔離鬼君的事說出來,但想了想還是作罷了——畢竟,萬屠鬼君是見到過自己施展流水劍的,卻沒有什麼反應,顯然,萬屠鬼君應該是不認識孔離鬼君的;就算認識,那也應該不會很熟……既然如此,這個秘密,還是爛在自己心裡吧,畢竟,就算跟萬屠鬼君說了,對自己而言也沒有絲毫的益處在。

「沒事,就是覺得北亡鬼君這個名號似乎有些耳熟,卻又想不起來到底哪裡聽過!」江維掩飾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