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那竟然是一頭妖獸黑龍,那傢伙究竟是施展什麼功法,怎會召喚出這樣一頭恐怖的傢伙。不對,難道那條黑龍是那黑塔內的一道器靈?」當凝望著李元道右臂徒然間變為了一條巨大黑龍之際,也都被驚住了。

顯然也是被這等驚人景象給鎮住了。吼!龐大魔龍之手壓蓋而下,散發著一股極其可怕的凶煞氣息。尤其是在他一雙碩大龍眸之內,兩團詭異的雷光閃爍,滲透著無數吞蝕之力,讓人心驚膽顫。

轟轟轟!魔龍之手碾壓之處,前方大片空間都徹底崩潰開來。猶如一道道巨大無匹的裂縫蔓延向四面八方。砰砰砰砰!高空之上那兩道巨大手印在與魔龍之手碰撞的剎那,也都盡數炸裂開來。旋即化為兩股元力洪流盡數被魔龍之手給強行吸收掉了。

「怎麼可能!這小子的力量怎會一下子暴漲如此之多。那道黑龍虛影究竟是什麼來歷?」望著自己凝聚出來的兩道雄渾手印頃刻間便被擊潰,凌雲眼皮猛然一抖,旋即整個人臉色都顯得異常難看起來。

眼下他總算明白過來,先前李元道為何這般乾淨利索答應自己的挑戰,原來這小子還有這般底氣。心頭想法閃電般飛掠而過,眼下凌雲臉龐上也布滿了凝重之色。

今日若他敗了,那他的麵皮可真要丟光了。氣勢洶洶而來,結果卻被李元道這樣一個新晉級的弟子當眾擊潰,這等嚴峻後果他凌雲可承受不起。

「小子,能夠將我逼到這份上,你應該自傲了。接下來,我可不會留手了,你好自為之。」望著當空碾壓而下的魔龍之手,凌雲眼眸之中掠過一抹狠辣之色。當下手中一招,強行將那一柄石斧召喚回來。

嗤嗤!頓時間一股濃鬱血光徒然從他體內掠出,閃電般沒入了那一柄石斧之中。緊接著那一柄石斧光芒大盛,原先粗糙厚重的斧面之上,驟然瀰漫開來一道道細小的紅色紋路。

短短剎那之間,當這些紅色紋絡蔓延到整個斧面之際,凌雲那臉龐也蒼白了許多。不過這一刻,當他目光觸及到石斧上那一道道紅色紋路之際,嘴角卻泛起了一抹冷笑。

「不好!」「不妙了。」

望著這一幕,場外蠻戰以及長老閣內觀戰的那一名白袍老者臉色同時一變,驚呼道。

「裂地玄斧,斬天裂地!」高空上無數的黑色元力澎湃,李元道那可怕的魔龍之手蔓延,猶如一條真正的遠古魔龍復甦過來,剎那間便碾壓過了虛空,浮現在了凌雲頭頂之上。

而就在這一刻,後者一道低沉的嘶吼聲猛得從後者喉嚨深處吐出。

「這股氣息……」感應到凌雲驟然瀰漫開來的異樣氣息,李元道眉頭一皺。

下一刻在他視線之中便看見那一柄青色石斧光芒大盛,璀璨到了極致。而在這漫天的青色光芒之中,也有著一絲絲猩紅色光芒在繚繞。最終一股異常凶煞古老的氣息猛地從那石斧深處蔓延開來。

「這股氣息……是玄斧之靈!天吶,凌雲師兄竟然將那石斧內部的一道古老器靈給激活了。那可是昔年青木堂內副堂口親自斬殺掉的一頭宗師大圓滿境的荒獸,並且將它一絲不滅獸魂給封印在了那一柄石斧之內,賞賜給了凌雲師兄。

眼下他才不過宗師六層境而已,竟然就已經催動出了這一道凶靈。」

場外諸多弟子紛紛變色了,一個個目光駭然盯著凌雲手中那一道血芒越發濃烈的石斧,此刻甚至有不少精明弟子都開始飛速倒退開來。現今凌雲連這宗大殺器都施展出來了,絕對不是他們這些弟子所能夠抗衡的。縱然是觀戰,也極有可能遭受到衝擊。

「混賬,凌雲你給我適可而止。」另一頭一道暴怒聲響起,蠻戰渾身血氣滔天,猶如一頭荒獸般橫衝而起,揮拳轟向了李元道。滾滾元力震蕩,在那短暫剎那之間,蠻戰便將渾身戰力提升到了極致。整個人猶如一道旋風般沖向了凌雲。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凌雲手中那一柄石斧的可怕。當初他曾親眼見過一尊宗師九層境的宗外高手,被凌雲親手斬殺掉。而前者靠的就是這一柄恐怖石斧!這等駭人景象蠻戰自然不會忘記。

因此當這一柄石斧出現的剎那,蠻戰心就亂了。「哼,蠻戰這是我與李元道之間的比斗,你給我滾遠點。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面對蠻戰猶如瘋子般的轟擊,凌雲蒼白的臉龐上泛起一抹冷笑,手掌微微一震,石斧之上便蕩漾出一道細微的青紅光芒。

轟隆!淡淡的青紅光芒划空而過,沒有一絲元力波動,也沒有一絲滔天煞氣,猶如雲淡風輕般飛掠而過,看上去非常飄逸自然。不過就當這青紅光芒掠過之後,原先它所經過之處,虛空無聲息間盡數崩潰,泯滅,猶如那破碎的玻璃一般,化為了粉碎。

這等無聲的破壞性,讓每一個觀戰之人心頭都發毛了。噗噗!最終在一道青紅光芒掃射而下,原先兇猛異常的蠻戰身軀一震,如遭雷擊。最終整個人猶如斷線風箏一般,強行被震退回去。

而那一道恐怖的青紅光芒也正擦著他眉心飛掠而過,轟擊向了他身後那一片荒崖。引發了一陣滔天波動。

「李元道,你奈何不了我。」一擊將蠻戰逼退,凌雲目光陰森盯著李元道。旋即手中一聲低吼,手中石斧猛然一劃,狠狠劈向了那壓蓋而下的魔龍之手。青紅色斧芒逆空而上,剎那之間,一股無比凶戾之氣猶如狂潮一般猛地釋放出來。

僅僅是一道數丈大小的青紅光芒,看上去並不熾烈,但對於當事人李元道來說,卻猶如一頭洪荒猛獸般。此刻縱然施展了魔龍之手,他也感受到冥冥之中自己彷彿被一頭極其恐怖的傢伙給盯上了。

那一股慘烈凶煞之氣,遠勝過了他自己手中那一桿黑魔槍。最終在一道清脆而刺耳的巨響聲中,一股實質化的黑光波動驟然席捲開來。魔龍之手與那青紅斧芒狠狠對轟在一起,緊接著一股極端狂暴的能量衝擊,葉夢得從天空之上爆發開來。

能量衝擊浩蕩呼嘯,周圍觀戰的眾弟子都急忙倒退,同時眾人目光都死死盯著場中心那被無數黑色元力所掩蓋的方向。 「副堂主你為何要阻攔我,凌雲那小子做的實在有些過了。那柄裂地玄斧破壞性太強了,以那小子現今的實力根本無法駕馭。若是再讓他們這般狠斗下去,只會是兩敗俱傷的下場。」

長老閣內白袍老者蹙眉,只不過在他說這番話的時候,或許連他自己都未曾察覺,潛移默化之間他已經將李元道擺放在與凌雲一個級別的地位!不過顯然白袍老者也未曾留意到他言語間的含義。

眼下他正一臉焦急凝望著下方。先前那一碰擊,實在太過激烈了。 英雄要從娃娃抓起 ,也有種一絲絲心悸感覺。不管是凌雲還是李元道,這兩人可都是宗門內天才弟子。不管是傷了哪一個對於神子門來說,都是一個不小的損失。

尤其是那李元道,眼下才不過是半步宗師之境,竟然能夠短時間內與凌雲斗個奇虎相當。這等修鍊天賦實在太驚人了。雖說後者也是藉助了各種法器與外力才達到這一步,但也是非常驚人了。若是讓此子一旦突破到宗師之境,戰力更是難以揣測了。

一想到這裡,白袍老者心頭更是焦急起來,迫不及待想要出面阻止。

「呵呵,白長老稍安勿躁。既然那兩個小傢伙想斗,就讓他們斗下去吧。宗門弟子間的事情還犯不著我們這些老傢伙出面。」

與白袍老者那焦急樣子相比,一旁風驚雲倒是淡然不少。此刻他嘴角泛著一絲笑意。聞言,白長老還想要再說些什麼,可惜卻被風驚雲搖頭給制止了。

轟隆!而就在這時候下方樹林內戰局又發生了驚變。原先那濃密的黑色元力轟然散去,一道健碩身影徒然掠出,赫然是凌雲。此刻他手提那青紅色石斧,渾身煞氣洶湧,整個人看上去極為暴戾。

「吼,李元道給我滾出來。就憑這點程度上的攻擊,對我無效。若你底牌只有這些,那今日之戰也就到此為止了。」

凌雲長嘯,在眾人駭然光芒之中,他手中猛然一震。青紅色石斧猛然顫動,爆射出數十道凌厲斧芒猛然間附近所有吞蝕元力都給生生劈碎了。而此刻在無數的元力四散之中,最中心處那一道修長身影也緩緩浮現而出。

「那果然是李元道,他竟然硬撐了下來,生生扛住了凌雲師兄那絕世斧芒。」望著場中心那一道被虛幻龍影包裹的身影,場外不少弟子都驚呼起來。先前凌雲所爆發出來的可怕力量,眾人都曾親切感受到了。

縱然強如蠻戰這等精英弟子,在發狂的凌雲面前,也都被避其鋒芒。而李元道卻頂住了所有壓力,與其正面對轟。這份能耐實在叫人心驚。

「不對,你們看。他身上那一條黑龍虛影越發暗淡了。

看起來李元道也頂不了多久了。凌雲師兄的裂地玄斧果然可怕。一斧既出,在精英弟子級別之內,簡直難逢對手。怕也只有那親傳級師兄才能夠與之匹敵了。」

「唔,說的沒錯。這李元道何德何能,縱然他天賦驚艷,但比起凌雲師兄來說,還是差了一些。此次靈境元池開啟,唯獨親傳級別弟子才能夠入選。」


「凌雲師兄若趁此機會強勢戰敗李元道,那小子身上的修鍊名額自然會轉移到師兄手中。到了那時候,靈境元池修鍊一成,師兄便可順利晉級親傳弟子。我青雲堂內又將多出一位親傳弟子名額了。」

望著天空之上大發神威的凌雲,眾弟子都不禁感嘆道。尤其是青雲堂一脈弟子一個個都情緒高漲,紛紛喝道。此時在這等處境之下,絕大部分人都對這場比斗局勢有了明確判斷。唯獨蠻戰卻一臉凝重,沉默不語。

轟隆!就在這時候,半空中傳遞出一道悶雷聲響。隨後李元道那低沉的話語聲也緩緩傳遞開來。「廢話少說,這場比鬥勝負未定,少在我面前擺你勝利者姿態。」說完后李元道身軀一震,在他身上那盤旋的魔龍虛影光芒也驟然大盛,隱隱間氣勢上也有了一定提升。

嗡!李元道手持黑魔槍,頭頂黑塔,整個人看上去雖然有些狼狽,但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勢卻絲毫不比凌雲低。鏗鏘!手掌猛烈一震,一道道實質化的漆黑槍芒暴掠而出,直接轟向了遠處凌雲。

「哼,強弩之末而已,看你嘴硬到幾時。」聞言凌雲蒼白的臉龐上冷笑更濃。這時候他右臂猛然一甩,石斧連連揮動,一道道青紅斧芒飛掠而出,剎那間匯聚成一道虛幻的巨大斧光,在眾人目光匯聚之下,狠狠朝著李元道劈砍下去。

這一次凌雲可是動用了自己極限力量。整個人氣勢與石斧融合在一起,雷霆怒劈而下。此時在他全力催動之下,虛空都出現了猛烈顫動,一道道巨大無匹的空間裂縫不斷破碎,猶如無數條毒蟒般蔓延開來。

在這等恐怖的空間亂流席捲下,縱然是觀戰的眾弟子也都感覺到渾身一哆嗦,發自內心的驚恐。而作為首當其中,李元道更是親自體驗到了那一桿石斧的恐怖。

「臭小子趕緊撤開,現在我近乎可以斷定那傢伙手中的石斧昔年一定是一柄王階法器,眼下雖然這宗王階法器的威力大不如前,也絕對不是現在的你所能夠抗衡的。切不要與之硬拼。」就在這時候李元道心頭徒然響起了老妖孽的聲音。

在這等關鍵時刻,縱然是天麟戰矛也有些發毛了。若李元道真的發狠與你死磕,後果絕對是不堪設想。

「不能硬拼么?」李元道心頭自語。旋即豁然抬頭,目光死死盯著那怒劈而下的巨大石斧。

他也能夠清晰感受到身上那條虛幻魔龍力量正在以一種驚人速度銳減,經過了先前那一死拼,縱然擁有魔龍印記在身,李元道也不可能無限制催動這黑魔塔力量。眼下單憑這一股力量實在難以抵擋凌雲強勢攻擊。

「不行,我不能夠退避,青紅石斧,王階法器。對了!有辦法了。」半空中那犀利斧芒切割而下,李元道身上那虛幻魔龍也開始崩潰了。縱然擁有天下間極其可怕的吞蝕元力,但在全面爆發的裂地石斧壓制下,也沒有太大效用。

斧芒本就是天地間最犀利的攻擊力量之一,吞蝕元力雖強,但若是正面抗衡的話,也要取決與掌控者本體實力。李元道身處在半步宗師之境,對上一個媲美宗師六層境的凌雲,在這巨大境界差距之下,他自然要吃虧不少。

不過也就在方才那一個剎,李元道徒然被天麟戰矛一語驚醒,現今在這等大戰情況下,他自然不能夠動用田天麟戰矛,對上一件破損王階法器的寶貝,極其被動。而在這種情況下,最好的辦法也就是以強對強。

先前在大戰過程之中,李元道一心想依靠吞蝕元力來壓制對手。卻忘記了自己身上卻還留有一宗大殺器。想到這裡,李元道渾身一個激靈,心念一動,體內玄雷之力與先天火源之力同時運轉起來。

「太陰雷火爐!給我鎮壓。」在一道熾烈的光芒之中,李元道身軀之內一紫一黑兩種光芒閃電般暴掠而出,剎那間一座巨大無匹的雷火爐橫空而起,險險擋在了他身前。

「又拿出一件法器,沒用的。在我絕世斧芒轟擊之下,縱為高階靈寶也無力對抗,你認命吧。」望著天際那瞬間暴漲的雷火爐,凌雲不屑冷笑。

手中石斧光芒越盛,狠狠劈砍下去。哐當!在一陣驚天轟鳴聲之下,天地間無數的斧芒雷氣澎湃,青紅色光芒與紫黑色雷光相互交映,席捲長空。狂暴的能量衝擊猶如狂噴的火山一般,短短剎那間整個長老閣靈樹區域都遭遇到了毀滅性的衝擊。

若非在最後關頭,靈樹林內法陣自動激活,怕整個浩大的樹林都得被摧毀掉。轟隆!又是一陣驚天碰撞之聲,眾多弟子只感覺耳膜一陣發麻,最終當他們回過神來之際,天際上空,兩道身影依舊對峙。

只不過此刻明顯可以看到李元道身上原先那暗淡的魔龍虛影已經盡數崩碎,化為滾滾元力盡數湧入了李元道體內。

同時在他頭頂之上,一座紫黑色大爐漂浮,正承受著一波又一波斧芒轟擊。眼下甚至可以清晰看到那座火爐之上,裂縫越發密集,猙獰了。

「大戰結果應該快見分曉了。這李元道倒真厲害,在這等情況下還能夠在凌雲師兄手上撐過這麼久。即便是換任何一位精英弟子前來,也不可能做的比他更好了。那座雷火爐也是一件不錯的寶貝,可惜啊。就將要徹底毀滅了。」

眾人話語聲剛落,只聽得一聲轟響,旋即漫天的雷火爐光四散,那巨大的雷火爐子轟然崩碎開來。而作為法器掌控者李元道也是一顫,張嘴噴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連續倒退。

「嘿,終於扛不住了。」

看到這一幕,凌雲冷笑,手中石斧一轉,剎那間撕裂空間,出現在了李元道背後,同時一桿犀利斧光劃過天際,出現在了李元道脖子之上。

「小師弟,你輸了!」悠悠話語聲從天際回蕩開來,讓眾人心頭一震。尤其是蠻戰雙拳更是緊握,心頭自語道。

「果然如有預料之中啊,這凌雲還真是夠卑鄙的。」同時在長老閣內,白袍老者臉龐上掠過一抹惋惜之色,然後緩緩搖了搖頭:「唔,可惜啊,此子潛力驚人,假以時日不可限量。可惜對上了凌雲那小子,也好。吃一鱉長一智,希望他不要氣妥。」

在白袍老者身旁,風驚雲聞言,平靜的臉色上依舊沒有任何波動,只不過從他眼眸深處卻掠過一抹不易察覺的精芒。

「這小子不會這般容易認輸的……」「哈哈,終於勝了。師兄威武,果然不愧是被宗門長老看上的驚天才弟子,他日必將晉級親傳,名動八方。」

在經過短暫錯愕之後,眾多弟子也都開始紛紛喝彩道。「我說過戰局比鬥勝負還未確定,凌雲師兄未免高興得太早了。」

就當眾人歡慶之際,一道低沉的聲音突然在天際回蕩開來,讓眾人紛紛有些錯愕…… 樹林內冷冽的寒風呼嘯,充斥著一股刺骨的寒意。而此刻李元道那低沉的聲音卻緩緩回蕩在了眾人耳邊。

「哼,到現在還嘴硬,真是一個頑固的傢伙。」凌雲冷哼,臉色森寒,手中石斧光芒冷冽,架在了李元道脖子之上。

「小師弟,眼下你的小命可都全在我手裡。你可要想清楚。」說話間凌雲身上那一股凶煞之氣更加強烈了。

此時即便是眾多觀戰弟子也都心頭一跳,他們也都沒有想到戰局到了這等情形,李元道竟然還沒認輸。現在明眼人一看便知,凌雲已經佔據了絕對優勢。「話別說太滿。」李元道面無表情,與凌雲對視,一字一頓道。

「小師弟你這是在找死!就連你手中那高階靈寶都已經崩潰了,你還拿什麼跟我斗。好,既然你執迷不悟,那我也讓你嘗嘗我裂地玄斧的滋味。」望著樹林間那早已崩裂開來的雷火爐碎片,凌雲嘴角冷笑越發濃烈,旋即眸光深處掠過一抹狠辣之色。

然而就當他想要催動手中裂地玄斧之際,徒然間感覺到身子猛然一顫,體內那龐大的元力根本無法運轉。甚至連手中那裂地玄斧都催動不了了。

「該死,這究竟怎麼回事?我的力量!」感應到這等突變,凌雲瞳孔猛然一縮,失聲道。現在的他就感覺自己被一股神秘力量完全禁錮了一般,根本無法動彈。

「雷火凝聚,爐鎮四方。」而就這一刻凌雲耳邊卻響起了李元道那冰冷聲音。轟隆!在眾多驚愕目光震撼之下,原先虛空之中崩潰開了的諸多雷火爐碎片轟然爆發,剎那間重組完畢,化為了一尊紫黑色巨爐漂浮在高空之上。

此時一道道紫黑色光芒不斷從巨爐之上垂落下來,將凌雲死死纏住在內,可怕的空間元力在震蕩,這等突變也讓眾人大吃一驚。

「啊,這是空間之力!李元道你手中這件法器竟然也達到了這種程度。」

凌雲大吼,張嘴噴出一口血精,澆灌在那一柄石斧之上。在一陣猩紅色的光芒爆射之下,他終於恢復了少許行動能力。不過這時候李元道早就利用雷火爐力量,從他手中溜掉。

「先天火源,九天玄雷,雷火融爐!」李元道大喝,這時候他根本沒有任何留手了。手掌猛然一甩,直接催動著雷火爐鎮壓而下。在短短數丈距離之內,一雷一火兩股磅礴力量猶如潮水一般傾瀉而下,極其駭人。

「該死,怎麼會這樣。」感受著頭頂上空那猶如山嶽般的沉重感覺,凌雲臉色一片鐵青,現在的他早已經被雷火爐特有的空間之力鎖定,渾身都承受著極大壓迫感。再加上李元道正面轟擊,瞬息間兩者局勢發生逆轉。

「吼,我是不敗的。石斧破天!」凌雲大吼,竭力揮動石斧抗衡,怒劈而上,在無數的駭人目光之下,一斧一爐再次狠狠碰撞在了一起。轟隆!驚雷般的轟鳴聲響徹在樹林之間,旋即一股元力風暴猶如山洪一般橫掃而出,在無數的元力肆虐中心,一爐一斧死死對峙在了一起。

經過了片刻間對峙之後,突然間一道清脆響聲傳遞而出,原本那被青紅色光芒覆蓋的石斧猛然一顫,旋即一絲絲猙獰裂縫悄然出現在了斧體之上,裂縫擴散。

最終在凌雲以及諸多弟子目光之中,整柄石斧驟然被轟飛出去,猶如一道流星般,被砸飛了數百丈距離,轟隆一聲墜落入了一片山崖壁內部,引發了滔天的煙塵。

噗!石斧被雷火爐強行轟飛,而作為石斧主人的凌雲,同樣不好受。在十分之一個呼吸剎那,雷火爐橫空,雷與火兩種元力橫掃而下,剎那間便將他給震飛數十丈,大口咳血。呼呼呼!熾熱的氣浪捲動,肆虐在林中,整個樹林間都被無數的煙塵覆蓋。

當眾多弟子看清楚場中局勢之後,都不由呆愣住了。旋即好半響之後,一道道倒抽冷氣的聲音猶如風箱一般不斷響起。李元道竟然將堂堂精英弟子凌雲給擊敗了。甚至連那凶名赫赫的裂地玄斧都未曾奈何得了他。

這對眾人來說,簡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同為神子門弟子,他們自然很清楚凌雲這個精英弟子在宗門內的分量,雖不能說屬於頂級一列。

但在親傳弟子級別以下,他凌雲絕對排的上號。而眼下,前者在動用了頂級靈寶的情況之下,都敗在了李元道手裡。這對於眾弟子的衝擊實在太大了。

「我的乖乖,這李元道實在是太生猛了。連凌雲師兄都干敗了。真是一個牛叉人物。神風堂不愧是我宗門內最妖孽的一個堂口,縱然是新加入的一個小師弟,實力也強橫到了這等程度。」

望著場中心緩緩將雷火爐收入體內的李元道,眾弟子都不由使勁吞了一口唾沫。對於這場比斗,勝負已經很明顯了。

「凌雲師兄承讓了。」

在眾弟子震撼的目光之中,李元道輕吐了一口氣,旋即略微偏頭目光望向了不遠處一臉蒼白的凌雲,抱拳道。這番大戰看似李元道強勢勝出。但惟獨他自己才知曉這一戰究竟有多險。宗門內精英弟子名不虛傳,縱然強大如他,也倍感吃力。

而且凌雲手裡頭還擁有絕世犀利的斧芒,甚至從某種程度上隱隱間克制住了李元道的吞蝕元力。在正常公平比斗之下,李元道捫心自問,整體實力根本無法與之媲美。此戰之所以能夠勝出,雷火爐徒然爆發算是最重要的一個因素。

不過這種徒然式的殺招也只能用一次而已。再用的話估計效果就不那麼明顯了。不過眼下這對於李元道來說,都已經不算重要了。畢竟他已經戰敗了眼前這尊大敵。

「咔擦咔擦!」不遠處凌雲披頭散髮,一臉狼狽的從地上站起來,此時他渾身衣袍破碎,嘴角溢血。整個人猶如一頭瘋狂野獸般,死死盯著李元道。

「額啊,我竟然敗了!不會的,我是不會失敗的。我還有能力一戰。」凌雲滿臉猙獰,竭力低吼道。此刻的他渾身都散發著一股凶戾氣息,讓人看著心底發毛。就連眾多觀戰弟子也都是噤若寒蟬,目光死死盯著場中這兩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