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本王害怕你不成!」李聖天冷喝,他是最傑出的青年王者,雖然年紀輕輕但是已經進入靈王好幾年了,十分的自傲,看到一頭玄獸對自己如此的輕視,當場就火氣衝天。

兩者已經開始了大戰,剩下的那些人也不會閑著。吞天獸咆哮一聲,駕馭著吞噬一切的黑洞就衝上了上去,認準了自己的對手元墟島新來的靈王天元就戰到了一起。

九頭王如同山嶽一般的軀體漂浮在空中,九顆頭顱不斷伸縮。對著元墟島的老王者喝道:「來吧,讓我們接著一戰!」

老王者精神抖擻,手中的長刀瞬間出現,就力劈了下去。

白虎靈王騎著一頭巨虎站在半空中,冷眼看著各靈王的對決,並沒有想要出手幫忙的意思。而是看著開雲獸,喝道:「來吧,讓我們也戰上一場吧!已經好久沒有活動過了!」

八尊靈王級別的強者對決,那是打的天崩地裂,山河崩裂。他們堪比神祗,大戰到了天翻地覆,沒有什麼能阻擋住他們的攻擊。

他們的戰場移動到哪裡,哪裡就會遭受到毀滅性的打擊。山川在崩塌,大地在淪陷。英俠鎮方圓百里的地形都被他們給改造了,成為了丘陵。

人族的四尊靈王被阻擊了,就意味著其他的俠客們抵擋不住這些如同潮水的玄獸了,近乎是一面倒的情況,人族俠客節節敗退。不時地有人倒下來,再也沒有站起來。

「殺呀!」

「砰!砰!砰!」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從兩邊殺出了無視的人族大軍,竟然是七國的聯軍趕到了。數以百萬的大軍同時到達了,展開了包圍政策,要將這些玄獸趕盡殺絕。

如果說是單對單,人族士兵絕對不是這些玄獸的對手。但是他們勝在數量呀,幾百萬的大軍殺來,就算是一人一刀也能將這幾十萬的玄獸砍成肉泥。

果然,在人族聯軍到來之後,戰況很快就平衡了。雖然士兵的傷亡比較大,但是卻奮勇殺敵,不斷的衝擊著玄獸大軍。

吞天正在和天元戰鬥,突然看到這麼多的大軍沖了過來,不由得一怔。隨後就想到了一些什麼,冷喝道:「你們好厲害的陰謀,竟然想要包圍我們,將我們趕盡殺絕!」

「哈哈……不錯!你說的不錯,但是先在才知道,已經晚了!今天就是你們覆滅的日子!」突然,有兩道身影從虛空中走了出來,竟然也是兩尊靈王級別的強者。

四尊獸王倒吸了一口冷氣,情況有些不妙,竟然又出現了兩尊靈王,讓人感覺到了壓力。

他們全都停手了,不過卻將四尊獸王圍住了。六人準備戰四獸,同時靈王,它們四獸絕對腹背受敵。

「你們是誰?」開雲獸問道,震動翅膀,體內的力量瘋狂的運轉,隨時準備最強大的一擊。

一個身體魁梧,長長鬍須的中年人身穿褐色的盔甲,低聲笑道:「我乃秦國大元帥肖豪雲!」

另一人是一位老者,雖然看起來有些年邁,但是目光抖擻,非常的具有精氣神。「我是楚國大將軍楚雄!」

聽到他們兩人自報家門,四獸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氣,人的名樹的影。肖豪雲和楚雄這兩人的大名可謂是九州上下人盡皆知,全都是最強悍的軍中姣楚。試問天下能擋住他們衝擊的人真的不多。

秦國和楚國為七國之中最強大的兩個國度,這和兩人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正是他們帶的軍隊所向披靡,所以才震懾其他的國家,成為東西巨頭。

「嗷吼……」

吞天獸知道今天是占不到什麼便宜了,所有果斷的仰天大吼,號令下方的玄獸依舊天空中的玄獸,讓它們全都撤退,殺出重圍。

「哼!想走,晚了!」元墟島的天元靈王冷笑,元墟島的榮天靈王以及弟子可是死在了這些玄獸的手中。如果不斬殺一頭玄獸的王者來,他們元墟島的顏面往哪裡放。


「戰就戰!難道還真的怕你們不成!」開雲獸喝道,展動雙翼率先衝上了剛才的對手白虎靈王。

吞天獸背上的四翼戰鬥,龍首咆哮,對上了天元靈王。既然不走,那就真真實實的大戰一場吧。

狂暴的力量不停的肆虐,宛若狂風暴雨、席捲九天十地,這片天空徹底的沸騰了。也就是這些靈王,換做其他的俊俠或者是元俠來到這裡,絕對會被這無盡的力量直接撕碎身體而死。

天空之上的靈王大戰到了白熱化,而地上的大軍更是殺到了死。每一秒鐘都有數千的生命消逝,血與骨鑄就了這場戰鬥的殘酷事實。

吼叫聲不斷,每時每刻都能清晰的看到有無數的血泥迸濺,大地都被染成了血紅。腳下全都是血泥,人或者是玄獸踩在上面全都有些打滑,不過數量實在是太多了。有些根本就施展不出來手腳,還沒有揮動手中的長槍刀劍,就被後面的人給擁擠上去,成為了玄獸口中的食物。

「嗡……」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洞天山脈上空的遮天大陣發出陣陣嗡鳴,化作一道炙熱的光芒衝擊了過來。洶湧澎湃的氣勢,宛若大江大浪,波濤洶湧,竟然是幽冥沼澤的參天駕馭著大陣來到了這裡。

而且來的還不止它一尊獸王,還有一隻全身白赤紅色的火焰包裹的美麗的火焰鳥,竟然是朱雀火焰鳥。

「快退!」人族各大勢力的六尊靈王全都恐懼,大吼一聲全都脫離了戰場,瘋狂的後退。

「參天!你不好好待在幽冥沼澤來這裡作甚?」秦國大元帥肖豪雲喝道,幽冥沼澤位於秦國極北之地,坐落在秦國和齊國交接的地方。

參天的傷勢已經痊癒了,藤條亂舞,三丈高的身軀給人一種去強烈的壓迫感。他看著六尊人族靈王冷笑道:「哼哼!你們人類卑鄙無恥,幾大教派和國家全都聯合了起來,就不允許我們玄獸也聯合起來嘛!真是笑話!」

吞天獸等四尊獸王全都飛到了兩獸王的身邊,六尊獸王站在英俠大陣上面,氣勢滔天。有此大陣在,他們根本無懼六位靈王。

六位靈王全都氣的臉色發黑,但是他們卻不敢在攻擊了。因為對方持有英俠的絕世大陣,除非有相同的大陣或者是達到那樣的境界,不然上去只有死路一條。

幾人互視一眼,最後大元帥肖豪雲和大將軍楚雄同時命令下方的大軍撤軍。而六大獸王也沒有讓這些玄獸再追擊,它們這一次的傷亡實在是太大了,中了對方的埋伏,損失了一半多的力量,讓他們肉痛不已。

「我們也會去吧!」參天道,大軍受到了重創,需要整頓。

可是吞天獸三位卻不願意,它道:「不行!我們還沒有確認徒弟到底受到了什麼樣的傷害,不看看不放心!」 人族的六尊靈王剛撤退,回到大帳之中商討該怎麼應對的辦法。還沒有正式的開始,就聽到外面的士兵沖了進來報告緊急情況。

「你說什麼?它們又來了?」元墟島的老王者大怒,身上的氣勢如同海嘯一樣的向著這個士兵涌去。

這個俊俠級別的大隊長還沒有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就被狂暴的氣勢壓迫的全身顫抖,想要張嘴,可惜根本就說不出話來。身上的衣襟全都被冷汗打濕,心中的恐懼彷彿是面對一頭洪荒猛獸一般。

這是秦國的士兵,肖豪雲作為大元帥當然不可能任由別人這樣壓迫自己的士兵,就算是一尊靈王也不行。

他魁梧健碩的身體猛然震動,阻擋到了他們兩人的中間,瓦解了老王者的氣勢壓迫。道:「好了!他說的沒有錯,它們幾尊獸王的氣息已經壓迫到了這裡。我們出去迎戰吧!」

老王者冷眼看了肖豪雲一眼,對他打斷自己的氣勢有些不滿。不過也沒有發怒,只是冷哼了一聲別過了頭去,這個時候不是他們內訌的時候。

肖豪雲對著那個大隊長道:「傳令下去,命大軍撤退十里。沒有我的命令不許作戰!」

「是!元帥!」大隊長顫抖著站了起來,不過雙腿也有些打顫。忙退了出去,心中對靈王更加的畏懼。

楚雄點了點頭,道:「他們已經來了,我們也上去吧。大軍退去之後,也不怕和他們真的決戰!相比,其他的人也快到了。我們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恐怖的氣息席捲英俠鎮方圓數百里,洞天山脈中走出來的六尊獸王被一座大陣託付著飛在半空中,降臨到了英俠鎮外面的地方。

英俠鎮的大陣同時嗡嗡而鳴,不過並沒有主動的攻擊。它守護著英俠鎮,至強者根本就無法進入,只能望而興嘆。

「好可怕的大陣,和我們這一座同樣的可怕!只是上次我們進入的時候怎麼沒有遇到它的阻擋?」開雲獸看著籠罩英俠鎮的大陣,驚道。

吞天獸搖了搖它的龍首,有些恐懼的道:「不知道,也許當時它認可了我們。現在裡面的居民受到了威脅,才激發進行守護的!」

它們幾個還沒有討論出一個所以然來,六尊人族靈王也沖了出來。他們背對英俠鎮面對六尊獸王而立,身上的氣勢毫無顧忌的施展了出來,顯而易見,如果一言不合,他們就會的大打出手。

「你們是不是太過分了!我們都已經撤軍了,你們竟然還敢來此。真當我們不敢和你們決一死戰嘛!」天元靈王大喝道,他是元墟島的靈王身份超然,因此指著它們幾尊獸王叱喝。

六尊獸王同時大怒,它們是誰可是堂堂的王者,號令群獸,誰敢不從。何曾受到過別人的呵斥,就算是同境界的靈王也不行。

奔雷獸的脾氣最為暴躁,全身的閃電噼里啪啦直響,鼻孔中蹭蹭的冒著粗氣,大喝道:「大膽!你是什麼鳥人,竟然敢這樣對著本大爺說話。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不就是一個小小的元墟島嘛,大不了大戰一番!」

「咯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傳來,蠱惑人的心神。就算是他們這些靈王心中也一陣失神,不過瞬間就恢復了。可見,如果面對其他人,將受到多麼大的誘惑。

眾人尋著身影望去,只看到虛空中憑空走出來了一個曼妙的身影。蓮藕一般的手臂,妖嬈的腰身盈盈一握,雙峰傲然、亭亭玉立,被黑色的紗衣包裹著好像要掙脫出來。

「咯咯……」她婀娜多姿,誘惑的身影宛若是一條美人蛇,舉手抬足之間就給人無盡的魅惑之力。皮膚白皙似雪,瓊瓊玉鼻、小巧可愛的櫻桃嘴,黛眉彎彎、兩雙大眼睛明亮的閃爍著光芒,彷彿是兩顆黑珍珠。「你們幹嘛都這麼生氣呀,不知道和氣生財嘛!」

李聖天靈王道:「黑影靈王,我們正在對峙,還請嚴肅一點為好!」

他們同樣都是年青一代的靈王,同輩競逐,也可以說是相當的熟悉了,因此這才開口說道。

「這樣的好戲,當然少不了我了!」突然,一道粗狂的聲音響起,有一尊魁梧的中年人走了出來,同樣是一尊強大的靈王。

「遼月教的靈王孫通天!」仙靈教的黃金靈王道,顯然他們都是十大教的人,雖然表面和睦,但是暗地裡卻不斷的競爭。

天元靈王看到自己這方有了八尊靈王,當即膽氣更加的足了。面對六尊獸王駕馭著英俠大陣,也有了一戰之力。冷喝道:「六位,現在怎麼樣?我們可否能戰你們!」

十四尊靈王同時對峙,氣息席捲宛若洪水滔天,海嘯呼嘯大地,讓整個蒼穹都在顫抖。這些人是九州大陸頂尖的戰力,平常難得一見,沒有想到今日卻一下子出現了十四尊,傳出去的話絕對震動天下。

吞天獸根本無懼,冷眼對峙,毫不妥協的喝道:「哼!如果今天不斬殺打傷我弟子的人,哪怕戰到天翻地覆也決不罷休!」

八尊人族靈王全都驚愕,互視一眼,根本就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你的徒弟被打傷了管我們什麼事兒呀,我們又不認識你的弟子。

老王者喝道:「哼!信口雌黃!你們弟子傷了,來英俠鎮作甚。別說我們阻擋你們,就算不阻擋難道你們能突破這個城鎮的守護的大陣,進入裡面嗎?」

他傲然的說道,他可是嘗試過,就算他們三位靈王出手也絲毫沒有辦法進入英俠鎮之中。這座守護大陣實在是太強大了,根本就不能破開。因此,他故意的這樣擠兌六位獸王,想要讓他們上當,攻擊大陣。

幾尊獸王都沒有搭理他,他們不傻,當然不會上他的當。

開雲獸雙翅展動,對著英俠鎮高聲喝道:「藍館主!我們都已經到了英俠鎮的外面,你這個主人也應該出來迎接一下吧!」

聲音如同滾滾雷聲,震動整個蒼穹。所有人心中同時一震,八尊人族靈王臉色同時一變。他們已經在這裡駐紮了好幾天了,可是卻不清楚這個偏僻的英俠鎮之中竟然還有可以和幾尊獸王平起平坐的存在,怎能讓他們不吃驚。

城鎮中的具名通過大陣能清楚的看到外面的一切,當看到十幾尊強大的俠客漂浮在空中的時候一點都沒有恐懼,反而一個個呼朋喚友的搬著凳子,坐在街道上拿著瓜子、爆米花準備看好戲。

「媽媽!他們怎麼不打了?我要看大戲!我要看大戲嘛!」一個四五歲的小丫頭看著外界的人沒有大戰,不滿意的向著自己的母親哭道。

「丫頭乖!放心吧,一會兒就會開打了。來,先吃點爆米花,我們等著就是了!」一個婦人抱起自己的孩子,哄著。

外界的人族靈王何等的實力,就算是透過英俠大陣也能清楚的聽到城鎮裡面的談論聲。一個個氣的臉色發黑,這些可惡的普通人把他們這些身份超然的靈王當做了什麼?看大戲,難道是馬戲團的猴子嘛!

不過他們氣憤歸氣憤,卻沒有準備懲罰這些人,他們無法進入,也不想讓幾尊獸王看他們的笑話。

就在這個時候,藍月燃帶著一鳴、紫月、大牛還有被治好了傷勢,但是卻被封印了修為的黑衣少女走了出來。

藍月燃一身淡藍色的衣裙,宛若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輕靈若仙,往那裡一站,就讓人不敢小覷。她環視了一下漂浮在半空中的這些靈王級別的強者,如銀鈴一般的聲音響起了:「三位別來無恙!不知道來此干甚?」

人族的靈王都是一震,沒有想到這位看起來輕靈若仙的少女竟然真的是和他們同等境界的靈王。所有人全都大駭,不知道對方身為靈王是怎麼進入有大陣守護的英俠鎮的。

還沒等他們回過神來,更大的震撼差點把他們砸暈過去。

「師傅你們怎麼來了?」一鳴、紫月、大牛三人同時對著半空中的吞天獸、奔雷獸以及開雲獸一拜,問道。

幾尊靈王差點嚇暈過去,膛目結舌的看著藍月燃身邊的三個十多歲的小孩子。感覺到彷彿是天方夜譚一樣,幾個強大的獸王竟然收幾個人類少年當徒弟,這是在開玩笑嘛!

他們不能接受了,人類和四大禁區的關係一樣是勢如水火,根本就不可能平和的相處。沒有想到洞天山脈堂堂三大獸王竟然收取了三個人類少年當徒弟,足以震驚天下。

就算是參天這個幽冥沼澤的獸王都有些不淡定了,他可從來沒有聽幾獸說過。吃驚的看著三個少年,想要將他們望個透徹,他清楚地知道,如果不是有什麼驚天的秘密,三個獸王絕對不會收他們為徒弟的。

一時間,不論是人族的八位靈王還是各教派的俠客全都將目光望向了一鳴三人,感覺到太不可思議了,宛若傳說。

就算那個站在一鳴他們身邊的暗夜聖教的少女也是吃了一驚,瞳目結舌的看著這個能和自己大戰的少年,心中如同駭浪滔天。

一鳴三人這個時候全都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被這麼多人火熱的看著,還真的有些不好意思。臉色通紅,非常的可愛。

雖然他們平常調皮搗蛋,但是也只是幾個小孩兒而已。現在看到這麼多人都瞪著自己,當然有些害羞了。

而那些俠客們的心裡早就掀起了驚濤駭浪,這個少年他們其中一些人可是見到過。就在剛剛不久前,他還打敗了仙靈教的幾個接觸弟子以及暗夜教的少女。沒有想到這幾尊獸王真的是為了他而來。

就在這個時候,幾個攙扶著顫顫巍巍的人從城門裡面走了出來,正是周坤他們幾人。

當他們看到外界這麼多人的時候,全都一驚,臉色都不由得一變。

「坤兒、月兒到底是誰把你們打傷的?」仙靈教的黃金靈王喝道。身上的殺意席捲蒼穹,這裡的氣溫都瞬間驟降了幾度。 道音滾滾,像是無數的雷聲在滾動,又像是萬馬在奔騰。仙靈教的黃金靈王面如冰霜,黑著臉龐,環視在場的所有俠客。在他心底認為,一定是這些人當中的哪個不長眼的人出手的,簡直是膽大妄為,絕對的找死。

「是誰?竟然敢打上我的弟子,這是在挑戰我的尊嚴嘛?啊!」他氣急敗壞的大吼,雙眼綻放出炙熱的光芒,環視眾人,想要找出這個人來,將他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一鳴絲毫無懼,也沒有了剛才的緊張之色。上前一步,無懼的看著發怒的黃金靈王,高聲喝道:「不用找了,是我打傷他的!幾個笨蛋而已,有必要那麼在意嘛!」

輕蔑的口吻,讓在場的所有人同時一震,獃滯的看著像是一個小大人一樣的一鳴。

「是你?」黃金靈王聽了之後,也是一愣,有些懷疑的看著一鳴。不認為像他這樣的人能打敗自己教派中最強大的幾個少年英傑。

不過當他看到明月和周坤臉上的表情的時候,就知道了一切為真。也對一鳴起了興趣,明月和周坤的天賦他可是十分清楚的,要不然也不會親自教導他們。他日註定能成長為天下的靈王,卻沒有想到今天竟然被比他們還要小几歲的小孩兒給打敗了。

黑影靈王鳳目閃爍,看著黑衣少女站在一鳴等人的身前,嬌聲道:「月影你站在那裡作甚,還不快點過來,到姐姐這裡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