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對了,是我串通別的男人害了你,就你這個廢物也想娶我!活該你被火燒!」柳晶甜罵道,她一氣之下把事情抖了出來。

令狐非兀臉色鐵青,柳晶甜色話刺痛了他,他現在已經是一個廢人了,那地方被烤焦了,可憐那隻小鳥都烤糊了。

「柳晶甜,我要你讓你跟著我在一起,守一輩子空房!」令狐非兀惡狠狠道。


「呵呵,廢物,你做夢去吧,我的江帆哥很快就會來救我的!」柳晶甜冷笑道。

「哼,就憑他也想救你!真是是白日做夢!」令狐非兀冷笑道。

「這女人是誰?」和令狐非兀一起的男人進來之後他眼睛就盯著范冰心看,他仔細打量范冰心的身材。

令狐非兀看了范冰心一眼,搖頭道:「我不知道,她應該是這賤女人的朋友吧!」

那男人笑著望著范冰心,不禁讚歎道:「好身材啊!這女人不錯!」

走到范冰心面前,伸手就要去摸范冰心的臉,「住手,你敢動我一下,你去死得很難看的!」范冰心冷酷道。

江山爲賭,美人爲謀 哈哈,你這女人凶起來很好看,我喜歡,我就喜歡你這種反抗的,越反抗,我越有興緻!」那男人笑道,他伸手就要去摸范冰心的臉。

就在他的手掌要碰到范冰心的臉的時候,突然一道綠色光從窗戶外面飛了進來,正射中那男人的手掌上,噗!那綠光洞穿他的手掌。

那男人慘叫一聲,接著砰的一聲想,江帆和納甲土屍破窗而入,「你他媽感動我的女人,你去死吧!」江帆瞬間到了那男人面前,空間顫動一下,那男人被空間禁錮了。

那男人驚呼道:「你們是什麼人?我是城主的我兒子,你們敢動我!」

「哼,你他媽就是神祖的孫子,老子也要你死!你敢動我的女人!」江帆嘴巴微微動了下,使出音波裂,一道劍形音波飛射而出,無聲無息地沒入那男人眉心之之中,那男人元神立即碎裂,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於此同時納甲土屍到了令狐非兀的背後,他手中的裂空奪魄槍,噗!沒入了令狐非兀的屁屁之中。

「你想小子敢打我主母主意,爆你花花!」納甲土屍冷哼道。

冷哼飛兀慘叫一聲,雙手捂著屁屁跳了起來,「你,你們是什麼人,竟,竟敢動我,我,我爸爸可是神王!」令狐非兀驚呼道。

「去你媽的神王,就算你爸爸是神祖,只要動了我主母一根汗毛,老子也要你死!」納甲土屍抖動手中的裂空奪魄槍,噗!一槍刺中令狐非兀的嘴裡,槍尖從後腦貫穿而出。

令狐非兀瞪大眼睛望著納甲土屍,吃驚道:「我,我爸爸不會放過你的!」

納甲土屍抬腳把令狐非兀踢了出去,「我靠,你爸爸來,老子照樣爆他花花!」納甲土屍不屑道。

江帆那納甲土屍動作迅速,頃刻之間就殺死了令狐非兀和那個男人,柳晶甜和范冰心都驚呆了,「江大哥,你,你們殺死了令狐非兀,闖大禍了!」柳晶甜驚呼道。

江帆不屑笑道:「這個廢物該死,竟敢對我女人不敬!早知道上次就殺了他!」

范冰心心裡十分高興,剛才江帆為了她殺死那個男人,「帆,趁他們沒有發現,我們趕緊走吧!」范冰心急忙道。

她話音剛落,門口的四名護衛衝進來了,他們剛才聽到屋裡的慘叫聲,引起他們的主意,當他們看到地上的兩具屍體的時候,他們立即沖了進來。

「傻蛋,這四人交給你了!」江帆對著納甲土屍道。

「好嘞!主人,這四個傢伙交給小的了!」納甲土屍手提著裂空奪魄槍迎了上去。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來幾張月票吧! 「你們去死吧!」納甲土屍一招狂風暴雨,手中的裂空奪魄槍發出呼嘯之聲,空間為之裂開。傻蛋手裡的可是裂空的神器,是中品神器,它的威力可以裂空。

納甲土屍不懂神界的空間和時間法則,他靠的的是力量,特別是他達到殭屍王境界之後,他的力量暴增了好幾倍。力量在任何界都管用,因為力量是最原始、最直接的攻擊方式。

噗!噗!四名護衛眉心上出現了一個窟窿,四人慘叫一聲,立即全部倒在地上。

江帆立即對著柳晶甜和范冰心道:「你們到符咒世界暫避一下吧,我要把城主府給毀了!」

「帆,算了吧,這裡有兩個神王,外面還有四千多人,你們不是他們對手的!」范冰心擔憂道。

「是啊,江大哥,我們還是逃走了吧,我父親也來了!」柳晶甜焦急道。


「呵呵,你們放心吧,我肯定有把握對付他們!今天城主府必須被夷為平地!」江帆笑道。

一道光一閃, 一粒紅塵全集

神水城城主邵根金、令狐雲霄、柳傳雲、神翼族的門主封布長等人正在客廳之中議事,突然聽到慘叫聲,「哦,出什麼事情?」令狐雲霄驚訝道。

那聲音來自廂房,城主邵根金大驚失色道:「不好,關押她們的地方出事了!肯定是有人來就她們了!」

邵根金立即衝出客廳,他使出空間轉移術,一陣空間顫動,他立即消失不見。令狐雲霄和柳傳雲兩人也使出空間瞬移術,兩人瞬間消失不見。

一陣空間波動,令狐雲霄、柳傳雲、邵根金三人出現在廂房的過道上,他們正好看到江帆和納甲土屍兩人從屋裡走出來。

令狐雲霄和邵根金不認識江帆和納甲土屍,可是柳傳雲認識江帆,他驚呼道:「江帆!」

江帆對著柳傳雲揮手道:「嘿嘿,你女兒我帶走了!」

「把我女兒留下!」柳傳雲怒喝一聲,他雙手結印,一道光泛起,空間猛然顫抖一下,江帆和納甲土屍四周的空間急速收縮起來。

江帆早就有所防備了,他立即使出空間幻影術,他的四周出現六個位面,他拽著納甲土屍晶入位面之中。

柳傳雲的空間收縮術立即失效了,一旁的令狐雲霄和封布長頓時驚呼道:「空間幻影術!」

隨即令狐雲霄雙手結印,一道光閃,「破!」他大喝一聲,一柄透明的劍飛向六個位面。只聽到砰的一聲,六個位面立即發出一破裂之聲,轉眼間,江帆和納甲土屍出現在眾人面前。

江帆暗自吃驚,真不愧是神王啊,竟然破掉了自己的空間幻影術,他手中出現四支符飛刀,一抖手,「嘗嘗我的飛刀吧!」江帆笑道。

嗖!四支綠色的符飛刀發出呼嘯之聲,飛向柳傳雲、令狐雲霄、邵根金、封布長四人。四人臉色立變,他們可沒有看過這種攻擊術,四人一同揮手,他們身前出現空間盾牌。

江帆四支符飛刀射在空間盾牌上,發出砰的聲音,緊接著四人一同發起攻擊,空間禁錮、時間箭雨、空間之刃一齊飛向江帆和納甲土屍。

兩人逼迫進入屋裡,江帆順手抓起令狐非兀的屍體扔了出去,「令狐老狗,你兒子來找你了!」江帆笑道。

令狐非兀的屍體掉落在門口,令狐雲霄急忙撲了上去看的兒子的屍體,「非兀!你怎麼了!我的兒啊!」令狐雲霄驚呼道。

他搖了搖令狐非兀的身體,看的他滿嘴的血,還有冰冷的手,就判定兒子死了,「非兀,我的兒啊!」令狐雲霄哭喊道,他就一根獨苗苗,現在竟然被人殺死了,他的心如同刀絞一般。

令狐雲霄猛然抬起頭,咬牙切齒道:「江帆,你竟敢殺死我兒,我要把你碎屍萬段!」令狐雲霄發瘋似的衝進屋裡。

就在令狐雲霄衝進屋裡的時候,納甲土屍抓起邵根金的兒子屍體扔下令狐雲霄,「老狗,送你一個兒子!」納甲土屍笑道。

令狐雲霄一揮手,他身前出現空間盾牌,邵根金兒子屍體撞在空間盾牌上,砰的一聲,隨即掉落地上。緊跟令狐雲霄背後的邵根金看到兒子的身體,驚呼道:「元寶!我的兒!」

邵根金撲了上去,一把抱起邵元寶的屍體,「是誰殺了我兒子!」邵根金怒吼道。

「嘿嘿,是我殺死你狗屁兒子的,你有本事來抓我啊!」江帆笑道。

邵根金臉色鐵青,「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何殺死我兒子?」邵根金憤怒道。

「哼,你竟敢幫助他們關押我的女人,你就註定要倒霉了!至於為何殺死你兒子,他竟敢打我女人主意,他當然該死!」江帆冷哼道。

邵根金放下兒子屍體,「你,你混蛋,我要你死!」邵根金手中出一把金色的劍,那劍一出現,屋裡立即閃過一道寒光,空間立即顫抖一下。

江帆一眼就斷定邵根金手裡的劍是神器,最少都是下品神器,邵根金經常去交易市場,他花大價錢拍到這把神器。

邵根金揮舞手中的神器,對著江帆喊道:「小子,你去死吧!碎裂劍!」

一道劍光一閃,隨著劍鋒而下,空間猛然顫抖一下,咔的一聲,空間發出破裂之聲,劍光直奔江帆。

「呵呵,我可捨不得死!要死你去死!」江帆早已經掏出爆裂珠,他使出空間幻影術,閃開了劍的攻擊,隨即扔出來了爆裂珠。

「你們品嘗一下我的爆裂珠吧!」江帆冷笑道,於此同時彈射出符火,隨即他拉著納甲土屍破窗而出,兩人瞬間遁出幾百米外。

聽到爆裂珠二字,柳傳雲和令狐雲霄頓時大驚失色,他們看到地上的爆裂珠了,急忙喊道:「不好,快逃!」

兩人距離門口最近,急忙使出空間瞬移術,兩人瞬間消失不見,邵根金和封布長正在屋裡面,符火落在爆裂珠上,迅速燃燒起了,爆裂珠迅速膨脹爆炸了。

轟的一聲巨響,距離爆裂珠最近的人是邵根金,他的身體瞬間變成碎片,隨後是他身後的封布長,他的身體也變成碎片。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接著就是這間屋子,瞬間破碎了,爆裂珠釋放出的能量形成衝擊波,以這間房子為中心,四周一百多米直徑範圍之中的建築物全部夷為平地,地面出現一個一百多米深的大坑。

神水城城主府變成了廢墟,城主邵根金當場死亡,神翼族的門主封布長也完蛋了,守衛在府門口的四千多名護衛全部變成碎片。只有柳傳雲和令狐雲霄逃得快,他們沒事,但是他們看到爆裂珠的威力,頓時嚇得目瞪口呆。

「江帆,怎麼會有爆裂珠?」柳傳雲驚呼道。

「他的爆裂珠是哪裡來的?」令狐雲霄震驚道,據他所知,整個神界才十一顆爆裂珠,都分別在五大神族手裡,難道這小子是五大神族中的人,他是什麼神族的人呢?

令狐雲霄和柳傳雲對視一眼,柳傳雲搖頭道:「這小子的來歷不明,根據調查,他是從下界飛升上來的。」

「怎麼可能!一個從下界飛升上來的人在這麼短時間裡如此厲害!如此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了!」令狐雲霄吃驚道。

柳傳雲點頭道:「是的,何況他手裡還有爆裂珠,照此發展下去,最多也就幾千年,我們就不是他的對手了!」 鬼馬小青梅,竹馬你別逃

但是實際上他還是低估了江帆的能力,到後來江帆超越神王的時候,他不禁為自己的判斷感到可笑。

「爆裂珠整個神界也就十一顆了,他用掉一顆,那就還是十顆,我神晶族手裡有兩顆,那小子應該沒有爆裂珠了。」令狐雲霄推斷道。

「這個難說啊,剛才那小子使出空間幻影術,那可是神靈族的絕學,神靈族是不是也有一顆爆裂珠呢?」柳傳雲皺眉道。

令狐雲霄搖頭道:「十顆爆裂珠雖然在五大神族手裡,具體是如何分配的,誰也說不清楚,神靈族應該沒有爆裂珠吧?」

「這個就搞不清楚了!」柳傳雲搖頭道。

望著廢墟,還有兒子的屍體被炸成碎片,蕩然無存,令狐雲霄心裡如同刀割一樣,他咬牙切齒道:「江帆,我不會放過你的!你等著瞧吧!」

柳傳雲望著廢墟直搖頭,心中暗自道:「這個江帆膽子也太大了,竟然敢殺死令狐雲霄的兒子,連神翼族的門主也炸死了,幸虧自己沒有帶多少人來,否則都得完蛋!」

同時他暗自擔心女兒柳晶甜的處境,和江帆這個膽大的傢伙在一起,遲早有危險的。但是女兒又那麼喜歡這小子,真是家門不幸啊!柳傳雲無奈搖頭。

此時江帆和納甲土屍躲在暗處,看到了爆裂珠的威力,「哇塞,主人,您這是什麼炸彈,這麼大的威力?」納甲土屍吃驚道。

「呵呵,這不是炸彈,這是爆裂珠,是用空間高倍壓縮的,他釋放出的能量比炸彈威力要大得多!」江帆笑道。

「主人,這東西好啊,如果我帶到僵神界去使用,那我可威風了!」納甲土屍望著江帆眨巴眼睛道。

「你小子是不是想要爆裂珠?」江帆笑道。

「是的主人,您給小的幾顆爆裂珠吧。」納甲土屍伸出手掌道。

「好吧,等后空的時候,幫你製造幾十顆爆裂珠吧。」江帆點頭道。

「哦,主人,您真是太偉大了,我親愛的主人,小的太感動了,鼻涕都感動到流出來了!」納甲土屍激動道。

「去,你小子少來這套!不就是哄騙老子的爆裂珠!」江帆瞪著納甲土屍搖頭道。

江帆和納甲土屍兩人迅速離開了神水城,到了神水城郊區的時候,江帆讓柳晶甜和范冰心湊過符咒世界中出來,隨後喚出太古裂空鷹。

「江大哥,你這次可闖大禍了,神翼族、神晶族、神馬族都不放過你的!」柳晶甜擔憂道。

「呵呵,沒事,就算神翼族和神晶族不招惹我,我都要去招惹他們!」江帆笑道。

柳晶甜驚訝道:「為什麼你要去招惹他們啊?」

江帆笑道:「因為我和他們有仇!當然要去招惹他們!我遲到要把神翼族和神晶族滅掉的!」

「江大哥,你和神翼族、神晶族有這麼大的仇恨嗎?」柳晶甜驚訝道。

「嗯,仇深似海啊!必須要滅掉他們!一點餘地都沒有!具體是什麼原因,以後我會告訴你們的!」江帆冷酷道。

「帆,接下來我們去什麼地方?」范冰心道。

「我們去神界東北尋找九色迷幻神宮!」江帆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