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已經接住柳辰風一劍,但是陸青冥知道,他輸了,兩劍相交,他被對方的長劍震蕩得退後了一步——僅僅震蕩而已。

面對劣勢,他臉色不變,再退一步,長劍反轉,往前刺去。

「刺心。」

紅色的劍芒覆蓋在長劍上,取以貫穿之意的殺招,直取柳辰風。

比普通刺擊強烈了許多倍的劍光刺向柳辰風胸口,但是在這個時候柳辰風的臉色也是露出無奈的臉色,竟然輕易的將這刺擊接下,比且化解。

陸青冥的長劍保持這刺擊,但是柳辰風的身子卻在他的側面了。

「貫穿的同時也是需要速度的,你的出劍速度還不到極限,繼續練。」柳辰風提醒一句,繼續出手。

柳辰風身形如風,如影隨形,陸青冥的步法往何處,他就在何處。劍術上,陸青冥的長劍連連刺擊,但通通被接下,不僅僅如此,柳辰風還僅用普通刺劍接下陸青冥的刺心殺招。

這就是乾坤境與化神境的根本區別,即使柳辰風已經將修為壓制到同等的水平,但是畢竟各自感悟層次不同,陸青冥完全不是對手。

「他好強。」袁雪桐在一旁看的分明,對此不得不由衷感嘆道。

陸青冥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超過她,但是同樣境界下的柳辰風,卻完全如同戲耍陸青冥那麼簡單應付著。

往常僅僅在大日七城,她不了解外面世界的事物,雖然現在的實力在情域都已經可以站穩腳步,但是她畢竟履歷不夠,難以想象乾坤境大能的強大,更加難以想象,有人能夠在化神境初期發揮出化神境極限的實力——儘管這是特殊情況。

空地上,沒有痕迹,儘管兩人都沒有飛上天際,但是他們的步法身法十分精妙,在沙土上踩過是不可能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迹的。同時他們的劍意和劍氣也都收斂到極度,全數攻擊都轟擊在了對方身上,不曾外泄一點。

陸青冥踏入化神之後第一次戰鬥,終於體會到了這個境界的不同,沒有刻意的收斂,所有的力量就按照自己的目標匯聚。

刺心,刺心,刺心……

同樣的殺招不斷的施展,這一次的本意就是磨練這一招殺招,自然是從頭到尾都用同一招。

當然,他也不是隨便的亂出,他的劍,只有刺向最有用的地方,發揮出最有效的力量。

柳辰風始終臉色平淡,就算是陸青冥差一點可以攻擊到他,他都是如此。

觀星山地勢複雜,半夜裡星辰閃爍,明月當空,兩人交手的聲音卻不曾停歇。刺耳的劍吟在不斷的散發著,袁雪桐站在原地,更是一直感受著劍客的冰冷鋒芒。

不管是平和的柳辰風還是冷漠的陸青冥,他們都有著冰冷的劍意,他們都有絕世的鋒銳,使人一靠近就要被割傷。

靜悄悄的夜裡,「簌簌」的聲音沒有間歇,閃耀的劍光沒有停斷。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三天,三天三夜,師兄弟兩人不知疲倦的不斷交手,陸青冥的刺心殺招也在不知不覺間漸漸趨向完整,戰靈劍法的招數已經逐漸被忘卻,合為一體,成為了新的招數。

這天夜裡,依舊是月明星稀,兩道身影交錯著,師兄弟二人的交手還未停止。

「刺心。」

陸青冥驀然刺出一劍,瞬息突破空間,隱隱有血光浮現。柳辰風看了微微驚訝,本來以為這刺心已經達到小成火候陸青冥應該不可能在短期內進步,卻沒有想到在這最後一天夜裡,突破到了四成火候。

刺劍貫穿柳辰風的劍意,直擊胸膛。

這個時候,陪練終於結束,柳辰風也不敢託大,立即放開手腳,刺劍無論如何也刺不過他的護體真氣。

兩人緩緩收劍,相對站立。

「呵呵,三天果然完成,而且超而完成了,小子果然不錯,雖然身體資質差了些,但是悟性還是不錯的。」柳辰風笑道。

「謝過大師兄,刺心殺招已經完成,我就走了。」

說走就走,毫不猶豫,陸青冥的動作讓柳辰風好一陣無語,用到自己的時候就來,現在不用了就直接走了,真是無情無義。

柳辰風如何想陸青冥才不想知道,他收了劍就直接往千學苑而去,龍小妖已經開始修鍊龍拳,而自己也有好幾招靈法需要參悟。如今踏入化神境,面對的敵人非同小可,劍意和意境可以讓他躍階挑戰化神境後期,但是他卻沒有更多屬於化神境的手段,這是他輸給袁雪桐的一點。袁雪桐的掌法不是秘術就是秘法,在乾坤境之前,完全可以隨著修為提升而提升威力。

風神劍法,有兩招初等靈法,兩招高等靈法和依照頂級靈法,分別是天行風龍劍、兩儀風行劍、四象風斬劍、**風旋劍、九天風神劍。沒有都十分強大,可惜之前一路奔波,都沒有太多時間參悟,一次除了兩招初等靈法已經入門,其他幾招的練法看到沒有看過。 「還有三個月。」陸青冥走過袁雪桐身邊時,正好聽到她呢喃自語,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不由得有些奇怪,停下腳步,對方才反應過來。

「怎麼了?」刺心殺招融合成功,陸青冥的心情顯然好了不少。

袁雪桐卻是微微一愣,隨即搖搖頭,跟在陸青冥身後。似乎,跟在他身後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從太夫城走來的這幾個月都是如此。

回到千學苑時,別院中一個人也沒有,但是陸青冥從中感受到了三股氣息,都是十分熟悉的,顯然,另外兩個是白幽篁和花風月。對於師傅能夠救回白幽篁,陸青冥是絕對有信心的,畢竟當初自己那必死無疑的情況她都能夠救回來了。

因為房間不夠,又不能夠打擾其他人,陸青冥將自己的房間讓給了袁雪桐,而自己在院子里打坐,仔細回味這三天三夜裡的收穫。起初袁雪桐死活都不肯進陸青冥的房間,最後還是陸青冥以暴力方式直接轉進去,這樣袁雪桐才妥協了。

殊不知,陸青冥的舉動,不僅沒有給袁雪桐留下壞印象,還讓她一夜胡思亂想,最終失眠了。

而陸青冥本身,則在院子里修鍊,直到次日早晨。

次日一早,陸青冥才緩緩睜眼。這一整夜,因為使用的是天靈金,所以他的修鍊速度十分快。事實上,在化神境使用地靈金依舊是可以,只是吸收靈氣的速度比較慢,相比較天靈金,武者們更多的傾向於使用天靈金。只是這天靈金比地靈金還要稀少得多,而且不是普通的化神境武者就能夠擁有的,陸青冥目前所擁有的六萬天靈金,若是拿出來,肯定會遭到無數化神境武者的眼紅。

一般的化神境武者,能夠擁有一萬天靈金就已經算很不錯了。

「嘎吱。」

門開了,清晨的陽光照射到的是西邊的房間,在作業的感知中,那裡應該是花風月暫時所住的房間。

那年輕的女子緩緩開門,迎面而來卻是陽光入眼,刺目的光芒使得她不得不閉上了眼睛,睜開時看到的是此間主人的目光。愕然的看著對方,她不好意思的笑了。

眼神始終平淡的陸青冥僅僅看了花風月一眼就收回目光了,修鍊了一夜,也該結束了,回來已經四天的時間,除了暫時離開觀星山的人,他還有一個人未曾見過,今日他本打算的計劃就是去看看那個人,同時請教一些東西。

但是令他驚訝的是,花風月竟然朝他走過來了。

「陸師兄,我……要謝謝你。」

陸青冥一怔,看向對方,花風月眼中一片清澈,眼底也已經沒有了那一絲黑氣,似乎心魔已經消失了。

「不用。我是為了那把神魔赤劍。」

「不不,不管怎樣,你幫我除去了心結,今天我就可以開始分化元神了,比原先的預料要快了好多。」花風月開心的說道化神境可是無數武者的一個宏偉的目標,現在自己已經站在門前,如何不高興?

只是陸青冥聽了之後,依舊僅僅點了點頭,然後就要離開了。

「等等,陸師兄,我想問問……」花風月急忙阻止下他。

陸青冥頓止皺起了眉頭,鬱悶的看著對方,不知道她到底要幹什麼。

「這裡的靈氣和飛花谷差不多,這是我之前沒想到的。而且……這裡也比較清靜,我想在你這裡閉關,不知道……可不可以?」花風月忐忑的細聲問道。

陸青冥卻是愕然,這樣的小事也需要問嗎?

「可以,除了我師父和藏書閣不能隨便去之外,整個觀星山都隨你跑。」陸青冥說著就要走,但是才走出沒兩步就又回頭了,「對了,觀星山之外最好不要亂跑,特別是混沌山脈,那裡還是有極大的危險的。」

說完他便直接離開了,沒有叫上任何人,白幽篁到底如何他也不關心。

花風月卻被陸青冥的「豪爽」給驚呆住了,等到回過神時,陸青冥已經飛走了。

觀星山有四個別院,二師姐的小竹苑,三師兄和四師姐的秋水苑,自己的千學苑還有一個師叔苗狂的面山院,其他人除了師傅夢穎住在林中小樓閣中外,就是一人住小木屋一人住山洞以及另外一人住在金丹閣。

寬廣的環境,存在許多美景,陸青冥卻一路無暇去看,目標所在,是僻靜的金丹閣,師叔穹天雲住的地方,那裡也是觀星山靈丹出產的地方。

其他兩位師叔是以劍道和刀道出名,修為極高,在整個情域絕對是霸主級的存在,只是沒有幾個人知道他們的存在而已。而這一位師叔,正式之前在太夫城那個煉丹天師協會會長所說的人物——穹天雲。

穹天雲絕對是一個受人尊敬的人物,他的修為雖然比不過另外兩位師叔,但是他的真正成就是在煉丹一道上,他收集了無數丹方,煉製了無數種靈丹,能夠煉製出頂尖的六品靈丹,若不是因為修為不夠,無法凝聚天靈仙火,他現在應該已經成為準頂尖天師了。

但是,整個神州世界,根本不存在頂尖天師,他的煉丹術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是最頂尖的了。

陸青冥與對方並不是特別熟悉,一來因為穹天雲成天煉丹,總是避開了其他人,二來當時陸青冥對於這些煉丹什麼的都不感興趣,之所以來過幾次,還是因為請教一些陣法知識。

煉高級的靈丹需要煉丹靈陣,因此穹天雲對於陣法也是有一定研究的。

步伐輕輕,陸青冥已經悄然接近金丹閣,若是穹天雲沒有在煉丹,那麼憑著對方乾坤境的修為,應該立刻發現自己了。

果然,他才剛剛接近金丹閣,閣內就傳來來穹天雲中氣十足的聲音:「小子進來。」

陸青冥苦笑一聲,閃身來到了門前,踏入其中。

從外邊看,金丹閣金碧輝煌,在觀星山除了藏外就屬這裡最為壯觀,但是內里,卻是一片空蕩蕩,寂寥空曠的空間里,只有一個老頭和一個煉丹爐。

老頭穹天雲果然沒有在煉丹,他身邊散放了許多紙張,各種材質的都有,年代有近有遠,全部都是穹天雲這些年收集的丹方。自從成為煉丹天師后,陸青冥對於這些東西也有了一定的興趣,從青冥傳承而來的丹方畢竟久遠而且有限,這讓陸青冥對眼前這些丹方更加感興趣了。

隨手抓起一張,竟然是數千年前的丹方,上面需要的材料已經有一種絕跡了,永遠無法煉製出這種靈丹,這倒是一個巨大的遺憾。

「怎麼,你看得懂?」穹天雲瞥了眼沉思中的陸青冥,問道。

「當然,不瞞穹師叔,我此番前來,可是要向你討教一些煉丹術的知識。」雖然關係不算太好,但是至少陸青冥還是和老頭交流過的,自然不會和他客氣。

「哦?」穹天雲頓時來了興緻,似笑非笑的看著陸青冥,「你現在化神境了,應該有能力凝聚極陽真火了吧。」

「是的。」陸青冥說著將手掌張開,一團火焰就忽然出現在他的手裡,這是由真氣凝聚而成的火焰,比一般的火焰要強得多了,而這也是煉製高品質三品靈丹的必需品。之前陸青冥雖然是准中級天師,能夠煉製三品靈丹,但是品質一般,和真正的中級煉丹天師比差了許多。

「呵呵,好好好,我當初就讓你練丹你卻不聽我的,現在知道煉丹的好處了吧。」穹天雲見到這一幕頓時高興了起來,對於陸青冥的態度也好了一些,「煉丹,其實也是可以促進修鍊的。」

這個陸青冥贊同,畢竟他已經體驗到了。

「如此,穹師叔應該相信了我此番前來真的是來求學的了吧。」

「嗯,過來,我給你講講我的煉丹術理解。」

任何一個領域的技能,都不是講一講就能夠理解的,需要真正的實踐才能夠出真知。當然,若是沒有理論就貿然動手也是錯的,所以陸青冥很仔細的聽了穹天雲對於煉丹術的講解。

針對不同人群,需要講不同層次的東西,若是陸青冥第一次學習煉丹,恐怕他會聽不懂穹天雲講的,但是現在他已經成為煉丹天師了,穹天雲講的深奧理論,他就聽得如痴如醉了。

之前是靠著青冥傳承和不斷的練習來煉丹,現在他才知道了許多不同的煉丹手法,以及如何運用煉丹靈陣,甚至他之前不知道,一份煉丹材料不僅僅可煉製出一顆靈丹。


在真正的中級天師手中,他們可以用一份藥材,然後煉製出兩顆甚至三顆靈丹,當然,三顆已經是最多的了,不可能再增加。


這些以前不知道的,讓陸青冥感覺到煉丹一道的神秘,由此更是產生了濃濃的興趣。

據穹天雲所說,在煉製靈丹過程中,若是能夠巧妙運用元神的神識,可以加快真氣流轉,在煉丹過程中修鍊。

這一講就是一整天,穹天雲似乎興緻頗高,一講起來就莫名興奮,而求學者陸青冥自然更是興緻勃勃,來者不拒,將穹天雲將的盡數接受,至於真正理解,還要在煉製靈丹,實踐中實驗一番才行。 穹天雲不愧是高級煉丹天師中的佼佼者,對於煉丹術的鑽研十分深刻,僅僅一天的時間就將陸青冥來自青冥傳承中的殘缺煉丹術彌補上了。接下來的時間裡,他都留在金丹閣,每日觀看丹方,並沒有立即開始煉製靈丹,現在還不是時候,他每日除了看丹方之外畢竟還要鞏固修為。

踏入化神境后,他的進步空間很大,距離下一個瓶頸還很遠。

這一日,將最後幾張丹方看完,他才想起了要收集六種高級材料的事,而且,玄晶的問題也要解決,畢竟只有幽兒才懂得將金龍氣運吸收,而要讓她重新醒來又需要玄晶。

穹天雲作為一名高級天師,人脈極廣,肯定能夠打聽到這些東西,所以陸青冥將丹方看完后就去找穹天雲了。


這位師叔對煉丹術真是痴迷到了極點,每日除了煉丹就是設計丹方,完全沒有精神萎靡的情況,總是興緻勃勃。

走出書房來到大殿煉丹爐旁,穹天雲果然在煉製靈丹目前也終於到了最後時刻了。

當雙手的動作完全停止時,整個大殿內都飄逸著濃烈的葯香,讓人心頭一震,目光看向穹天雲的受傷,兩枚靈丹靜靜的卧著。這是一種六品靈丹,在中州都是稀有的存在,而穹天雲卻能夠輕易地在一天的時間內煉製出來,而且還一次煉製出了兩枚。

這樣的成果已經很好了,然而在真正愛好煉丹術的人如穹天雲的眼裡,這個結果還不夠好。

「還差了一些火候。」穹天雲看著手中的靈丹皺眉自語道。

「原來這就是師叔說的一份材料出多枚靈丹。」

「不錯……你看完丹方了?」將靈丹收起,穹天雲轉向陸青冥說道。

「是,目前只需要實際煉製材料。不過,在此之前,我有點事請求師叔幫忙。」

「何事?」

陸青冥將除了星辰石之外的五種材料說出來,同時也問了玄晶的消息。穹天雲的層次夠高,這些東西他就算沒有也應該有一點線索才對,畢竟當初太夫城的煉丹會長都有星辰石。

果不其然,穹天雲僅僅思索片刻就說道:「龍血花我倒是有,不過,世上可沒有免費的午餐,要龍血花,你就要答應我一件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