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飛並沒有因爲張林說的話,而感到高興,反而有些頹廢的說道。

“也差不多,我父親在過不久之後,恐怕也只能選擇依附一方主神統治者。”

張林想了一下,眼神真誠的說道。


“陳飛兄,你說我如果想安穩一些,有沒有什麼辦法,比如尋找一個可以庇護安全的職位。”

張林很想說,他想在陳飛父親手底下混個職位,陳飛父親好歹是一名護衛,有他的名頭在,他多少能安全一些。

而且陳飛父親,他的嫌疑不大,由他庇護,如果沒什麼反常舉動,到是可以排除陳飛父親的嫌疑。

陳飛也看了出來,張林現在想尋常一個護衛庇護,如果這事情是幾年前,陳飛不會有絲毫猶豫,直接答應下來。

不過現在,一切都變了,先不說他父親的處境堪憂,如今主神統治者之間,也有些不和睦。

局勢不明,張林隨意投到他父親名下,如果他父親能站穩腳跟,沒什麼事的話,一切都好說。

可若是他父親,被那些主神統治者打壓了,甚至於丟了性命,那張林投到他父親名下,恐怕也得受到牽連。

陳飛如實說道。

“張林兄弟,你想在我父親手下某一個職位嗎?這個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有些事情,我還是提前告訴你。

自由身雖然危險,可受到的牽連也比較少。

依附一方,雖然能多了一層保障,不過受到的牽連也多,很多事情,自己都沒有辦法掌控。”

張林聽到後,瞭然,陳飛說點沒有錯。

可他的情況有些不一樣,平常的主神居民,到是沒有什麼。

可張林背後,有一位主神統治者要暗害他,他時刻都處在漩渦中心,他能有什麼辦法。

無論是依附,還是自由身,對於張林來說都沒有什麼區別。

只不過前者,就目前來看,能讓張林處在明處,受到暗害的可能性要小一些。

張林想了一下說道。

“陳飛兄,我知道了,多謝你的提點,這件事我會考慮的,到時候考慮好了,我們在說這件事。”

對於依附陳飛父親的事情,張林必須得好好考慮一番。

要麼挑明大膽去幹,要麼暗中查找,無論選擇哪一種,對於張林來說,都是危險的。 張林如今該瞭解的,都瞭解的差不多了,至於查看嫌疑人的事情,他得慢慢去做。

陳飛能跟他說這麼多,也算不錯了。

別看陳飛說的這些,並不是什麼隱祕的事情,可能詳細知道這些事情的人,只有護衛,護衛親屬他們一些極少數人知道。

張林微微一笑說道。

“陳飛兄,我們也不說這些沉重的話題了,這次來找你,除了解一些事情之外,我還要修車,多餘的話就不多說了。”

陳飛臉色淡然,看着張林,倆人說了那麼多,也算是拉進了關係。

陳飛感覺跟張林談論了一方之後,他才發現,有時候,有一個知心的朋友聊聊天,人生也是一大樂事。

由於陳飛父親,他的身份有些特殊,他父親在護衛中,不算強勢,因此陳飛也被衆人孤僻。

陳飛的朋友比較少,如今認識了張林,他把張林當做了很重要的朋友。

如果不是因爲這,他也不可能跟張林說那麼多。

既然張林需要修車,那他自然是幫助一下。

陳飛想了一下,笑嘻嘻的說道。

“張林兄弟,那好,等你修完車了,如果時間還早,我帶你去一處不錯的賽車道,正好試一試你改裝好的車子如何。”

張林沒有多想,一口答應了下來,查明嫌疑人的事情,可以慢慢去做。

生活該怎麼樣還怎麼樣,天塌下來了,你不照樣的頂着生活。

張林站了起來,朝辦公室外走去,陳飛則是跟了上去。

對於車子,陳飛是酷愛,張林則不一樣,他擁有神級領域駕駛技術,對於車子有着一種天然的掌控力。

倆人動作很快,沒過一會,就來到了張林停放車子的維修地點。

張林跟陳飛打了一個招呼,便準備忙活起來。

陳飛則是趕緊喊了一聲。

“張林兄弟,這處維修點確實不錯,不過我們這種高級賽車手,還得需要一些更加好的物件,配置在車上。”

張林看了看遠處,哪裏有一處極爲不錯的維修地點。

維修地點上面寫着。

“陳少專用維修地點”幾個字,對於這點,張林總感覺有些彆扭。

不過對於自己的車子,能改裝的好一點,那自然是更好。

下一次,說不定能借助車子,有一絲逃生的機會。

關於提升實力的事情,只有去副本世界,可現在,他又不能去副本世界,那張林只能在其他事情上想些辦法。

張林指了指那塊牌子說道。

“陳飛兄,這不太好吧!”

陳飛不在意的說道。

“這有什麼,你我之間,不用在意這麼多,等你什麼時候方便了,我去你家裏做客,你好好招待我一番就行了。”

陳飛很是隨意,三倆句話,頓時直接緩解了那牌子的尷尬。

陳飛都這樣說了,張林自然不可能在拒絕,這個時候也沒必要在意這些小問題。

張林打開車門,打趣了一句說道。

“那好,我這就去看看,陳飛兄,你的維修點,究竟有着什麼好東西,這次我可要不客氣了。”

陳飛笑嘻嘻的說道。

“張林兄弟請便就好,我這人不講究。”

張林上了車子,把車子開到了陳飛的維修點。

張林看你一些這其中的高級配件,現在有了最好的配件,他自然的把車子改裝到最好的程度。

見到張林在比劃,思考怎麼改裝車子,陳飛自認爲自己是這方面的精英人物,於是提點說道。

“張林兄弟,我覺得你這車子,動力系統需要改動一下,還有那方向盤的靈活度,也需要設計一下。”

陳飛說的問題,是很專業的賽車問題。

張林點了點頭說道。

“這些問題,我是打算改一下的,不過我想過了,這種小問題,我打算用其他方面來改裝。”

陳飛愣了一下,然後不自覺的說道。

“張林兄弟,不是我多嘴,這倆個問題,可不是小問題,這是很大的問題。

一輛好的賽車,這倆點尤爲要注意。”

張林也沒有在這方面多糾結,而是直接了當的說道。

“我知道,一輛車子,這倆個地方是關鍵,可我要的,需要的是更靈活。”

陳飛不解的問道,

“你要怎麼樣的靈活?”

張林頓了頓,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來。

“關於動力系統,我只需要提升起步速度就好,最好做到一秒之內就起步。

還有方向盤的靈活程度,我不打算在方向盤上下功夫,而是直接在輪胎上改變一下。

方向盤始終不能徹底控制車子的方向,而車輪就是一個很好的點。”

張林雖然說的頭頭,陳飛聽完之後,覺得他的想法到是不錯的,可真要那樣,他的車子能達到張林說的那種效果嗎?

一秒起步,這太難了,簡直是天方夜譚,哪怕車子的啓動速度在快,那也需要三秒。

而他的車子,便是三秒內起步。

輪胎控制方向,這是根本沒錯,可輪胎需要負責速度。

一般情況下是後輪帶動,可那樣的話,車速就不會太快。

像賽車手,他們基本上都是四輪帶動,因此輪胎一般是加速的。

利用輪胎改變方向,這實在有些不現實。

對於這些,陳飛沒有直接說出來,而是不太確定的說道。

“張林兄弟,你說的這些,你的車子真的有可能改造成功嗎?”

張林神態自若,淡然一笑的說道。

“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我有信心改造成功。”

張林已經選取了一些汽車配件,所有汽車配件全部選取到位之後,他便能開始改造車子了。

聽到張林都這麼說了,陳飛那些質疑的話,他自然不好在說出口來。

陳飛想了一下,用了一個比較委婉的藉口說道。

“張林兄弟,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改裝好了車子,我們好好比試一下,我覺得這一次,我贏的機會很大。”

畢竟陳飛覺得,張林的車子,根本不可能改造成功,而且這還不是最關鍵的。

最關鍵的是,張林的車子,就算改造成功了,真的能如他說的那樣,在駕駛上沒什麼問題嗎? 張林微微一笑,也沒有多說,他知道自己的想法,聽起來有些天方夜譚。

這種改造,簡直是把這車子給改裝活了,一般人開起來,恐怕都很困難,更別說駕馭了。

張林擁有神級領域駕駛技術,他自然不用考慮這個問題,他自己改裝的車子,自己完全能開。

張林拿上工具,便開始忙活起來了,先把那些壞掉的車子部位給拆卸下來。

陳飛見到張林開始修車,看了一眼張林車子的破壞程度,這樣修理好,沒有幾個小時,根本完成不了。

而且張林還需要改裝一些問題,這就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

沒有個半天時間,張林這車子完全不可能改裝好。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