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弓沒有回頭箭,這事怎麼也得幹了。何況她已經投上資,怎麼能出爾反爾呢!

“啦了一個呱就把你搞定了,你這回算攤上好事了。既然幹上這個賺錢的行當,你還提溜着這套玩意幹啥,”車上的人一直不停的啦呱,林河調侃那男的。

“這老本行不能丟啊,萬一這行業不行,咱還得靠它吃飯。”那男的倒挺老巴。

“只要你聽我的,沒有不行的事。”那女的訓示那男的。

“就是。盤算盤算怎麼往這帶人吧,只要帶了人來就有錢賺了。”林河老道地說。

對。要幹就好好幹,帶人是關鍵。古蘭也理着自己的思路。那講怎麼謊言約請的吳妹,那江南女子怎麼說得來,好像是四句話,古蘭回憶着。

那吳妹講到最後是說送給在座的家人們四句話。第一句是守口如瓶。這一條不言而喻了,謊言約請嘛。第二句是列名單。就是要把所有的親朋好友、家人、同學、戰友、鄰居等等,全部列出來。

第三句是篩選。從列出來的名單中,篩選適合做這行業的人。比如可以從50人裏邊先選出5人,再從5人中選出1人最合適的往這帶,成功率高。萬萬不能沒有選擇,不論好歹地往這帶,成功率沒保證。

首先得選人品好、素質高、有正能量的人。人品不好的人是無法合作的,合作了也容易起變化。中途變卦的事多了,不僅前功盡棄,還會傷感情、傷人脈。素質不高的人進來,會破壞行業的和諧,影響行業的形象。正能量的人進來,才能帶來動力,產生正效應。 想到這裏,古蘭仔細回憶了一下要點,主要是從6類人中選人。

一是選有錢的人。最起碼是拿出這幾萬塊錢不發愁、累不着的人。特別是那些起早貪黑,風裏來雨裏去的小老闆。手裏有幾個錢,存銀行心不甘,攥在手裏怪可惜,幹別的又幹不着,咱這行業對他們來說,最有吸引力了。

二是選有時間的人。最起碼得保證能在這裏待夠5—7天的人。時間短了是難以完成思想觀念轉變的,很難保證一次成功。

三是選有慾望的人。有賺錢的慾望的人才有動力,纔有主動性、積極性。他要沒有賺錢的慾望,推着不走、打着倒退、拉着不動是做不成這事的。

四是選大起大落的人。有過成功的經驗,又受到失敗的磨難的人,才最珍惜機會和平臺。纔會抓住不放,拼了命的去做。特別是最近陷入困境的人,遇着這機遇,就會象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只要有1%的希望,也會用200%的努力去做,才能真正給我們這行業,帶來正能量。

五是選有做直銷、保險經歷的人。做過直銷、保險的人,都是能磨破嘴、跑斷腿的人。受盡千辛萬苦,卻是隻得到給老闆打工的剩餘。看到咱這行業,人人都是給自己打工,是自己當老闆。只需要帶進四五個人來,就大功告成了,他何樂而不爲。咱這模式是最好的,推薦人得有這個自信。

六是企事業退休人員。這些人幹了一輩子工作,安安穩穩、牢牢靠靠幾十年。享了不少福,就是沒大有錢。退下來多數身體好好的,閒的難受。遇上咱這既能養生又能賺錢的行業,大多都是一個驚喜。再說上幾句貼心話,聯絡聯絡感情,順着就進來了。

第四句話是三個一。第一個一是一把手。選那些不論家裏外頭都說了算的,能當家的。第二個一是一對夫妻。如果一次能把兩口子都約過來,成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第三個一是一個人。要一對一的約,一對一的帶,一對一的服務,成功率90%以上。切忌一對二、一對多。如果一次兩個、多個地往這帶,90%的不成功。在這約、帶人上絕不能自以爲是。

當時,最後聽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古蘭沒覺得有多麼重要。現在真到了要開始約人、帶人了,古蘭才琢磨出味道來。這還真是些約人、帶人的要術。

“看司機老師在帶人方面肯定是很在行了。”那男人繼續與林河啦呱。

“當然了,我都是一對一對的往這帶,快得很。”林河帶點炫耀的說。

“吹牛吧你。你要能一對一對的往這帶,我就能三個五個的往這帶。”那男人也不含糊。

“你別聽他忽悠你。你能一個一個地帶就不錯了。”那女的趕緊給他降溫。她知道那帶人的竅門,帶多了是帶不成的。

“我真能一夥一夥地往這帶。”那男人還不服氣。

“你怎麼往這帶,帶誰呀?”那女的還是想讓他穩下來。

“我就帶我那些裝修的,他們早就吃苦吃夠了。特別是那些女的,成天灰頭土臉的,吐出來的痰都和白灰漿似的。她們說尿出來的尿都是那樣的,也不知是真是假。要聽說這裏天天吃海鮮,還不搶着來呀。”那男人胸有成竹又頗爲得意的說。

“他們能聽你的?”女的還是想勸他穩當當的幹。

“嗨,我那些人,男的都是鐵哥們,女的都是好姊妹。說一不二。”

“說一不二也不行,你還是一個一個地來吧。只要能帶進來,多跑一趟有啥。要能趟趟成功,也快得很。” 重生八零:異能女王,燃炸天!

“你還是先聽你嫂子的吧,一開始你還是一個一個地帶好。”林河怕把他逗壞了,惹麻煩,也笑着勸說着。

“要不行,男的我就一夥一夥的帶,女的我就一個一個地帶。”那男人板着臉,一本正經地說。

“你帶來了怎麼辦?”說到這裏林河也聽出那男的是在逗樂了,便和他逗下去。

“帶了來,男的我就陪他們喝酒,女的我就給她們講故事。”

“拉倒吧,就你那嘴和個棉褲腰似的,還會講故事?”女的笑着說。這時她也聽出來是在鬧着玩,也就不再擔心了。

“就你那故事誰不會講,不信我現在就講一個給你聽聽。”男的面朝女的帶點挑釁地說。

“大家先停停,先停停。我來給大家講個故事聽聽,放鬆放鬆。”常心一聽那男的又要講故事,她合計着古蘭可能快醒了,或者已經醒了。怕再講出剛纔那樣的故事來,讓古蘭煩,便先開口爲強。

щшш⊕Tтkд n⊕¢ O

大家一聽常心這一說,便都住了口,聽常心講個啥。

常心就講到:“話說一個大哥,晚上心情不好,就破例約了幾個朋友,去KTV喝了個酒。一幫朋友邊喝邊唱、邊唱邊喝,十分開心高興。他卻是一直悶着頭喝酒。

朋友們便推着他,非讓他唱一個。此時,他已經喝多了,便和朋友一起唱了一首《北京北京》。唱完歌他就去了洗手間,一邊北京北京地唱着,一邊放完了水。

因爲喝得難受,撒完水後也沒再回KTV包間,而是出了大廳,招手停了一輛出租車。一邊北京北京的唱着上了車,一邊北京北京的哼着睡着了。

早上司機叫醒他,說‘大哥,北京到了。’他睜眼一看計價器,1816元錢。又看了看車窗外的天安門廣場,就說‘師傅,你怎麼把我拉到北京來了?’

師傅說‘昨晚問了你好幾次,你都說北京北京。我以爲你是趕着看升國旗呢,這不緊跑了一夜,好歹趕上了。’

聽師傅這一說,那大哥無奈地一邊交着錢,一邊說‘哎,幸好昨晚我沒唱《天堂》,要不你還不把我拉那兒去啊。’”

故事講完了,一車人都沒反應。


常心自己也覺得不大過癮,沉了沉說:“我再給大家講個好的,是個真實的故事。就發生在我們同學之間的。

有一年,我們班一個最漂亮的女同學結婚了。想當初,上高中時,一個最帥的男同學,追了她三年,終於拿到了她給他的一封信。那信是用英文寫的,內容是一句話,‘你若不離不棄,我便生死相依’。

那男同學英語不行,就找同桌翻譯了一下。同桌翻譯說是‘如果你不離開我,我就和你同歸於盡’。那男同學當時就傷心欲絕,從此以後,再也沒和那女同學聯繫。

直到那天的婚禮上,他看到現場巨大的電子屏上,又是寫着那段英文。問了身邊的同學才知道那句話是‘你若不離不棄,我便生死相依’。而那新郎就是當年給他翻譯的那同學。

後來他問那新郎怎麼回事,那新郎坦然地說:‘那次我看你被她嚇住了,我就給她回了一封信。也是一句話,如果你敢離開我,我就和你同歸於盡。’”

這次故事講完了後,常心主動問大家:“這個好玩吧?這是真事啊。”

那男的卻不屑地說:“你這算啥。這些幽默段子,微信上多得是。你不會講就算了,別弄這些沒滋沒味的東西糊弄人。還是聽我的吧。”男人勁上來了,開口就來:“在從前……”

正在這時,古蘭的手機又“叮咚”一聲。常心機靈地拍了拍古蘭的肩膀:“姐,你手機響了,快看看有什麼事,別耽誤了。”那男的就先住了口。 古蘭裝睡的時間也太長了,已覺得挺累了,就藉此機會睜開了眼。打開手機一看,原來是惠明心發來的微信。內容是怎樣做一個合格的推薦人,便仔細看了起來。

推薦人做的最重要的就是留人。1、愛護我們工作室的清潔衛生,安排好新朋友的一日三餐。

2、早睡早起,養足精神,全程陪同新朋友考察。

3、尊重每一位做工作的老師,主動迎送。

4、在老師講工作期間,主動帶動新朋友調手機爲靜音。

5、講工作期間請勿來回走動,注意站姿坐姿。

6、爲便於新朋友考察,請新朋友坐老師左手邊。自己坐老師右手邊。

7、在老師講解過程中,切記多向新朋友推崇老師。

8、在老師講解過程中切忌喧賓奪主,要以老師爲中心。老師有口誤,切忌當面指正。

9、帶動新人認真聆聽,配合老師帶動氛圍。

10、每天新人工作結束後,推薦人需把當天新人和講工作的老師的情況,及時報告給家長。以便今後更有針對性地安排工作。這點至關重要。

11、推薦人切勿與新人爭吵。頭兩天不要聊行業,轉移話題。這兩天去哪裏玩呀,吃什麼海鮮呀,傳統行業怎麼難做等等。以上幾點,望家長們共勉。並希望認真切實的灌輸給家裏的推薦人,讓我們共同打造一個和諧、共贏、溫暖、友愛、高素質的大家庭。

看了這段微信,古蘭只有一種感覺。到了藍海新區,就是衚衕道子裏趕豬,只有進,沒有出。只能往前走,不能往後退。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

這就是一條流水線,進來的是原料-新人,出去的是產品-推薦人。雖然也有次品和殘品,但產出率還是很高的。因爲大家都是砧板上的肉,只會被越剁越細,再也無法還原。

想到這裏,古蘭對這既是預料之中,又也出乎意外的結果,苦笑了一下,又搖了搖頭。

回家後的第二天,古蘭打電話讓兒子把小狗送過來,把自己選的那盒海鮮帶回去吃。自己帶上林河常心選的那大盒的海鮮,駕車往礦上趕去看老人。

這是一座資源即將枯竭、馬上就要關閉的礦井。車水馬龍、人歡馬叫、壯志凌雲、豪氣沖天的盛景已成往昔。在周邊的鄉村和因礦而興的各色單位中,鶴立雞羣的風光不再。臨近礦區,古蘭感到暮氣逼人,那種如人行將就木的感覺,未免讓人扼腕。

以前古蘭沒少來這礦區。那時礦也風光,人也風光,古蘭每次來,都被奉若上賓。老礦長的兒媳,副礦長的愛人,**的局長,哪一樣都非常人能比。現如今人礦都近殘年,不由不傷感於歲月無情。

進了礦門,古蘭沒來由的涌上一股兔死狐悲的情緒。腳下一踩油門,那車速不降反提的直奔宿舍區而去。

那宿舍區雖然也今非昔比,但一排排樓房比肩而立,道路也依舊乾淨、寬敞、整齊,車流、人氣還是有的,半老徐娘般的還能留着一些當年的風采,這對古蘭來說是熟悉、親切、和可貴的。

她從小寄宿在這裏的一座帶小院的磚瓦平房裏。那時,礦上的幾位領導帶家屬的都住那樣的房子。後來又嫁給了那小院裏的大孩子。

現在那檔次的住所已經無影無蹤。前些年礦上最輝煌的時候,將所有的職工宿舍都改造完後,礦上把那兩溜平房拆除,新蓋了一排複式建築的、仍然帶小院的樓房。礦上的老領導和新領導一起搬了進去。後來被職工稱爲老區。

古蘭直接把車開到了老區最東邊的一個院門口,摁了一下門鈴。小姑子長枝打開門,一聲歡叫把她接了進去。

小院裏,老礦長正坐在輪椅上曬太陽。未等打招呼,小狗毛毛已躥上去,跳到老礦長身上,紮在老礦長懷裏。毛茸茸的耳朵和小嘴巴,在老人的胸前蹭來蹭去撒着嬌。老人手拂着毛毛卷曲的絨毛,看着古蘭說:“好久不來了呀。”

古蘭走過去叫了聲:“爸爸。”接過長枝從屋裏拿出來的馬紮,坐在老人身邊:“最近身體還好吧?”

“就這樣了。好也好不到哪裏去,壞也不能咱壞了,過一天算一天吧。”老人很隨意地說,語氣和情緒都看不出變化來。“我這條命還是你父親幫我留下的,多活了這幾十年,也享夠了福了。早夠本了,可以說賺大了。”老人依然那樣平靜地說着。

老人說的這命還是古蘭的父親給的,是指在朝鮮戰場上的一次阻擊戰。他那時是營長,古蘭的爸爸是教導員。在一個山頭上,他們已經阻擊了一個團的敵人一天一夜的輪番進攻,全營官兵連傷帶亡的,能堅持戰鬥的人員已經不多了。

到了最後關頭,早已經沒有了戰鬥員和指揮員的區別,所有在陣地上的人都是戰鬥員了。山頭上打的僅剩下一棵、直徑有五六十公分的大樹樁子還站在那裏。

爲了能夠最大限度地殺傷敵人,他抱着一挺輕機槍,就隱蔽在大樹樁後面,站着掃射。當他聽到炮彈的嘯音兜頭而來,剛想躲避就被掀了出去。心裏剛來得及想,這次夠嗆了,炮彈就在身後炸了。

泥土蓋了一身,同時身上還蓋着一個人。等他巴拉巴拉泥土翻身坐起來,身上那人滑到一邊一動不動。他掀過那人的身體一看嚇壞了,原來是教導員。再看看剛纔自己站着掃射的大樹樁上,齊胸高的地方,楔着一塊大彈片,還冒着煙。

他知道這是教導員救了自己一條命,而教導員卻一動不動。他正想着怎麼能這樣啊,如果是一命換一命的話,他寧願自己去死,也不能讓戰友、兄弟赴難啊。便着急地喊:“老古,老古,你還行嗎!”

這時老古吐了吐嘴裏的土,呲了呲牙:“託你的福,大難不死呀。”兩人互相打量了一下,卻都是毫髮無損,便相扶着站了起來。

原來當時他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殺死敵人,守住陣地,一切都已置之度外。敵人的炮火覆蓋過來,他也全然不顧。當聽出一發炮彈正對着他那裏砸過來時,喊他臥倒已來不及,老古便飛身上去,把他撲了出去。於是,他就真的多活了幾十年。

就因爲這老人把這戰友情誼牢牢記在心裏,年輕的時候偶爾提起,年紀大了,每次見到古蘭,總要念叨一遍。

也因爲這,老人對古蘭從來都是親閨女一般對待,古蘭對老人也是有一份父親般的情感。所以,每次來她總是要在老人的身邊坐半天,陪着聊聊天、說說話。 寒暄了些家長裏短後,老人說:“你也不勸勸長永。你說他又跑到西山那地方幹啥去呀,又不缺吃、不缺喝、不缺錢的。”

聽老人這一說,古蘭知道老公這是又到西山去了。但去幹啥她也不知道。但古蘭也明白,不用急,很快就知道了,順着說就行:“去就去唄,他又不是小孩子了,願幹啥幹啥吧,你也不用掛着。”

“姐,你說我哥這是圖的啥。人家西山那裏那麼多煤礦,產量比咱這產煤大省還多,還能缺了有本事的人了。他去替人家管礦,有意思麼。”房門裏的長枝也隨着說。

古蘭就知道老公是去西山給人家管理煤礦去了。

她那老公叫李長永。從小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上牆爬屋、追雞攆狗,啥話都敢說、啥酒也敢喝,有駱駝不吹牛的主。但他人耿直,有朋友,也能打能拼的。

老爺子退了後,他也在這礦上幹過一陣子副礦長。後來趕上一次透水事故追責,他替礦上攬了責,被免了職,就三天兩頭不見人了。

古蘭夫妻倆從一開始,就城裏礦上兩套房。年輕時兩頭跑,你來我往得挺愜意的。後來孩子大了,人也上了些年紀,又都在領導崗位上,忙的顧不過來,就來往的少了。有時一兩個月都照不上一個面。

再加上兩人品味、興趣、愛好都不一致,所以也都習慣了誰也不管誰,誰也不問誰。古蘭想了解情況了,就來看看老人。言來語去就啥都清楚了。

“姐,你現在退休了,也不是很忙了,要不我陪你去看看我哥吧,咱也當出去旅遊旅遊。”長枝又提議道,聽那話好像對他哥不放心似的。

這長枝是和古蘭最親的一個小姑子。 透視小神醫 ,仨男的、仨女的。老大李長永、老二李長遠、老三李長勝是男孩。老四李長麗、老五李長枝、老六李長花是女孩。

前三個名字是老爺子起的。老爺子本想弄四個兒子,名字都想好了的,排起來是永遠勝利。但第四個是女孩,覺得不大好起了。是老太太從女性的理解上,把利取諧音改成了麗。後來老五老六也出來了,就給老五取了之的諧音枝,給老六取了花。六個名字排起來成了永遠勝利之花。

古蘭寄宿在這裏上學的時候,這老五才一歲多。前面的三個哥哥不能指望看她,一個姐姐還小,也看不了她。古蘭來就理所當然地把她看了起來。所以長枝到現在也沒改口,一直叫古蘭姐。不過這長枝的對象,前些年工亡了,現在生活比較困難。孩子上了大學以後,平時就在這裏照顧老人。

“去看啥呀,咱去看他,你哥準煩。他不覺得咱是去關心他,他還認爲咱是去監視他的。不光怪咱,還可能連老爺子怪着,好心不得好報。你想旅遊,抽空我領你到新疆、西藏的那些地方去玩個痛快。”古蘭知趣的說。

“也好,咱不去看那不知好歹的。”長枝隨聲附和道。

說話間,在這礦上工作和成家的長勝、長麗、長花都過來了。一邊嫂子、姐的叫着,一邊就去和長枝忙活飯菜去了。

長枝打開古蘭帶來的泡沫盒,一看那海鮮驚喜的叫:“呀,這海鮮還活蹦亂跳的呢。姐,你去海邊玩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