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特麼是神仙吧?”

三癡道人震驚的張大嘴巴,這一條裂紋,也特麼的太深了。

這是人一腳能踹出來的。

王勝身體顫抖了一下,拼命的去回想,剛剛和秦宇說話的時候,哪裏說的不好。

剛剛似乎一直對秦宇抱有敵意啊。

臥槽。

完了完了。

等一下估計他要被秦宇給打死啊。

他甚至想到剛剛蘇漣漪說的話。


秦宇比他強太多。

之前他還不屑一顧,可如今看到這不可逾越的鴻溝,他瞬間就明白了。

他和秦宇根本不是一個量級。

荷花道姑神色上陷入呆滯,完全沒想到,這個秦宇這麼的強!

剛剛還說人家是神經病,腦袋不好使呢。

這完全是錯覺,貧窮和實力限制了她的想象啊。

蘇漣漪到底從哪裏找到的這樣的怪物?

她看着秦宇,此時漫不經心的喝了一口水,然後緩緩的走到了許學強等人的上方。

“大神饒命,大神饒命啊。”

蘇大強的腿都摔斷了,他怎麼也沒想到,都跑出十幾米遠了,腳下出現裂痕。

“爲啥?”秦宇笑了笑。

“我,我可以給你錢,我的資產都是你的,明月山莊是你家,你想去就去,想留就留。”蘇大強身體顫了顫。

“我去那裏幹啥?不去。”秦宇直接擺了擺手。

“啊這……”蘇大強有些鬱悶:“我給你十億。”

“你逗我呢,你特麼的渾身上下淨資產不過一億,怎麼給我十億?”

秦宇輕蔑的笑了笑,這蘇大強以前確實很有錢,但最近一直在搞事情,花了不少錢,估計都快欠款了。

“你,你怎麼知道?”

蘇大強完全震驚,他手裏確實已經沒那麼多錢。

“你是想利用特別高的價格讓我心動,然後你籌錢的時候跑路?”秦宇的超級竊聽可並非擺設。

“這……”蘇大強神色一變,這秦宇是怎麼知道他內心想法的?

“我猜的。”秦宇眨了眨眼睛。

臥槽。

蘇大強神色大變,這秦宇果然知道他在想什麼,天啊,這是神仙吧?

“好了,接下來的事情不關我事了,你們是生是死,全部交給蘇漣漪來決策。”

秦宇無所謂的搖了搖頭。

“放過我,我可以給你解藥啊。”許學強連忙說道,這要是讓蘇漣漪去處理的話,那他還不如死在秦宇手裏。 解藥?

蘇漣漪聽到這話,連忙跑了過來:“秦宇,抓緊給他要解藥。”

“他沒有解藥。”

秦宇搖了搖頭,其實他已經知道許學強的內心想法。

這個黑烏掌的話,本身就是一種毒功,並且學習到的只是殘卷。

黑烏掌只是教給如何提升實力,可並沒有說有解毒的辦法。

哪怕是許學強本身也是深受其害,每天半夜十二點準時全身疼痛。

許學強聽到這話之後,身體微微一顫,這秦宇不可能這麼離譜吧?

連解藥的事情也知道?

“不可能,他學習的掌法怎麼可能沒有解藥呢?開玩笑的吧?”

蘇漣漪不可置信的皺了皺眉頭,臉上瞬間就露出了驚訝之色。

秦宇無所謂的笑了笑,沒說什麼。

“我有解藥,我真的有解藥。”

許學強還是不相信這秦宇有這樣的實力,壓低了聲音一字一頓的說道。

“還敢騙我?”

秦宇的眼睛眯了起來,冷冷的說道:“好,既然你說有解藥的話,你就幫荷花道姑解毒,如果解毒成功,我立刻放你離開,如果解不了。”

秦宇的話音微微一頓,撿起了一枚小石頭,屈指一彈。

轟。

十幾米遠的一顆大樹轟然落地。

“啊這……”

許學強的臉變了顏色,這特麼的也太強了吧?

“快拿出解藥。”

蘇漣漪也很震驚, 作者降臨 ,伸出手索要解藥。

“我,我沒有。”

許學強直接就哭了,他是真的沒有解藥,真的要出去給荷花道姑解毒,解不了,估計要死在這裏。

他現在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倆嘴巴子,特麼的幹啥呢這是?說謊有毛用。

“我靠,怎麼可能?”

蘇漣漪氣的火冒三丈,到底是有還是沒有啊,這不能開玩笑的好吧?

“我真沒有解藥。”

許學強無奈的說道:“這毒功可以快速提升實力,但修煉者本身也會深受其害。”

“這該怎麼辦啊,我師父都快死了。”

蘇漣漪癱軟的坐在地上,倒吸了一口冷氣,難道要眼睜睜的看着荷花道姑死亡。

遠處荷花道姑,三癡道人還有王勝,都開始口吐白沫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懂的解救之法。”

許學強深深的嘆了口氣。

“怎麼會這樣?”

蘇漣漪的臉色蒼白,全身無力,是她害了荷花道姑。

啪。

秦宇凌空一巴掌落在許學強的臉上:“麻蛋,誰說沒人能解毒? 梟寵男神:御少,你狠帥! ?”

“啊?”

許學強聽到這話之後,捂着臉頰就是一愣,隨後張大了嘴巴說道:“你,你有解救之法?”

“有啊。”

秦宇無所謂的點了頭,其實這解藥很簡單的,之前系統已經分析出瞭解藥。

“秦宇,你,你真的有解藥?”


蘇漣漪原本蒼白的臉頰重新有了血色,盯着秦宇一字一頓的問道。

“當然。”秦宇略略點頭。

“快,快救我師傅,快。”蘇漣漪變的有點語無倫次,激動異常。

“我憑什麼要救他們呢?”秦宇有些疑惑。

畢竟他來這裏是保護蘇漣漪的,與荷花道姑沒什麼關係啊。

啥?

隱婚蜜寵:傲嬌老公,造作啊

爲什麼要救?

憑什麼要救?

這似乎並非理所應當吧?

荷花道姑聽到這話後,身體一顫,哪怕是三癡道人也是無奈搖頭。

就王勝,聞言,連滾帶爬的跑過來:“秦宇大神,救命啊,救命啊,只要你給我解藥,我爲你當牛做馬都行啊。”

許學強臉色有些尷尬,他下的毒,現在反而讓王勝去求別人。

這到底算啥套路呢?

“大神,求求你給我解藥啊。”

王勝真的就跪在地上了:“之前我對你說話的語氣有些過激,希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這一次,求求你啊。”

他必須得求。

這邊的三癡道人估計不好意思,荷花道姑更不好意思去求一個高中生。

“不給。”

秦宇擺了擺手。

啊?

王勝再次磕頭:“救命啊,大神,救救我們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