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哥艱難的嚥了一口口水。

貓哥之前被顧藏鋒揍了一拳,當然知道顧藏鋒身手了得。


但是貓哥怎麼都沒有想到顧藏鋒這麼能打,這可是二十幾個帶着傢伙的漢子!這纔多久?一分鐘?就倒得差不多了,顧藏鋒這個變態還是人嗎?簡直就是天神下凡啊!

卡哥的臉上也是陰晴不定,卡哥之前得到了肖鋒的命令之後還以爲是一個輕鬆的差事,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得到五百萬,但是卡哥怎麼都沒料到這一次的目標居然是這樣一個猛人!二十幾個手下頃刻之間就被擊垮了!

擺在卡哥面前有兩條路,要麼認慫求饒,要麼步自己手下的後塵。

但是卡哥選擇了另外一條路!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兄弟!沒想到你這麼能打!我倒是真的看走眼了!不過,現在這個世道,一個人再怎麼能打,也終究只是一個人!你一個人再厲害,也鬥不過我們飛虎幫的!”

顧藏鋒停手站在原地,依然把柳依然抱在懷裏,同時回以卡哥一個嘲諷的眼神:“那你覺得我該怎麼辦?把你們殺了滅口,這樣你們飛虎幫就不知道是我乾的了?或者說下跪求饒?”

“呵呵……”卡哥笑了起來,“我覺得你還有另外一條路可走!兄弟,看你挺能打的!這樣吧,以後你跟着我混,我今晚回去之後就去見我們幫主,向他稟報你的事,我敢擔保,只要你點頭答應跟着我混,假以時日,絕對不會比你跟在柳小姐身後的成就低,如何?”

顧藏鋒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卡哥是動了招攬之心!

但是顧藏鋒又怎麼可能會跟着卡哥這樣的小人物混?就算是卡哥表態想跟着自己混,自己都要考慮一下了!

顧藏鋒毫不猶豫的搖頭拒絕了:“抱歉,讓我跟你混?恐怕你沒有這個資格!”


“哈哈哈!”卡哥大笑起來,“兄弟,我只是覺得你身手不錯,想招攬你,你該不會覺得我害怕了吧?你別不識好歹,給你臉不要臉!”

“你這樣對我說話,就不怕我殺了你嗎?”顧藏鋒雙目一寒,冷冷的看着卡哥。

“就憑你?殺我?的確!現在你確實能夠殺了我,但是殺了我之後你能夠承受我們飛虎幫的報復嗎?不!你承受不起!就算是柳小姐想要保你,你也只會給柳小姐招來滅頂之災!”

“飛虎幫?說實話,飛虎幫在我的眼裏只不過是一些不入流的小孩子組成的組織!你眼裏強大無比的飛虎幫,我要是想動,易如反掌!”

“大言不慚!”

“大言不慚的是你!”

顧藏鋒怒喝一聲,抱着柳依然朝卡哥衝了過去。

甚至卡哥還沒看到顧藏鋒是怎麼出現在自己身前的,就已經被顧藏鋒一腳踹飛了!

“撲通”

都市有神王

卡哥劇烈的咳嗽了幾下,每一次咳嗽肋部都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

此時的卡哥依然沒有弄明白自己的處境,卡哥即便被顧藏鋒一腳踹斷了幾根肋骨,依然固執地認爲顧藏鋒不敢招惹飛虎幫!

卡哥右拳重重的錘了一下地面:“小王八蛋!你他嗎這是在找死你知道嗎?!”

顧藏鋒緩緩地走到了卡哥身邊,擡起右腳輕輕踩在了地面上卡哥的左臉:“飛虎幫很了不起嗎?你們幾個把他的手機撿起來拿給他,給你們幫主打電話吧!我要讓你死得明明白白!”

顧藏鋒說完冷冷的瞥了一眼貓哥,貓哥不敢忤逆顧藏鋒,戰戰兢兢的撿起掉落在地面上的卡哥的手機,隨後邁着小步跑到卡哥身邊將手機遞給了卡哥。

卡哥被顧藏鋒右腳踩在左臉上,此刻拿到手機,立即暴怒的點進VX給肖鋒發了個視頻通話。

近半分鐘之後,肖鋒才接通了視頻通話。

手機屏幕裏,肖鋒正光着上半身躺在牀上,即便是在冬季,額頭上也冒出一陣陣細小的汗珠,肩膀帶動着腦袋有節奏的搖晃着,顯然肖鋒正在進行某種不可描述的運動。

肖鋒一眼就看到了被顧藏鋒踩在左臉上的卡哥,肖鋒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慍怒:“小卡,你怎麼了?是誰?”

卡哥差點哭了出來:“老大!是顧藏鋒!”

卡哥說完趕緊將手機的前置攝像頭對準顧藏鋒。

肖鋒不由得勃然大怒:“王八蛋!我警告你,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今晚你最好乞求我手下饒你一條狗命!不然……別說是你!就算是懷裏的這個賤人,我也一定不會放過的!”

“呵呵……”顧藏鋒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我讓你手下給你打電話,只是爲了向你宣佈一件事!”

“什麼事?”肖鋒微微一怔。

“你的這條命,今晚我要了!”

“笑話,就憑你?你知不知道老子有個外號,人稱不眨眼!實話告訴你,王八蛋,老子是一個小混混出身,經過十幾年的廝殺最終成爲了湖東市最大的地下幫派飛虎幫的老大!之所以有個不眨眼的外號,就是因爲老子殺人不眨眼,老子殺過的人比你認識的人還多!”

“是嗎?不眨眼嗎?今晚我讓你死不瞑目,再也不能眨眼了,你就可以更好地坐實你這個外號了!”顧藏鋒毫不在意的搖了搖頭。

“我今天就在我家裏,有種的你就來找我吧!”

“等着吧!”

顧藏鋒說完,閃電般的一腳踹在了卡哥的腦門上,卡哥甚至來不及發出一陣悶哼聲就停止了呼吸。

隨後顧藏鋒又是一腳踩在了卡哥的手機上,卡哥的手機也很快步入卡哥的後塵。

顧藏鋒瞥了一眼剩下的人,嘴角揚起一絲淡淡的笑意,此時的顧藏鋒也沒有興趣爲難貓哥和其他幾個不入流的小混混了,帶着柳依然緩緩地離開了現場。

貓哥幾人都是面面相覷,任由顧藏鋒和柳依然離開,誰也不敢阻攔。

……

由於顧藏鋒喝了酒,所以回去的時候柳依然開始扮演司機的角色。

回家之後已經很晚了,柳依然明天還要上班,需要洗洗睡了。

洗完澡的柳依然忽然想起來什麼,趕緊跑到了樓下查看顧藏鋒還有沒有在家裏。

讓柳依然稍稍鬆了口氣的是,顧藏鋒正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

聽到柳依然的腳步聲,顧藏鋒迅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聞着柳依然身上散發出來的陣陣清香,顧藏鋒咧嘴一笑:“怎麼了?難道今晚真的要驗證一下我的一血還在不在?”

“滾!”柳依然白了一眼顧藏鋒,“你今晚……是不是真的要去……要不……還是別去了吧?我害怕……”

顧藏鋒靜靜地看了一眼柳依然,隨後走到了柳依然身邊將柳依然抱在了懷裏。

這是顧藏鋒在正常情況下第一次對柳依然做出如此大膽的舉動,柳依然的身體也變得一陣僵直,但是沒有抗拒的意思。

顧藏鋒輕輕拍了拍柳依然的後背:“傻丫頭,我只是嚇嚇他們呢,殺他們,我怕弄髒了我的手!”

“……”柳依然默然無語。

柳依然有足夠的理由相信顧藏鋒這話是在騙自己,但是柳依然沒辦法阻止顧藏鋒的報復行動,自己總不可能要求顧藏鋒今晚睡在自己枕邊吧?真要這樣那自己明天別想上班了…… 鄒小北心想,自己先前幫家電城王彬在浙大賣家電的做法,果然是對的。

領導們就那一批人,宿舍、食堂這裏頭,又以關係戶居多。

那現在幾臺家電的人情走出去,什麼關係都能走到位。

既然有了目標,鄒小北謝過陶圓,急匆匆去買了個果籃提着去了後勤樓,找到了王平的老婆陳木。

“你就是鄒小北啊?我早就聽平平跟我說了,說我在你這裏拿家電的優惠券,後面你指定得來找我辦事兒。”


陳木挺健談的,甚至還調侃了一把自己老婆。

“所以我們家那口子的意思是,我在物業上班的事兒,能瞞着就瞞着你,不然你三天兩頭來上門。”

嘖。

“這像是王老師能說出來的話,但師傅你這樣可不好,怎麼說我也是你學生,對吧。”

鄒小北笑眯眯的把提着的果籃遞過去,說道。

“那我要是有事兒,您能眼睜睜看着不管嘛。”

好幾千塊的優惠券送出手,既然鄒小北開口,哪裏會被拒絕?

陳木最近新家電開的簡直不要太舒服,爽快道。

“說吧,什麼事兒,反正只要在學生宿舍裏頭,別鬧到領導那邊,問題都不大。”

哦豁。

不愧是學校物業的領導,這說話底氣就是足。

鄒小北笑的眼睛都眯起來。

“那像是突擊檢查衛生啊,宿舍評比啊,違規通報批評啊,樓長任免啊這些,是不是都問題不大啊師父?”

鄒小北這邊在學校物業樓剛跟師父聊完出來,收到了今天的第三個電話。

電話是陳秋打來的。

“班長,你還記得那個張偉嗎,就是上次在15棟樓宿舍門口,跟咱們起衝突那幫人。”


陳秋咋咋呼呼的聲音從電話裏傳過來。

“我剛纔送餐的時候,發現他們竟然也開始賣水果和酸奶了,樣式跟咱們差不多。”

市場上從來不缺競爭和模仿。

但短短一天時間,從合作商家被搶,到柳園宿舍樓威脅莊筆,再到張偉團隊突然出競爭仿品。

是不是有點太‘湊巧’了?

鄒小北心裏這麼想着,問陳秋。

“除了水果和酸奶呢,他們還有沒有別的動作?”

“好像沒……哎?班長你等等啊。”

陳秋話沒說完,停頓片刻,又說道。

“周加榮學長跟我一起送餐呢,剛纔他跟我說,他注意到張偉團隊今天中午送的盒飯,是老孃舅快餐店的。”

老孃舅快餐店。

這家店,原本是要跟校園幫團隊籤外賣協議的!

看來,張偉團隊有點東西啊。

“行,我知道了。”

鄒小北說道:“你們先送餐,送完以後迅速回辦公室,如果遇見張偉的人,不要和他們起衝突。”

等掛斷電話以後,鄒小北趕緊回院辦樓。

這大中午的,因爲事情都擠一起了,他連飯都沒來得及吃。

所以心情自然也不怎麼美妙。

校園幫辦公室裏,葉修、莊筆、柳園、周子昂四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

“徐凡和王棟人呢?”

鄒小北迴到辦公室環視四周,略微平復了一下情緒,問道。

“不是說了今天要送包子,大家都得在辦公室裏的嗎?”

周加榮與陳秋還在送餐,莊筆本來應該也要送的,只是今天突發狀況,他臨時抽調了出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