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身後一青年跨步出來,撩起衣袖,露出臂膀,上面貌似紋着什麼。

“四獸的大名聽說過嗎,青龍就是我。”另一青年,將衣袖提了提,露出一個紋身,但是,林峯怎麼看,都不像是一條龍,倒像是一條蛇。

“四獸?”聞言,林峯差點兒沒笑噴出來,這外號取的還真夠響亮的。

“對,四獸,識相的話,小子,掏個萬把塊錢出來,這事今個兒就算了,以後還能做個朋友,不然的話,嘿嘿,別怪哥們不客氣。”

爲首青年,應該是四獸中所謂的虎紋青年,此刻,活絡着脛骨,指關節噼裏啪啦一陣脆響,赤露露的開口要挾道。

“萬把塊?一萬,二萬,還是十萬,要不一百萬?”林峯戲謔一笑,開口道,這幫子小子真是閒得沒事幹,不好好學習,盡好這無聊的玩意事。

前半句,四獸聞言一陣激動,沒想到這小子還挺富的,可聽到後頭,不對了,這小子,壓根兒就沒打算拿錢。

“靠,小子,耍人是不?”

於是,一聲怒吼,爲首青年,掄起拳頭,朝着林峯的面頰就是一拳,砸了過去。

在醫科大,只要不弄出大事,趙小飛都能夠幫他們擺平,這已經是即成的事實,所以,這一拳,爲首青年那可是用了全力的,再說,這裏可是校門口,他們四獸的光輝形象,可不允許被人挑釁。

這邊的一幕,不少路過的學生都看到了,但介於對方的威名,都不敢上前阻攔,此刻,見對方掄起拳頭,二話不說就朝着林峯的面頰砸去,都忍不住的閉上了雙眼。

然而,想象中血腥的一幕並沒有出現,當他們再次睜開雙眼看向那邊時,驚呆了。

林峯叼着煙,饒有興趣的蹲在地上,面前,四獸,一個個捧着肚子,蜷縮着身子,躺在那兒,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冷汗直流。

“咋了,這被打的滋味好不?”

林峯菸圈輕吐,對着虎紋青年開口道,林峯的動作疾如風,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

四人四腳,果斷而犀利。

然而,面對林峯的詢問,四人只有啞巴的份兒,林峯的一腳,力道何其之大,這還是林峯腳下留情,要不然,估計不死也得重傷了。

“林峯大哥!”

就在這時,林峯的背後傳來了秦歡的聲音。

夜自修結束後,秦歡回了一趟宿舍,這才導致晚來了一會兒。

“秦歡!”

聞言,林峯站起身來,走了過去,發現這丫頭換了一身衣服,下身是一條洗的有些發白的牛仔褲,上身穿着一條短袖的襯衫,扎着一個馬尾辮,雙手合十,放於身前,此刻站在那兒,顯得亭亭玉立,很是嬌人。

“林,林峯!”

虎紋男,剛想要掙扎的站起身來,然而,秦歡的一句話,讓人果斷直接給一頭栽了下去,幹啥,裝死唄!

就在前不久,自己的靠山哥趙小飛打來電話,告誡他們從今以後,見到秦歡要退避三舍,不僅如此,還要照看着一些,不能讓她受到絲毫的傷害,否則,拿他們是問,同時,還特別叮囑,一定要注意一下一個叫林峯的青年,千萬不可得罪,然而,誰知,這纔過去沒多久,自己怎麼就給磕上了,一個連靠山趙小飛都要叮囑不可得罪的人,自己剛剛乾了什麼?敲詐要挾還不算,還動手了,乖乖,這是找死的節奏啊。

有同樣想法的,不止虎紋青年一人,其餘三人,此刻,他們連撞牆的心都有了,也不掙扎,乾脆扒在地上不起來了。

“林峯大哥,他們?”

由於秦歡來時,四獸已經被林峯給踹翻在地,所以並不知道這裏發生的事情,此時,見他們四人躺在地上,感覺有些兒怪怪,不由問道。

“估計是肚子痛吧,別管他們。”聲音落下,四獸差點兒給氣暈過去,肚子痛?確實,是肚子痛,不過,這可是被你給踹的。

“秦歡,上車,陪我去個地方。”

林峯拉開車門,對着秦歡說道,林峯記得上次聽佘山別墅的小保安於楚說過,在這附近有一條吳江路,夜市很熱鬧,各類衣帽飾件,鞋襪裙褲,應有盡有,很適合大衆的消費,所以,林峯想帶秦歡去那挑幾套衣服。

畢竟如今秦歡也是大學生了,總不能老穿校服,或者是這些洗的發白的褲子,也應該稍微的學會一些打扮,況且,林峯相信,如果秦歡真的打扮起來,絕地會是一個大美人。

至於那高檔的**店,林峯知道,估計就算是帶了秦歡過去,以她的性格也不會接受自己的好意,當然,這話林峯不能說的太白,所以,林峯才說是陪自己去。 夜市的吳江路,燈火通明,猶如白晝,人頭攢動,人來人往,林峯在距離吳江路五百多米處找了個停車的位置,將車停在路邊,因爲再往裏,車子進去就有些困難了。

“林峯大哥,你要買衣服?”

秦歡來過吳江路,這裏幾乎集齊了金海市一半以上的服裝生意往來,有專搞批發的,也有零散銷售的,當然,更多的,還是那一個個不到十平方米的小攤位,此刻,秦歡見林峯將車子停在路邊,還熄了火,不由問道。

“嗯,這不是不會砍價嗎,想請你來幫幫忙。”說着,林峯拔掉車鑰匙,率先下了車,拉開車門,笑着向秦歡邀請道。

“要我幫忙砍價?”

聞言,秦歡一愣,不過腳下動作沒有停,下了車,看向林峯確認道,秦歡雖然是來過幾次吳江路,但是,總共也就買過一兩件的衣服,砍價,貌似秦歡還真沒怎麼砍過,因爲秦歡買的衣服,本就便宜,十幾二十塊左右。

“對,就當是幫我一個忙,不然你說我一個大老爺們的,在那跟人家討價還價的,多不好意思呀。”

藉着秦歡發愣之際,林峯一把抓住秦歡的手,也不給對方掙扎的機會,拉着就往吳江路跑去。

手兒被抓,秦歡只感覺一股暖意自掌心傳來,隨即,化作暖流,流遍全身,剎那間,秦歡的腦袋一片空白,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一個男生牽手,這種感覺,很奇怪,想掙脫,卻又本能的不去拒絕,反而,心中有些竊喜。

林峯走在前頭,身體有意無意將迎面而來的一些人,擠到一邊,身後,秦歡一臉緋紅,做着深呼吸,儘可能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秦歡,那裏的褲子不錯,我們去看看。”

說着,林峯指着前面不遠處的一個褲子攤位,隨即,兩人走了過去。

“老闆,這褲子怎麼賣?”攤位上褲子的種類有很多,牛仔褲、休閒褲等等,男式女式都有,這時,林峯指着一條牛仔褲問道。

“這條呀,這是今年流行的最新款,您如果想要,一口價八十塊,當然,我看兩位既然是情侶,不防試試這一款,賣的很好,情侶褲。”見到有客人上門,老闆很殷切,介紹道,不過,當老闆見到林峯與秦歡雙手緊握時,不由又推薦了一款,畢竟這大學生情侶的生意比較好做。

“哦,什麼價?”聞言,林峯暗自叫好,有老闆這麼一句話,這褲子林峯那是買定了,不過,言語上不能表現的太過積極,所以,又問了一句,至於秦歡,這小丫頭,此刻那臉蛋兒,可是通紅的一片。

“這樣吧,本來單賣九十的,兩條一起算你一百六?”老闆倒是很會算賬,貌似給了林峯二十塊的折扣,可實際上,平攤到一條褲子也就才十元錢,而林峯從於楚的口中得知,這兒的砍價,一般都可以從半價砍起。

“秦歡,你看這褲子怎麼樣?”林峯將目光看向後者,詢問道,對於價格林峯倒是不怎麼在意,主要是看秦歡喜不喜歡這條褲子。

“褲子很好,呃,就是價格太貴了。”聞言,秦歡反應過來,伸手摸了摸褲子的面料,開口道,確實,這條褲子不論是質地還是款式,都很不錯,但是對於秦歡來說,一條八九十塊的褲子,可足夠頂她半個月的伙食了。

“不貴了,你們可以去別的攤位看看,我這個價格,絕對公道,兩條一百六,我也就賺你們幾塊兒錢,運費還不出產呢。”秦歡的話,似乎是說到了老闆的痛處,老闆解釋道,不過表達的意思,卻只有一個,那就是我的這個價格,絕對是最低的,我這是不賺錢的買賣。

這話兒糊弄糊弄別人還行,糊弄林峯,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不過,林峯也懶得拆穿,指着旁邊一條小碎花的連衣裙,問道:“這個多少錢?”

“三十!”老闆回答的很利索。

“行,一百六就一百六吧,不過,得加上這條連衣裙。”林峯也不磨嘰,直接開口道。

“啊呀,您這不是讓我虧本…”聞言,老闆還想說幾句,卻是被林峯給直接打斷,道:“得,一句話,賣還是不賣,不賣我走人。”

如果以於楚的說話,褲子原價九十,打半價,兩條也就九十塊,即便那連衣裙以三十塊計算,一百六十減去九十,再減去三十,老闆至少還賺四十,只賺不賠。

說着,林峯還真裝出一副欲走的樣子,見狀,老闆哪還能錯過這上門的買賣,連忙道:“賣賣賣,您小哥可真會砍價,哎,真不賺你錢的。”

老闆嘴裏嘮叨着,手上動作卻是老快,不一會兒,就將兩條褲子和一件連衣裙給裝進了袋子,遞給林峯。

一旁,秦歡看的有些發愣,剛纔林峯說啥來着?不會砍價,這還叫不會砍價?

而就在秦歡發愣之際,林峯早就已經把錢付清,拉着秦歡又向別的攤位走去,漸漸地,從被林峯單方面的握住小手,慢慢的,變成了兩手相握,此時,再看兩人,儼然真像是一對情侶。

“林峯大哥,這錢回去後我給你。”秦歡垂着腦袋,開口道,秦歡出來的時候,身上只帶了二十塊錢,這個時候,顯然是不夠還給林峯的。

“哎呀,見外了哇,褲子是情侶褲順帶的,至於連衣裙更是老闆贈送的,你真要給錢我,這不是瞧不起林峯大哥我嗎?當然了,如果你真要感謝我,那就改天請我吃飯吧。”

聞言,林峯開口道,雖然林峯與秦歡纔是剛剛接觸,但是,林峯能夠從秦歡的身上,感覺到一種堅毅,一種不屈不饒的精神,所以,林峯在話的最後,留了一個空間,這樣,也好給秦歡一個表現的機會。

“那好,林峯大哥可要說話算話。”

果然,正如林峯所料,秦歡向林峯發出了邀請,秦歡有着屬於她的堅持,至於那情侶褲還有連衣裙,秦歡更多的,是把它們當作了林峯大哥送給自己的禮物。

接下去,林峯拉着秦歡,東買買西買買,這邊兒買件衣服送個啥,那邊兒買條褲子要個啥,到最後,林峯大包小包,雙手提的滿滿,至於那些送的,要的,林峯反正就是找着藉口的,一咕嚕全部給了秦歡,至此,林峯此行的目的,也算是圓滿完成。

當林峯將秦歡送回金海醫科大學時,已是將近十點半,距離學校的禁門時間,只剩下幾分鐘,林峯目送秦歡進了校門後,這纔是驅車離開。

然而,林峯不知道,轉過身去的秦歡,此時,臉頰上,滿是淚水。 次日上午。

林峯驅車前往郊外,這裏以前是猛虎幫旗下的一個廢舊工廠,不過這幾日來,已經被姜衛國改造成了一個室內訓練場地。

“幹什麼的?”

林峯的車,在工廠大門口被兩個壯漢給攔了下來,腰桿筆直,詢問道。

“不錯!”

林峯將車窗搖下,露出頭來,開口道,雖然前者還缺少一些警惕性,但是,氣質不錯。

“是峯哥啊!”

見到是林峯,兩壯漢立即又把身子站直了一些,尊聲道,林峯在龍騰、猛虎兩幫中地位,他們清楚不過,那可是能夠與兩大幫主平起平坐的份兒。

“他們都在嗎?”

林峯問道,經藤二龍、周泰這麼幾天來的挑選,選出了四十人,作爲龍虎保安未來的核心高層,當然,能否通過還要經過一番刷選。

“都來了,在訓練場呢。”

一壯漢回答道,同時,按下了護欄的遙控器,今天輪到他們值勤,不過,顯然,他們更喜歡在訓練場上的那種熱血與流汗。

“好,加強警戒。”

說着,林峯將車子駛進工廠,停在了一間工廠倉庫的外面。

訓練場內,扣除值勤的兩人,三十八人正在進行着體能以及搏擊等各項訓練,姜衛國站於場地中央,環視四周,眼中閃過一抹滿意,這些人剛來的第一天,誰都不服誰,再加上平日裏散漫慣了,無組織無紀律,不過,這對於姜衛國一個老牌的特種兵來說,這都不是事,僅是半天,就把他們給收拾的服服帖帖。

“二龍,別說是你,我都看着熱血膨脹啊。”

一旁,周泰看着如今徹底改造、煥然一新的訓練場地,感嘆不止,先進的訓練設備不說,模擬仿真影像,立體四維訓導,三地技術打印的超***械、兵器、彈藥,居然應有盡有,而且還不在少數,對此,兩人都很無語,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是從哪裏來的,至少在國內,還都很少見到。

記得當初林峯說要他們找個廢棄工廠改造成訓練場時,他們還權當只是用來一般的體能訓練之用,可如今再看,乖乖,這是要幹啥,儼然就是一個高仿型的特種軍事化訓練場地。

“砰!”

然而,就在這時,倉庫的大門被一股巨力踹開,一位黑衣人,臉帶面具,跨步走了進來。

“誰?”

突然的變故,讓整個訓練場上的人,臉色都是一驚,來者不善。

然而,黑衣人似乎猶如未聞,腳步不停,依舊向着場地中央走去,同時,手上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把匕首。

“大家小心!”

щшш☢ ttκan☢ C ○

見狀,姜衛國目光一凝,沉聲道。


“老薑!”

藤二龍、周泰來到姜衛國的身邊,臉色也是有些不好看,兩人混跡道上這麼多年,眼力還是有的,此人極度危險,甚至,此刻在黑衣人的身上,還隱隱感覺到了一股殺氣。

然而,黑衣人顯然不會給予他們交流的機會,腳下一步跨出,身體一閃,冰冷的匕首帶着一抹寒光,切割而出。

“我來!”

姜衛國一聲爆吼,同樣的祭出一把匕首,呲!利刃相交,火花飛射,兩人一撮而過,然而,黑衣人速度不減,身體凌空而起,腳下一旋,連環腿踢出。

“不好!”

見狀,藤二龍、周泰急忙揮臂護於身前,然而,前者的速度實在太快,砰砰!僅是兩下,兩人的身體直接倒飛出去,這還不算,一擊落下,黑衣人棲身上前,寒光撩過,下一刻,藤二龍、周泰應聲落地,沒有了反應。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