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我發現這個何乃軒背影特像一個人,可是,就是想不起來了!”

聽到郭靜摸着下巴一本正經的胡話,米可笑了一聲這才說道:“他除了像他自己,還會像誰啊?”

郭靜揉了揉頭髮,又想了一下,還是沒有一點頭腦,她抱着米可的胳膊朝着圖書館走去。

“怎麼樣了最近?”

“哎,挺好,你知道嗎? 香港1968 ,還有你知道嗎?”

“2009年世界wcg世界競技大賽將會在晉原舉辦,如果我發揮超常,我將會作爲表演賽的選手之一。”


……

沒有回寢室,何乃軒把賈也還有江東語帶出了學校,一路去了軒毅集團,軒毅集團的大樓已經搬遷到集團自己蓋的大樓,這整棟大樓都屬於軒毅集團。

看到這麼輝煌的大樓,賈也還有江東語一點也不驚訝,因爲驚訝有什麼用,下次何乃軒一定會再給他們驚訝的。

何乃軒把江東語扔到了馮坤手底下,讓馮坤帶他,而賈也,何乃軒則是交給了張三。

這兩個人在今年下半年就要進入集團,擔任職務,現在就是他們鍛鍊的時間。

安排完這兩個人,何乃軒去見了吳建濤,單非將會在6月25日,於沒活紐約市的麥迪遜廣場花園參加NBA選秀!而吳建濤已經回國執掌軒毅集團戰唐CBA俱樂部。

賽季開打是在十二月份,現在戰唐戰隊處於引援,挖掘新人的階段,何乃軒將所有的控制權交給了吳建濤,任他安排,但是有要求的,那就是贏球!

對於這個賽季,何乃軒給予的資金是很大的一筆,按照預想,除了從其他戰隊挖人,還會從國外挖人。

戰唐戰隊是軒毅集團的一個大計劃,而且2009軒毅集團的好幾個大動作都是在下半年。

除了戰唐戰隊踏入CBA風雲賽場,還有wcg總決賽的舉辦,鄂爾多斯煤礦的發展,美團的面世,方勉的步行街計劃。

每個人大動作背後,都有着何乃軒巨大的棋盤計劃,每一步都顯得尤爲重要。

何乃軒這幾天會去上海,等從上海回來他將會巡視空速星痕時空各大分部網吧,這就得差不多到了八月份。

然後又是去鄂爾多斯煤礦事情與去北京談攏國米手機投資等問題,忙完這一切,將會舉辦軒毅集團的重要會議。

然後軒毅集團的大招就開始釋放了,到時候整個晉原,整個山西,整個國內,何乃軒的軒毅集團將會火爆無比。

王的韓娛

再見見到胡天賜的時候是在奶茶店,屬於賈也的奶茶店,胡天賜似乎沒有了往日的傲氣,可是那份獨有的氣質仍然沒有改變。

“一杯香蕉奶昔。”

何乃軒坐在胡天賜一旁,然後沒說話,拿起胡天賜面前盤子的一塊點心吃了起來。

“你看到了我提交投資計劃?”

胡天賜率先開口了,他不知道經歷了什麼,變得不再是說過我們是同樣的人的話的人了。

何乃軒扭頭看了他一眼,看到了胡天賜眼角的疲憊,笑着說道:“你準備準備,率先接觸那個工作室,我忙完手中的事情,然後開始你的方案。”

等到何乃軒的話,胡天賜帶着驚訝,眉頭微微皺皺,然後低聲說道:“你比我優秀太多,我……”

“你不像以前的胡天賜了,我比較喜歡以前那個意氣風發的胡天賜。”

說完這句話,何乃軒拿起服務員端過來的奶茶喝了一口,然後起身說道:“我覺得我看不錯人,孫翰也沒有,這件事情交給了,智能手機我看好。別讓我覺得你連個沒出校的大學生都不如!”

就這麼扔下一句話,何乃軒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同時帶走的還有那個裝着奶茶的精緻杯子。

胡天賜看着離開的何乃軒沒說話,良久之後,他突然扭頭問了一句調奶茶的服務員:“他怎麼把杯子帶走了?還沒付錢?”

服務員認真的看了一眼胡天賜,然後這纔有些認真的回答道:“他是我們老闆的朋友,好像還是股東,他喝奶茶從來沒有付過賬,那個杯子是他專用的。”

嗯?

突然,一直帶着疲憊神態的胡天賜突然眼睛亮了起來,他突然明白了一個問題,他自言自語道:“好大一盤棋!” “畢業了,我們就要分開一段時間了,可能會是很長的一段時間,但是你要記住,我會等你,會爲你而努力,我最愛的那個人,我心裏最特別的那個人,送你一首歌,最想唱給你的歌!《特別的人》!”

“愛一個人或許要慷慨

若只想要被愛

最後沒有了對白

必須有你我的情真

不求計分的平等

總有幸福有心疼

生命的起伏要認可

懂一個人也許要忍耐

要經過了意外

才瞭解所謂的愛

今後的歲月

讓我們一起了解

多少天長地久

有幾回細水長流

我們是對方 特別的人

奮不顧身 難捨難分

不是一般人的認真

若只有一天 愛一個人

讓那時間每一刻在倒退

生命中有萬事的可能

你就是我要遇見的特別的人


懂一個人也許要忍耐

要經過了意外

才瞭解所謂的愛

今後的歲月

讓我們一起了解

多少天長地久

有幾回細水長流

我們是對方 特別的人

奮不顧身 難捨難分

不是一般人的認真

若只有一天 愛一個人

讓那時間每一刻在倒退

生命中有萬事的可能

你就是我要遇見的 特別的人

有時候我們都會寂寞

有時也會失敗 怕被淘汰

想去找一個明白

而我曾經多次的等待未來

你何時會來

人山人海 總有你的存在

有你我的愛

我們是對方 特別的人

奮不顧身 難捨難分

不是一般人的認真

若只有一天 愛一個人

讓那時間每一刻在倒退

生命中有萬事的可能

你就是我要遇見的特別的人。”

到了此時此刻,面臨畢業季,學校裏的老師們也不敢管太多,大四的老鳥妖女們都已經成精了。

可是沒想到,居然會有如膽大的人在廣播站裏唱了情歌,不過對於這個現象,雖然學校裏不贊同,沒有幾個老師出手管。

不過還是有人出面了,畢竟這是不能太那啥了,去了播音室,卻發現這只是一個光盤,播放的人早就不見了。

這是一盤錄好的光盤,沒錯,就是何乃軒送給米可的歌曲,這是他在齊偉偉的工作室錄好的。

米可聽到了,趴在宿舍陽臺聽的,她沒有做任何評價,可是寢室的姑娘們卻紛紛討論了起來。

“哎,這傢伙唱的挺有味道!”

“男神啊,這麼有才,自己寫的?”

“哇,你們說是哪個系的?怎麼就沒人給我這麼浪漫表白呢?嗚嗚……”

“哎,你們發現沒?我怎麼覺得這個男生唱的歌曲跟那兩年《燃點》那首歌曲的作者是一個人呢?”

“不能吧,晉原大學有這人才?我咋不知道呢?”

十二點的辛德瑞拉 拉倒吧,你以爲你****呢,啥都知道!”

整個寢室,米可是唯一知道這首歌是何乃軒唱給自己的,聽到宿舍姑娘這樣說,她着實愣了一下。

因爲面臨畢業了,米可也讓家裏人給自己買了個筆記本電腦,平日裏查個資料也方便,她彷彿漫不經心的坐到了電腦面前。

然後戴上耳機,挪動起了鼠標,當年《燃點》還有《傷心童話》出來的時候,她着實聽了很久,這兩首歌很有味道,她很喜歡。

如果不是舍友這樣說,米可可能還有點不能意識到這個情況,仔細回想何乃軒唱的這首歌之後,她突然越發的感覺到,就是啊!這聲音太像了!

米可打開音樂,播放起《燃點》,聽了不到兩句,她的心底一個巨大而又荒謬的想法升起了,何乃軒不會就是落日餘暉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