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風微微一笑,經歷一個上午鬥智斗勇,他終於感覺到一些溫馨。

「請閉上眼睛!」魯義說道。

許風閉上了眼睛。

魯義也閉上了眼睛,當他開始測試,他大吃一驚。

這個少年,功能點竟然如此多,他的力量也是無限,那是一種江河奔騰感覺。如果經過一些特殊培訓,完全可以做到如大海般澎湃。

這個少年,真是百年難遇,不,千年難遇的一個魔法師和戰神人才。

魯義很激動,他沒想到自己竟然能遇到這樣一個人才。

看著許風又如此淳樸,魯義點點頭。如果沒有這樣淳樸性格,有如此潛質的人,給社稷帶來的危害說不定很大。

當年的蚩尤,也是難得人才,正因為他才能巨大,造成中原和南蠻之間那樣多年戰爭。雖然黃帝和炎帝最後聯手打敗他,但終究生靈塗炭,不堪回首。

今日這少年天賦不亞於昔日的蚩尤,又難得有淳樸性情,真是難得,他日一定可以成為國家棟樑之才。

祖秋看到魯義吃驚神色,走了過來。

「魯義,為何如此吃驚?」祖秋問道。

「院長,此少年稟賦超出凡人,實在難得!」魯義說道。

「那好,將他好好留下來就是!」祖秋微笑道。

他心裡其實有些隱憂,大王和東夷的戰爭,已經開始很多年。可東夷人實力比想象中強大。這次大王又出征,雖然本院院長宗成親自跟隨,還帶了本院三十名最優秀弟子和老師,可聽說商軍還是死傷慘重。

本院最優秀三十名成員據說傷亡一半以上,宗成院長在那裡痛心不已。

此刻有這樣人才進來,真是可喜可賀,我得好好看看他人品如何,祖秋想。也打開自己天眼,仔細看著許風來歷,他突然吃了一驚。

因為他看到很多東西,整個學院,能達到祖秋這樣級別的魔法師,少之又少。只有宗成在他之上,另外的副院長都達不到祖秋水平,所以祖秋能看到許風的很多來歷。

他神色有些凝重,不過內心還是有些歡喜,因為這確實是一個人才,希望他能輔助商王在以後對東夷戰爭中勝利。

不過,大王規劃里,除了東夷,還有徐夷,更有南夷,等等。大王辛一心成為最威武天子,他的征討心是不會消減的。

祖秋想到這裡,嘆息一聲。這時,所有學員的結果都出來了。

經過清點,五名天資平平的學員被淘汰。那幾個人離開時臉上全是悲傷,都已過關斬將快要成功,沒想到輸在魔法師的天賦上。

許風身邊夢兒公主的異能天賦也非常優秀,許風看著她心裡想,畢竟是一個傳奇家族出來的公主,異能是不會缺少的。

想起那日她一人騎馬躲避那些追兵的樣子,熊倜覺得有些神往。

可他不敢多看夢兒,他擔心自己看多了,真會喜歡上她。她臉上有一種神秘的美,那是許風總想要去探究明白的。

夢兒也好像很依賴許風。她總是靠近許風,好像那日分別她很後悔,如今再次重逢,再也不想讓許風離開。

這種感覺許風也感覺到了,他感到一絲開心,也感到一絲責任。

因為,如果夢兒真的渴望他來保護,他自己未來都不知道在哪裡,現在又加上夢兒,壓力更大了。

「好了,各位孩子們,你們即將面對最複雜,也最難的一個挑戰,那就是比試智慧!」祖秋說道。

「智慧?」大家都在想,這個如何比呢?

「你們大家看著,這個比智慧如此比。你們每個人都會得到一個圖,圖上有個案例,那是一個打仗的案例!你們假設你們是右手面那支軍隊大將,你們將如何帶領這支軍隊打敗另一側軍隊!上面還有一些援軍,你們都看,這些援軍顏色和右手那支軍隊顏色是一樣的!」祖秋說道。

大家很快都得到一張帛圖,上面畫著很多山川河流,在圖兩側,各有一支軍隊準備出戰。

考官的意思,就是要一一說出自己的戰策!

這一回,所有學員都得單獨進去闡述,祖秋親自打分。

那是學院一個寬敞大殿里,祖秋在裡面,讓這些學員一個個進去闡述。

很多學員都很緊張,他們拿著那圖在想著,嘴裡念著,生怕遺漏一些思路。

許風看著夢兒,夢兒不緊張,也不輕敵。她看著那圖,好像是在看著真實的山川河流。

突然她笑了,那笑讓許風感覺很恐怖,因為他害怕被這姑娘超越。自己是個男子漢,不能被姑娘超越,許風這樣想。

他也努力看著這畫卷,開始想如何行軍打仗。

關於行軍打仗,許風讀過娘有些書。那些書里有幾本是專門記敘打仗的日記。

有一本書是本朝一個著名將軍的隨從記錄下來的征戰史,那裡面詳細寫明將軍是如何布置打仗的,如何打贏了那些勝仗,又如何產生那些敗仗!

這些書許風從小讀得很多,也仔細揣摩過如何做。

許風看到這些學員一個個進去,可出來時候,都面色凝重。

許風知道,這中間也有很多有天賦學員,他們一定是使出他們全部精力在應對。只是不知道裡面測試是如何做的,需要他們付出如此大精力和心血!

輪到許風考試了,當他聽到大殿里在喊許風,他大聲喊道,「在!」

他排在夢兒之前,他對夢兒微笑一下,然後他扶了下頭頂束髮的小發冠,走了進去。

他一進去,就看到大殿里,坐了很多凌雲學院老師,祖秋副院長站在前面,等著他。

「許風,歡迎你來接受我們的綜合智慧測試,你在前面那裡站好!」祖秋說道。

許風來到前面,他剛站好,就十分驚奇。因為他面前突然出現了一些山川河流的實體樣子,正是剛才那張圖上的樣子。

許風看到一切栩栩如生,不禁嘆服,不愧是王朝最高魔法戰力學院,讓人佩服。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許風,我們這場測試是考驗你的智謀,待會你全部所想,都會成為現實,你一定努力發揮你的才能!」祖秋和藹地說道。

「是,祖大人!」許風說道。

「那好,你閉上眼睛進去吧!」祖秋說道。

當許風閉上眼睛,感覺自己已來到那現場。他睜開眼睛,果然,他已在裡面。

這裡正是許多高山阻隔,河流縱橫,許風明顯還能感覺到和外面一樣的季節,深秋。

他一個回頭,突然嚇了一大跳,因為身後,是密密麻麻大軍,他們一直在山谷里潛伏著,人數有好幾千。

「許將軍,我是黃副將,敵人已到對面山口,請將軍示下,我們該如何是好!」一個副將上前說道。

許風看著對面山頭,他仔細觀察,感覺到那裡飛鳥驚飛,動物亂跑。

對方人數一定不少!許風念道。

他回頭看自己士兵,人數大概有好幾千,都是精兵樣子,個個雄赳赳氣昂昂的。

他們基本能力如何,自己暫時不知道,可看他們士氣還行,那就按照一般士兵要求來定計。

許風看著對面。

「黃副將!探馬是如何來報的,對方人數到底多少,戰鬥力如何,誰帶軍,這位將軍戰力如何,以前戰果如何?」徐峰問道。

「稟報將軍,對方大將名叫毒人,戰力一流,估計能達到武士八級和魔法師三級。他們帶的軍隊估計有三千人左右,軍中配備兩名三級魔法師!」黃副將說道。

許風看著對面。

「我們陣中有幾名魔法師,等級如何?」許風問道。

「將軍,我們陣中也有兩名魔法師,他們等級也是三級左右!」黃副將說道。


「我知道了!」許風想到,原來實力差不多,這仗如何打呢?

他在沉吟著。

「將軍,時間不多了,敵人很快就會衝過來!」黃副將說道。

「不是還有這條河阻隔敵人嗎?「許風問道。

「可是敵人魔法師很厲害,他們可以讓他們士兵飛起來,過河就不是問題!」黃副將說道。

「我們魔法師呢,能不能在對方飛起來的時候,讓他們落下去啊!」許風問道。

「難度很大,將軍,如果對方魔法師做法,士兵會很快飛過河,我們魔法師做法讓他們士兵落下去需要更大功力才能做到。而且沒這個時間,我們開始做法時,他們估計已經過河了。」黃副將說道。

「那這樣,在他們過河時,我們先派一千人衝過去,等他們過了河,衝出去殺一陣,然後撤往這裡的山谷。」許風指著背後山谷。

「其餘三千人,給我五百輕功好的,隨我行動。其餘人聽你調遣,埋伏在後面山谷,等那一千人將敵人引過來,先用大石重創敵軍,然後就從山谷衝下來和敵人決戰!」許風說道。

「是,將軍!」黃副將說道。

「決戰時,你讓魔法師將天氣變成黃昏,再呼風喚雨,暴雨落下,同時伴隨出無數人慘叫和呼喊!」許風說道。

「是!」黃副將說道。

計策既定,許風看著一千人在一個叫劉永的將軍帶領下,直奔前面對方即將過河處。

黃副將帶著大部隊幾千人退往山谷里埋伏。

許風帶著五百人,躲在前面攔截陣地背後。

對岸山間,殺出來許多士兵,那些士兵都穿著黃色軍服,關鍵地方都有鎧甲護體。

一個將軍騎在馬上,往這邊而來。他二十多歲樣子,面目黝黑,威風凜凜,手裡拿著一把長長方天戟。他騎著一匹白馬,那馬四蹄有力,昂首闊步。

他後面跟隨著兩名黑衣魔法師,他們全身都蒙在長袍里,只有眼睛露在外面。在他們後面,是密密麻麻幾千人士兵。

許風知道,這是一支幾千人軍隊標準配置。

只是,許風突然看到,這支軍隊里,竟然還有幾十頭大象。

他有些納悶,大象都是神力,不知道會不會產生麻煩!

敵人來到小河邊,他們停下。很快,有士兵上前測試河流深度,他們用很長一根竹竿小心翼翼往下探,當探得河流深度后,他們飛速向他們將軍彙報。

對方將軍猶豫了下,可是,他看著這邊,對著那兩魔法師說些啥,魔法師點點頭。

「大家聽著,前面河流較深,我們沒時間搭橋了,你們都拿好兵器,讓魔法師送我們過去!」那將軍說道。

「是,毒人將軍!」大家喊道。

命令一下,全部士兵都站在河邊,排好隊形,他們等待魔法師施法。

一個魔法師開始雙手舉起,對著天做法。另一個魔法師看著對面,他的手也向著天。

許風知道,這個魔法師是在防止對岸有人阻礙施法,看來敵人想得很周到。

這樣的軍隊,打起來一定是一場苦戰。

隨著那魔法師施法,突然,對岸士兵都飛起來,他們對著這邊飛來。對方將軍毒人也隨著這股力量飛起來,他們一起落到這邊地上。

那些大象也紛紛落在地上。

他們一起繼續前進。

突然,一支軍隊衝出來,那是劉永將軍帶領的一千人馬。他們利用敵人立足未穩,沖了過來,希望能殺傷更多敵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