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寒鬆開她的手腕,一字一句道:「你拿出來,交給我!」

黃小蓉見幾位師妹師弟橫七豎八倒在地上,知道自己和葉寒的實力差距太大,反抗只能自取其辱,只得老老實實蹲下身,把白玉美人拿了出來,乖乖遞到葉寒手裡。

葉寒拿過白玉美人,確定這是真的后,點點頭,笑著道:「看在你還聽話的份上,這次就饒了你。」

他轉過身向外走去,走出幾步遠,又回過頭來,看著黃小蓉那張清純中帶著幾分妖嬈、恬靜中帶著幾分野xìng的俏臉,以及那讓人忍不住就想生出征服念頭的火爆身材,葉寒覺得有些可惜,嘆道:「美女,你讓我忽然想到了一句話……」

「什麼話?」黃小蓉下意識的問道。

葉寒道:「卿本佳人,奈何為賊?」

這麼樣一個絕sè無雙的美女,本應是萬眾矚目、受到無數男人追捧的,可她怎麼就不走正道,而干起了小偷小摸的勾當呢?

葉寒那副悲天憫人的神sè,自然落在了黃小蓉的眼裡,她咬了咬嘴唇,哼道:「我喜歡做小偷,要你管!」

葉寒聳肩笑道:「是,我是管不著,也懶得管……不過,有朝一rì你落在了別人的手裡,或者被jǐng方抓住,那結果可想而知。我這個人吧,有點憐香惜玉,實在不忍心看到你這麼漂亮的女孩走上不歸路!臨走前勸你一句:收手吧!然後找個好男人嫁了,專心在家相夫教子,不比出來幹這一行強千萬倍?」

黃小蓉見他明明是個少年,說起話來,卻要裝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忍不住「嗤」的一笑,隨即又叉起腰,扳起臉,沒好氣的道:「告訴你,我們雖然是小偷,但盜亦有道,我們從不偷窮人家的東西,也從不傷害別人的xìng命!我們是……俠盜!」

「俠盜?」葉寒哈哈一笑,道:「美女,你看多了吧。小偷就是小偷,是見不得光的,還俠盜……你做過什麼行俠仗義的事情?」

黃小蓉見他不信,不由急了,杏眼圓瞪,道:「你不信?你居然不信?告訴你,我們偷盜來的錢,自己只留很少一部分,大部分是要捐出去的,比如捐給福利院、捐給學校、捐給偏遠山區的窮人……你不了解我們,就不要亂說!」

葉寒當然不信,笑道:「好吧,我不跟你爭這個,沒意思!反正你偷了我的東西,而我就是個窮學生,這是事實!」

黃小蓉為之語塞,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幾眼,突然「咯咯「笑道:「你是窮學生?這一身名牌衣服,沒有五千拿不下來吧?你是窮學生?腳上的鞋子,沒有幾百上千拿不下來吧?你是學生,這價值連城的白玉美人,你從哪裡來的?」

她連珠炮一般的發問,本認為會問的葉寒啞口無言,哪知葉寒仰天「哈哈」一笑,道:「這白玉美人么……說起來和你們偷人錢財差不多,也是我用不光彩的手段弄來的!不過我是黑吃黑,比你們偷盜普通百姓的財物又光明正大一些……」

黃小蓉「呸」的一聲,道:「自己都說是黑吃黑了,還當明正大……你就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看來你和我們這些人啊,都是一丘之貉,好不到哪裡去!」

葉寒擺手道:「懶得和你說……走了!你好自為之吧!」

黃小蓉見他轉身要走,眼珠子迅速轉了轉,道:「喂,你先別走!」

葉寒轉過身,靜靜看著他,等著她說話。

黃小蓉和葉寒交談了幾句,知道他真沒有傷害自己等人的意思,膽子也大了些,繞過茶几,站到他面前,美目打量了他一陣,直到發現葉寒有點不耐煩了,這才吃吃一笑,問道:「小弟弟,有個問題我很想知道——你是怎麼一路找到這裡來的?」

葉寒笑眯眯的道:「你想知道?」

「想!非常想!」黃小蓉道。

「那我偏不告訴你!哈哈……」大笑聲中,葉寒甩步離去。

看著葉寒迅速走遠,黃小蓉強行忍住了跟蹤他的念頭,跺了跺腳,恨恨道:「這個囂張的小……小渾蛋!今天這場子丟得大了,以後說什麼也要找回來!我黃小蓉,可不是吃虧的主!」

…………

昨晚發生的事情,葉寒回家之後,沒有向任何人說起,而且他相信以「小刀會」會主周叔通的經驗,也會把這件事情處理得妥妥噹噹,不會節外生枝。

第二天中午上學途中,葉寒專門跑去銀行查詢了一下,發現自己的銀行帳戶上果然多出了整整一個億的數額,看來那個周叔通還算守信。

葉寒不是守財奴,有了錢,自然知道各種享受,當天他就給自己的父親和葉軍、葉娟兩兄妹分別配了一部好手機;下午放學后,又帶著葉壯一起,給葉壯也弄了部手機,順便把手機號也辦了,方便兩人今後聯繫。

第二天,葉寒又替自己父母以及葉軍、葉娟兩兄妹到駕校報了名,讓他們抽時間去學開車,準備等他們都學會開車了,一人給他們配一輛小汽車,算是代步工具。

葉軍、葉娟壓根兒就沒想到葉寒會這麼慷慨,一聽說自己很快就能開上小轎車,興奮的一夜都沒怎麼睡好覺,第二起床后雖然頂著黑眼圈給病患打針拿葯,但依然興奮無比,幹勁十足。

葉奎夫婦雖然覺得兒子花錢太過大手大腳,不過看到診所rì進斗金,生意越來越好,也就沒什麼說的了。

不管怎樣,現在的rì子比起以前,不是已經好了太多?


而且兒子說的也有些道理,錢掙來就是要花的,不然難道等百年之後,帶進棺材里去?

至於那尊白玉美人,葉寒暫時放在了自己書房一個秘密的地方,他還專門諮詢過「鷹翔實業」的吳鷹翔吳老闆,按照吳鷹翔的意見,寒假的時候,他親自陪著葉寒去一趟港島,在港島的加德士拍賣會拍賣白玉美人,到時一定能拍出個令葉寒滿意的好價錢。

十一月份的天氣,已經由涼轉寒,就在這個月初,皖中市第一中學一年一度、為期三天的秋季全校運動會也拉開了帷幕。

作為皖中市的第一重點中學,市一中對學生的身體素質這一塊極為重視,每一年的校運會,校方都會下達硬xìng指標,要求所有校運會的賽事,每個班級都必須有人參加,如果校運會上哪個班級的比賽成績倒數,那麼該班級的班主任就會受到相應處罰,取消當年的先進教師資格評選。

因此,市一中各個班級的班主任,對校運全也都重視的很,在校運會召開的前幾天,就開始進行全班動員,鼓勵學生們踴躍報名參賽。

葉寒所在的初三(1)班,成績在同年級里名列前茅,但因為學生們太過注重學習成績,而忽視了身體的鍛煉,結果在每一屆的校運會上,從來都是倒數前三的水平,結果導致班主任夏紫萱屢次與「優秀班主任」的頭銜失之交臂。

葉紫萱畢竟是個年輕女孩,好勝心多少有一點,今年她卯足了勁兒想取得個好成績,校方的通知下發之後,她就把這件事情當成了重點來抓,當天下午利用最後一節課的時間,專門對本班學生的體育特長進行了摸底,並且敲定了每個學生所要參加的項目。

對於這種小孩子過家家一樣的體育比賽,葉寒毫無興趣,只不過他本人不想參加,葉紫萱卻盯上了他。

鑒於葉寒在那次景區火災中一口氣把上百名遊客從樓下扔下來,人人都知道他是個力大無窮的傢伙,因此葉紫萱親自指定,讓葉寒報名參加校運會的鉛球比賽,並讓葉寒立下「軍令狀」,無論如何,一定要給班裡拿個冠軍回來。

對於美女班主任的這種「強攤硬派」作風,葉寒大感無可奈何,只好苦笑著答應。

葉壯人高馬大,力氣也有,他報了集體比賽項目的籃球,同時也報了鉛球,說是和葉寒組成「雙保險」,誓言拿下鉛球比賽的前兩名。

至於其他的比賽項目,在葉紫萱的東拼西湊下,也總算有人報了名。

忙完這一切,葉紫萱長長鬆了口氣,又進行了一番賽前動員,接著就把確定下來的參賽名單報了上去。

兩天後,校運會正式開始,簡短的開幕式之後,各個班級的參賽者進入各自比賽場地,開始了第一天的競技。

第一天沒有葉寒的比賽,但是按照校方規定,所有學生不得無故缺席,要為自己班級的同學加油鼓勁,葉寒只好乖乖呆在籃球場邊,觀看自己班級和外班的一場籃球預賽。

初三學生的籃球水平,實在不敢恭維,雙方几個球員各打各的,亂成一團,絲毫都不講究相互配合,不過絕大多數同學都看得熱鬧,每當自己一方球員有進球時,大家就拚命鼓掌叫好,嗓子幾乎都喊啞。(未完待續。) 看了十幾分鐘籃球比賽,葉寒覺得實在無聊,就以「尿遁術」離開了比賽區域,來到校園北區。

校園北區的西部有個小花園、花園裡有假山小亭,東部是一大片樹林,樹林旁是一個面積不小的人工湖……北區一帶一向僻靜,不少學生在課間休息或是放學后喜歡來到這裡,或是說些私密的話,或是讀書學習,甚至有一些早戀的校園情侶,也把這裡奉為談情說愛的「聖地」。

葉寒每天上學放學,同時還有兼顧診所和醫院的事情,很少有時間來北區這裡玩,今天也是閑來無事,想到這裡有樹林和小湖,可以修鍊一下「yīn陽五行訣」中木、水兩脈,便沿著一條鵝卵石小道,一路來到北區。

進入北區的小樹林中,正準備盤膝坐下,忽然間聽到樹林邊的人工湖旁,有人在低聲說話,葉寒側耳傾聽,聽出是一男一女兩人,而且那男的聲音似乎還有眯熟悉。

葉寒好奇心起,輕手輕腳向人工湖邊走近了一些,目光穿過密林,看到人工湖邊的草地上,並肩坐著一男一女兩個高年級的學生,那女生腦袋歪著,靠在男生的肩頭,從背影看,纖秀苗條,長發披肩,應該是個美女,而那男生……

「我靠,那不是我哥嗎?」

雖然隔得還遠,但葉寒一眼就認出那男生是自己的大哥葉山,吃驚之下,差一點叫出聲來。

葉寒之所以吃驚,是因為大哥葉山整天在家裡表現的一副道貌岸然模樣,沒事還告誡葉寒,讓他不要過早和女生「早戀」,說會嚴重影響學習什麼的,沒想到這傢伙嘴上一套,心裡一套,居然偷偷摸摸的勾搭上了某個女生。

他們兩個人不去為自己班級的同學鼓勁加油,跑到這裡來幽會,要說不是在談戀愛,打死葉寒都不相信,而且看他們「小兩口」的親密模樣,似乎好了不是一天丙天了……

哈哈,好個葉山啊,還說不讓我早戀,你自己卻早已經戀上了,這回被我抓個現形,看你有什麼話說!

葉寒打算捉弄一下這個大哥,看看他到時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於是又向前走了幾步,躲在一棵樹后,提聚氣息,大聲喝道:「你們兩個,是哪個班級的學生?光天化rì之下,竟敢在這裡拉拉扯扯,摟摟抱抱,公然談戀愛!哼!」

他聲音頗大,傳入湖邊兩人的耳中后,如同炸雷一般,把正沉浸在柔情蜜意當中的兩人嚇得齊齊一個哆嗦。

葉山和那女生像被電擊了一般,慌忙分開,然後同時從地上站起,回頭向樹林里看來,兩個人的臉sè,都是一片蒼白。

「哈哈……」葉寒大笑著,從樹林里一搖一晃的走出來,對目瞪口呆看著自己的葉山擺了擺手,笑嘻嘻的道:「大哥,你們不去看運動會,在這裡幹什麼呢?」

「葉……葉寒?」葉山呆了一陣,回過神來,一臉尷尬的道:「你怎麼來了?哦,我在這裡和同學在……在討論學習上的事情……」

「切,討論學習的事情,用得著跑到這僻靜地方來?用得著肩並肩,手牽手?」葉寒「嘿嘿」壞笑道:「大哥,你就別辯解了,老實交待吧!有句話叫什麼來著?哦,坦白從嚴、抗拒從嚴!」

「……」

有沒有搞錯?什麼時候,坦白也要從嚴處理了?

「我靠,說錯了!」看到大哥的古怪表情,葉寒一拍自己的腦門,道:「應該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嗯,這件事,你怎麼解釋?」

那女生看到葉寒出來后,滿臉羞紅的躲到葉山的身後,聽到葉寒和葉山的對話,又探出頭來,看著葉寒,再看看葉山,一副驚訝的表情,插口道:「葉山,你和葉寒是……是兄弟?親兄弟嗎?」

葉山苦笑道:「是。他是我弟弟……晴晴,別擔心,我弟弟講義氣,不會把咱們的事情亂說的……」

「咦?美女你認識我?」葉寒打量了一眼那女生,見她五官jīng致,容貌俏麗,也是個難得一見的美女,暗贊了一聲,心想大哥居然能泡到這樣出sè的女生,看來有兩把刷子啊!

前些天葉寒也準備給大哥葉山和妹妹葉婷每人配一部手機的,卻被父母阻止了,理由是兩人一個準備考大學,一個年齡太小,配了手機會影響學習,於是葉寒暫時就沒買給他們,準備等大哥讀了大學、妹妹升了高中后再說。

不過以葉寒的xìng格,自己有錢,怎麼也不會讓哥哥妹妹窮著,平時背著父母,沒少給葉山、葉婷兩人零用錢花。

「你是咱們一中的風雲人物,有哪個不認識你啊!」叫晴晴的女生顯然很害羞,依然躲在葉山背後,抓著葉山的一片衣角,紅著臉道。

葉寒一想也是,自從校方專門為自己召開了那個表彰大會之後,現在自己這張臉,在一中校園裡可以說人盡皆知,走到哪裡都別想再裝低調。

「美女,你哪個班級的?叫什麼名字?哦,大哥你別誤會,我只是替你把把關……」葉寒笑著道。

「葉寒,你別開玩笑,晴晴她很膽小的……」葉山沖葉寒訕訕一笑,隨即低聲道:「嗯,她叫何晴晴,是我們班的班花。我們……我們之間真沒什麼……」

「得了吧大哥,這種事情,還想瞞我?你過了年就滿十八了吧?哈,成年了,再談戀愛的話,就不算是早戀了!別怕大哥,放心大膽的談吧,做兄弟的我支持你!」

「真的?」聽到葉寒這句話,葉山的雙眼頓時亮了起來。

葉山當然知道,現在在家裡面,連父親都得聽葉寒的,葉寒如果明確靜態支持自己,那自己和何晴晴的事情就沒什麼問題了,就算爸媽知道,也有葉寒在前面頂著。

「嗯,大哥你眼光不錯,我這位將來的大嫂人漂亮、身材好、還是旺夫相……哈,小弟我在這裡預祝你們早rì修成正果!不過……你們在談戀愛的同時,也要提高jǐng惕,這次幸好是我,要是被學校領導們發現,你們就慘了!」葉寒笑呵呵的道。

「都怪他……」何晴晴的膽子大了一些,站到葉山身邊,抬起粉拳輕打了他一下,嬌聲嗔道:「我剛才在看運動會,看得好好的,他突然找到我,說要和我說悄悄話,硬是拉著我來這裡……結果吞吞吐吐的到現在也沒說出來……」

葉山撓撓頭,看了葉寒一眼,乾笑道:「晴晴,其實我想和你說的悄悄話,和我弟弟有關的……」

葉寒怔道:「大哥,什麼和我有關?」

葉山道:「你前幾天不是說,等我以後結婚的時候,送我一幢大別墅、一輛高級跑車嗎?我心裡高興,就想和晴晴分享一下快樂……」

「你呀,就會說些好聽的話哄我……」何晴晴瞟了葉寒一眼,道:「又是別墅、又是跑車,那得多少錢?你弟弟哪來那麼多錢?況且……況且我更希望你今後有出息,能自己拼出一番事業……」

葉寒笑道:「美……咳,我還是叫你大嫂吧!大嫂,我大哥真沒哄你、我也沒吹牛,如果將來你們真的結婚了,這個世界上的別墅跑車,隨便你們挑、隨便你們選,我二話不說,送!」

何晴晴雖然被葉寒一聲「大嫂」叫的滿臉通紅,羞澀不憶,但同時也被葉寒的話給逗樂了,「咯咯」笑道:「好啊,那就這麼說定了!等將來我和你哥結婚,就找你要別墅、要跑車!」

葉寒拍胸道:「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了!」

三人聊了幾句,葉寒不想在這裡當燈泡,影響兩人的談情說愛,便找個理由溜走了。

葉山見時間還早,就拉著何晴晴的手,再次坐到小湖邊,開始和他說起自己弟弟葉寒的傳說……

大哥和「大嫂」在談戀愛,北區這裡是不能呆了,葉寒在校園裡四處走了片刻,無處可去,只好又回到籃球場地,卻發現葉壯已經下了場,正捂著左眼,躺在籃球場邊的草地上哼哼著。


「怎麼回事?」拿開葉壯的手,見他眼眶有些發腫,葉寒皺眉道:「打籃球傷著了?」

「唉,倒霉啊!」葉壯坐起身來,眨了幾下那只有些紅種的眼睛,嘆道:「我剛才和(2)班的一個球員搶籃板球,被那傢伙用胳膊肘撞了一下,這隻眼睛差點廢掉!我靠,我覺得那傢伙根本就是故意的!」

「誰撞的你?」葉寒道。

「就是!」葉壯指起手,向籃球場上一個身高達一米九的魁梧大個指了指,恨恨道:「那傢伙在球場上橫的很,技術也是真好,我們班的球員都防不住他!聽說他賽前還放狂言,說要打遍初中部無敵手,帶領他們初三(2)班拿下年級冠軍!嘿,直接淘汰!」

「哦,現在比分是多少?」葉寒又問。

古玩專家 76比50,咱們班落後不少!」葉壯一臉沮喪的道:「咱們籃球賽因為參寒隊伍多,採取的是直接淘汰賽。也就是說,只要輸一場就完蛋,沒機會參加後面的比賽了!」

「比賽還有多少時間?」葉寒問道。

葉壯看了看時間,道:「已經是下半場了,還有十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吧!」

「你和裁判說說,換我上去!看我給你報仇!」葉寒道。

葉壯道:「老大,你……你從沒打過籃球啊!玩得轉么?」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