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俊迷迷糊糊只見也不知道把幕婉兒送到哪裏去了,回來的時候正看到同樣趴在桌子上醉醺醺的林若兮,臉上漏出衣服陰謀得逞的笑容:“我靠,這酒後勁挺大,若兮走我帶你去看球去和嘿嘿。”英俊把林若兮抱了起來,向房間走去,他並沒有看到這間房間正是他把幕婉兒送進來的那間房間。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林若兮就從迷迷糊糊中醒了過來,剛醒過來他就感到不對勁好像有人在壓着自己,搖了搖有些昏沉的腦袋睜開眼睛,正看到一條腿正壓在自己的小腹上,最重要的是他一眼就看出來這並不是女人的腿。

“啊,英俊你起來,你昨天晚上對我做了什麼。”一聲驚叫之後,林若兮就看到那條腿的主人竟然是英俊的,最最讓林若兮驚慌的是這傢伙身上一件衣服都沒有,還有在另一邊還有一個幕婉兒,那昨天晚上他們不是雙飛了吧。

“幹嘛啊,別鬧,再讓我睡一會兒。”在睡夢中的英俊,正做着和林若兮兩人愛做的事情,看着林若兮在自己的身下**不已,英俊哪裏肯這時候醒來,嘴角的口水都流到牀上去了。

到是另一邊的幕婉兒被林若兮這一嗓子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啊,幕塵哥哥,你睡覺怎麼不穿衣服。”幕婉兒倒是沒有多想,他也記得昨晚好像喝多了,迷迷糊糊中好像是自己的幕塵哥哥送自己到牀上去的,而且現在她的衣服還好好的只是看到英俊光着屁股趴在牀上,臉上帶着銀蕩的笑容一副睡得正香的樣子。

林若兮看着醒來的幕婉兒俏臉上充滿了紅暈,因爲她可不像幕婉兒那樣一副穿得好好的,她是除了內衣之外所有的衣服都不見了。

“若兮姐,你們,你們昨天晚上在這裏嘿咻了,啊,我這就出去。”幕婉兒問出這句話之後就覺得不是那麼回事,立刻驚呼一聲退了出去,心裏卻是有些微微的失落,似乎是在妒忌和幕塵哥哥發生關係的是林若兮而不是自己。

“婉兒,我,我。” 我的英雄學院之征服之路

“呵呵若兮姐,我明白的,你不用解釋。”幕婉兒笑容有些苦澀的說道,在她看到幕婉兒已經得到了爺爺和父母的認可,已經是自己幕塵哥哥的女人了,他們發生這種事情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說完幕婉兒就離開了房間,還細心的幫他們關上了房門。

“婉兒醒醒吧,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也強求不來。”幕婉兒看着光上的房門,嘆了口氣說道,但是心裏的那種失落又有說知道,畢竟她早就喜歡自己的幕塵哥哥了,連當時幕塵變得那麼紈絝經常玩女人她都可以忍受不離不棄,可見幕塵在她心中的位置。

而此刻和英俊單獨相處的的林若兮,起的伸手就想在英俊那羅樓的屁股上打一巴掌,但立刻回過神來覺得這樣不好,於是她把被子蓋在了英俊的身上,然後一下子騎了上去兩隻手一邊一個的就住了英俊的耳朵,也顧不得心中的羞澀和這種誘人的姿勢了。

“英俊你還睡,說你昨天晚上對我做了什麼。”林若兮說着還揪住英俊的耳朵轉起了圈,臉上也是一副兇巴巴的神色,一副野蠻女友見誰揍誰的架勢。

被林若兮這樣騎着,還被揪住耳朵轉圈,就算英俊真的是頭豬也肯定睡不下去了:“哎呀呀呀,疼,若兮你幹嘛,雖然我不在意被你逆推,也不介意你在上面,更不介意你對我玩SM但是你下手輕一點,我,我的耳朵快被你揪掉了。”醒來的英俊殺豬般的尖叫着,而那什麼逆推女上男下,還有SM全都是英俊從幕塵的記憶裏找到了,以前這傢伙就經常這樣變着花樣的玩各種高難度技巧。 而此刻光頭強正一臉興奮地在林若兮那二層小樓的客廳裏面等着老大下樓,他一邊在客廳裏走來走去一邊興奮地揮着手,沒錯他的確很高心,因爲一大早他就得到了一個消息,昨天晚上黑虎幫被警察突襲了,這並不是什麼大事他早就知道了,最重要的是警察在裏面找到了價值上億元的毒,這一下子連上面都被驚動了,黑虎幫的所有高層全都被抓了起來,有幾個逃走的也已經被通緝了,可以說黑虎幫已經完了。

“老大怎麼還不下來,真能睡,肯定是沉醉在了溫香軟玉之中了。”看到這麼早了老大還沒有起來,不過想到大嫂林若兮那美麗面容和性感的身材光頭強倒是理解自己老大了,要是自己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的話自己也賴在牀上不起來了。

很快英俊和林若兮就從房間裏走了出來,在外面等着的幕婉兒眼神怪異的在英俊和林若兮的身上來回的看來看去。

林若兮俏臉一紅的看向幕婉兒:“婉兒你在看什麼呢。”心裏也在慶幸,還好在她起牀的時候英俊用那種特殊的能量幫自己治療了一下,讓自己那破瓜之痛消失不見了,不然的話今天別說走路了就是起牀估計也很困難。

“哦,沒什麼,走吧,飯菜我都已經做好了,我們吃飯去吧。”幕婉兒也是俏臉紅紅的說道,心裏也在想着“幕塵哥哥和若兮姐到底有沒有幹壞事。”當然她只是在心裏想想,這種事情她是不會說出來的。

而在客廳裏面等了很久的光頭強看到英俊和林若兮出來,也是用曖昧的眼神在兩人的身上來回的看了看,但他可沒忘記正事:“老大,你終於完事了,嘿嘿我有一件大事要告訴你。”

“玩什麼事了,別胡說,我完事還早着呢,我的持久力是你無法想象的,只是現在肚子餓了出來吃點東西而已。”聽了光頭強的話,英俊一巴掌拍在了他那光頭上說道,同時做出一副我依舊很堅挺的架勢。

“是是是,我說錯話了,老大的威武兇猛誰人不知哪個不曉,令我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光頭強聽了英俊的話雙手抱拳,做出一副佩服的樣子。

“你們,你們這兩個無恥的傢伙,婉兒,我們走不要理他們兩個了。”一邊的林若兮本來就因爲剛剛從女孩變成少婦而感到羞澀,剛剛面對幕婉兒的眼神就讓快讓她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了,沒想到這兩個無恥的男人還在這裏吹噓起了哪方面的能力,雖然她知道英俊那方面真的很厲害,但你們在心裏多好,現在倒好生怕人家不知道還拿出來說,供人瞻仰,真是無恥之極。

在林若兮拉着幕婉兒剛離開,五彩小蛇彩彩就竄了過來,順着英俊的腿就爬到了他的脖子上纏在了上面:“彩彩最近怎麼老喜歡爬這麼高,這樣不好,影響老大我的威猛形象,你還是在我手腕上做手鍊的好。”被一隻毒蛇纏在脖子上,英俊雖然不害怕,那以後要是遇到美女了怎麼辦,還不得直接被嚇走,英俊覺得還是把彩彩這個不好的習慣直接掐死在萌芽裏的好。


而光頭強看着英俊把纏在脖子上的彩彩纏在了手腕上也不再害怕了,他發現彩彩並不是很兇,不會隨便咬人,上次被他咬估計是自己老大指使的,當然了沒事的話他也不會靠近這劇毒的傢伙。

“光頭強,你小子剛剛說什麼有事,是不是高興的事說來聽聽。”英俊今天可是還有許多的事情要做了,昨天就沒有來得及幫剛剛救出被囚禁了數年的父母治療,英俊打算一會買點水果輸送點青珠裏面的能量,讓父母吃了調理一下身體,還有那開藥店的事情也要提上日程了,畢竟想讓自己女人過的好錢是必不可少的東西。

光頭強興奮的吧黑虎幫已經被警察徹底剷除的事情說了出來:“嘿嘿老大就是牛逼,那麼大一個黑虎幫被老大你隨手就滅了。”別人都知道黑虎幫是因爲販毒被警察聯合軍隊除掉的,但是光頭強可是知道這一切都和自己的這位老大有關係,現在她是對英俊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件事情啊,這在我的意料之中,對了那個鬼老大兄弟們找到了嗎?那羣無能的警察竟然能讓他逃出來,我倒是不怕,萬一傷到我身邊的人怎麼辦,一定要找到幹掉才行。”英俊一臉殺機的說道,他可不想給自己的身邊留有危險。

“這個老大,還沒找到,那傢伙也不知道藏到那裏去了,警察沒找到我們的人也沒有找到。”光頭強摸着自己的大光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到。

“繼續找,我覺得那傢伙應該就在附近,你讓兄弟們在附近找找小心一點,那傢伙可是個心狠手辣的傢伙。”英俊感到似乎自己被人盯上了,雖然這只是種感覺但英俊卻是相信,在修真界的時候他就憑藉着這種感覺逃過了多次的追殺。

吃完飯之後,幕婉兒拉着坐在沙發上翹着二郎腿梯着牙一副二世祖樣子的英俊說道:“幕塵哥哥,我想爸媽了,我們回家去看看吧。”自從把父母救出來,這丫頭就和父母呆了不長的一段時間,想也是很正常的。

“走吧,英俊,我們回去看看吧。”現在林若兮也不知道改叫英俊的父母爲什莫了,是改價噢伯父伯父還是和英俊一眼直接叫爸媽。

對於回去看父母爺爺英俊自然是不會反對,何況這早就是他打算好了的,就在應軍帶着林若兮幕婉兒要坐上光頭強的麪包車離開的時候,一輛警車卻是閃着警燈停在了他們的面前,孟卉一臉精神爍爍的從裏面走了出來。

沒錯孟卉很高興,昨天晚上一舉滅了黑虎幫查獲了價值上億元的毒品,這讓她和胡局長都得到了上面肯定,據說胡局長很快就升級,而她卻是局長位置呼聲最高的人,女的當局長雖然不是沒有但卻很少見,這怎麼能讓她不高興。

雖然林若兮很興奮,但是她還是沒有忘記逃走的鬼老大,這不她怕那傢伙來找英俊報復,一大早就趕過來了。 “孟警官是不是遇到什麼喜事了,看你這滿臉的春光,不會是找到男朋友了吧。”英俊看到走下警察的夢迴,眉毛一挑的說到,他自然明白們會在高新什麼事情,昨天晚上可是他讓鐵蛇報警的時候通知孟卉的,這樣一個天大的功勞扣在她頭上不高興纔怪呢,至於什麼男朋友的只是英俊給她開的個玩笑而已。

孟卉白了英俊一眼才說道:“我有什麼喜事爲什麼要告訴你,你們這是去什麼地方,我可告訴你,那個鬼老大還沒有抓到呢,你可別亂走,正好今天我沒什麼事就陪你們吧。”孟卉一臉嚴肅地說道。

“我說警察同志,捏我能爲我們這麼多人在這裏,需要你的保護嗎,你是不是看上我了故意找這種藉口來接近我,然後再把我灌醉把我逆推,我可告訴你我現在可是有婦之夫了。”英俊一臉正色的說道,好拉住了一邊林若兮的手,但誰也沒有看到他眼角的餘光卻是看向了另一邊樹林的一棵大樹上,眼底深處射出一道淡淡的殺機。

“你這人真是無聊,我對你可不感興趣,我的目標是抓罪犯,不過你這裏人是不少那我就走了,你自己注意一點。”孟卉看着光頭強和他的那些手下之後對英俊說道,說完之後她就開車警車離開了。

“老婆,我剛剛表現的怎麼樣,是不是有坐懷不亂柳下惠的作風。”英俊看着孟卉離開,立刻邀功似得對林若兮說道,首頁米內有看到英俊的另一隻手點了點毒蛇彩彩的舌頭,然後指向了不遠處的樹林。

“哼,人家說了對你不感興趣,是你自己自作多情吧。”林若兮卻是不買英俊的帳,只是心裏卻是甜甜的。

而此時在英俊書網上的毒蛇彩彩卻是已經不見了:“若兮,婉兒我還有點事要處理,你們先上車等一會兒。”英俊對林若兮和幕婉兒說道。

在兩女坐進麪包車裏之後,在不遠處的樹林裏面,一雙陰寒怨毒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英俊,但是突然之間他卻是有種不妙的感覺:“怎麼回事,怎磨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要不要先離開,以後再找機會殺了那傢伙,玩他的女人。”感覺到了危險鬼老大看着英俊和光頭強還有他的那些手下自言自語的說道。

就在此時英俊卻是看向他所在的地方,臉上露出了一種意味深長的神色,看到英俊對着自己這裏笑,鬼老大差一點一個沒抓穩從樹上掉了下來,此時就算是再傻鬼老大也明白自己已經被發現了。

“光頭強,有沒有玩過老鷹捉小雞的遊戲。”英俊嘿嘿壞笑着對光頭強說道。

什麼,老鷹捉小雞,小,小時候到失望過很久沒玩了。“聽了自己老大的話,光頭強滿臉的錯愕之色,但還是老實的回答道,老鷹捉小雞那是小孩才玩的遊戲。

“那現在就讓你重溫一下老鷹捉小雞的遊戲,去那邊給我抓一個人。”英俊用手指着鬼老大所在的地方說道。

看到英俊指向這裏鬼老大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緊跟着就想也沒想跳下了樹,顯然是想要逃走“媽的,這個敵人真是可怕,還是先逃走吧。”但就在此時,一條五彩小蛇卻是一躍而起直接咬在了鬼老大的屁股上。

“啊,蛇。”鬼老大一聲驚叫,臉上也滿是恐懼的神色,她沒辦法不恐懼,因爲他已經認出來了,這條蛇就是要是他幾個兄弟的那條蛇,他身手抓向屁股上的蛇但就在此時,那蛇已經鬆開了嘴,並且翻身咬中了鬼老大的手,再被鬼老大甩飛之後毒蛇彩彩就不見了,他已經完成老大交給自己的任務了。

而從樹上下來的被毒蛇咬中的鬼老大,自然碑光頭強和他的那些小弟們看到了,也明白老大讓他玩老鷹捉小雞的遊戲的意思了:“兄弟們們,給我上抓住那小子。”光頭強一指鬼老大說道,而他自己則是第一個衝了上去。

“上,抓住那小子,揍死他,在哪裏偷看我們肯定沒安好心。”

“對,揍他丫的。”光頭強的小弟小峯和其他小弟們嗷嗷的叫着,向着鬼老大就衝了過去。

此刻的鬼老大簡直憋屈的想哭,他沒想到自己這麼背,來找英俊報仇,不但被發現了還被毒蛇咬了,這要自己的毒舌還沒抓到了,光頭強和一幫小弟就衝了過來,這要是找不到毒蛇就沒有辦法配置解毒的血清,但不跑的話肯定會被人抓住:“啊,我一定會回來報仇的。”最終鬼老大大叫着怨毒的看了英俊一眼,撒丫子就跑。

衆所周知跑步可以加快血液的快速流動,而中毒的人跑步的話死得更快,鬼老大就屬於這種情況,在光頭強他們的追逐之下,鬼老大感到自己的屁股和腿都在快速的麻木,還有被咬的那隻手和胳膊也在快速的麻木了起來,顏色也快速的變成青紫色的了。

“媽的,那毒蛇不會這麼厲害吧。”才跑出幾十米的鬼老大驚恐地看着自己變成青紫色的手臂,和已經麻木的雙腿伸直腰都已經開始麻木了。

“別跑,小子看爺爺追上你不揍得你媽都認不出來你不可。”

“你媽,快停下來讓我們揍一頓。”光頭強和他的那些手下在鬼老大的後面追着,還不忘記出口威脅。

本來就恐懼的鬼老大,被這一聲聲的威脅更是弄得心煩意亂,一個不注意一下子絆倒在了一顆被鋸斷的樹樁上,再一聲驚呼中鬼老大的腿直接磕在了樹樁上,發出咔嚓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這傢伙真倒黴竟然被摔斷了腿骨,但奇怪的是鬼老大並沒有感到疼痛,顯然是中毒很深的原因已經麻木了。

“完了, 頂級兵王 ,這次死定了。”鬼老大看着追上來的光頭強等人絕望的說道,他也不再逃走了,爲了等殺英俊的機會他一夜沒睡兩頓沒吃,現在又困又餓,還中了毒腿又斷了就算想跑也跑不掉了,可見這鬼老大還真是夠倒黴的。 “嘿嘿你個傻逼就是那搶劫珠寶店的鬼老大吧,還敢來找我們老大報復,兄弟們給我揍。”光頭強說完就第一個衝了上去,對着一臉怨毒的鬼老大的臉上就是一腳。

光頭強的那些手下們也跟着對鬼老大拳腳相加,一聲聲淒厲的慘叫回蕩在這片樹林裏面,此刻鬼老大心裏那個後悔啊,早知道就不來找英俊報復了,現在把自己弄的這麼悽慘。

“停,這傢伙不對勁強哥,你看這傢伙的身體的怎麼都變成青紫色的了,還有身體也和你當初中了蛇毒一樣,你看看腫的。”光頭強的手下小峯叫停了衆人,指着悽慘的鬼老大說道。

光頭強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了,這哪裏是和當初自己中毒一樣,這根本就是中毒了的樣子,光頭強一想就明白了,肯定是自己老大讓那毒蛇彩彩咬了這傢伙了。

“老大,你快看這傢伙好像嗝屁了,我們,我們好像殺人了。”一個小有些恐懼的指着地上的鬼老大說道,衆人看去果然看到鬼老大已經翻白眼了。

“死了,我靠這和我們的關係可不大,這傢伙是中毒死的,小峯帶着兩個兄弟把這傢伙的屍體處理了,我會去向老大彙報順便就送他們回家了。”光頭強對着自己的小弟說道。

而此刻在麪包車裏,林若兮看着離開的光頭強和一幫小弟說道:“英俊他們這是去幹嘛去了。”因爲已經和英俊有了實質性的關係,所以在麪包車裏的林若兮也不在扭捏了,而是緊緊地抱住英俊的手臂把自己的那豐滿的碩大緊緊地貼在英俊的手臂上。

“真大,舒服。”英俊回答道。

林若兮聽了英俊這驢頭不對馬嘴的回答卻是一愣,緊跟着就明白了他話裏的意思,急忙俏臉羞紅的鬆開了抱住英俊的手臂:“滿腦子全是齷齪的心思。”林若兮在英俊腰上掐了一下說道。

“老婆,我這可是實話實說,難道你要我說很小嗎?那不是昧着良心說假話嗎。”英俊看着林若兮的胸口,嚥了口口水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還敢胡說不理你了。”林若兮是真的被英俊的無恥打敗了。

而另一邊的幕婉兒,低下頭看着自己那有些不算太大的地方“原來幕塵哥哥喜歡大的啊,看來最近要買一點木瓜補一補了,自己變大的話,不知道幕塵哥哥會不會喜歡。”幕婉兒心裏暗暗地決定。

而光頭強在吩咐完了自己的小弟之後就趕了回來:“老大那鬼老大已經。”光頭強先把鬼老大已經死的事情告訴英俊。

“好了,我知道了,找人處理一下就可以了,趕緊開車帶我們去買一點水果,然後去幕家。”英俊沒等光頭強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鬼老大的實情他自然之道,那可是他讓彩彩去幹的,而讓光頭強去揍他一頓那也是爲了善後,只要光頭強吧那傢伙處理乾淨也是可以了,畢竟那傢伙可是手裏有人命的搶劫犯就算不見了也不會有人關注。

光頭強被老大打斷,看了看老大身邊坐着的兩女,只讓明白老大不想讓林若兮和幕婉兒擔心害怕,所以也就閉嘴不說了,坐上了駕駛室開着車帶着英俊和林若兮和幕婉兒就離開了。

英俊並不知道那被醒來的幕老爺子趕走的流雨城的東方天,並沒有回去,而是在漢江市的一棟別墅裏面住着:“阿虎,我們的人什麼時候能來到,哼那幕家的老匹夫竟然敢不給我面子,我一定要當着他的面把幕婉兒弄到手,還有幕家的那些產業我也要定了。”東方天坐在客廳裏一拍桌子語氣森寒的說道,他長着莫大還從來沒有人這樣不給他面子過。

“少主,好像家裏出了點事情,我們的人要過來的話還要等上幾天,要我說乾脆我晚上直接去幕家把他們全殺了算了。”阿虎寧笑着說道,他是東方家培養出來的,從小受的教育就是忠於東方家,現在既然少主這樣狠幕家那他就讓整個幕家都消失。

東方天皺了皺眉頭說道:“還是算了吧,慕家的人已經見過你了,萬一出現意外讓別認看到,肯定會聯想到我們東方家身上的,還是等家族拍幾個面孔生疏的人來做這件事情穩妥一點,要是再等幾天家裏還派不出人來,那你就去辦這件事情。”

慕家的人可不知道,被他們趕走的東方天居然心胸這麼狹隘,因爲一點面子就要滅了他們幕家,此刻的英俊已經帶着買來的水果來到了幕家,並且也已經在水果裏面輸送了很多的青珠裏面的生命能量。

“母親,我和幕塵哥哥還有若兮姐回來了。”剛進入幕家幕婉兒崩跳了進來叫到。

而本來正在客廳裏面一臉擔心,正要給幕婉兒打電話的幕老爺子和英俊的父母幕森夫婦聽到幕婉兒的話全都鬆了口氣,因爲剛剛他們已經得知了黑虎幫被滅了的消息,而昨天和英俊和他們分開的時候,就是去處理他的小弟光頭強被黑虎幫的人砸了場子的事情去的,他們真的害怕這件事親會把英俊給牽扯進去。

在幕婉兒撲進母親的懷裏的時候,幕老爺子對着林若兮說道:“呵呵若兮,你在這裏陪着婉兒和你伯母在這裏聊天,塵兒你和你父親跟我到書房裏來聊聊。”

“來吧閨女,陪我聊聊天,不要理他們這幫男人。”英俊的母親拉着一臉羞澀的林若兮說道,林若兮的確很羞澀,畢竟她剛剛和英俊突破那層關係,這次和英俊來這裏在他心裏總有種醜媳婦見公婆的感覺,當然了她並不醜。

而光頭強很有眼色,他在看到沒自己的事情之後,就主動在院子裏面守門了,而幕家因爲家大業大的,在趕走了幕勵和幕坤的那些手下的時候,幕老爺子和幕森昨天晚上就又找來了一批保安了。

英俊再去書放的時候,沒忘記對自己的臉色依舊蒼白,頭髮雪白的母親說道:“母親,那些水果,是我特意給你買來的,你一定要嚐嚐你肯定會喜歡的。”英俊可是知道,被他用青珠能量滲透進去的水果,不但有着神奇的效果,並且會變得及其可口好吃,他相信母親會喜歡的。 在幕森和英俊陪着幕老爺子進入到書房的時候,幕老爺子坐在椅子上一臉笑意的看向自己的孫子,現在他發現自己的這個孫子真是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另一邊的英俊的父親幕森也看着自己的兒子,臉上也是一副欣慰的神色。

英俊被幕老爺子和父親這樣看着,臉上也有些不自在了起來,端起一邊的水壺到了三杯茶說道:“爺爺父親你們這樣看着我幹嗎,有神魔花你們就說,喝茶喝茶。”英俊說着端起手裏的茶杯喝了起來。

“呵呵塵兒你真是懂事了,要是以前你可不會想起來給老頭子我倒杯茶喝。”幕老爺子一臉欣慰地說到,說着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就喝了起來。

另一邊幕森也和氣了自己兒子到的茶。

英俊一飲爲盡之後,聽了爺爺的話在心裏翻了個白眼想到“我可不是原來的那個廢物幕塵,現在我可是從修真界來的靈魂體,我是英俊。”當然了,這些他並不會告訴別人。

幕老爺子喝了一口茶之後看向自己的寶貝孫子說到了:“塵兒,你告訴我黑虎幫的事情是不是你乾的,昨天你去找黑虎幫的麻煩,而晚上黑虎幫就被警察和軍隊聯合突襲,嘿嘿嘿。”幕老爺子一臉笑容的看向英俊。

聽到父親的話幕森也睜大了眼睛看自己的兒子:“小子,你可不要糊弄我們,說實話,他也有些懷疑,但卻不敢確定,畢竟黑虎幫可不是什麼混混幫會,裏面有很多心狠手辣的存在。”

“好吧,的確是我陰了黑虎幫,他們竟然敢砸我小弟的場子,我這個做老大的自然要給小弟出頭了。”英俊也沒有隱瞞,把昨天晚上潛入黑虎幫找到了價值數億的毒,無意中救了鐵蛇幫的鐵蛇讓他報警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當然了他幹掉了黑虎幫老大白帝和戰將魁勇還有從金三角來的侏儒烏格他們的事情英俊並沒有說出來。

但即使是這樣也聽得幕老爺子和幕森目瞪口呆:“小子,你是不是太囂張了,黑虎幫那樣的地方你也敢進去,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活了。”嚇出了一聲冷汗的幕老爺子等着英俊說道,他的確是有些後怕,他可不知道自己的寶貝孫子現在有着七種能力,要是出了一點意外那他這剛剛懂事的寶貝孫子可就玩完了。

“是啊,塵兒,你真是太大膽了,今後不許再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了知道嗎?。”同樣後怕的幕森嚴肅的看着自己的兒子說道。

英俊自然是連連的答應了,不過心裏卻是不在意,以自己的能力就這樣的幫會想殺了他,根本即使不可能的事情,惹急了他直接放毒把整個黑虎幫的人全都給毒死了。

“好了,這件事親就不說了,乖孫子,現在給爺爺說說把,你是用什麼辦法把爺爺救醒的,爺爺可是一斤的指導,就連那些所謂的專家都對突然昏迷的我束手無策,我記得再醒來的時候好像很舒服,似乎有一種舒服的能量在我的身體裏面遊走着。”這件事情幕老爺子早就想問了,只是一直沒找到機會,現在終於問了出來。

“這件事啊,你們不知道,再被大伯和二伯趕出家族的這段時間,我遇到了一個老頭,和他學了一些內家拳,爺爺的傷就是我用內力治好的。”英俊也不管幕老爺子和自己的父親信不信,直接開口胡說八道了起來,反正這段時間也的確沒人管自己自己愛怎麼說就怎麼說。

果然聽了英俊的話,幕老爺子和幕森全都用懷疑的眼神看着他:“是嗎,那,那個老頭呢,不,叫你內家拳的師傅呢。”幕森說道,但剛開口他覺得叫老頭不禮貌,還是改口叫了英俊那虛無縹緲的所謂老頭一聲師傅。

“好了,別問這些了,乖孫子你還是說一說你是怎麼幫我那兩個不孝子驅毒的吧。”幕老爺子也看出來,英俊不想提給他治病的這件事情,那就換另一個問題。

“這個啊,爺爺你當時不是看到了嗎,就是一個蘋果而已,我無意中在書上看到過那種毒蛇,知道用蘋果裏面的維生素可以解毒,所以我就然他們吃了兩個蘋果沒想到真的有用。”第一件事英俊就不想說,這件事親英俊又找了個藉口胡說八道了起來,反正他是不會把自己來自另一個世界還有天珠七變的事情說出來的,至於自己胡說的這些爺爺和父親信不信那就不管他的事情了。

“你這臭小子,呵呵呵好了你出去吧。”幕老爺子看到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胡說八道嘴裏冒泡的孫子,也不再多問了,反正不管自己的孫子有什麼祕密從現在來看都是好事,他不想說就不說了。

正好英俊早就不想在這裏呆了,幕老爺子一發話,他立刻把茶杯裏的茶一飲而盡:“嘿嘿爺爺父親你們聊,我就先出去了。” 機靈萌寶︰給爹地征個婚

“這臭小子,滿嘴跑火車,我感覺他有很多祕密隱瞞着我們,真是的臉爺爺和父親都隱瞞,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幕森看着離開的英俊不滿的說道,但是那一臉的笑容卻顯示着他對英俊的表現很滿意,祕密嗎誰沒有一點。

“好了,呵呵呵你就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了,城而現在懂事了,變厲害了你心裏肯定的一陣惡,他可是你兒子,也算是你這被囚禁的幾年沒有白費,你看看我生了你們三個沒用的兒子真是快把我氣死了。”幕老爺子說道自己的三個兒子就氣的吹鬍子瞪眼。

“爸,我可沒有氣你,看到城而現在的研製我對大哥二哥的怨氣也消失了,我還要感謝他們求精的這幾年了,不然以前的塵兒還不得早晚把我氣死,爸,你要是同意的話就讓大哥和二哥他們回來吧,我想他們也肯定知道自己錯了。”幕森聽了幕老爺子的話急忙的撇開關係,並且說出了不再記恨幕勵和幕坤的話。 再說另一邊客廳裏聊天的英俊的母親和林若兮還有幕婉兒,在幕老爺子帶着幕森和英俊進入書房之後,英俊的母親的眼睛就注意到了林若兮,雖然經過英俊的治療剛剛破了身子的林若兮走路和正常人差不多,可是早就經歷過那種事情的她還是一眼就看出了不對勁,這讓她的眼睛就是一亮。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