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一般的妖獸,不出意外,最多只能止步於四階,而且還不是巔峰的存在,只有那些擁有著不凡血脈的妖獸,才能進一步成長,成長到更高一階,至於到底能到哪一步,木宣就不清楚了,因為他沒有太多關於這些的知識。

看到木宣的沉默,辰弓也知道,木宣也不是一無所知的任性。

不過他的想法知識想想罷了,木宣絕對不是這樣的主,雖然不惹事,但也別想阻攔他做什麼。

「沒事,不就一頭四階巔峰的傢伙嗎!我幫你,那傢伙賺不了便宜的,真不行的話,咱們就跑路唄!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臉皮抽了抽心想這傢伙還真是高看自己,幫助自己脫離苦海的傢伙,怎麼是個這樣的主啊?

無奈之下,辰弓只好帶著木宣小心的朝一頭四階妖獸霸佔的地方靠近。

小心的來到四階妖獸霸佔的拿出可能存在隕石的地方,木宣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吐沫,訕訕道:「這傢伙個頭怎麼這麼大?」 看著眼前那山包似的四階妖獸,木宣忍不住吞了口吐沫,震撼的那叫一個無語,心裡有點後悔剛才,對辰弓打包票說自己可以幫忙的話了。

這麼大的塊頭,木宣見都沒見過,本來殺了幾頭三階妖獸,心裡略微有些傲氣,可先全沒了。

三階妖獸與四階妖獸之間,木宣雖然知道有些差別,但是怎麼也不會想到單單這塊頭,就足足堪比數十頭三階的。

感覺那頭四階妖獸不斷警惕的巡視著周圍,木宣趕緊把頭縮回去,生怕被發現了。

辰弓看木宣的樣子,就知道這次可能壞了,從木宣的表現不難看出,木宣根本不知道四階妖獸的可怕之處。

他感覺木宣對妖獸根本不了解。

妖獸,也就是妖族,對大多數不是人類生靈的一類統稱,擁有者嚴明的等級,一階相當於人類練氣境,二階相當於人類靈動境。

以此類推,達到八階的妖獸,就能化成人形,像人類一般生活。

至於更高等級的妖獸,辰弓也不知道,不過他敢肯定的是,仙古山脈內肯定用有著八階,甚至更高等級耳朵妖獸存在,否則也不可能與息、宋、呂三國劃界而治。

雙方都在邊界建築重城,駐紮大量軍隊。

三階妖獸與四階妖獸,是妖獸的一個重要分水嶺,與人類有些相似,只是比人類更殘酷罷了。

人類中,只要你有些資質,耗費比別人長的時間和、比別人多的資源、加倍的努力,還是能到達一種極高的程度的沒有太大的限制,要說有的話,那就是出身了。

出身好的,擁有的資源培養要充足一些,這也是一些人要拉幫結派的原因,就是為了佔據更大的地盤、得到更多的資源。

可妖獸就不同了,不論血脈之力如何,任何妖獸都能成長到三階,可要再進一步,進入四階,沒有血脈之力做支撐,那可就難了。

世間沒有絕對的事情,所以也有妖獸在不擁有血脈之力的情況下,進化到了四階,但是一萬頭沒有血脈之力的妖獸中,也不一定有一頭血脈變異,或者憑藉努力更近一步。

這萬中無一的幾率,已經很不錯了。

可一旦達到四階的妖獸,那麼成長空間又會增長許多,有用凡級的血脈之力,只要不出意外,都有機會修鍊到七階,不過想要到達八階,達到人類涅槃境,並且擁有化形之力,可就不容易了。

想達到那一步,同樣需要擁有血脈之力,而這一類的血脈之力,那就要被稱為靈獸血脈了。

同樣像三階到四階那樣,會出現一兩個例外的,可這種可能,更是罕見,可以說百萬妖獸中也不一定有一頭能在沒有擁有靈獸血脈,進化到八階,進行化形的。

至於靈智來說,四階妖獸已經擁有的簡單的靈智,擁有相當於人類七八歲孩童般的智慧,不但體型會變大,也擁有了建立自己勢力的覺悟。

這其實也是為了能夠佔據地盤,獲得資源。

那些再高的妖獸具體有什麼區別,辰弓也不知道,他能知道這麼多,還是因為多年呆在呂天恆這位以前地位尊崇的呂國王子身邊耳濡目染得來的。

輕輕的觸碰著木宣問道:「怎麼樣?有沒有感覺到不同的地方?」

「嗯!感受到了,這頭四階巔峰的妖獸咱們應付不了。」

聽到木宣的回答,辰弓連立馬黑了下來,應付不了就應付不了,最起碼逃命自己還是有把握的,雖然帶著木宣,可自己要問的是有沒有感覺到隕石的氣息。

畢竟辰弓也不想白來一次,沒辦法,只好直接問了。

「那你有沒有感覺到隕石的波動?」

在隕石坑外,能得到兩處化神境坐化之地,全憑木宣的感覺得來,所以現在辰弓才會直接詢問。

木宣搖搖頭道:「沒有,可能是距離太遠的原因。」

看著辰弓那無奈的樣子,木宣彷彿下定決心道:「要不你去吧妖獸吸引走,我去仔細找找看?說不定這裡還真有隕石呢!能擊殺化神境的結境,這隕石坑不會沒有東西的。」

嘴角不由得抽搐起來,辰弓心裡直罵自己怎麼會把命交到這樣一個沒譜的傢伙手裡。

乾笑兩聲,辰弓說道:「把這傢伙引走,我還是可以的,只不過你確定你能去那處地方尋找?我可以告訴你,那裡還有兩頭三階妖獸,石鐵牛!」

「兩頭三階的石鐵牛?具體在三階的那個境界?」

這是木宣沒看到的,也沒有感受到,不過石鐵牛的大名他可是聽說過,根本不是自己所斬殺的那兩頭蠻牛可比。

石鐵牛可是擁有血脈之力,不出意外,肯定能進化到四階的存在,戰鬥力也不是蠻牛能比的。

木宣那小心的樣子,真讓辰弓苦笑不得,真不值得這傢伙是怎麼長這麼大的,而且小小年紀就能擁有此等修為。

無奈的笑道:「三階後期!你能解決的了嗎?」

木宣忍不住後退了兩步,連連擺手道:「不行,不行,一頭應付起來就夠麻煩的了,兩頭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當時我斬殺兩頭三階初期的蠻牛都還差點沒掛了呢!」

木宣後退不要緊,可動作有些太大了,不等辰弓多說什麼,就聽到一聲怒吼傳來。

「吼!」

那聲音顯然不是從人口中發出,而且憤怒至極。

轉頭一看,辰弓知道,壞了,被那四階妖獸發現了!

妖獸擁有自己領地的話,那種擁有權很強,不容侵犯,剛剛木宣只是動作大了點,就被四階巔峰的妖獸發現了,感覺到有人侵犯自己的領地,就怒吼起來,並且朝木宣奔來。

顧不得抱怨,辰弓馬上拉起木宣就跑,憤怒起來的妖獸,不得了,特別是隕石坑內這三頭四階巔峰的傢伙。

當初自己可是親眼見到三位孕神境中期一位後期的傢伙,被其中一頭生生撕裂,所以平時來修鍊,辰弓也是小心翼翼的在三頭妖獸的領地交界處,不敢踏入他們的領地。

因為所處的地方隱蔽,剛剛木宣又後退了兩步,所以沒有看到四階妖獸向他們奔來,所以一時之間沒明白辰弓為什麼要拉著自己跑,自己只是感覺大地在震動罷了,值得跑嗎?

剛想問辰弓這是幹嘛,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那大地的震動越來越近。

行動中的辰弓感覺手中的木宣一沉,就忍不住呵斥道:「你幹什麼啊!還不快點逃!」 知道是四階妖獸攻來的時候,木宣的腳步就走不動了,也正是因此,辰弓拉著木宣才會感覺對沉了起來,也正是因此忍不住呵斥起來。

沒有再接著逃跑,因為那四階妖獸臉盆大小的爪子已經攻擊到了眼前。

恨恨的甩開木宣,辰弓只好與那妖獸糾纏起來。

嘭!

辰弓只抵擋住妖獸的兩次攻擊,就被妖獸一爪子轟擊了出去。

威勢不減,妖獸巨大的爪子拍向了被嚇傻的木宣,這時木宣才感覺到危急感。

「小心!」

辰弓驚呼起來,同時只見反應過來的木宣藉助大地的力量,雙腳輕輕一躍,就躍上了妖獸的背上。

在妖獸背上,木宣才仔細觀察起來這頭四階妖獸。

一身漆黑色的皮毛,一條強壯有力的巨尾,不難看出,這與爹爹給自己介紹過的黑鐵豹有些相似。

黑鐵豹,這可是有著赤金風雲豹的血脈,赤金風雲豹那可是八階的存在,相當於黑鐵豹擁有靈級血脈之力。

也就是說這頭四階妖獸將來有不小的機會,渡過妖獸的第二個大關,成長到八階,甚至更高的程度!戰鬥力絕不是一般妖獸可比的。

這次真是招惹到大麻煩了!

木宣躍上妖獸的背上,那黑鐵豹先是愣住了,怎麼也沒想到這在自己眼中螻蟻般的傢伙,竟然敢來到自己的背上放肆,這是侮辱,是*裸的挑釁!

「吼!」

不斷的怒吼著,並且扭動著身軀,想要把木宣從背上摔下去,然後用最殘酷的方法殺死他,來讓木宣知道挑釁自己威嚴的代價!

感覺到黑鐵豹發瘋一般,把後背撞向一旁的大樹,木宣反應也迅速起來,同時辰弓的攻擊隨之到來。

藉此機會,木宣趕快逃開,跳下黑鐵豹的後背,後退十多步才堪堪止住步伐。

「吼!」

妖獸在辰弓藉助木宣分散了注意力的一瞬間,把攻擊把握的剛剛好,擊中了黑鐵豹的右眼。

無論是人是獸,眼睛永遠是最弱的一處地方,容易受到損傷,所以都會極力保護自己的眼睛。

這次若非藉助木宣在黑鐵豹背上,激怒了黑鐵豹,並且分散了注意力,辰弓也不可能傷害黑鐵豹到如此地步。

沒有猶豫,辰弓來到木宣身邊,再次拉起木宣就逃。

木宣也知道這次右眼被攻擊,徹底激怒了黑鐵豹,再不逃跑,或許要把命交代在這了!

發狂的四階巔峰妖獸,更何況是擁有赤金風雲豹的血脈之力的黑鐵豹,發狂起來,那戰鬥力絕不比一般的五階妖獸弱。

他們二人時絕對鬥不過對方,唯一的出路就是趕快逃出去。

可發狂的黑鐵豹怎麼會讓他們如願?

他們也是忘記了黑鐵豹擁有赤金風雲豹的血脈之力,應該擁有赤金風雲豹的部分威能。

能擁有風雲二字,赤金風雲豹的速度肯定有過人之處,這黑鐵豹擁有它的血脈之力,也不會弱到哪裡去啊!

在辰弓帶著木宣逃跑不到半里的時候,黑鐵豹已經追了上來。

豹尾橫掃,辰弓二人前進的步伐被阻擋了下來。

黑鐵豹是四階妖獸,已經有了些靈智,當然知道木宣要弱小許多,而且剛才木宣挑釁了他的威嚴,所以豹尾再次橫掃過來,直衝木宣而去。

「撼岳拳!」

辰弓一拳擊出,把豹尾打偏,來不及拉著木宣逃走,黑鐵豹就一抓拍出,目標還是木宣。

此時木宣也反應過來,藉助剛學不久的身法武技流星步,堪堪躲開了黑鐵豹的一抓。

可發出的代價是右臂被抓出了兩道抓痕,右臂變得血淋淋的。

疼痛讓木宣忍不住冷汗直流,卻沒有叫出聲,反而激起了木宣的血性。

大喝一聲:「我要拚命!」

木宣突然散發出來了驚人的氣勢。

因為受傷后,使木宣想到了李攀在亂石崗內給他說過的一句話。

面對敵人時,你不拚命,對方就會要了你的命!

是啊!不拚命怎麼行呢?想想自己靈動巔峰的時候,拚命就能擊殺了三階中期的獠豬。

沒多久前,拚命,更是擊殺了兩頭三階妖獸蠻牛,這都是自己拚命換來的。

四階妖獸始終都是四階妖獸,雖然剛開始被四階妖獸的威勢以及塊頭嚇到了,可慢慢的才醒悟過來,他們既然能傷了四階妖獸,為何不能把其斬殺呢?

雖然對自己剛才的表現有些尷尬,但是現在木宣身上拚命的氣勢已經釋放出來,一時間把黑鐵豹與辰弓都鎮住了。

緩緩的從納戒中取出一把三尺青峰,靈力加持,一劍揮出,就在被自己氣勢震住的黑鐵豹後背上留下一條深深的傷痕。

黑鐵豹忍不住暴怒,木宣這次才真是徹徹底底的激怒了黑鐵豹。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