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幻術解除的時候,這幫山賊們也傻了眼,不明白自己的二當家怎麼會慘死在自己等人的刀下。

一時之間,所有的人都如木頭人般僵在當場。

領袖掛了,其他山賊就像是沒頭的蒼蠅四處逃竄。

趙虎幾人擒獲了幾個,俱都沒能問出東方修哲的下落,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能開始在四周搜尋。

而東方修哲則裝作成俘虜,被山賊們順利地帶到了老窩。

由於山賊們還沉浸在二當家死亡的悲痛中,無暇顧及東方修哲這個俘虜。

東方修哲正好利用這段防守鬆懈的時間,開始對四周布置結界與陷阱!

他要將這裡一窩端!

只憑他一個人!

就在東方修哲將所有事情都布置好,準備展開行動的時候,一股有些熟悉的能量波動正在極速接近這裡,吸引了他的注意。

「難道是他?他怎麼會來這裡?」東方修哲心神一動,已經想到了來的人是誰。

他決定暫且靜觀其變。

反正他已經張好了網,什麼時候收網那是他說得算!

「真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又能見面了,看來我和他還真是有緣啊!」東方修哲的小臉上浮現出一抹邪邪的笑來。 要問來的人是誰?

不是別人,竟然是三年前曾與東方修哲有過一面之緣的盜王——任天行!

任天行很順利地潛入到了洞中,這裡的防衛要比他想象的鬆懈。

他這趟來不為別的,是為了盜取一件寶物——九轉夜光杯!

貼著牆壁,宛如壁虎一樣在洞頂上爬行,雖然下面有經過的山賊,但在他「神隱」鬥技面前,絕不會有人發現他!

「神隱」是他這三年裡新掌握的一項鬥技,當初可是纏著老爺子好久才肯將這項鬥技傳授給自己,雖然現在還只是修鍊到初級,但瞞過這些小山賊綽綽有餘。

「神隱」不僅可以將氣息隱藏,更是可以將身體透明,這可是任天行師父的看家本領!

如今的任天行,要比三年前成熟多了,他並沒有立即採取行動,而是靜靜地潛伏在一處陰暗的角落,等待著最佳時機的到來。

他所潛伏的位置很好,可以通過一條縫隙清楚地瞧見大廳和通道裡面的情況,任何人的動作都被他一覽無餘!

「那個坐在上首位的應該就是他們的頭了,他桌前所擺的那個應該就是『九轉夜光杯』了,沒有想到我今天的運氣這麼好,倒是省了我很多麻煩!」

任天行暗自得意,他對此次行動志在必得。

現在只要等待他們睡著的時候,自己就可以動手了!

任天行知道時間還早,便開始閉目養神起來,準備在行動的時候可以達到最佳狀態。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忽然一陣腳步聲的臨近引起了他的注意。

透過縫隙向外觀瞧,只見一個三歲左右的小男孩在幾個山賊的壓送下向著大廳走去。

這幫傢伙,難道連小孩都不放過?

任天行皺了皺眉,雖然他看不過去,但卻依舊靜靜地潛伏。

「它娘的,快走,大當家的正等著問話呢,磨蹭什麼?」一個山賊對著小男孩推推搡搡,顯得極為不耐煩。

「媽的,都是因為這個小崽子咱們死了那麼多弟兄,連二當家都……」另一個山賊咒罵著說道。

任天行正準備繼續閉目養神,卻在這時,他驚訝地發現那個小男孩突然停下了腳步,正在對著他藏身的地方微笑,那種笑就像是獵人看到了獵物。

「怎麼回事?他難道發現了我?」任天行突然心神有些不安起來,「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的,一個小孩又怎麼可能會發現我的存在,這一定是巧合!」

他在心中自我安慰, 萬界直播之大土豪

「這個小男孩會是誰呢,為什麼我突然有種心神不寧的感覺?」

任天行太過在意,無法再安心養神,於是他通過縫隙繼續觀察外面的情況,尤其對那個小男孩分外留心。


小男孩已經被推進了大廳之中,那裡的很多山賊對他怒目而視。

然而,也不知這個小男孩是出生牛犢不怕虎還是有持無恐,在這麼多殺人不眨眼的壞人面前他竟然一臉不在乎,眉目之間甚至還帶著些許笑意。

「小兔崽子,見到我們大當家的竟然還敢如此囂張!」一個山賊說話就打算給小男孩一巴掌。

「退下,我有話要問他!」石座上的男人開口,聲音沙啞而帶著一股危險的味道。

此人就是這群山賊的大當家,外號「屠夫」!

那名山賊屁都不敢放一個,退到了一邊。

「小娃,老子問你,你是什麼人?」屠夫摩挲著指上的一枚藍色戒指,眼睛閃著凶光。

大廳之中分外安靜,屠夫講話時其他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一直留意這裡動靜的任天行可以很清晰地聽見裡面的聲音,他也很想知道這個小男孩到底是什麼人?

「你就是這裡的當家人么?」小男孩卻是不答反問,更是很不客氣地拉過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這個小孩,確實是有點跩!」

暗中觀看的任天行一陣無語,他自認為如果自己處在小男孩現在的立場,絕不會如此輕鬆。

「你不怕我殺了你?」屠夫直視著小男孩,讓人覺得他這句話絕不是在恐嚇。

輕輕一笑,小男孩兩眼直視著對方:「這是我等一下要做的事!」

「哈哈~」

在短暫的對視之後,屠夫突然一陣大笑,像是聽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話。

就連暗處的任天行都差點笑出聲來,心說話這個小孩絕對是瘋了,連我都沒有把握可以擊殺這個外號「屠夫」的傢伙,你一個連牙都沒長齊的小屁孩憑什麼說如此大話?

要是惹惱了這幫傢伙,他們可是真的會殺人的!

「小娃,你說你想殺我,就憑你?」

屠夫伸手抓起一個石碗,一用力頓時將手中石碗捏成粉碎!

好大的手勁!

小男孩輕蔑地哼一聲,站起身活動了一下胳膊,然後對著旁邊的一張石桌輕輕一拍。

「就憑我!」

聯盟系統在都市 ,哄堂大笑起來,嘲笑這個小孩以卵擊石!

可是,他們的笑聲卻戛然而止,更是瞪著一雙駭然的眼睛,嘴巴張得都足可以吞下雞蛋。

只見剛剛被小男孩拍的那張石桌,竟然瞬間化為了一堆粉末!

「我的天啊,他……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隱蔽中的任天行,驚得差點從石壁上掉下來,使勁地揉了揉眼睛。

屠夫在短暫的失神之後,手掌一翻,憑空出現了一把巨大的斬馬刀來,整個人一下子從石椅上站了起來。

「你手上的戒指很古怪,可不可以借我看看?」

小男孩卻是兩眼放光地盯著屠夫指上的那枚戒指。

剛剛他看得清楚,那把斬馬刀竟是從戒指裡面冒出來的!

屠夫沒有再說話,以眼神暗示其他山賊,下了一個誅殺的命令!

「不借也沒有關係,等一下它就是我的了!」

小男孩嘴角帶著笑,絲毫不在意提刀衝過來的幾名山賊!

「咻~咻~」

兩刀走空,那小男孩的身影竟然消失了。

暗中的任天行驚呼一聲:「『神隱』?他怎麼會『神隱』?」

一場死亡遊戲,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屠夫緊張的將鬥氣布滿全身,一臉的不安,他現在終於相信那個小男孩所說的話不是危言聳聽了!

「他躲在哪裡,到底躲在哪裡,為什麼我看不到?」

屠夫的手心已經滲出了汗水,手中的斬馬刀不停地揮舞著,然而卻驅不散他內心那愈加強烈的恐懼。

「在哪裡,給我滾出來!」

屠夫發狂似地吼叫著,這種等待死亡的感覺讓他倍受煎熬。

整個大廳並不是很大,根本不可能會有藏身的地方,然而他們這麼多人,竟然誰都不知道那個小男孩隱藏在哪裡!

不過,他們卻可以感受到,小男孩就在這個大廳中,像一條黑暗中的毒蛇,等待著給獵物致命的一擊。

死亡遊戲已經開始,小男孩終於出手了。

「不好意思,你的命我收下了!」

一個聲音突兀地在屠夫的身後響起,然後就見剛剛消失的小男孩憑空出現,詭異得就像是幽靈。

屠夫大驚失色,回手一刀向身後劈去,他的速度很快,快得就像是一陣旋風。

然而,小男孩的動作比他更快!

「噗」的一聲輕響。

小男孩的手掌,輕柔地印在了屠夫的后心上。

「陰陽合手印!」

陰陽五行術中「外道」神功的一種,此掌法柔中帶剛,隔空發力!

赫然就見,屠夫身上的鬥氣驟然消失,整個人癱軟在地,七孔流血,顯然已經死了!

一擊必殺!

堂堂山賊大當家,竟然被一個小孩一掌斃命,這份震驚不亞於一場山洪暴發。

小男孩俯下身, 宋少獨佔婚寵

「我說過,它會是我的!」


小男孩本想把戒指戴在手上,但怎奈戒指太大,連他的大拇指都戴不上。

「你……你是強盜、土匪!」

其他幾個山賊一臉駭然地瞪著小男孩,身體不住地回退。

想必這時大家已經都猜到了,這個小男孩不是別人,正是東方修哲。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