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幸災樂禍的看著紀千帆,尤其是幾位青年強者,心中更是痛快。葉風此舉,實在是大快人心。

紀千帆氣得發狂,表面卻一副平靜的神態,冷聲道:「事情總得有個先來後到,你一來。就想要從我手中搶走生死陰陽果,有些說不過去。」

換做他人,誰敢在他面前這般說話,就是蕭絕在此。紀千帆也不怕。不過葉風不一般,入滄瀾界前,天羅宗高層就告誡過紀千帆。不要和葉風交惡,能避免則避免。

「那又怎麼樣?別跟我說這些人是在你後面到的。」葉風嗤笑。平淡的語氣讓眾人甚感痛快,當然除了天羅宗的人。

「葉風。生死陰陽果對我有大用,我只要那枚果子,寶樹歸你,另外會給你其他補償,怎麼樣?」紀千帆決定後退一步,不願和葉風起爭鋒。

「不怎麼樣。生死陰陽果我要,寶樹同樣歸我。」葉風淡然道。

「你不要欺人太甚!」紀千帆怒喝道,快要壓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怎麼,你要和我動手嗎?」葉風眉頭一挑,眸光直逼紀千帆。

「大不了一拍兩散,我得不到的東西,你也別想得到,信不信我現在就毀了生死陰陽樹。」紀千帆臉上浮現一抹狠厲之色,說道。

葉風一步踏出,氣勢狂增,壓迫向紀千帆,聲音冰冷無情:「你可以試試。毀了生死陰陽樹,我拿你們所有人償命!」

天羅宗的人面色劇變,葉風發出的殺意,讓他們冰寒徹骨。

紀千帆也只是說說,他還真不敢惹怒葉風,招來滅亡之災。不過,面對葉風的逼迫,他也不能就此灰頭土臉的離去,徒惹眾人笑。

「你想要的話,就憑本領來取吧。」紀千帆冷冷的說道,金色戰戟直指葉風,戰意沖霄而起。

「那就讓我看看,你這天羅宗內門第一人有何實力吧。」葉風平淡的說道,有種說不出的寧靜和從容。

「轟!」

紀千帆一戟斬出,驚天的神芒斬向葉風,可以破碎山嶽,令江河斷流。

他自命非凡,年青一代幾無敵手,早就想和葉風一戰了。

葉風抬手,一拳轟出,根本沒有躲避,偉岸的力量轟散神芒,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

「哼!」

紀千帆怒哼,戰戟揮動,璀璨的光輝綻放,如炎炎烈日,攜著不可抵擋的威勢,往葉風衝撞而去。

神擋殺神,佛阻誅佛,威能浩浩蕩蕩,哪怕是神山擋在他的面前,也要被斬斷,被湮滅。

葉風動了,徒手轟出一拳,這一拳好似匯聚了山河之雄壯瑰麗,日月之輝煌燦爛,力量雄渾如遠古神象,威能浩瀚若真龍,絕非凡人所能想象。

「轟!」

這是一場驚天大碰撞,以兩人為中心,浩瀚的能量洶湧傳盪開去,讓四周的巨石化為齏粉,山壁都在裂開,顯得一場的可怕。

一擊過後,葉風平靜的立身在那裡,身如不動神山。

「噗!」

紀千帆飛退,吐出一口猩紅的鮮血,面色略顯蒼白。他感到從葉風拳頭上傳來一股恐怖的力量,剛猛雄渾,沛然不可抵擋。

「這就是聖體的威力么?」紀千帆眼中閃過一道驚駭之色。

葉風和燕家最後一戰,展露出無雙的肉身,一些隱藏觀戰的強者發現了其中的秘密,懷疑葉風打通了那條煉體絕路,修成聖體。

「既然你想要,這株生死陰陽樹我就讓與你。」紀千帆克制住了心中的不甘,最後還是決定退走,不想因為生死陰陽果和葉風生死決戰。

剛才的交手,他已經試出,的確和葉風有很大的差距,當然這是他隱藏實力的緣故。而且,現在就和葉風起衝突,這違背了他的初衷,因為後面還有更大的造化。


紀千帆不甘,領著天羅宗的人退走了。

其他的人也心中掀起驚濤駭浪,天羅宗內門無敵人物也不是葉風敵手,他們就更不可能了,全部無聲無息的退走。

「感覺怎麼樣?」赫連素素開口道。

葉風眼中閃過詫異,說道:「紀千帆實力的確不凡,而且極善隱忍,面對生死陰陽果這種重寶,知道事不可為,馬上退走,真的很果斷。除了蕭絕和孟崖笙,你們都不是此人的對手,而且我感覺他身上隱藏著一股力量,令我都有點心悸。」

「這怎麼可能?他身上怎麼會有讓你忌憚的力量?」赫連素素震驚的道。

「這股力量應該不是他本身的。」葉風若有所思的道,「而且他的精神力非常強大,很有可能修成元神。」

「我知道了,應該是天羅宗大能毀滅別人的元神靈性,讓紀千帆烙上印記,修成第二元神。」赫連素素說道。

這是一種神奇的秘術,可以讓人低境界就擁有元神,擁有可怕的實力。不過這種秘術非常珍貴而且稀少,只有極少數超級勢力存在。而且很少有人會修鍊,畢竟外來的完整元神,終究和自身有些排斥,不利於後面的修鍊。

「應該是這樣。」葉風點頭道。

「紀千帆不是這種短視的人,很有可能是為了滄瀾界奪寶,修鍊成的殺手,最後還是會放棄第二元神的。」赫連素素說道。

「管他如何,不惹我罷了,真要惹到我們,殺了就是。」葉風淡淡的道。

這一刻,他有一種無敵的自信,一種捨我其誰的無上風采。(未完待續。。) 看著石壁上的玉樹,黑白二色的生死陰陽果揮散著神秘氣息,葉風呼吸急促,這顆神物實在是太彌足珍貴了。

武者修鍊,領悟天地法則,這是一個逆天的修行過程,其中的艱險無法以語言來形容。而生死陰陽果不管是直接服食,還是煉成生死陰陽丹,都能讓使用者增加三成悟道的機率,這裡面的價值就不可估量了。

葉風的諸天御藏碑中靈藥無數,更是有不少十萬年份的寶葯,但這株生死陰陽樹卻比他們珍稀很多倍。

一顆生死陰陽果極有可能早就一位或數位通玄境大能,更何況是一株活著的生死陰陽樹,毫不誇張的說,這株寶樹的價值毫不遜色一件神器。

葉風一步邁出,若離弦之箭,瞬間從原地消失,來到生死陰陽樹面前。從天帝戒中取出一柄玉鋤,小心翼翼的將寶樹挖出,不傷其根系。

將生死陰陽樹移栽到諸天御藏碑中的葯園裡,葉風在它周圍設下禁制,主要是為了防範紫色小獸,以免饞嘴的小傢伙偷吃。別的靈藥倒還罷了,生死陰陽果卻不能給它浪費,葉風今後還有大用。

這片區域很陌生,在劍宗的地圖中並沒有記載,看來與外界接壤的入口處並非以前的地方。

葉風和赫連素素沒有停留多久,化作電芒,往滄瀾界的深處繼續探尋。

距離滄瀾界出世已經過去半天,東域各大勢力的弟子在這方天地搜尋,爭搶寶物。時有流血事件發生。

古老的空間秘界中,有一處破敗之地。雄偉的山峰破碎,大地上有著數條綿延無數里的巨大溝壑。地下黑漆漆的,深不見底。在這散發著滄桑氣息的大地上,經常可以看到帶著不朽氣息的骨骸,歷經百萬年,仍然殘留著一絲神性,這是神靈的骨骸。

很顯然,這是一處神奇的地方,是一處上古大戰的遺址。

大地之上,不光有神靈骨骸。還有一些散落的兵器,大多都銹跡斑斑,失去靈性。偶爾也可以看到一兩件神兵散發迷濛的光澤,蘊含可怕的氣息,居然是神器。

過去了無數年,這片古地仍然充斥著讓人絕望的毀滅氣息,沒有凶獸敢接近,完全就是一片無人區,充滿死寂味道的絕地。

突然。幾道流光從遠處激射而來,打破這片古地的寧靜。

「太好了,這是一處上古戰場,曾經發生過神靈的戰役。看樣子還沒有被人發現過。」來人驚呼道。

「你們看,還有神靈的骨骸遺留在,上面有神性流蕩。」

「前方有神器。好可怕的威能,這是我們的機緣。趕快取到手。」有人震驚道,身化閃電。往裡面急衝過去。

幾人不甘落後,一個個身法速度發揮到了極致,竄入戰場中,各自伸手抓向看中的目標。

「轟!」

就在這時,一柄黑色的長槍閃電般飛起,如同一條黑色巨蛇在游弋,瞬息間就洞穿幾人身體,連帶他們體內的血液和魂魄吞噬一空。

幾人瞬間化為乾屍倒在地上,顯得非常的詭異。黑色長槍擊殺幾人後,變回原狀躺在地上,透露著一股邪惡而又兇殘的味道。

不久,又是十幾人來到這片古地,驚喜若狂的看著前方的寶物,有人展開身法,眨眼間就飛奔上去,伸手抓向一位神靈的骸骨。

其他人見狀,個個展開絕世身法,搶奪神兵和神靈骸骨。這些東西都是無上寶物,每一宗都擁有偉岸的威力。

要知道,神靈骸骨蘊含不朽神性,可以作為煉製靈寶和神器珍稀材料。

「不好,快退!」有人看到地上的乾屍,發現了其中的異狀,驚恐的飛速退走。

其他人詫異,不知何故,但寶物就在眼前,伸手即得,又豈會聽從,心中反倒覺得那人大驚小怪。

「啊!」「啊!」「啊!」

一聲聲死亡的慘叫聲響起,十幾條幹屍倒地,讓人心驚膽寒。

黑色長槍擊殺了足足十一人,靜浮在空中,鋒銳的槍尖指著倖存的三人,讓人寒毛直豎,毛骨悚然。

三人遠遠地看著這一幕,面色煞白,臉上冷汗直流,眼中儘是驚懼之色。若非他們退得快,早已化為一具乾屍,魂歸荒野。

那柄妖邪的黑色長槍好像被禁錮在一定範圍,並不能遠距離的擊殺人。三位倖存者劫後餘生,不敢靠的太近,退到兩千米之外,戰戰慄栗,臉上儘是驚恐。

他們想不到這片古老的遺址竟然存在著這種可怕的神兵,擁有著邪性,擊殺一切靠近的生靈。難怪此地沒有任何的凶獸出沒,因為那種透露著的邪惡凶性,讓所有生靈不敢闖入。

「怎麼會有這種邪惡的神兵,實在是太可怕了。」一人顫聲道,心中的驚懼仍然未消退。

「這是一件邪兵,它的主人應該是一位邪神,擁有邪惡的神性。」另外一人說道。

「怎麼辦?有那件邪兵在,我們根本不可能取得裡面的寶物。那可是神靈骸骨和靈寶、神器啊,隨便獲得一件,都是無上珍寶。」看著地上的黑色長槍,三人痛苦的掙扎之色,心中異常的糾結。

「它好像不能脫離那片戰場遺址,不然我們也不能活下來。」

「但是我們也得不到那裡的寶物啊。誰也不知道它活動的範圍有多大,一不小心,就會送掉性命。」

「等!肯定還會有其他的人到來,讓別人試探,看那片死亡區域有多大。」一人陰險的說道。

這麼大的機緣,三人自然不會就此離去,隱藏起來,等著其他人的到來。

時間漸漸流逝,不斷的有武者發現這處上古戰場遺址,用生命警告後來者。

地上躺著三十多具乾屍,非常的詭異,在遠處還有百多人觀看,一個個眉頭緊皺,面帶愁容。

靈寶、神器,還有神靈骸骨,每一樣都對眾人來說,都有著致命的誘惑力。但是,周圍的人卻無人敢奪取,有人已經用血淋淋的代價警示著大家。

這簡直是一處天堂與地獄共存的地方,無上珍寶充滿著魔性,吸引著所有人的心神,在呼喚眾人前往。但地上的乾屍卻讓人們肝膽俱寒,發自靈魂的驚怖,那裡給人帶來無比絕望的死亡危機。

這就是滄瀾界最吸引人的地方,機遇和危機共存。處處存在著死亡,處處又存在著機緣。

周圍的人都是各宗精英天才,其中不乏來自大宗派的年輕天驕人物,但此時都不敢妄動。

「咻!」

五道流光從遠方電奔而至,三男兩女,個個丰神俊朗,散發著深邃的氣息,顯然修為很強悍。尤其是為首的那位女子,二十剛出頭,一綹靚麗的秀髮輕輕飛舞,細長的柳眉,一雙眼睛流盼嫵媚,秀挺的瑤鼻,玉腮微微泛紅,滴水櫻桃般的唇,潔白如雪的嬌靨晶瑩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膚色奇美,身材秀長,靈氣逼人。

「左輕語,雲水閣的人來了。」眾人看著那位美麗的女子,眼中露出傾慕之色。

來人正是雲水閣的天才俊彥,被眾人仰慕的女子叫左輕語,雲水閣內門首席大弟子,實力深不可測。

蕭絕、紀千帆、左輕語,東域三大超級宗派不世出的天驕,在葉風未崛起之前,被譽為東域青年一代三大無敵存在。當然,這種稱譽僅限於先天境。凝神境雖然也被包括進年青一代,實則可稱為中生代,那些凝神境的高手,尤其是裡面的頂尖強者,根本不是先天境所能比肩的。

左輕語到來,很快就了解清楚狀況,不過她並未貿然動手,秀眉緊鎖,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未完待續。。) 在這片隕神古地上,入眼之處的寶物並不多,五具神靈骸骨,外加八件靈寶和神器,但是每一件的價值都難以想象,是稀世珍寶,萬載難逢之物。

眾人雖然艷羨,此時卻沒有人敢越雷池半步,但凡想要取寶者,都喪命於那柄充滿邪性的黑色長槍之下。

很快,又是幾波人到來,其中就有紀千帆等人,還有劍宗的蕭絕和方令夕。

大家都在思量如何取寶,這些來自大宗派的天驕都有不為人知的底牌,肯定有躲過邪兵擊殺而取寶的手段,只是在估量其中的得失和外在的危險。

「嗖!」

又是兩道人影抵達,葉風和赫連素素一路前行,也來到了這片詭異的上古戰場遺址。

「蕭兄,這是怎麼回事?」葉風看到了地上的乾屍,一股陰冷的危機升起。

「那件黑色長槍太可怕了,透露著邪性,但凡接近那片區域的人,都被它擊殺,吞噬掉全身精血和魂魄,變成一具乾屍。」蕭絕解釋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