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道紫焰凝聚成劍,朝雲宗那名火系天賦的武皇悍然出手。

「胖你一臉,小爺我這叫豐滿,你懂不懂?」

面對武皇高手的進攻,小胖子毫不在意,胖乎乎的手掌抬起,凌空一拍,便將那皇道紫焰凝聚的劍氣拍碎成了齏粉。

緊接著,小胖子的身體如同肉球一般旋轉起來,輕飄飄的落在了浮空階梯上。

這一幕落在眾人的眼中,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來,這小胖子絕對是一個高手。

「師兄,我們撤吧,這幫傢伙都瘋了。」

面對一群如狼似虎的武者,就算是朝雲宗的三人都是武皇修為,此刻也不由得心生退意。

朝雲宗的三人退走之後,下方的人群中傳來陣陣的歡呼聲,即便是那些參與圍攻而受傷的人,臉上也浮現出自豪的笑容,畢竟他們擊退的乃是武皇級別的高手。

從始至終,葉楓都沒有出手,混在一群武者之中,不久后也來到了浮空階梯的盡頭。

懸空的巨大宮殿,厚重的殿門大敞四開,一片七彩光幕將所有人阻隔在外,此刻五大聖地和各大頂級宗門世家的高手正在全力出手,試圖將那七彩光幕打破。

「諸位,想要進入這座宮殿,首先就要打破禁制,,大家都要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看到葉楓這一群人也來到了殿門的所在,青衣子抬眼望來,驀然開口說道。

「嘿嘿,理所當然。」

那扮豬吃虎的小胖子搓著手,一副很聽話的樣子,屁顛顛的跑去一起攻擊七彩禁制。

只不過葉楓能夠看的出來,這個小胖子顯露出來的只是武王巔峰級的修為,隱藏了實力。

所有人之中,以中土玄門的陽隕天修為最強,每一次攻擊,都能夠打的七彩禁制不斷的晃動。

葉楓將周身的氣息都收斂了起來,混在人群中,普普通通,並不引人矚目。

青衣子和拓跋天野兩人也在攻擊禁制,只是眼角的餘光不停的在人群中來回的觀察。

「沒來嗎?以他的性格不可能不來。」

「或許已經來了,只是我們沒有發現而已。」

拓跋天野和青衣子兩人對視一眼,他們正在尋找的,自然是葉楓的蹤跡。

「轟!」

片刻后,七彩神光形成的禁制終究是無法抵擋住眾人的攻擊,轟然破碎了開來。

在禁制被打破的瞬間,陽隕天便化作了一道殘影,第一個向著殿門衝去。

與此同時,其他的諸多武者也都不甘落後,各自展開身法,以最快的速度進入殿中。

然而青衣子和拓跋天野卻並沒有急著進入殿內,而是一如既往的在人群中尋找著葉楓的蹤跡。


在他們兩人的身旁,還站著一道人影,這赫然是一名女子,身材高挑,輕紗遮體,玲瓏的玉體若隱若現,極富誘惑。

「拓跋小子,那個葉楓真有你說的那麼厲害?」這名美麗的女子皺眉道。

「若顏師姐,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忽悠你啊。」拓跋天野笑道。

「說的也是,你小子要是敢騙我,看我怎麼收拾你。」美麗女子莞爾笑道。

隨著一道道身影進入殿內,剩下的人已經不多,待到所有人都進去了之後,空曠的殿門跟前,就只剩下了一個人。

背負雙手,葉楓望向拓跋天野和青衣子,從一開始他就注意到這兩個傢伙在尋找自己。

「葉兄!」

看到葉楓,拓跋天野略微躊躇了一下,便走上前來拱了拱手。

「兩人找我有事?」葉楓淡淡道。

「實不相瞞,這一次我們是要與葉兄聯手合作。」青衣子也走過來面含微笑道。

「合作?」葉楓眼中透出一絲疑惑。

「不錯,關於這座宮殿我們五大聖地中有一些相關的記載,想必葉兄應該很感興趣。」青衣子笑道說道。

相比起性格直來直去的拓跋天野,青衣子顯然更適合談判。

「武王中期的修為?拓跋小子,你確定這傢伙能夠抗衡陽隕天?」名為若顏的女子走了過來,一雙美麗的眸子充滿疑惑和懷疑的望著葉楓。

葉楓早就注意到了這個女人,在姿容上雖說比慕容雲雪和洛水月那樣的絕色差了一些,但多了一種成熟女人的韻味。

「若顏師姐,這位便是葉楓……」拓跋天野連忙介紹道。

通過拓跋天野的介紹,葉楓得知這個名為若顏的女人,便是北寒武聖山十年前留下來的高手。

「就算是要合作,小弟弟首先也要表現一下你的實力是否有這個資格。」若顏凝視著葉楓。

「我可沒說要和你們合作。」葉楓聳了聳肩很是無所謂的樣子。

「那可由不得你,聽說拓跋小子被你打的屁滾尿流,便讓我這個做師姐的試試你的斤兩。」


話音落下, 輕寵乖乖小嬌妻 ,向著葉楓拍來。

「嘭!」

葉楓抬手還擊,兩人對了一掌,一股氣浪陡然炸開,這若顏看似一個柔弱女子,力量卻出奇的強橫,讓葉楓身軀一晃,退了半步。

「這實力也不怎麼樣嘛。」

若顏拍了拍手,有些玩味的望著葉楓。 「拓跋小子,看來你的眼光不怎麼樣,我才用了五成的力量,這小子就抵擋不住了。」


花若顏瞪了拓跋天野一眼,目光帶著一絲詢問的意思。

被她這麼盯著,拓跋天野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他可深知這位師姐雖然看起來柔弱,實際上卻是一個暴力的女人,若是不給出一個解釋,絕對少不了皮肉之苦。

「師姐有所不知,這不過只是葉兄真正實力的冰山一角而已。」青衣子在一旁笑著解釋道。

「冰山一角?」

花若顏聞聽此言,卻是突然咯咯咯的笑了起來,性格讓人捉摸不定,如魔女一般望向葉楓,笑道:「看來這兩個小傢伙對你很推崇啊,將你真正的力量施展出來,讓本姑娘見識見識?」

「你確定?」葉楓眉頭一挑,他可不是忍氣吞聲的主兒。

「廢話真多。」

花若顏冷哼一聲,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玉手再次拍出,掌指間綻放晶瑩的光輝。

「轟!」

一道如同旋風般的氣浪在葉楓的腳下盪開,奪天鼎中噴湧出磅礴的真氣,將他的修為瞬間從武王中期提升到了武王巔峰,然後一拳打出。

這一次,葉楓的身形紋絲未動,伴隨著一道如同驚雷般的轟鳴聲,花若顏的嬌軀倒飛出去,直接落入了那敞開的殿門中。

葉楓甩了甩手,暗道這女人看起來嬌小柔弱,力量卻大的出奇。

「混賬小子,姑奶奶跟你拼了!」

一頭烏黑的長發在腦後炸開,花若顏那雙美麗的眸子中幾欲噴火,大步流星的沖了出來,一副要跟葉楓拚命的架勢。

拓跋天野連忙上前勸阻,暗道若是這姑奶奶真的跟葉楓打起來,那還合作個屁啊。

學霸重生之豪門謀妻 ?」

在拓跋天野的勸說之下,花若顏白了葉楓一眼說道。

「瘋女人。」葉楓撇了撇嘴,心中腹誹,這女人性格多變,讓人捉摸不定,時而大大咧咧,時而又做小女人姿態,真心讓人受不了。

「葉兄,若顏師姐就是這個樣子,希望你不要介意。」青衣子一臉歉意的說道。

葉楓擺了擺手並不在意,「你們到底要跟我合作什麼?」

「人主傳承!……」

按照青衣子所說,古今以來,每過十年,亂古塔就會開啟一次,隨之而來的便是亂古秘境,最終才是這座懸空的巨大宮殿。

五大聖地之中留有一些記載,這座巨大的宮殿乃是荒古時代人主的一座行宮,荒古強者將傳承留在了秘境之中,而人主的傳承則就在這座宮殿內。

進入亂古秘境的武者之中,除了五大聖地還有大大小小的宗門和武道世家,但是人主傳承卻只有一份,因此必將會有激烈的爭奪。

所以青衣子和拓跋天野才決定與葉楓聯手,一起爭奪人主留下的傳承,至於誰能夠得到傳承,就各憑本事。

「中土玄門號稱九陽大陸第一聖地,陽隕天已經達到了凝氣成罡的境界,可以說是我們最強的競爭對手。」

說話之間,四人一行也邁步走入了殿內,一股濃郁的血腥味迎面撲來,讓四人不約而同的皺起了眉頭。


殿內的空間很是廣闊,一眼望不到盡頭,四人之前一直都在殿外,並不知道殿內發生了什麼。

只見眼前遍地死屍,血流成河,起碼有數十位武者剛剛進入殿內,便橫死當場。

空氣中瀰漫著劇烈的元氣波動,顯然在進入殿內之後,武者之間就進行了第一次的大洗牌,展開了一場激烈的廝殺。

死在這裡的大多都是一些武王境界的弟子,只有少數武皇初期的高手也被斬殺在此。

「當!」

就在這時,一道鐘聲驀然從宮殿的最深處傳來,這鐘聲直入紫府識海,蘊含著一種浩瀚莫測的氣息。

不論是葉楓,還是花若顏,以及拓跋天野和青衣子,聽到這鐘聲的瞬間,都是身軀不由得一顫。

「荒古傳說中,人主證道成仙,除了亂古塔之外,還煉製了一口仙鍾。」青衣子凝眸望去,宮殿的深處卻是一片朦朧,什麼都看不見。

「人主開創武道一脈,是天地間第一個成仙的強者。」拓跋天野的神色顯得有些莊重而又嚴肅。

荒古時代,人族羸弱,天下大亂,人主開創武道,力挽狂瀾,才得以讓人族強大起來,這樣的強者的確是令人敬仰。

「如果說人主是天地間第一個成仙的強者,那為什麼世間傳言,第一個成仙的強者乃是九陽仙人?」葉楓疑惑道。

「人主在荒古時代的名號,便是九陽!」一旁的花若顏突然開口說道。

或許是受到了鐘聲的影響,這位性格多變的魔女也難得的一臉肅然和虔誠。

循著鐘聲傳來的方向,四人邁步前往,不久之後,便感應到了劇烈的元氣波動,來自各大宗門和世家的年輕高手正在彼此激烈的廝殺。

在眾人頭頂的上空中,一口金色的大鐘懸浮,鐘壁上繪有龍鳳異獸,日月星辰,充滿了神秘叵測的氣息。

「咚!」

一道身影遍體血光繚繞,手持一柄血刀在人群中來回縱橫,手中的血刀每一次揮斬而出,便有人頭落地,鮮血噴涌。

「此人是北寒地域血魔宗的高手周乾。」若顏開口道出了此人的來歷。

這其中最為矚目的,當初中土玄門的陽隕天,只見他一掌拍出,便有山河日月顯化而出,任何阻擋在他前面的人都瞬間橫飛出去,完全不是他的一合之敵。

憑藉一己之力,他技壓群雄,即便是那血魔宗的周乾也是不敢與他正面交鋒。

「人主的傳承,便是這口大鐘?」葉楓並未參與到爭鬥之中,而是抬眼望向懸挂在高空中的那口黃金大鐘。

「傳說中的仙鍾,得之便可白日飛升,證道成仙!」拓跋天野一臉神往。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