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米之外,賓道的右掌鮮血淋漓,身上被米黃鎧甲被破開一道長長的口子,樣子狼狽之極。

金鉤榜第七的賓道,在這個東方少女的手下擋不住兩劍,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是深深震撼。

「你們三個,一起上吧!」蘇若語冷淡地道。

霍非、瑪切西和賓道三人對望了一眼,以眼神交流了一下,沒有再顧及什麼面子,同時向蘇若語沖了過來,身上氣勢瘋漲,也是同時祭出了體器,當然,賓道除外。

霍非手中是一根晶瑩的u型飛叉,隨著他飛擲而出,飛叉化為十丈巨叉,瑪切西手中是一個半弧形宛若牙齒的黑色異物,上面有旋光飛繞。

「受死吧,大地皇拳!」

最先出手的是賓道,剛才在蘇若語的劍下吃了虧,最想要掙回面子的是他,宛若一個推土機般的狂奔而前,一拳轟出,磅礴的善土能量從地面狂涌而出,捲入他的那一拳之中,一個十丈巨大泛著金光的土黃拳頭向蘇若語轟砸而下。

蘇若語身影陡然消失,巨拳砸在地上,轟隆聲中,地面現出一個數十米巨坑,與此同時,霍非和瑪切西開始被動防守。

不錯,蘇若語避開了賓道的攻擊同時向霍非和瑪切西兩人發動了攻勢。

瑪切西手中的弧牙異物陡然丟出,立即化為一把五米長的鐮刀,在她的面前舞旋形成了一個鐮刀漩渦,「叮叮叮叮叮」,百道火星飛濺,在這頃刻之間,蘇若語已然向她斬出上百劍。

霍非巨叉爆發出聖潔的光圈,延伸數十米範圍,光圈之上雖然瞬間出現了上百道裂痕,但卻又很快縫合,可見在這頃刻間,蘇若語同樣向他攻出了上百劍。

霍非、瑪切西和賓道都是臉色大變,他們都沒有料想到,這個東方少女的攻擊竟然如此犀利,如此連綿不絕,戰鬥一開始,三人便立即陷入被動。

「霍非,用聖光守護加持給我們,你只管防禦,我和賓道對付她!」瑪切西一鐮刀劈掉蘇若語的飛劍嬌喝道。

這三人也算是彼此熟悉,三人之中,來自聖斗星的霍非最善防守,他的「聖光守護」技能融合了西方聖教的信仰之光和善力體系的光系善力,具有強大的防護作用,也正因為他擁有「聖光守護」,所以其在金鉤榜上的排名才比賓道靠前,因為他排名雖然靠前,但若論真正的實力卻與擁有變異金土善力的賓道還有一些差距。

「好!」

霍非嘴裡念動咒語,兩道泛著聖潔光芒的氣泡從兩叉尖上飛出,分別沒入瑪切西和賓道的身上,氣泡消失,兩人的身上卻泛起聖潔的光芒,而幾乎同時,霍非的身上也泛起了這種光芒,這種光芒就是「聖光守護」秘技,根據修鍊者的修為,可以守護數量不同的目標,守護期間,除非是強於守護者超過兩階的力量,否則都破不開「聖光守護」的防禦。

不過這世上沒有什麼技能是沒有缺陷的,「聖光守護」也不例外,「聖光守護」若是以分享的方式施展時,施展者便不能加入戰鬥,只能站在那裡施展,同時施展的時間也有限制,以霍非的實力,只能維持六秒鐘,也就是說,瑪切西與賓道必須在他施展「聖光守護」之後六秒鐘能結束戰鬥。

強者之戰,不要說六秒鐘,有時零點一秒便能決定一場戰役的勝負。

聖光守護一出,賓道立即狂奔向前,雙拳揮舞如流星。第一拳,截斷了蘇若語後退的路線,第二拳,截斷了蘇若語左退路線,第三拳截斷右退路線,第四拳,截斷蘇若語的前進路線,第五拳封住上面的路線。拳出如霸龍捲風,漫天拳影形成了一個拳頭的牢籠,將蘇若語籠#罩其中。

a#級武技,黑鬼霸寰拳!

這套武技乃是當年黑人第一強者馬泰格所創,一旦施展,可封八道,攪動空間,將所有力量壓縮到中間,將對手壓制在方寸之間,練到極致,能夠瞬間將人直接碾成血霧,屍骨無存。賓道雖然還沒有達到那樣的境界,但黑鬼霸寰拳也已達大成之境,面對蘇若語這樣的強者,直接將她碾壓至死當然不行,但要將她壓制在一定範圍內卻不是什麼難事。

「死亡之鐮,魂之收割!」

關鍵時刻,瑪切西配合得極為默契及時,蘇若語甫一被賓道的黑鬼霸寰拳困住,她手中的黑鐮已然揮出,從賓道的拳頭之間斬進,黑鐮的刀影向蘇若語的卷裹而去。

「螢蟲之光!」

蘇若語冷哼一聲,葉問龍送給她的七彩幻刃已然在手。這一個多月來,她早已七彩幻刃完全融合,素手一攤,七彩幻刃便即在她的掌心飛旋起來,宛若劍花綻放,十二把兩寸小劍飛旋而起,幻化為數百道劍氣。

「飛花漫雨!」

十二把小劍頃刻間光芒大漲,衝天而起,將賓道施展的黑鬼霸寰拳形成的牢籠瞬間洞穿,遠遠望去,可見一道道拳影被破開了一個個大洞,凌厲的劍光衝天而起,其中有四把小劍斬向了卷裹而來的黑鐮。

「啊——」

一聲慘呼之中,賓道雙拳同時被數道劍氣貫穿,飛摔而去,縱然是有著聖光守護,同樣無法抵擋七彩幻刃的銳利。

四把斬向黑鐮的小劍化為十二劍,再化一百四十四劍,叮叮叮叮聲中,將死亡之鐮的魂之收割完全抵擋了下來,就連鐮刀所帶的死亡氣息,都被劍氣斬碎殆盡,反卷的鐮刀及劍氣,將地面斬出了一道道又細又深的裂痕。

瑪切西召回黑鐮一看,立即驚叫起來:「怎麼可能?」

但見她的黑鐮刀身上,現出了一道道缺口,簡直就象是一把破刀。

「這不可能!」這一聲駭然驚呼來自正在施展聖光守護的霍非,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人能在同階之時破得開他的聖光守護技能。

只不過,蘇若語根本不給他們驚駭發獃的時間,三人的聯手攻防剛一被破開,每一個人的面前便即出現了四把七彩幻刃所化的小劍,劍光閃爍,劍意滔滔,將三人完全鎖定。

而也就在此時,聖光守護的六秒時間已過,面對如此凌厲的飛劍,他們若敢反抗,唯有死路一條! 姚曉丹只看見陌生的男人把元笑塞進後座,開車就要離開,咬緊的嘴唇,滲出鮮紅的血珠,看著車子發動,想起來者不善,而元笑還在車上,除了這腦子裡一片空白,不知所措的跟著車子的方向追了過去。

「元笑!」白童童追逐著姚曉丹的視線也看到了元笑被陌生人帶走,只是這一切太突然,她沒能立馬反應過來,等到她回過神來,姚曉丹已經追了出去。

白童童條件性反射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眉頭緊緊皺起,她縱然和元笑有矛盾,見到元笑遇到危險,還是會擔心,這麼多年的情誼怎麼會說割捨就割捨掉的。

「元笑被綁架了。」關心則亂,可是相對於姚曉丹,白童童明顯理智了許多。

白童童故作鎮定的朝門口走去,可是慌亂的步伐卻出賣了她的內心。就在白童童即將走出去的時候,她突然間感覺到自己的胳膊被人抓住。

「童童,你能不能先把賬結了,我今天出門忘記帶錢了。」李凱莉的臉色微紅,垂著頭窘迫的說。

這種關鍵的時候,白童童被李凱莉攔住了步伐,還是因為錢的問題,糟糕的心情一下子爆發出來,她一把奪過李凱莉的背包,從中拿出錢夾,抽出幾張小粉紅,帶著憤怒說,「李凱莉,我知道你家裡窮,但是現在是什麼時候,你就不能先把賬結了?出去吃飯唱歌遊玩什時候讓你拿過錢,即使有過,又有哪次事後沒有把錢還給你?」

白童童有的時候確實討人厭,她像玫瑰一樣嬌艷,卻一樣是帶刺的主兒,你若是觸動她的底線,那麼她就會毫不猶豫傷害你。

李凱莉只管覺臉上火辣辣的痛,看著白童童轉身,波浪一樣的捲髮輕輕甩起,她的手不由得握成拳頭,看著被白童童丟在地上的背包,和散落在地準備給母親買葯的一千塊錢,眼眶微紅。

「小姐,請問你需要什麼幫助么?」服務員走過來,關懷的問李凱莉,見李凱莉遲遲沒有答話,這才說正事。「你的朋友姚小姐預付了金額,但是此次消費並沒有使用完,餘額是辦卡還是找零呢?」

李凱莉聽到姚曉丹的名字,拳頭慢慢的鬆開,眼睛中隱隱透露著柔和的光芒,依舊什麼都沒有說,蹲了下來,認真的收拾散落一地的東西。總有一天,她會讓那些人付出代價。

「辦卡,謝謝。」李凱莉收拾好東西,微笑的說。

姚曉丹還沒有靠近黑色的轎車,便被一輛小型的送貨車攔住了去路。當她繞過去的時候,轎車已經消失不見。

「曉丹,笑笑呢?」白童童一路小跑過來,看到姚曉丹失魂落魄的站在馬路邊,心裡已經知道結果。

「曉丹,你別著急,笑笑她又不是什麼國家重要人物,綁架無非是為了勒索錢財,應該沒有生命危險。」元笑看著姚曉丹面無血色的臉孔,手忙腳亂的安慰。

「你知道什麼,你什麼都不知道,又怎麼能這麼篤定的說。她,一開始覺察到不對勁的時候,你做了些什麼?」姚曉丹閉上眼,戮仙門第七十五任聖女,外祖父跟她提過一次,雖然那時候她什麼都不懂,但是卻明白,元笑的背後隱藏著巨大秘密,她要保護元笑。

「我是什麼都不知道,但是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找回元笑。你別著急,我認識元笑的哥哥,他的人脈廣,讓他幫忙總會好點。」白童童說過,就打電話給高澤。而此時的白童童,壓根沒有注意到姚曉丹詫異的眼神,而白童童也不知道,元笑有位親哥哥。

天勝集團,高澤正在開一個重要的會議,正當他要講話的時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機便突兀的響起,低頭一看是一串陌生的號碼,直接掛斷,抱歉的一笑正要再次開口,但是手機又響了起來,高澤有些不耐煩,但是良好的修養還是使他接通電話。

「高澤,我是白童童。」高澤終於接電話,白童童努力平復自己的心情想要把事情講清楚。

「白童童?」高澤只覺得聲音熟悉,但是怎麼也想不起是誰。

「公司設計部的實習生。」白童童似乎覺得自己說的不夠,又接著說,「情人節住在你家的那個……」

「有什麼事。」高澤覺得不耐煩,想起電話中的女人是元笑的朋友,只好忍住。

「我們在吃飯,元笑說去衛生間,然後,她一直沒有回來,之後,我們就看到一個陌生男人把元笑給帶走了……元笑昏迷了,她……她被綁架了。我只能找你了。」

高澤正是知道白童童是元笑的朋友,這才錄取沒有任何資歷的白童童,但是白童童怎麼知道他和元笑的關係……高澤沒有再想下去,因為元笑被綁架這件事,已經讓他沒有其他心思去考慮別的事情了。

下午三點,嬴隱無聊的盯著牆上的鐘錶,元笑是吃過飯和朋友一起去玩了么,怎麼還不回家?嬴隱有些焦慮,手機里的簡訊,像是炸彈一樣威脅著元笑的安全。

叮——

嬴隱聽到手機提示,立即解鎖去看,「元笑被綁架。」

元笑被綁架?嬴隱的目光中閃過一道寒意,那群人果然是誰都不會放過!

嬴隱講電話回撥了過去,楚鈺接通。

「隱,幾千年了,真沒想到你會在乎一條人命。」楚鈺玩弄的說,「永生門那邊對你的跟蹤力度爆發,一粒烏龍鬚有的葯而已,給他們又怎樣?」

幾千了楚鈺一直都這麼嘮叨,在楚鈺看來,把葯贈給永生門,若是還是遭遇追殺,那麼他們就可以動手了,像今天這樣躲躲藏藏,實在憋屈。而嬴隱,有能力並且應該讓永生門從這個世界上永遠消失。

「她在哪裡?」嬴隱打斷楚鈺的話,清冷的聲音讓人不寒而慄。

「女人,你可是從來不關心。」透過無線電波傳來的聲音,也變得認真。


「地址是在秦帝天下旗下餐飲的韓式烤肉店,具體地址我一會簡訊發給你。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你為了一個女人錯失成為天仙的機會,難道還要為另一個女人失去性命么?」

楚鈺很清楚,嬴隱必定是受傷了,才一直沒有出現。 金鉤榜排名第五、第七、第二十四名的三大西方天才,僅僅片刻之間便折翼在一個神秘的東方少女手中,這讓所有人都瞬間呆愕,震撼無比,看著面對四把小劍動都不敢動的霍非三人,除卻西方善武者的噤若寒蟬,餘人都是呼吸粗重。

牛叉,真是太牛叉了!

所有人看著站在那裡的那個纖弱少女,有羨慕、有嫉妒、有傾慕也有恐懼,若是與她為敵,她心念一動間,那些小劍輕易便能洞穿自己的心臟讓自己變成一個死人。此女太可怕了。

蘇若語看了已站在側面彷彿跟他沒有任何關係的葉問龍一眼,葉問龍聳了聳肩沒有說話,意思是說由她自己處理,這一幕誰也沒有注意到,但距離蘇若語最近的瑪切西卻是注意到了。

「所有西方善武者,空間袋及在武塔所獲留下,五息時間內,滾!」蘇若語冰冷的聲音響徹而起,十二把小劍上的劍意陡然暴漲,凌厲的殺氣卷席開去,壓製得沒有任何一人敢起對抗之心。

霍非、瑪切西和賓道三人對望了一眼,咬了咬牙,丟下了空間袋,其他的西方善武者見金鉤榜強者都就範了,他們哪敢反抗,紛紛丟下辛苦三個月來的收穫,狼狽地奔逃而去。

瑪切西若有所思地看了站在邊上的葉問龍一眼,輕咬嘴唇飛掠而去。

「小姐可否留下芳名?」霍非心有不甘地再次問蘇若語,蘇若語卻是理都不理他,霍非自討沒趣,黑著臉離去,倒是賓道光棍一些,對著擊敗了他的蘇若語行了一個西方禮儀,轉身大步而去。

「這些東西,換那玉卵金蜂巢,如何?」小紅看了手裡的綠巢一眼,看著龍宮月等人,指了指那些西方善武者留下的一堆東西問道。

「這……我們豈不是佔了大便宜?」韓佳旭等人眼睛一亮,旋即感覺到不好意思。

能夠進入了龍武學府的人沒有一個是傻子,三個金鉤榜強者的空間袋加上三十多名西方善武者三個月在武塔中的收穫,就算那些人運氣都不好,這些人一起加起來的寶貝也絕對不會低於玉卵金鋒巢的價值,小紅這樣換的確是讓他們佔了大便宜。

十一個空間袋,二十多個普通背包,堆在那裡都是頗為壯觀,沒有人會相信裡面的東西會少了,三個月時間,就算是在武塔里閑逛也能撿到不少東西。

「那可不一定,也可能這些空間袋和背包里全都是垃圾。」葉問龍笑著走了過來道,「反正你們六個人,就算得到這玉卵金蜂巢也不好分配,不如便宜我吧。」

「老大。」

「老大。」

看到葉問龍終於走到前台,韓佳旭、龍天羽都是興奮地上前跟他擁抱一起。

「宮月,不抱一下?」葉問龍看著站在一旁也是一臉激動的龍宮月笑道。

龍宮月猶豫了一下,還是主動上前給了他一個大大擁抱,只不過抱過之後,她的臉上難得的微現暈紅。

「都不錯啊你們!」葉問龍目光從三人的身上掃過,頗是高興地道:「佳旭敬愛階七級,天羽敬愛階十級巔峰,宮月更是已經有了踏入鉤召階的底蘊,只要一出開塔,突破到鉤召階沒有絲毫問題,進步很大嘛。」

「那是,我又要比你先了。」龍宮月聽他這麼說,心裡也是頗為得意,她也看得出來,葉問龍也只不過是敬愛階十級巔峰的境界。雖然她知道,就算自己境界再高上他一些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不過至少修為比他高,有這一點足夠了。

「老大,給你介紹我們小隊的其他三名隊員。」韓佳旭把跟他們一起的三人拉了過來給葉問龍介紹認識,兩男一女,兩個男的一個叫鐵大敢,是一個憨厚老實的結實少年,一個叫諸葛問世,很牛叉的一個姓名,不過此人眼中透著睿智,估計也不簡單。

那個女生叫伊艾蘭,是一個十分陽光的少女,韓佳旭介紹到她時,葉問龍本就覺得有些耳熟,及后看到他目光閃爍,突然想起陳銘池的糗事來,突然笑了起來,看了伊艾蘭一眼道:「你是二班的那個伊艾蘭?」

「是的,久仰葉學長大名。」伊艾蘭笑道,不過旋即奇道:「葉學長,好像我們正式接觸過吧,你知道我?」

葉問龍笑道:「我只知道佳旭這傢伙為了一個叫伊艾蘭的妹子天天跟陳銘池打架,原先一直在想這伊艾蘭會是怎麼樣的一個天仙美人兒,今天終睹廬山真面目,難怪,難怪我個兄弟要為你拚命了。」

「呸,他們打架關我什麼事了。」伊艾蘭粉臉微紅,悄無聲息地狠瞪了韓佳旭一眼,葉問龍只作不見。

「艾蘭,別理他們這些臭男人,我們收戰利品去。」龍宮月把伊艾蘭拉了過去,她是小隊的隊長,她這麼說這麼做,儼然是同意了和葉問龍的交易,占別人便宜她肯定有負擔,不過占葉問龍的便宜,她貌似沒有什麼負擔,畢竟「老大」和「大哥」可不是那麼容易叫出口的。

韓佳旭等人見葉問龍並沒有介紹小紅和蘇若語給他們認識的意思,也沒多問,與葉問龍簡單聊起進入武塔后的情形。

原來韓佳旭得知龍天羽和龍宮月不入善池修鍊而決定進入武塔之後,便決定跟兩人一起進來,同時又聯繫了三個志同道合者,六個人組成了一個小隊進入。六人進來自然是以修鍊為主尋寶為輔,大部分時間都用於修鍊,少部分時間用來尋寶,借著武塔中比外面濃郁數倍的善力因子,他們都進步很快,尤其是不時的與光魔獸戰鬥,遭遇西方善武者等,也讓他們的戰鬥經驗得到不斷的提升。

「按理說,就算這裡的善力濃度達到了12倍,你們也不可能提升這麼快啊,是不是還有什麼奇遇?」葉問龍有些好奇地道。

「其實連我們也不是很清楚,就在一個多月前,我們才來到第四層,後來遇到了金蜂,遭到金蜂群的追殺,倉皇逃跑時,不知怎麼的就闖進了一個地方,那裡全是石頭和錯綜複雜的溪流,裡面的善力因子濃郁得驚人,修鍊的速度比平時快了二三十倍,我們在裡面被困了一個月,修為提升得特別快,修鍊的瓶頸都很小,也算是因禍得福吧。」龍天羽道。

「我想他們應該是運氣好,闖入了流水溝。」小紅在旁邊聽到,不禁笑道,把玉卵金蜂巢遞給了葉問龍,不過她的目光之中帶著隱晦的不舍,以葉問龍的眼力哪會看不出來她十分想要這個玉卵金蜂巢,不過他儼然不打算給她,直接隨手收了起來,笑道:「如果是進了流水溝,的確有這個可能。」

「還有這位……大姐,流水溝是什麼樣的所在?」韓佳旭看了小紅一眼,不知道怎麼稱呼她。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