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鄒子川的三艘宇宙飛船降落在盤古星的星際港口時候,整個港口都已經成了鮮花的海洋,人們用鮮花和熱情來歡呼英雄的歸來,這個混亂的年代,人們太需要英雄了……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若是如實的說明一切,那大家存活的希望更是渺茫,但是豈能為了自己存活,誤說這鐵牢之中的布置而將他人給推向死亡的深淵?」王毅的內心深處掙扎了,他想活下去,但是又不想這種活是以別人的死換來的。

片刻之後,這道身影又回到了王毅的身上,那如軟泥一般趴在地上的王毅全身一震,恢復起了意識,緩慢的睜開了那血絲密布的雙眼,更是喘著那微弱的氣息。

「王毅,你怎麼樣,還好吧?要不再吃幾粒丹藥?」趙偉急忙的問道,眾弟子也都是神情緊張的看著王毅。

「嗯,讓我緩緩片刻,再將這鐵牢之中的布置告知與大家!」王毅雙目黯淡道,他的內心還是在做著掙扎,他不知該如何選。

「好好好,你沒事就行了,這鐵牢中的布置晚些再說也不要緊!」周羅關心王毅道。

王毅看了過去輕輕地點了點頭,沉默不語,閉目養神了起來,其師其他的弟子一個個的都是心神緊張,他們擔心的是如何出去,而不是王毅的血肉之軀,但是現在王毅就是他們的希望,也只能幹著急了。

王毅這一閉眼就是數天已過,這時他渾身的氣血與靈力也恢復了些,這時他話暖的睜開了那疲憊的雙眼,啞然開口道「這鐵牢縱長千米,死在這裡的弟子更是數不勝數,但是看管的弟子卻只有十人,他們皆是初識境三重天的修為。

這鐵牢之中只有一處出口,可以說是封閉式的,若想衝出去那就必須一擁而上向著這條過廊直衝而去,若那十人不死,我們則亡!」

王毅面無表情、神情冷漠,他一臉的正經看不出一絲撒謊的痕迹,此時他的心也是忐忑不安了起來,為了生存他選擇了冷血,為了生存他拋棄了觀念,更加拋棄了這數十人的生命!然而這一切都是殘酷的現實改變了他。

「什麼,你沒看錯吧,就不到十個人看守?」一弟子不敢置信的問道。

「千真萬確!就算我們逃得出這鐵牢之中,與他們一戰也是活下去的幾率極小,這一點我沒有騙你們,你們若是想拼一把那我們就好好地計劃一番,若你們不信我,那就在這垂死掙扎吧!」

王毅說這話時雙目之中竟不起一絲的波瀾,彷彿早已習慣了一般,折射出的是一抹寒冷之色,然而這一切那趙偉和周羅卻看在眼中,王毅這細小的反常讓他們的心裡也是起了懷疑,但是皆是沉默不語。

「媽的,拼了,在這躺著等死還不如拼一把!」

「對,我們這麼多人,就算打不過他們,但是也至少能有人從中逃出去!」

「嗯,是要好好計劃一番!」

「沒用的!有這妖花在你的靈力根本就運轉不起來,衝上去只能當炮灰!」周羅神情凝重道。

「的確如此,所以我還要進行一次實驗,看看這用火攻能否讓這妖花燃燒殆盡!」王毅雙目之中爆出一縷精光,其神色依舊是冷若寒冰。

「好!那你在養些時日在實驗一番吧!」

「哼,我能等你們可能等?若我沒說錯你們手上的丹藥已然不多了吧,今晚我便進行火攻!成敗在此一舉!」王毅語氣堅定道。

「那我們能幫上什麼忙?」

「看著就好了!」

???

亥時已臨,夜色已深,這鐵牢之中更是爆發出了死一般的寂靜,但是眾人卻是一個個都處在緊張與振奮之中,那眾人矚目的王毅已在凝聚著火焰了。

只見他雙手通紅一片,彷彿就是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焰一般,更是在這漆黑的鐵牢之中爆發出了一股耀眼的光芒,周圍的唯獨也是急劇上升,層層熱浪也是撲面而來。

但是那左臂與右腿的妖花更是爆發出了一股駭人的吸扯之力,將大量的靈力與氣血都所吸收,王毅不得不忍受著這劇痛,靠著毅力在苦苦的堅持著。

此刻他渾身的肌肉都在顫抖,臉色更是煞白一片,在他左臂與右腿的妖花竟在這時晃動了起來,竟以肉眼可見之速在生長著,轉眼間竟已達百米多高,但是王毅現在已是全身通紅一片,彷彿就是一個火人一般。

那炙熱的溫度急劇上升,此刻的他就像是要火山爆發了一般,還在積壓著,但是體中已是烈火燃燒、熱浪襲卷、炙熱不已,此刻他的全身骨骼、經脈均都以被這熊熊烈火所佔據。

終於那讓眾人激動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長在王毅身上的兩朵妖花,竟在緩慢的枯竭,更是縮小了數倍,王毅也注意到了這一幕,心中更是激動不已,立馬就在右手之上凝聚出了一團火焰,朝著這妖花激射而出。

當著火焰碰到這妖花的瞬間這妖花彷彿是懼怕不已,連忙不停的搖晃著身軀,想避開這熾熱的火焰,但是一切都晚矣,更是發出了「嗞嗞」之聲,隨後便於這熊熊烈火一同燃燒了起來。

頓時就有一股濃郁的靈力驟然散出,瀰漫在這鐵牢之中,眾人看見這一幕皆是神情振奮,面露激動之情。

此時的王毅體力早就透支了,但是他連吞了數十粒的丹藥,繼續堅持著,他連忙又在右手之上再次凝聚出熊熊烈火,向著眾人的妖花不停的激射而出,頓時在這鐵牢之中燃起了縷縷青煙,那「嗞嗞「之聲更是不絕如帶。

眾弟子皆是面露喜色,心中激動不已,在他們身上的妖花已在火焰之中燃燒,只需片刻定能化為灰燼,這壓在他們身上的石頭終於鬆開了。

「王毅,你的大恩我銘記了!我若出的去這驛場能在與你見面,定抱你這份大恩!」

「對,你的恩情我們記住了」

一時間所有的弟子都在感謝這王毅,心中對他更是充滿了感激之情。

王毅這一行人的舉動看似隱蔽,但這熊熊烈火燃起之時,這些看守的弟子就已經發現了,「這小子不簡單啊!你去查查他究竟是哪個門派的弟子!」


「是!」

「師兄要不要將他們???」

「不需要,師尊說過我們只需看管,無需打壓,再說他們現在還在這鐵牢之中,更何況他們要想逃走,還得與我們一戰呢,呵呵,說不定這其中倒是能有幾個弟子能進本門!哼,走吧!」

這弟子咧嘴笑道,彷彿這一切都只是一場遊戲一般,輸了那就是死的代價,而贏了就能晉級! 從有人類以來,無論是人們遇到天災還是人禍,當危機的時候,人們都會想到救世主,或者是英雄,也正因為人們的這些冥想,也就出現了不計其數的神明,這些神明與其說是一些塑造的神話,還不如說是一些人美好的願望。

能夠救自己的永遠是人類自己,哪怕是科技文明發展到宇宙大時代的地步,人們那根深蒂固的愚昧依然揮之不去。

颶風冒險團的出現,鄒子川的出現,讓人們心靈找到了短暫的希望,短暫的寄託,人們希望把這希望和寄託實質化,希望把這燭火燃燒成熊熊大火。

人們可能想不到,正是這隻推波助瀾才會造就英雄,世間沒有英雄,英雄都是推波助瀾出來的一個形象而已……

不過,讓所有人失望的是,鄒子川並沒有從米雪號上下來。

鄒子川站在艙門口的內側,看著一個一個被營救出來的人走下舷梯,這些人的精神狀態都很好,衣服也很乾凈,完全不像是從淪陷區救出來的樣子,他們都第一時間得到了最好的醫療和照顧。

這些人在經過鄒子川身邊的時候都會用充滿崇敬的目光看著這個帶著陰森冰冷麵具的年輕人,是這個高大的年輕人救了他們。

流氓娘親腹黑娃 ,可惜,都被吉桑派的幾個彪熊大漢擋住了,沒有人能夠接近鄒子川的身體,人們熱淚盈眶的一路鞠躬走下舷梯,不停的和颶風冒險團的人揮手……

沒有喧嘩,只有輕微的哭泣聲音,還有重重的擁抱,雖然人們無法擁抱到鄒子川,卻可以擁抱到一些格鬥師,雖然他們叫不出這些格鬥師的名字,卻記住了這些格鬥師所在的冒險團。

我靠做菜獨寵後宮 「颶風!」,每一個人都把這個名字深深的烙在了靈魂的深處。

鄒子川萬萬想不到,這些人會成為颶風冒險團的第一批真真的鐵杆,無論是從言論上,或者是資金物資上,這其中一些人為颶風冒險團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人是靈長類的動物,人懂得報恩,無疑,颶風冒險團是這些人的再生父母。

「你,站住!」 諸天武俠之旅 ,低垂著頭。

「啊……」年輕人聽到聲音,茫然的四處一看,發現鄒子川的手指指著自己,臉上露出一絲慌亂,不過,這絲慌亂一閃即逝。

「過來!」站在鄒子川身邊的瓦鐵凶神惡煞道。

年輕人看了一眼前面的人群,遲疑了一下,還是走到了鄒子川的面前。

「你很不錯!」鄒子川輕輕的拍了拍這個年輕人的肩膀。

「……」年輕人一愣,張了張嘴不知道說什麼。

「去吧,這裡已經安全了,想必你的家人就在下面。」鄒子川點了點頭,輕輕的揮手。

年輕人身體莫名的抖了一下,有點魂不守舍的跟隨著人流在通道裡面向前走去,一副滿懷心思的摸樣。

就在那年輕人走到舷梯邊的時候,猛然轉身,朝鄒子川深深的鞠了三個躬。

眾人看著鞠躬后離開的年輕人背影,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他是誰?」一直站在鄒子川身邊的榮夫人突然問道。

可惜,鄒子川沒有回答他,只是看著那個年輕人的背影從那舷梯邊消失。

「綠泉事業!」榮夫人的嬌軀一顫,一臉驚訝的看著鄒子川。

「希望你保守與這個人有關的秘密,這將關係到無數人的生活和一顆星球的未來。」鄒子川淡淡道。

「我會的。」榮夫人一臉嚴肅的看著那舷梯,她明白鄒子川的意思,如果那個所謂的秘方真的泄露了出去,那將會為楊氏家族帶來滅頂之災,而且,柯羅星將很快就會變成一顆荒蕪的星球。

「可以告訴我,你是如何知道這個年輕人是楊樂的?」榮夫人踮起雙腳附耳問道,很好奇,她很想知道鄒子川的秘密,她不明白鄒子川為什麼會知道這個年輕人就是楊氏家族的接班人,在那地下室的時候,她始終都和鄒子川在一起,而且,鄒子川在飛船上也沒有和任何一個倖存者接觸過,這是一個充滿誘惑的秘密。

「如果你今天晚上陪我,我就告訴你。」鄒子川彎腰低頭,對著榮夫人的耳朵輕輕道。

榮夫人的臉上頓時一直紅到了脖子,不過,這羞怯只是一閃即逝,榮夫人那紅暈的臉立刻就變成了鐵青色。

「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榮夫人重重的哼了一聲,拂袖而去,留下一群雄性動物傻愣愣的看著那婀娜的身體消失在舷梯下面。

「大人,這個女人還真是個極品啊,皮膚真他媽的白,那兩條腿,好長啊……特別是那屁股,翹翹的……嘖嘖……」瓦鐵看著榮夫人消失的地方,吞了一口口水,發出吞咽的聲音幾乎是每一個人都能夠聽到。

「是啊是啊,如果我能夠娶這樣的老婆,我寧願少活十年,不!少活十五年……」老大也滿嘴口水的迎合著,雙手互相搓動。

「要不要先奸后殺?」鄒子川冷冷道。

「啊……嘿嘿,大人說笑了,我們只是說說,嘿嘿,這是大人的馬子,我們是開玩笑的,開玩笑的,老大,你說是不?」

「嗯,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嘿嘿……」

……

兩人一陣淫笑,鄒子川也懶得計較,返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他需要好好看看最近的局勢,因為斑斕殼蟲切斷了很多星際通道,人類對信息的傳播已經越來越慢了,很多星球甚至於失去了聯繫,而一些大的星系之間的信息溝通時間也變得越來越漫長了……

接通盤古星的星際網路,打開頁面,鄒子川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個觸目驚心的新聞:開司米星球會淪陷嗎?

開司米星球不就是米雪居住的地方嗎?

鄒子川感覺自己的血液一陣瘋狂的奔流,雙手不停的在控制板上面跳躍,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他收集到了數百篇關於開司米星球的重點新聞報道,而一些小道消息更是高達數萬條之多。

開司米星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蟲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四面八方的斑斕殼蟲都向開司米星球聚集,數量已經達到了近千萬隻,這些斑斕殼蟲在太空之中游弋,神出鬼沒,宇宙飛船根本無法尋找到它們的蹤跡,而且,這些斑斕殼蟲互相有著聯繫,每次都是突然之間形成大規模的蟲潮襲擊恩斯特家族的私人艦隊。

正因為大量的斑斕殼蟲聚集,讓恩斯特家族的私人武裝暴露在了五大帝國聯邦之下,羅蘭處於了孤立無援的之中,開司米星系已經淪陷了兩顆小星球,而現在開司米星也正在風雨之中飄搖,羅蘭正在苦苦支撐著。

關於米雪的消息鋪天蓋地。

米雪似乎成了恩斯特家族的焦點,這個女人的軍事天賦在這蟲災之中畢露無疑,她設計的排除法微型衛星網鏈把開司米星域打造得鐵桶一般,其指揮的艦隊消滅的斑斕殼蟲都是以數百萬計算,在一開始的拉鋸戰之中,恩斯特家族的私人艦隊甚至於還佔據了上風,只是後面斑斕殼蟲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聰明,在高強的消耗下,恩斯特家族開始出現了危機……

修造宇宙戰艦可不是一天兩天,損毀一艘宇宙戰艦就少了一艘戰艦,而恩斯特家族的機甲遭到了五大帝國聯邦的封鎖,三大機甲公司也無法為他們提供重型格鬥機甲,當然,羅蘭的野心已經是天下皆知,縱然是五大帝國不封鎖,羅蘭想要獲得重要的戰略位置也難以上青天。

現在,恩斯特家族在米雪的堅持下如同大海裡面的一頁小舟,幾乎是每一個人都預測恩斯特家族將會從人類的歷史上徹底的抹去。

……

看著一條一條觸目驚心的報道,鄒子川一臉漲得血紅,渾身就像冒出了一團火焰,如同魔神一般。

鄒子川不知道,他的卧室門輕輕的被打開,一個穿著星際迷彩服的女人輕輕的走了進來,這個時候的鄒子川六識處於封閉狀態,根本不知道後面有人。

「鄒大人,我突然想到,你是故意趕我走……啊……」

鄒子川赫然回頭,看著那火燒一般的臉,榮夫人一臉駭然,嚇得連連後退,一跟頭摔在了地上。

慢慢的,慢慢的,鄒子川的臉上血紅褪去,恢復了正常,看著地上的榮夫人,鄒子川拿起桌子上的面具,緩緩戴上……

「有事嗎?」鄒子川看著顫抖著身體爬起來的榮夫人。

「沒沒……沒……有有……」榮夫人一臉驚悸,結結巴巴的看著鄒子川,驚魂未定,剛才鄒子川的摸樣太可怕了,臉上彷彿有一層火焰在燃燒一般,榮夫人居然找不到恰當的辭彙形容那兇狠的目光,那是比狼還要兇殘的目光。

「說!」鄒子川深深的呼吸了一下,關閉了全息屏幕。

「我靜一靜……」

……

房間裡面一陣沉默,榮夫人不停的深呼吸,喝了鄒子川為她倒的一杯冷水后才恢復過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