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餘建和朱華清都在他手上。

這麼好的機會,當然要好好利用。

“不…..不要繼續了。”餘建虛弱的求饒。

被刀子捅進大腿裏的感覺,沒有親身經歷過,是不會有人懂的。

餘建此時真的很後悔,他後悔爲什麼要裝13帶人來追逐葉寒,他後悔爲什麼那麼自信。

“爽不?”葉寒停下,問道。

“爽!”有了之前的教訓,餘建不敢搖頭,而是痛苦的哀嚎道。

葉寒眯起眼睛,冷冷的笑道:“爽?那我們繼續!”

“不要….不要,我求你,求你放過我吧!”餘建徹底崩潰了,此時葉寒在他眼中就是惡魔,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兩條大腿傳來的疼痛,還有不停往外涌出的鮮血,讓餘建的臉上變的一片蒼白。

“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就放過你。”葉寒扭了扭脖子,扔掉手中的匕首,蹲下,很是隨意的問道:“喜歡用拳頭打爆別人腦袋的滋味麼?”

這一刻餘建已經完全神志不清了,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隨後,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臉上頓時大變,試圖搖頭否認。

然而……不等他搖頭,他便看到葉寒握緊了右拳。

“呼……呼…”

隨後,餘建感覺到一陣風朝自己襲來!

不是風,是拳頭!

“不……”拳風颳的餘建面門生疼,同時像死狗一樣嚎叫着掙扎,那悽慘的聲音響徹了整個星空。

“砰!”

葉寒這一拳,直接打爆了餘建的腦袋。

滾燙的鮮血如同噴泉一般,從腦袋和身體分開的地方噴灑而出,在空中綻放出一朵美麗的血花。

狂風肆虐,風雨大作,血花飄灑!

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 ,按下接聽鍵。

“餘建,你他媽幹嘛不接老子電話。”電話那頭,朱文虎因爲餘建突然掛斷電話而十分惱火,更爲餘建的遲遲不接電話而抓狂,眼看電話接通,頓時劈頭蓋臉的罵道。

“他死了。”葉寒淡淡的說道:“接下來輪到你了。”

破陣子之雲望月 ,接下來輪到你了。

耳畔迴盪着這句話,朱文虎的腦海一片空白。


餘建死了?

剛纔那聲音是?

葉寒?

不可能!


身爲整個浙江最牛X的地下拳王。

居然被一個看上去不到二十歲的小毛孩給殺死了?

朱文虎原本以爲葉寒只是狗急跳牆,綁架了朱華清,如今得知葉寒殺死了餘建,心中頓時掀起了驚濤駭浪。

深入骨髓的恐懼讓他的身子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甚至就連握着手機的右手都狠狠的抖動了一下,差點把手機給扔了出去。

“嘟…嘟…”

聽筒裏傳出的嘟嘟聲,讓朱文虎的面色陰晴不定。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想要將心中的恐懼驅走。

只是,那顆依然快速跳動的心臟出賣了他。

就連坐在一旁的司機,也能聽到他的心跳聲。

可想而知,朱文虎此時是怎麼樣的心情。

搖了搖頭,朱文虎竭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隨後拿起對講機,沉聲說道:“原路返回,所有人都他媽的返回別墅。”

“虎爺,那個小雜種抓到了麼?”

朱文虎的車裏,司機聽到朱文虎的話,當下鬆了口氣,笑着問道。

“啪!”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朱文虎氣急敗壞的給了司機一巴掌,罵道:“老子讓你原路返回,你他媽哪來那麼多廢話,快給老子開車,要不然我一槍崩了你。”

你弟弟被抓,跟我有毛關係? 美女上司愛上我 ,將火撒我頭上算什麼?

司機在心中嘀咕,卻沒敢再廢話,連忙將車掉頭,駛向別墅。

餘建一直以來都是朱華清的保鏢,朱文虎來了浙江後,就成了朱文虎的保鏢。

能讓餘建當保鏢,朱文虎當然知道餘建的實力。

如今,餘建被無聲無息的幹掉了,這讓朱文虎產生了恐懼,直覺告訴他,葉寒不是一般的角色。

能讓青幫幫主薛軍下令抓捕了幾年的人,還能殺掉餘建的人,會是弱者?

原路返回並不是正確的決定,但他需要原路返回。

似乎對於這一刻的他而言,朱華清的生死已經不需要了。

因爲,他怕死。

葉寒的那句話,讓他嗅到了濃重的死亡氣息。

東海,世紀別墅區那棟佔地面積接近兩畝的大型別墅會議室裏,夏紫嫣輕輕閉了一下眼睛,然後,嘴脣輕微一扭,露出了一個絕美的笑容。

這一笑,令得包括賀老六在內的所有人都愣了愣。

賀老六第一個反應過來,問道:“夏小姐,小毅他沒事?”

賀老六這一出口,其他人都將目光投向了夏紫嫣,等待着她的下文。

“嗯。”夏紫嫣收回笑容,輕輕的點了點頭,正色道:“小毅他被人救了。”

被人救了?

賀老六等人一臉迷茫。

“夏小姐,是誰救了小毅?”賀老六滿臉疑惑的問道。

在衆人期待的表情中,夏紫嫣輕輕的搖了搖頭,“是小毅的師傅。”


師傅?

左毅什麼時候冒出來一個師傅?

眼看會議室裏的衆人都是滿臉疑惑的表情,夏紫嫣敲了敲桌子,沉聲道:“各位。”

夏紫嫣的舉動,讓衆人都回過神,將目光投向了她。

“不管救小毅的人是誰,至少,小毅沒事了,我們也沒有了後顧之憂。”夏紫嫣眯着眼睛說道,“接下來,該我們反擊了。”

“沒錯,媽的,薛軍那雜種欺人太甚,我們必須給他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夏紫嫣一出口,當下她的一名嫡系說道。 「你說吧,如果是我知道的,我會幫你解答,就算我不知道,我想在場這麼多人,也應該有人知道。」清靈邊說,邊看向結界之外的幾位長老,長老們閱歷深厚,定能為水刑天解答。

不過隨即她愣了愣,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中被水刑天帶著走了,明明是在決定他『小命』歸何處的事情,可是一下子卻被他扯到了一個問題上?

他是有意的嗎?如果真的是有意而為,那水刑天也不是個沒腦子的武夫嘛~~得到清靈的諒解,水刑天的雙眼中多了一絲色彩,那是求知和希望的光芒。就是這道光芒,讓清靈也認真起來,對待他將要說出的問題來。

「修真者到底是什麼?這個世界上為什麼又會出現修真者?」水刑天的聲音充滿疑問的響起,一字一句認真的說出。

竟然是一個最最簡單的問題?

有沒有搞錯,就是這樣一個問題就能困擾水刑天二十多年,他腦袋裡塞的都是稻草嗎!?

水刑天的聲音不大,可是足以被演武場外的所有人聽到。問題被說出口的瞬間,幾乎所有人都是這一個念頭。

五位長老級人物一愣,若有所思,場外學員們一愣,繼續發愣。而場內的清靈卻在一愣之後皺起眉頭,認真起來。

這個最最簡單的問題當沒有人問出時確實沒人注意,可是當有人特別是一位修為不凡,人稱天才的修真者問出之後,足以引人深思。

是啊,修真者是什麼?這個世界上為什麼會存在修真者?人們都說世間公道,可是世間什麼時候真的有公道了?

就像有人可以修真長命百歲,瀟洒活千年,有的人卻窮苦一聲,短命閉眼。這就是所謂的公平?一點都不公平!

為什麼有人可以修真,有人卻平淡一聲,為什麼有人資質極好,有人卻怎麼修鍊都只是對修真碰觸皮毛。天資的不同決定一個修真者的一聲,可是為什麼又有天資之分呢?

在清靈的認識里,天本來只是一片混沌,而混沌之中出現了一個叫盤古的男人,手持巨斧開天闢地之後便有了世間,那個世界被稱為是巫妖世界,一切生靈只有巫祖和妖族兩個種族,漸漸地,女媧造人,後土轉身造就六道輪迴,世間發生變化。時代變遷,人類才成為整個世界的主人。而巫妖大戰,巫祖滅亡,妖族也漸漸退出世界的舞台,不知去處。

這一切都是傳說,但凡傳說都是無風不起lang,說不定那就是真實的事情。清靈不敢肯定。

問題又到了修真者是什麼上面。或許修真者就是那些想要成為**力者,可以抵抗巫妖兩族,引領人類走上正統的人類吧。修真者是人類,這一點絕對不錯。現世的傳說中曾經有過後羿射日,而後羿不就是人類嗎?他能夠射下天上的金烏,必定是有**力,說不定那就是修真者的始祖起源。

一時間這個問題引得眾人深思,清靈也不能立刻給出水刑天一個答案。看看結界之外的長老們也一個個思考著,恐怕也是無從知曉這個問題究竟應該怎樣回答。

清靈抬頭,說不出事情的真相,可是信口捏來搪塞一下她還是可以做到的,「修真者是逆天者吧。凡人的生命只有短短百年時光,而修真者卻能夠活上數百年,甚至是上千年,他們都脫離了世間所定下的規則,逆天而行,妄想修鍊成仙,因此前途漫漫,艱難不斷,或許渡劫期的天雷和飛升期的蛻變,都是上天對修真者的懲罰和考驗吧。」

隨口這麼一說,不僅讓演武場中的水刑天整個愣住,如碉堡一般,還使得結界之外的四位長老和院長金大大五人目若呆雞,他們沒有想到這個看似淺顯實則深奧,引人深思的問題卻被一位十五歲的少女堪堪說出。

清靈的這番話雖然是隨口胡說的,可是卻不無道理,猜想大膽,條理清楚,很有說服力。一時間讓結界外的幾位『高人』也不得不信以為真,或許少女說出的答案就是真的答案也不一定。

金大大雙目通紅,此時他看向清靈的目光和以往不同了。以前的清靈只是一個資質逆天的絕世奇才,而現在清靈的一番話就像是一條解說,讓他隱隱看到了理解之外的萬物,一道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悟環繞心間,他發現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中修為精進了一大截!從原本困了五十年的大成初期頂端的實力,一舉突破到了大成中期的修為!

…………………………………………………………………… “夏小姐,我們該如何反擊?”賀老六皺着眉頭問道。

夏紫嫣輕輕的敲了敲會議桌,沉聲道:“大哥曾經說過,這個世界讓人害怕的不是老虎,也不是餓狼,而是毒蛇!”

“毒蛇往往會在不經意間給人致命的一擊!”

“今晚,我會讓薛軍知道被毒蛇叮咬的滋味,我會讓他知道,招惹我們血竹幫的下場!”夏紫嫣的語氣徹底冷了下來,眼裏閃爍着冰冷的殺意。

這一刻,沒人知道,她接下來會怎麼做?

她要如何報復青幫?如何報復薛軍?

在華夏南方某個富人區的一棟豪華別墅裏,薛軍穿着一套白色的睡袍,站在落地窗外,望着窗外的夜景,眉頭死死的鄒在了一起。

青幫是整個南半國最強大的最強大的幫派,歷史悠久。

但由於血竹幫的崛起,讓青幫失去了在東海和浙江的地盤。

薛軍不甘心,身爲青幫的掌權者,薛軍的野心是很大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