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哥說着,便開始硬化地面,潑灑藥粉。

今晚上半夜是陸川和小銀子,下半夜則是熊哥、洪超、洪秀,劉忙跟齊玉輪空。

皎月西去,旭日東昇,新的一天再次到來。

“吃點東西,我們要在白天把事情都做完,最好是能在天黑前重新返回這裏。”

熊哥遞過來一隻烤羊腿,香噴噴,熱騰騰。焦酥的外皮,鮮嫩的瘦肉,配合不知名的調料,讓人食慾大振。

“這味道真棒,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羊腿了。”

齊玉吃的滿嘴流油,邊啃邊讚歎道。

“好吃就多吃點,等會還要你出力呢!”

熊哥齜着牙,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的表情看上去有點猙獰。

“好呀好呀,肯定會竭盡全力的。”

齊玉點點頭,吃飽喝足之後,心情十分好。

將羊腿上的肉全都吃光,陸川並沒有分給小銀子,而是取出了那根啃了一半的肘子。

“爲什麼不讓給它吃點?它可是咱們的大功臣!醬肘子雖然好吃,但已經涼了。”

熊哥看到小銀子趴在一邊啃肘子,立刻將一隻羊腿遞了過來。

然而小銀子根本沒有搭理他,甚至都懶得看那隻羊腿,繼續專心致志的啃着肘子。

小銀子可不是傻子,相反它還十分聰明,甚至比一些人類都聰明很多。

除了陸川允許的東西之外,其他的從來不碰。

這樣做一方面是討好陸川,而另一方面則是保護自己。

陸川不會害它,但其他人誰都可能害它。

極品姐妹愛上我 既然不喜歡吃,那就來點佐料吧,祕製配方,別的地方可搞不來 。”

熊哥不容置疑的將調料粉末灑到了肘子上面,小銀子瞥了陸川一眼,之後繼續啃。

“走!向血靈花前進!”

吃飽喝足之後,齊玉元氣滿滿,好似忘記了之前的不快。

然而就在此時,一股極其強烈的眩暈感突然間出現,身體更是無法控制的搖晃起來。

迷茫、懷疑、驚恐、無助,各種念頭混雜在一起。

齊玉下意識的擡頭向熊哥看去,之後便見到一抹亮光出現在眼前。

嗤!

巨大的力量揮動之下,鋒利的斧刃瞬間撕開了齊玉的脖頸。

人頭飛起,鮮血四濺,剛纔還關懷備至的隊友,此時已經化作兇殘很辣的劊子手。

嗤!

又是一道聲音響起,繼齊玉之後,劉忙很快便步入了她的後塵。

“熊哥,先別殺他!”

洪超的聲音傳入耳中,陸川扭頭看去,這貨哪裏還有之前唯唯諾諾的廢物樣子。

狠毒殘忍,猙獰可怖,帥氣的臉扭曲的如同厲鬼一般。

“對,先別殺他,讓老孃快活快活再說!”

洪秀舔了舔嘴脣,那副騷賤浪的模樣令人作嘔。

“行吧,不過速度要快點。血靈花的生長需要沐浴日光,你們最多隻有一個時辰。”


熊哥說了一聲,之後拎着巨斧坐到了邊上。

這倆人一個修煉採陰補陽的技能,另一個修煉採陰補陽的技能。區別在於洪超對於爐鼎的要求比較高,只找處子。而洪秀的食性就比較雜了,修爲高就行,其他的都不在乎。

因此,在知道齊玉被惡狗幫的衆人污辱過後,洪超立刻便放棄了原本的打算,直接將其擊殺。

而陸川則是被留了下來,先讓洪秀爽完之後再殺。

這三人組的行爲不可謂不無恥,熊哥裝出一副老好人的模樣,吸引其他人。而洪超和洪秀則是相互配合,分化隊伍內其他人的關係,讓他們更加相信熊哥。

最終的結果就是眼前這樣,將人帶到這個山坳後殺死。身上的東西全都歸三人所有,屍體則是用來滋養血靈花。

“來吧,讓老孃好好爽一爽!”

洪秀將衣服帶子解開,褪去了褲子,之後伸手摸向陸川,打算將他的衣服脫掉。

然而就在她的手馬上要碰到陸川的腰帶時,竟然被擋住了。 “你……”

咔嚓!

沒有跟洪秀廢話,陸川直接將她的脖子掐斷,順手從指間彈出一縷靈氣洞穿了洪超的腦袋。

【擊殺煉氣期修士,進度增加23點!】

【擊殺煉氣期修士,進度增加17點!】

提示音在腦海中響起,一塊血紅色的輪子悄然出現,將洪超、洪秀,以及齊玉、劉忙的三魂七魄全都收走。

“你……你沒中毒……”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熊哥滿臉都是驚駭之色。

陸川的速度太快了,他還沒有來得及反應,洪超和洪秀就被殺掉了。

“你是怎麼發現的?”

熊哥看着陸川,滿臉都是懷疑的神色。

“像你這樣的老好人,身邊應該有很多追隨者纔對。可情況恰好相反,你身邊竟然一個熟人都沒有,這就很奇怪了。我猜測,要麼是熟人裝成不認識,要麼就是熟人都死了。不管哪一種可能,對我來說都不是好消息。”

陸川往前走了兩步,神色十分從容。

“原來如此,沒想到破綻竟然出在我身上。”

熊哥頓了頓,只繼續說道:“這樣的話,你其實早就防備着了,所以沒有吃掉有毒的烤肉。不,你吃了,不過這種毒對你沒用而已!”

看了眼旁邊明顯頭重腳輕,卻還強忍着沒用昏過去的小銀子,熊哥立刻便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不錯,我百毒不侵。別說灑在烤肉上那點了,就算當飯吃都沒關係。”

揮手將小銀子收進了通天塔,陸川將上品法器級別的寒光劍換成了極品法器級別的玄光劍。

“我們其實不用拼個你死我活,這四個人的精血正好可以滋養出四朵血靈花,我們一人兩朵,完全足夠了。”

看到陸川手中的玄光劍,熊哥的瞳孔忍不住收縮起來。

極品法器級別的法寶,能夠輕而易舉的撕開他的血肉之軀。

想想陸川之前那快到他無法反應的速度,如果真對上就算能殺掉陸川,自己也得重傷垂死。

“我們可以合作,每隔半個月帶幾個人過來,之後便可以源源不斷的獲得血靈花。如果你殺了我的話,除了等會纔會生長出來的四朵血靈花之外,其他的什麼東西都拿不到。”

熊哥循循善誘,試圖降低陸川的敵意。

然而陸川可不是傻子,即便只能得到四朵血靈花,他也不會跟熊哥同流合污。

倒不是說陸川多麼正直善良,而是熊哥這樣的人根本不能跟他有太多接觸。


要不然的話這一刻還和和氣氣,下一瞬就將斧頭劈進了腦袋裏面。

“好心跟你商量,竟然……啊……”

見陸川襲來,熊哥原本堆滿笑容的臉色瞬間猙獰一片。

然而他的斧頭剛剛舉起,便被玄光劍切成了兩半。

嗤!


玄光劍極爲鋒利,哪怕化神期修士的身體都能夠破開,更何況只是一把中品法器級別的斧子。

不過陸川並沒有殺掉熊哥,而是將劍刃偏移,切掉了他的右臂。

“啊……”

淒厲的慘叫聲響起,之後熊哥的左臂也掉落下來。

“你休想從我口中得到任何有關血靈花的消息!”

熊哥也是個狠人,當陸川的劍刃偏移時便知道了他的打算。

可惜熊哥狠,陸川比他更狠。

他的話音剛剛落地,就在準備自爆的時候,陸川的劍刃便已經刺進了他的丹田,將他的修爲全部廢掉。

之後,更是將劍柄懟進了熊哥的嘴裏面,把所有的牙齒打掉。

陸川一系列的手段快若閃電,將熊哥所有企圖自盡的手段全都解決之後,也讓他的心徹底滑落深淵。

熊哥知道,他這一次真的栽了。

陸川的手段太過熟練,不知道練了多少次才能夠達到如此地步。

而這種人,必定也極其精通審訊。

果不其然,熊哥很快就領教到了陸川的高招。

短短不到半盞茶功夫,熊哥便鬆口了。

之後陸川並沒有停止審訊,而是繼續折磨他。

持續了差不多半個時辰,陸川將如爛泥般癱在地上的熊哥殺掉,默默地等待着血靈花生長出來。

血靈花的生長條件就跟它的名字一樣,需要鮮血和靈氣。

不管是人類還是靈獸,都能夠成爲血靈花生長的養料。

這種花朵的根莖全都藏在泥土下面,只有鮮血和靈氣的澆灌纔會沐浴着陽光生長出來。

不過並不是所有的靈獸和人類修士都可以,必須是新鮮的才行。

也正是因爲如此,熊哥纔會跟洪超、洪秀一起鬨騙其他人前來,在這個山坳內將其殺死。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當太陽冉冉升起時,一抹猩紅之色也悄然從泥土裏面鑽了出來。

嬌嫩,鮮豔,如同寶石一般美麗。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