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月武會?”風逸有些不解問道。

風黎笑着解釋道:“三弟你以前都只呆在家裏出門很少,這滄月武會,便是滄月城一年一度的比武盛會,只准青年才俊參加,到時候會有高級城市的大家族前來觀摩。今年早已結束,以滄家滄炎獲得第一,被仙道十門之一的日月神宗選爲核心弟子,享受無上資源,現在已晉升天玄大成境界,是滄月城乃至龍炎帝國的幾大強者之一。明年甚至還有仙道教派——衍天宗降下來的一個名額!獲得大會冠軍便直接被衍天宗以無上神通接引而去,從此成龍成鳳瞬息之間。”


對於衍天宗,風黎還是有些羨慕的。

風逸心裏暗記住這個名字,又問道:“那這衍天宗在這仙道十門當中實力排名如何?”

“很強!仙道十門中以武宗實力最爲強大,玄君修爲之人不下雙十之數,甚至傳聞有超越玄君的強大存在。日月神宗和衍天宗排名第二,元雅仙齋和玲瓏福地並列第三,之後便是我們的仙雲門。”風黎靜靜道。

“原來如此…”風逸也有些驚訝。

“三弟,若是你還想以前一樣,那麼二哥也不會告訴你這些,二哥和大哥只會保護你,在這滄月城中無憂無慮的過完一輩子,但現在你醒了,這些事情應該告訴你,你是一個男人,也應該爲我們風家盡一份自己的力量。”

“二哥,我知道了,其實我今天來找你和爹就是想告訴你們,我要出門歷練,呆在家裏永遠尋不到自己的道。只有在生與死的磨練中才能成就驚鴻。”風逸認真對着二人,眼神中一片堅定之色。

“唉——逸兒,你真的長大了,無論你做什麼決定,父親都會支持你的。以後的路也只能靠你自己走。”

“三弟,出去闖吧,闖出一條屬於你的道路,闖出一片屬於你的天地,這個世界很大很大,極道天才,萬古密藏、數不勝數,只有到外面你纔會明白,我們這偌大的滄月城,在有些人眼裏連塵埃都算不上。你要走的路還很長。”

風黎的話,讓風逸深有同感,前世他是玄君,縱然橫行天下,但最終也只是在這片天地裏小打小鬧,連頭頂上的大道都領悟不了。

玄君,雖是翱翔九天的神龍,一樣逃脫不了天地大道,輪迴生死,一樣在努力尋求長生之道,企圖向天奪命。更別說他現在僅有玉玄的實力了。

“我會的,爹,一年後的滄月武會我會讓你驕傲的!”

“二哥,家裏的事情就麻煩你先照料一二了。”

“那是自然,有爹和我在,不會讓風家垮的。”風黎自信道。

風逸跪在地上向着風嘯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約着風黎一笑退出了正廳。

“逸兒啊!你這一去雖然會有大機遇、大因果,但也伴隨着無數的艱辛與困苦,如果可以,我多希望你還是我風嘯的傻兒子,一切都有我這個做爹的來承擔。”風嘯的眼角流出的兩滴濁淚被偷偷的抹去:

“不管今後你有怎樣的成就,這滄月風家永遠是你的家,只要你回到這裏,就算拼了這條命,爹也不會讓你們受到傷害的。

風吹起了風嘯有些蒼白的鬢髮,他站在門前看着風逸和風黎肩並肩的離去,眼神中有着欣慰、有着擔憂、有着溺愛…..

誰…能理解這位父親的擔心和感傷?

他雖然不是最強的人,但他一定是天上地下最愛他們的父親。

入夜後,風逸躲在房裏拿出了今天上午從那衣衫襤褸的老頭那騙到的羊皮卷。

一絲玄君威壓再次放出,直擊入羊皮卷內與羊皮卷內的氣息相撞。

“嗤!”

不一會兒,那玄君威壓再次被羊皮卷中的神祕氣息給吞噬。

“威壓不行,我就用引龍破天決將你煉化!”風逸開始運起引龍破天決。

“一重,龍破山河!”

一條玉龍再次從玄氣之海中呼嘯而起,狠狠的擊入那羊皮卷中。

“嗤!”風逸感覺到連羊皮卷本身都有了微微的震動,不過之後又恢復平靜。

就連那條玉龍都被羊皮卷中的氣息吞噬得無隱無蹤。

風逸又試了幾遍,玄氣盡數被神祕氣息給吞噬。

“我就不信這個邪!”

“引龍破天決,龍破山河!”

“玄君威壓!逍遙大道奧義!”幾大絕殺連續出手,以風逸玉玄的修爲自然被累的不輕。

可那羊皮卷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就連可以一下子斬殺地玄大成的絕殺都被吞噬得無影無蹤。

“有沒有搞錯啊?”風逸有些無語了。

“誒!對了還有一樣東西!”風逸靈識一動一顆棕色宛如拳頭般大小的石頭便出現在了風逸手裏。

抱着試一試的想法,將這石頭壓在羊皮捲上,再把玄氣輸到石頭上,用石頭傳遞給羊皮卷。

畢竟這可石頭可是導致他來到這個世界的罪魁禍首,連他玄君的修爲都只能束手就擒。

風逸玄氣剛碰到那石頭,一股牽引之力迅速由石頭髮出,正在吸收他的玄氣,風逸頓時面露苦色,對着石頭道:

“喂,老兄,不帶這麼玩的。你是不是太飢渴了,什麼貨色都要啊?這玉玄的玄氣,你能幹嘛?”

正當風逸覺得今天真是黴透了的時候,那被壓在石頭底下,吸收了從石頭上傳出的氣息的羊皮卷頓時有了反映,開始拖住石頭一起漂浮了起來,在空中慢慢的旋轉!

不過,只是一小會兒又恢復了平靜,掉落在了桌上。

“哎,有戲!”風逸大喜道。

連忙再輸了一次玄氣,那羊皮卷又漂浮在了空中,又掉了下來,像個小孩子一般,你不給他糖吃他就不做事。

“我就不信今天制伏不了你!”風逸倔脾氣一上來,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玄氣一次一次的輸進去,羊皮卷一次一次的從空中掉下來。漸漸的風逸忘記了次數,忘記了時間,雙眼充滿着血絲,只有一股不屈的意念還在堅持。

在風逸感覺自己的十個玄氣之海完全虛脫的那一剎那,羊皮卷終於開始劇烈的震動了起來。一道白光散出風逸已經。累昏了過去。

他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上還沒有像今天這樣的辛苦。

就算是上一次和羅家的大戰他還能行走自如,哪像今天這樣玄氣之海盡數枯竭,全身力氣全部被抽乾,現在的他,連動一根手指都成了奢望。 房間中充斥着濃濃的白氣,那羊皮卷在風逸的不斷努力下開始有了新的變化,外層退去,露出如墨般的黑色。

待羊皮完全的脫落,那黑色的物體輪廓逐漸顯現了出來。

通體薄如紙翼,呈圓形分開,酷似羅盤,但在它之上有金色的小點分佈,像是一個個座標點,看起來又像個地圖。在它的中央刻着四個大字:“萬界陰陽”

它就這樣在天空中旋轉着下落,再次蓋在了那石頭身上,一道黑氣慢慢的從他上流出,宛如黑夜一般的清寂浩大,一股股吸力從中傳出,彷彿天地間的任何事物都能被其吞噬。

那黑氣一從這酷似地圖的東西中流出就與房中的白氣相容,呈陰陽二泰之勢交替旋轉着,最後轟入風逸的識海被吸收。

頓時,風逸的身體開始扭曲了起來,時大時小,左手中央慢慢的浮現出一道浩瀚、幽邃的黑洞,在不停的運轉着。

最後消失於無形。

“轟!”風逸的身體再次一陣,竟然騰空漂浮了起來,那棕色石頭在他身上不斷轉動,一道道如白霧般的氣息開始從風逸體內傳出。

一道玉色門戶從風逸身後顯現了出來,顯得煞是巍峨高大。可惜風逸此時已經昏了過去,並未看見這般奇景。

那石頭在繞着風逸身體旋轉數圈後,直接飛道那玉色門戶前,將其擊得粉碎!頓時那玉色門戶開始瓦解,化爲乳白色的水滴滴落在風逸的身體上。於此同時風逸的識海在吸收陰陽二氣之後,再次的擴大。竟然到了可怕的‘四十’!。

一般地玄修者只有‘十’,風逸還在玉玄境界時就有十個識海,現在風逸在陰陽二氣的幫助下晉升地玄,識海竟然有‘四十’!這可是天玄纔有的數字啊。

玄氣之海和別的不同,只要是一個境界,不管小成大成,都只有晉升時可以擴大,並貫穿整個境界的始終,所以風逸以地玄小成修爲便擁有天玄強者的四十玄氣之海這可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事情。

可惜此時的風逸已經被累的昏了過去,剛纔所發生的一切都沒看到,不然可能會興奮得一夜睡不着覺,這可是上一世修煉的時候都沒發生過的事啊。

第二天清早。

風逸睜開眼睛,看着擺在桌上的棕色石頭,不禁暗罵道:“什麼鬼東西,耗幹了我的玄氣還什麼事都沒有…”

“哎,不對啊,這是什麼東西?”風逸餘光一挑看到了那酷似地圖的東西不有驚訝道。

“萬界陰陽?”風逸拿起它,仔細的看了一遍。

這東西看起來就像是地圖,卻是通體成黑色的。擺在哪裏就像是一張黑紙。

“這也算個寶貝?”風逸剛運起玄氣準備再次輸入玄力看看。

突然,待他感受到了身體上所發生的變化後,他震驚在了原地。

“不、不是吧,這就進階了?地玄小成?四十個玄氣之海…哎,等等,四十個玄氣之海!我沒做夢吧?”風逸驚喜到有些不敢相信。

玄氣一聚,對着‘萬界’轟了出去,連續打了百餘次次,還像個沒事人似的站在那裏。

這和昨晚的反差實在太大了,風逸昨晚最多打了一百次就已經力透四肢,昏了過去,可現在,還站着那自言自語。

一夜之間,他不僅從玉玄進境到地玄小成的境界,而且實力增強了數百倍。他敢說,此時就算面對地玄大成的修者,他都可以將其直接抹殺,而不是隻能相抗衡。地玄巔峯修者都能與之抗衡,運用功法得當甚至能將其斬殺!

“看來是這兩樣東西的傑作了。”風逸看着擺在桌上的石頭和‘萬界陰陽’有些好笑。

昨晚那麼費心費力的淬鍊,累倒昏厥也不見它們有什麼反應,等今天一早醒來,就給了他這麼多震撼,還真是兩樣寶貝啊。

“咦?”當風逸玄力運到左手時頓時感到一股強大的吞噬之力在他的掌心默默運轉着。

“吞噬之力!這、怎麼會有這種東西?”風逸這下可是震撼住了。

《諸世界》上記載,吞噬之力,乃是極其逆天的玄力,境界達到極致可以運起吞噬之力吞滅天地!

吞人、吞獸、吞氣、吞地、吞天,世間萬物皆可被吞。

傳說,上古有吞噬大帝,吞噬之力運轉,頃刻間山河天地盡吞,以人之力與烈日爲戰,曾經妄想吞日,儘管未能成功,但練就一身絕世大神通。後來諸神之戰,一吞數千十名同等級的大帝遭到吞噬之力反噬隕落世間。

吞噬之力不是天地孕育的靈氣而是超越天地存在的氣,若不然,如何能吞天?

天有靈,地有識,當天地面臨威脅時就會對自己進行保護,使得永生永世存在下去。

吞噬之力極難尋找,就算上一世的風逸,也不曾看到過,沒想到這一世,區區地玄修爲便能擁有一道吞噬之氣,這要是被人知道,整個龍炎大陸都會爲此瘋狂,風逸也將陷入真正的萬劫不復中。

“匹夫無罪,懷玉其罪,在沒有擁有強大的實力前我還是不要動用這等存在的好。”風逸臉上滿是鄭重,他的路和上一世真的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看來那四十個識海的產生還是有原因的,《諸世界》上記載,吞噬之氣乃是無邊的黑暗之氣,與這個地玄的白色玄氣剛好成陰陽交泰之勢,這麼說來,其中至少有十個玄氣是吞噬之氣和玄氣交合而成的陰陽之氣,我若是可以動用,翻手山河,手握乾坤,天地也要爲之變色,可惜實力太弱…”看着那棕色石頭和‘萬界陰陽’風逸輕輕一笑道:“看來我也是有大機遇的人。”

但凡寶物都可以滴血認主。但對於棕色小石頭,風逸可不敢試,上一世以玄君的修爲都被他吸的一滴不剩,他可不敢再冒這個險,還是打算進階玄君後再慢慢摸索。

不過對於眼前的‘萬界’風逸有了這樣的想法。

他一隻手向其輸入玄氣一隻手破開道口子,一滴鮮血落在那‘萬界’上,慢慢的滲了進去。


“轟!”

的確如風逸所料,鮮血一滴進‘萬界’一種心靈相通之感便從腦海中傳來。

手掌一翻,運起玄氣,那‘萬界’已經自己飛上了風逸的手掌,完全不同於昨晚油鹽不進的樣子。

“以陰陽,奪造化!破!”風逸強行以地玄小成的靈力催動一個陰陽之海,頓時一股彷彿要扭轉天地的無上威壓從風逸眼中射出,直接進入‘萬界陰陽’內。


“砰!”

‘萬界陰陽’的表層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退化。

一張古樸,玄奧的氣息頓時迎面撲來,‘萬界陰陽’自行飛上虛空,像上古卷軸那般慢慢展開。


風逸一看頓時感到頭暈目眩,不能自己。

這幅古卷彷彿羅列了萬千世界的諸多文明,無上大道。風逸深處其中頓時感到無邊的荒涼與悲意,臉上露出了悲傷思索之色。古卷貫徹古今,隨着古卷的不斷展開,風逸彷彿隨着它走過了幾個紀元,見識過萬千文明一般。

生靈產生,消亡,文明毀滅,大道難尋,衆生皆苦海,卻無人能超脫彼岸,風逸被卷中的事物驚愕住了,呆呆的望着,那從不曾沾過淚水的臉盤慢慢的留下了兩行清淚。

這淚不是爲情,也不失爲愛。而是爲這諸天萬界的芸芸衆生不能超脫輪迴而感到由衷的悲哀。

男兒兩行淚,一行爲美人,一行爲蒼生。

風逸第一次流淚卻是被這卷中的一切所感染,爲這心細蒼生的無上強者的宏願所傾倒,情不自禁爲衆生流下這第一滴淚。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