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著急跑向通天柱,而是主動搜尋怪物,好打出通關令牌進入柱子里,很輕易的就找到一群,結果殺死了之後並沒有看到令牌出現,只好繼續找。

到了這個層數,似乎通關令牌並不是那麼好打了,一連弄死好幾群這才如願以償,可當跑到通天柱下,他噁心了,這裡有人蹲守,而且就在兜售通關令牌,要知道這樣那還用費勁自己打,簡直耽誤時間。

時間就在陳青跳躍著前進中進行,也讓他見識到了豐富多彩的世界,當他來到一百層的通天柱內卻有點失望,沒出現期望中可以跳躍一百層的令牌,讓是一面跳躍十層的。

有就比沒有強,可當他要進入一百一十層的通天柱子里時,卻被人攔住了。

「你叫仙不樂?」

攔住陳青的人口氣不善,陳青心裡一咯噔,這是遇到認識仙不樂的人了。用眼睛掃視四周,周圍還有不少靜靜修鍊的人,有的已經睜開眼睛望了過來。這些人大多都是沒有把握繼續闖關,抓緊時間修鍊靈魂強度,快到日子期限時才會在拼一把。

「我叫什麼關你屁事?」

陳青的口氣同樣不善,對方眼睛冒出凶光,又開了口,「仙不樂是我堂兄,你為何冒名頂替?」


「噓……」

陳青突然噓了一聲,弄得對方一愣,接著陳青向著不遠處的樹林指指,意思是讓這人跟自己過去,這人卻笑了。

「不用這麼謹慎,你是我堂兄最得力的奴僕吧?他讓你冒名頂替,不外乎想弄個好成績臉上有光。告訴我塔號,我明日搬過去住。」

這下陳青明白意思了,這貨是沒把握再繼續攀登,日子也快到期了沒地方住,這才攔住自己。

「九九八號,我這就去通知主子,讓他歡迎您到來。」

陳青心裡卻在暗罵,接著身形消失來到外界,一睜眼就看到丑毒娘正噘著嘴吞吃毒物,沒敢觸起眉頭,將樂鬼叫來,讓它準備下,明天弄死要搬進來的人,還要在塔內動手,這才在丑毒娘惡狠狠的眼神中繼續進入通天塔內。

在一出現,那人也消失不見了,陳青在其他人羨慕的眼神中邁步走了進去,繼續他的闖關之旅,不過卻留了個心眼,看來得找個頭盔啥的戴上了,免得又被人認出冒名頂替。

數月後,陳青已經闖過了三百層,這時候的他一身拉風的盔甲,背後還有黑色的披風,手裡更是拿著一把鋸齒大刀,這些可都是他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全都是魂寶級。

為了這些裝備,他還耽擱了些闖塔時間,而且發現,到了這個層數,闖關越發困難,再也不像之前那樣輕鬆過關,怪物已經全都是仙境,一不小心捅了馬蜂窩惹上一群,就只能狼狽而逃。

有武器裝備的好處也體現出來,最起碼能夠增加抗擊打能力,也開始逐漸遇到仙家的高手,不過陳青卻避免與他們見面,可有時候總是想躲也躲不過去的,邁步要走進通天塔的時候,他又被人攔住了。

「朋友,可否幫個忙?」

攔住他的是一男一女,開口的是那鶯聲燕兒的女子,陳青在頭盔下的眉頭一皺,冷聲開了口。

「沒空!」

那女子嬌笑出聲,「朋友別忙著拒絕,咱們都是仙家之人,理應互相幫助,而且我們發現了一棵魂果樹,只要打敗守護怪,所獲魂果三人平分可好?」

陳青根本就不知道魂果是什麼東西,不過聽名字就是對靈魂有好處,可這通天塔世界的東西也能吃?他根本不懂,也不敢多問露馬腳,沉默的點點頭,反正只要拿到就清楚了,就當多知道些通天塔世界內的消息。

見他答應,兩人喜形於色,立刻帶著陳青就往西方跑去。

在一片叢林中三人停下腳步,一個身軀龐大的怪獸趴伏在那裡,身後是一棵不大的果樹,樹上稀稀拉拉的長著幾顆灰色的果實,看起來很是難看,貌似還見過。

陳青用手一指,實在忍不住詢問出聲,「這就是魂果?到底有什麼用?」

對於陳青的問題,兩人很是驚奇,女子反問出聲,「你不知道?」

見陳青點頭,這才解釋起來,「通天塔世界出產魂果,吃下后能夠增加靈魂強度,要比修鍊強百倍。不過每棵魂果樹都有比當層其他怪物厲害好幾倍的生物守護。這頭怪物我們試著打了一下,它會噴出一種火焰,沾染上就無法熄滅,我們之前的同伴就是這樣被殺死,失去進入通天塔世界的資格。」

聽到這裡,陳青點點頭,沉默的就向那怪物走去,女子剛要跟上,卻被那男子一拉胳膊,向著兩翼包抄而去,相稱陳青戰鬥,將魂果偷走。

看到陳青走來,那趴伏的怪物爬起了身,竟然伸長十餘米,低聲咆哮后一股烈焰就噴了出來,陳青猛然加速躲過,接著身形竟然在原地消失,在一出現已經到了怪獸頭頂,一刀就插進了它的頭顱中,只要單打獨鬥,他還真不在乎這些怪物。 那一男一女還在等待出擊的機會,看到這一幕立刻就驚呆了,甚至忘了跑去搶魂果。陳青慢悠悠的來到樹下,將披風接下來,一顆顆的將魂果全都摘了下來,再一回頭他愣住了。

只見不知道何時,又出現了幾個男女,還把武器架在了那兩個跟自己一起前來的人脖子上。為首的人向著陳青一招手,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拿來。」

陳青根本就沒搭理他,拿起一枚拳頭大的魂果就放進嘴裡。

「咔嚓!」

這魂果還挺脆,而且汁多肉滿,讓很久沒吃過東西的陳青胃口大開,幾口就吃掉一個,接著又拿起一個往嘴裡放。

如此被蔑視,為首之人怒了,一劍抹了男俘虜的脖子。陳青就那麼淡淡的看著,把第二個吃完,這些人這才意識到,陳青跟他們根本不是一夥,乾脆的殺了那女子,將陳青團團包圍。

「我讓你吃,給我剁碎他。」

這時候陳青已經開始吃第三個,把為首的人氣炸了,總共也就六七枚魂果,轉眼就沒了一半,大吼一聲人們就衝來,為了不損壞魂果,連魂技都不敢用。

陳青才不管那套,帶著電光的絞殺風暴突然湧出,接著就是電閃雷鳴電蛇亂舞,接著就又恢復平靜,再看那些人,一個個渾身焦糊的躺在了地上。

「我跟你沒完!」

在劫難逃,這為首之人倒也硬氣,可陳青卻露出個殘忍的笑容,一邊吃著魂果,一邊一腳踩爆了他的頭顱,接著揮手放出三匹魂力野狼。

「野狼,你到底是誰?」

仙家的高手有些人可對陳青有些研究,一見野狼就大喊出聲,可他們沒機會在說什麼了,靈魂形成的身軀被野狼吞吃,再也無法回歸本體。

通天塔世界比較特殊,魂果無法帶出與其他人分享,陳青只能是自己吃完。這傢伙吃完了還吧唧了下嘴,感嘆了下味道不錯,星河中的奇物還真不少!

捉摸著日子也夠長了,他回歸本體,想要找丑毒娘商量下是時候開始痛下殺手了。

一睜眼就看到一副奇景,一個男子如木偶般站在屋子裡,身上還開滿了鮮花,只有亂動的眼珠表示他還活著!依稀的面貌可以辨認出,正是當初那個認親的傢伙。

丑毒娘也沒進入通天塔,又在大吃大嚼毒物,陳青忍不住問出聲。

「額……這傢伙怎麼惹你了,殺了便是這麼這麼幹啥!」

丑毒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接著竄起身就撲到他身上,狠狠的捶了幾拳這才開口。

「氣死我啦,沒到一百層就被仙家人殺了,想進都進不去了!」

陳青苦笑,這個姓仙的也夠倒霉,正是丑毒娘不爽時送上了門。看到陳青也不知道怎麼安慰自己,丑毒娘拿出個香囊就扔給了他。

「自己掛脖子上,我怕一發動顧不上你。」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陳青問了一下香囊,散發出一股混合著血腥味的葯香,趕緊就帶到了脖子上。

摸了摸藏在胸口的香囊,心裡踏實了很多,接著開了口。

「好了,就讓我看看名鎮星海的丑毒娘大發神威吧,這一次你若成功,絕對凶名遠播。」

丑毒娘從不在乎什麼好名聲,她要的就是凶名,嘴角翹起個笑容,接著伸出手就打了個響指。

「這就完了?」

陳青有點愕然,丑毒娘一瞪他,「這只是第一步,那些低層魂仙以下的一吸空氣就必死無疑,境界高的也只能抵抗,我還得加點料,才能把他們全乾掉。」

說著她就盤腿坐下,這次在一放毒可就不是無色無味的了,而是艷麗的彩色,這彩色毒煙飛到外面后又和無色無味的毒氣混合,變成了滲人的墨綠色,急速向著周邊開始擴散,看得陳青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再看看周邊沒有毒煙靠近,這才放下了心,接著就又要去通天塔世界,丑毒娘卻睜開眼開了口。

「別進去時間太久,我想找點高手屍體煉製毒魔屍。」

陳青還能說什麼,他只能點頭,趕緊進入通天塔世界,實在是太滲人。

再次回到了三百層,繼續向著通天柱返回,一到這裡就聽到有人在大聲議論。

「怎麼回事,我怎麼回不去了?」

「怎麼可能回不去,你那是心思沒集中,看我的。」

說著一個人消失不見,可沒一會兒就又出現在原地,臉色已經大變尖叫出聲。

「該死的,外面有人在放毒煙,回不去的估計都是肉身死了!」

一句話讓柱子前修鍊的人就炸了窩,有人不信立刻實驗,運氣好的回來了,運氣不好的一出去就艱難抵抗,直到身死,靈魂沒被困通天塔,卻被困在了小塔之中。

更狠的是,丑毒娘知道魂仙可以靈魂轉生,為了徹底解決後患,她在毒煙里又加了一種可以污染靈魂的毒,想轉生是不可能了,就算投胎也會感染母體,接著傳染其他人,等的就是有人把一些靈魂放出去。

看著人們議論紛紛,陳青暗笑,接著也回到小塔,把樂鬼收進識海,這才又返回,接著就把樂鬼放了出來。

樂鬼見到這麼多美味的靈魂體哪裡還忍得住,立刻大肆吞吃,陳青只負責把逃離的抓回來就成。

通天柱前的靈魂被吞吃乾淨,陳青帶著樂鬼就進入柱子里繼續往上攀登,只要見到仙家人就痛下殺手,讓他們神魂皆滅。

仙家總部新建好的祖祠里,一些新成年的仙家子弟正跪拜祖宗牌位,仙家跟邪家一樣,供奉的牌位都是活人和死人擺一起,只不過活人的上面有朵靈魂火焰,一熄滅就表示徹底死了。

「爺爺,叔叔的靈魂火焰怎麼熄滅了?」

一個剛滿十八歲的青年問出聲,正在對新入祖祠之人訓話的老者立刻開口訓斥。

「瞎胡說什麼,祖祠重地豈能胡言亂語。」

話雖這麼說,可他還是斜了一眼,一看之下大驚失色,不但自己兒子的靈魂火焰熄滅了,還有更多人的牌位上已經除了名字空空如也,並不斷有其他牌位上的靈魂火焰熄滅。

「快敲驚堂鍾……」

大驚失色的老者大吼出聲,接著就竄了出去,直接飛上祖祠院中一座高樓頂端,運足魂力對著一口數人高的大鐘就是一拳。

洪亮的鐘聲響起,聲音急速擴散,竟然快速的傳遍了整個仙家新的總部,還向著第二星河其他方向傳去。

聽到這鐘聲,仙家人無不大驚失色,驚堂鍾可是仙家有大危機之時才可以敲響,那些有些地位的人聽到后趕緊跑向祖祠。

祖祠里沒多久就人滿為患,仙主看著大片沒有靈魂火焰的牌位,臉色陰沉似水,這麼多人被殺,只有千年峰會時才會出現這種情況。那是在為仙家拼未來,犧牲也值得,無緣無故可損失不起。

「家主,查清楚了,這些死去的弟子都在煉塔大陸。煉塔大陸沒有普通居民,他們無法轉生,趕緊的把靈魂保護起來,若不然就只能轉鬼修或者魂飛魄散了!」

一個長老焦急出聲,仙主當然知道會有什麼下場,沉聲問出聲。

「派人去查看了嗎?」

「已經派了,暫時還沒迴音,還得等兩天。」

「加派人手,我倒要看看是誰對仙家下此毒手。」

稟告的長老領命而去,接著一支龐大的隊伍就沖向了煉塔大陸,在他們的心裡,還以為那裡遭到了大規模的襲擊。

當這支隊伍趕到,就看到了綠色毒氣在蔓延,管事的長老立刻焦急下令。

「快去救那些沒被波及區域的人,他們在小塔里不知道外面的情況,把他們給我叫出來!」

一聲令下,各種飛行物就沖向了煉塔大陸,等他們降落地面后,這位長老看到了恐懼的一幕,沒有任何人從那些飛行物中走出來,只是開著門靜靜的停在那裡。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仙家長老抓狂了,顧不上坐鎮指揮,憑著實力高深,自己親自沖了下去,別人攔都攔不住。

還沒降落地面,他就感覺渾身發癢,接著就是渾身無力,落地時腿一軟差點栽倒。

「不好,有毒!」

這長老大叫一聲,卻一下還沒想到毒從哪裡來,趕緊運起魂力抵抗,可越是抵抗這毒素越是糾纏的厲害,趕緊吞下大把解毒丹想要飛起逃命,可魂力運轉不暢,歪歪斜斜的飛了沒幾米就有掉了下來。

「不好,長老出事啦,趕緊救援。」

關心則亂,這長老可是仙家重要人物,再有人大喊下,更多的人衝下去救援。

「別過來,有毒……」

長老還是喊晚了,沖得快的那些人向下餃子一樣掉落地面,其他人趕緊拉高,有人扔下繩索,這才把長老套上去。可這長老已經臉色慘白,人們灌下多少解毒丹都沒用。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