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木本想帶着琳雪去軍醫處的,但如今獸潮爆發,那邊想必已經人滿爲患,所以纔打算靠一己之力暫時爲她壓制住傷勢,至少不再惡化。等明天一早再租馬車回聖羅蘭城,那邊有他認識的醫師。他相信柳茹會竭盡全力幫他的。

躺在牀上的琳雪滿面憔悴,沈木細心的替琳雪擦拭着身體,他需要先把那些創傷的焦黑結痂給清理掉,然後用光元素修復那一片區域的皮膚,期間治癒術不斷,琳雪的上半身到是還好處理,起碼皮膚沒有被燒焦。沈木替琳雪退去所有上衣後簡單的清理了一下髒污的皮膚,然後繃帶包紮了起來,雖然技術不到位,把琳雪整個上半身都包的不好看,但是傷口處確實都覆蓋着了,隨後再次用滿是光元素的手掌撫過琳雪上半身所有的傷口,就算暫時沒事了。

然後處理起了下半身,雖然期間一直比較尷尬,但是由於琳雪一直閉着眼睛,沈木心裏倒還過意的去。


沈木正真處理了一個小時琳雪的所有傷口,換了好幾盆洗漱用的水,總算完成了作業。琳雪察覺到沈木不再有動作後便是睜開了眼睛,微笑着看着他也不說話。

“琳雪,真抱歉沒幫上什麼忙,我會努力的。!”沈木有些愧疚的說道,他多麼想和琳雪並肩作戰啊,可是他卻做不到。

“傻瓜,小沐,你註定不是凡人,你的世界在未來,而我會一直陪着你,等到你成長起來再有你保護我。”琳雪雖然渾身幾乎不能動,但還是勉強舉起左手放在了坐在一邊的沈木的手心。

“會的,我會變強!”沈木異常的堅定,“琳雪,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就帶你回聖羅蘭城,找最好的醫師!”

“沒事,我已經稍微恢復一些鬥氣了,只需要慢慢調息就能恢復傷勢,只是體內的黑炎毒,怕是隻能壓制而不能根治了,哎。”琳雪輕嘆一聲。

“什麼?琳雪,你還中毒了?”沈木這才反應過來,現在仔細想想,憑藉着琳雪高級武尊的修爲,只要不死,回覆傷勢也只是在幾小時之間,起碼能夠自由走動了,但是琳雪現在確是虛弱異常,甚至不能走動。

“嗯,我的腿到現在還沒有知覺,以後不能再穿絲襪了,你不會不喜歡了吧?”琳雪見沈木又開始焦急,邊打趣了一句。

“怎麼會呢,穿不穿我都喜歡啊,啊不對我不喜歡絲襪,啊也不對,啊啊啊,總之就是你會沒事的相信我。”沈木再次越描越黑。


“呵呵。”琳雪也被逗得呵呵直笑。“好了不逗你了,我已經能壓制住體內的傷勢了,你不用再用光元素溫養我了,我可沒這麼柔弱。”

沈木見到琳雪暫時無大礙,也就讓她早點休息,並沒有問那把劍和後來的事情。

正準備修煉呢,琳雪卻又睜開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沈木。“小沐。”

“嗯?怎麼了琳雪?”

“沒什麼,睡吧。”

一夜再無話。

翌日一早,修煉了一夜的沈木感覺體內的魔力熟練度又有所長進。停下修煉後立即起了牀,此時天色尚早。

“小沐,早啊。”琳雪也在這時候醒來。

“琳雪,現在感覺怎麼樣?我幫你梳洗一下吧?”

“不用啦,我都這樣了,還梳洗什麼啊,倒不如幫我找件衣服吧,我現在繃帶下面可是什麼都沒穿啊,有些害羞呢。”琳雪側過頭故作出嬌羞狀。

沈木也是無奈,找樓下老闆要了幾件女式的衣袍,給琳雪套了起來。

“小沐,這件衣服不合身啊,胸部才遮住一半!”琳雪故作氣憤狀,想要逗逗沈木的。

沈木確實汗顏,琳雪的胸部雖然算不上很大,但也算是比較豐滿挺拔,此時被他裹了幾層繃帶後,這件外套竟然穿着有些小了,無奈的沈木又找了老闆要了件寬鬆的。替琳雪穿好後,去樓下拿了早飯,喂着琳雪一起吃了一點,然後便決定等廣柑幾人來匯合了。

接近上午九點中,暮雪傭兵團一人不缺的聚集在了琳雪的房間裏面,商量後決定先回聖羅蘭城,於是幾人租了兩輛馬車,以最快的速度開始了回程,而衆人的背後,獸潮似乎還沒完結,蒼北城外的喊殺聲傳到了幾裏遠的地方。

蒼北城到聖羅蘭需要一個白天的時間,衆人趕在入夜時分回到了聖羅蘭城。沈木直接抱着琳雪去了聖羅蘭學院,而廣柑其餘人則去了傭兵工會,這次他們斬殺的妖獸數量非常多,其中還有兩隻妖將,獲取的積分足夠他們傭兵團維持幾個月的消耗不會降級了,戰鬥中收集到的妖晶也拿去了商鋪,大賺了一筆。可是衆人也不開心,因爲他們差點了失去他們的團長。

聖羅蘭學院醫療室。

沈木橫抱着琳雪就進了門,也不敲門直接一腳踹入。

“柳醫師在不在?”沈木進屋就大喊。

“在啊,誰啊?怎麼踹門進來?哪個班的?”柳醫師從內屋走了出來。“沈木?怎麼是你啊?”來的人正是柳茹,沈木的喊聲比較慌張,她竟然一下子沒認出來。

“柳茹姐,快幫忙!她中毒了!”沈木也不廢話,開門見山地說道,直接吧琳雪抱進了內屋的牀上,今天只有柳茹一個人值班。

“怎麼回事,我先看看,你幫我關上門。”柳茹也知道出了事,不然沈木不會如此慌張,“聖治癒術!”

柳茹直接動用了高階魔法,顯然也不在沈木面前隱藏身份,否則以她表面的靈師身份顯然是用不出這個法術的。

“柳茹姐,妖君奧茲打傷了她,黑火有毒,琳雪中了黑火毒!”沈木一下子說了一堆,但是柳茹只記住了關鍵的幾點,妖君,中毒,琳雪。


“呵呵,小傢伙你別急嘛,你做的不錯,你的人沒事,但是這妖君之毒我確實沒法解開,我也只能做到壓制,妖君之毒必須要用高階的治癒魔法每日溫養方可漸漸消去。”

“啊?柳茹姐,這個你也會的吧?”

“我當然會啊,但是我的高階魔法主修了審判系,以攻擊爲主了,治療魔法雖然勉強會,但是不精通啊,所以我只能壓制住她體內的毒。”

“那你認識高階的治癒師嘛?”沈木帶着一絲希望。

“當然認識啊,審判長啊,高階光系靈皇。”

“噗,柳茹姐,我不是開玩笑啊,你能不能靠譜點啊。”沈木無語,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小木啊,你只說認不認識,又沒說能不能幫你,怪我咯?那樣姐姐會很傷心的啊。”柳茹一邊說着,一邊慢慢的靠近沈木,然後一把摟住了他,“嘿嘿,高階靈者?小木,你是吃了什麼啊修爲這麼快?難不成是和你的團長大人雙修了不成?”

沈木見到柳茹卡他油,平時也就算了,現在琳雪在一邊可是看着呢。急忙掙脫說道,“姐姐,請你自重啊,我才十四歲。”

“哦?你還知道你十四歲啊,前陣子剛做一個小蘿莉的男朋友,現在又帶着一個這麼漂亮的姐姐來我這,這是十四歲的少年能幹出的事嘛?”柳茹姐這調戲道。

“我什麼情況你還不知道嘛?咋們能不扯開話題嘛?柳茹姐。”

沈木已經無語到了極點,等會怎麼和琳雪交代暫且不說,這琳雪還躺在牀上了,當着她的面和柳茹打情罵俏不還好啊,不對不是打情罵俏,是單方面被調戲。“柳茹姐,咋們先治療好不好!”

“呵呵,好吧。”柳茹這下收回了調戲之意,轉身看向了正在接受聖治癒術恢復的琳雪。“琳雪團長,你好啊!怎麼受的傷啊?”

沈木見琳雪不方便回答,替她回答了柳茹。

“哦?真是重情重義,傳說中的暮雪傭兵團團長真是了得,單挑妖君,獨自斷後,了不起!”柳茹真心的誇讚了一句。“你的傷休息一晚就好了,小木你也不用太擔心,明早我保證還你一個活蹦亂跳的團長大人,不過她體內的毒素我只能幫她壓制,她的修爲可能會收到些許影響,我的聖光壓制是雙向的。”

“那能壓制多久呢?”沈木覺得這個非常關鍵必須知道。“一般來說的話可以壓制半個月左右,但你的團長大人要是不聽話動用較多修爲的話恐怕瞬間壓制的效果就會被她衝開的,後果可比現在嚴重的多。不過我主修的是審判系,壓制的能力比同階的靈尊強的多,我的壓制能保持大半個月,並且可以讓你的團長大人動用武尊以下的修爲。”琳茹前半句話賣關子,後半句話纔是重點。

“柳茹姐,你直接說結果就可以了啊,你這麼對比着一說是不是想說明你很強大啊。”沈木也是無語,不過聽她這麼一說柳茹的實力確實比同階靈尊強了不止一點半點。

“好了,我先出去溜達一會,你們可以趁我回來前親熱一會了!”柳茹朝着沈木媚笑一聲後便出了門。

沈木知道她這句話本是調侃他,但是柳茹萬萬沒想到沈木和琳雪確實存在着說不清的曖昧關係。 柳茹走後,沈木直接坐到了琳雪邊上。

“沈木?“琳雪直接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額~,琳雪你聽我解釋,那個我不是不想讓同學們知道我在做傭兵嘛,所以用了假名字?嘿嘿。”沈木尷尬一笑。

“柳茹姐?”琳雪又問道。

“額~那個,我和她的關係比較複雜,但是絕對沒有男女關係,琳雪你放心啊,後面我會慢慢解釋給你聽的,她的身份需要保密,是審判會的成員。”沈木直接說出了這個需要保密的祕密。

“還有什麼祕密一起說了吧,否則以後我可不理你了。”琳雪這時竟然顯得有些傲嬌,顯然就是一副我是病人我最大的姿態。

“這個,其實也沒什麼祕密了,就還有一小點,我覺得我不說也沒什麼的。”沈木尷尬的陪笑着。

“哼!”

“這個,那好吧,哎,”沈木隨手揮出了一個聖光屏障護住了兩人周身,然後靠近躺着的琳雪的耳邊輕輕地說道,“琳雪,我還有鬥氣。”說完,沈木舉起右手,右手臂上纏繞上了血紅色的鬥氣。

“血紅色的鬥氣?”琳雪並沒有爲沈木身上出現鬥氣而感到驚訝,反而驚訝起了這個鬥氣的顏色。

“啊?我的鬥氣顏色上比其他人深一點點啦,琳雪你不驚訝嗎?”沈木倒是奇怪上了。

“不驚訝啊,你在森林裏面揹着我的時候別以爲我沒發現,你用了身法武技,你以爲我的修爲是假的不成?連掩飾都不會,你是笨豬嗎?”琳雪顯然氣憤的點有些奇怪,沈木完全捕捉不到。

“那個,我沒注意嘛,當時比較心急。呵呵。”沈木撓撓頭。

琳雪伸出了手,摸着沈木的臉頰,表情逐漸變得柔和,“傻瓜,還好是我發現了你的祕密,你真的是上天派來保護我的嘛?覺醒雙天賦,聞所未聞啊,而且你的鬥氣顏色很奇怪,我感覺比平常的鬥氣更霸道。”

“我也感覺我的鬥氣有些不一樣,也許就像是狼的幼崽和狗的幼崽一樣吧,鬥氣在我修爲低的時候體現出的威力還不夠明顯。”沈木略加思考,他可不相信琳雪的感知有誤,她可是能和妖君抗衡的人啊。但隨即感受到在自己臉上撫摸的小手後,又有些喜悅的問道,“琳雪,你能活動了啊?傷好了很多嗎?”

琳雪的說話聲音也不再那麼虛弱了:“好很多了,高階治癒法術真的非常有效呢,我感覺身上的皮膚癢癢的,裏面的肌膚正在新生,雙腿也開始有知覺了。哦,對了,你把我的劍拿給我吧,我要收起來了。”

“你的劍,是這把叫雪影的嗎?”沈木遞上了雪影。

“是啊,很懷念呢,很久沒用了。”琳雪親親的撫摸着雪影,然後單手快速抹過刀身,雪影竟然消失不見了。

“啊?刀呢?”

“傻瓜,我放入次元空間了。你以後會知道的。”

大約過了十分鐘,琳雪身上的聖治癒術效果開始退卻,柳茹也適時的走進了屋。

“呦,小木啊,你還真是有祕密啊,聖光屏障這麼用到是一學就會,姐姐我在屋外聽了半天了裏面沒動靜,以爲你們睡了呢。”柳茹進屋後一指頭戳破聖光屏障後就開始調侃了起來。

“柳茹姐,趕緊再來個聖治癒術啊,你看效果都快沒有了。”沈木聽到柳茹的調侃,也不生氣,反而笑嘻嘻的迎上去說道。

“你還記得我這個姐姐在外面啊,瞧你倆眉來眼去的樣子。哼。”柳茹小個性十足,沈木也沒辦法,只能多誇了幾句。

“哎,算了算了,再免費給你來個聖治癒術吧,你可要知道,整個聖羅蘭城的光系靈尊可就我一個,還是暗地裏的,以後好好巴結我知道嗎?少不了你的好處。”柳茹覺得逗得差不多了,又開始凝聚魔力,施展了一個聖治癒術。不過顯然高階法術不是這麼興手捏來的,沈木明顯感覺柳茹頭上冒出了很多汗珠,看來短時間內施展多次高階法術對她的消耗也不小啊。

“好了,今晚你兩都留在這裏休息吧,我有點累了,我先回去了,今晚的值班沈木替我頂一下吧。”柳茹似乎早就安排好了,轉身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又停了下來,接着說道。“你的身份就說是我的弟弟吧,記得把面罩戴上。”然後對着沈木眨了眨眼睛就出了醫療室。

沈木無語啊,原來還要打工還債,真的是命苦啊。不過當他的手中傳來絲絲柔滑的時候,內心的叫苦聲音瞬間消失,琳雪正慢慢的從牀上坐起來,雙手握着着沈木的手心。

沈木剛想說什麼,胸前就被兩團柔軟所頂住了。琳雪環臂抱住了他。“小木,你不用擔心,我好多了,只是想坐起來抱抱你。”

“琳雪,你的腿沒事了嗎?”

“沒事了,等這個聖治癒術消散以後你幫我拿下繃帶吧,再幫我找件合身的衣服。差不多已經痊癒了。”

沈木好羨慕這個高階法術,他可是用了無數個治癒術都沒讓琳雪有所好轉啊。其實沈木不知道,真正發揮作用比較大的是那個聖光壓制,只要壓制住了林雪體內的黑炎毒,憑藉琳雪武尊的體質,恢復也是遲早的事情。聖治癒術只不過把這個遲早給大大縮短了時間而已。

兩人相擁大約十幾分鍾後,隨着聖治癒術的消散,琳雪也徹底恢復了。

“小木,我自己去拿衣服吧,裏面有幾個衣櫃,大概就是你的柳茹姐的衣櫃吧,我去挑幾件。”

“嗯,你去挑吧,我想柳茹姐不會怪你的。我先出去了,萬一有人進來就麻煩了。”說完,沈木帶起了面罩隨手拿起桌邊的白大褂披在了身上出了內屋。

這一夜就這麼平靜的過去了,沈木雖說是在值班,但是一夜都沒有接待任何的傷員,顯然柳茹在學校的工作是相對比較清閒的了。沈木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到了早上食堂開飯的點了,正準備進屋去叫琳雪一起吃飯,結果醫療室門口進來一個人。

“你是?怎麼是你?柳茹又去偷懶了嗎?”進來的人是柳泉,顯然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帶着白色口罩的少年。沈木本身帶着自己的黑色面罩的,後來發現帶個醫療口罩也不錯,所以就替換了下來。

“柳醫師啊?嚇死我了,我還以爲守了一夜班到早上終於要開張了呢。”沈木也不加以戒備,柳泉柳茹就是兄妹一對,況且當初是柳泉先發現他體內的異樣的,現在柳泉知道他的情況也不以爲然。

“小木,誰啊?在外面,我餓了,吃早飯去吧。”琳雪這時候也從內屋走了出來。

“呦,沈木啊,你可真了不起,還金屋藏嬌呢?這小美人是誰啊?”柳泉也不是個嚴肅的主,看到美女也是忍不住調笑一句。

“這就不能告訴你了,雪,走吧!”沈木脫下外套和口罩,回身準備去拉琳雪的手一起出去吃飯的。回頭的瞬間又傻了眼。“雪。你怎麼穿個學生制服啊?嚇我一跳我差點沒認出來。”

琳雪這時穿的赫然是一套學院的女生制服,過膝的長筒襪加上百褶裙,棕色的上衣外套配上白色襯衫打底,一條小領帶在胸前飄啊飄的。白色的中長髮,中分齊肩的垂着。

琳雪知道沈木不打算暴露她的名字,直接叫她雪,也欣然接受,“你柳茹姐的衣櫃裏外套都是白大褂,還有幾套學生服和導師制服,我出門總不能穿白大褂吧或者導師制服?所以就挑了一套合適的學生服啦。”說罷,琳雪還雙手拉起兩邊的裙角,做了個下蹲的請安姿勢。

沈木哪受得了這個啊,差點鼻血沒流出來,不爲別的,就是學生服的上衣釦子爆掉了一顆,顯然青春期的學生女裝並不是很合適琳雪的身材。琳雪也似乎注意到了,乾脆也是沒再扣上上衣釦子,敞開着自己的上衣,嘴裏還嘟囔着什麼。

“雪,趕緊走了,你看邊上這個老色狼,指不定再待下去會有危險啊。”沈木注意到了盯着琳雪一動不動的柳泉,直接拉起琳雪的小手就往門外走去,還回頭嘲諷了一下柳泉。

林雪也不反抗,任由着沈木拉着自己。

其實沈木一直在懷疑琳雪的年紀,聽廣叔說琳雪是有三十六七歲了,可是沈木怎麼看身邊這個沒比他高多少的女生就是一個十幾歲女孩的樣子,吹彈可破的肌膚和精緻的容顏。這可不是一個三十六七的樣子啊。

也許沈木疑惑的有些明顯了,琳雪竟然隱約猜出了沈木心裏所想。“小木你在想什麼呢?覺得我是一個老妖怪嗎?”

“不不不,琳雪啊,我只是覺得你很漂亮很可愛。”

“呵呵,瞧你的樣子,一點都不會掩飾自己,我確實是三十六歲了,哎,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傭兵工會基本人人都知道,不過我天生就是鬥氣變異的,這並不是我修煉的功法有什麼奇特,我的鬥氣天生就是藍色的,穿透力非常強,我現在用的武技基本上都是我獨創的,別人也學不了。但也許就是天生鬥氣異變的原因吧,我的身體一直會保持在年輕的時候不會衰老哦,沒準你以後變成老頭了,我還是這幅樣子呢。呵呵。”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