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不過,你得早點起來,我們天不亮就開始訓練。場地一會兒下課了帶你去看。”

“好!” 聲音清脆動聽,她已經忘了剛纔的羞意,聲音也提高了,聽得周圍的男生心癢癢,對龍行雲的恨意更盛。

突然,教室裏什麼聲音都沒了,龍行雲知道是老師來了,也不再說話,擡頭看向講臺,果然那死氣沉沉的老師已經進來了。他大聲說道:“今天是真正的第一堂課,我要給你們講的是鬥氣的由來以及一些歷史上爲鬥氣的發展、完善做出巨大貢獻的人。鬥氣是從……” 冷寒楓在上面不停的講,聲音沉穩平緩,字字清晰,不過可惜的是,聽的人並不多,因爲大多數人都聽過這些故事。只有龍行雲聽得特別有味,他的鬥氣、魔法理論知識知道很多,可能比之冷寒楓還要充分,不過就是不知道這些鬥氣的發源、發展。也不知道是凱特*迪亞斯是故意不留下這方面的知識,還是他也不知道這方面的知識。龍行雲覺得時間過得很快,沒有一會兒課就上完了,他還意尤未盡。不過其他人就不這麼認爲了,有些人已經睡着了,有的人一直望着教室外面等待下課。那老師對這種情況視而不見,上完課就走了。

主科上完後就上自己選的副科,上副科又是不同的分班,每個人都選自己喜歡的,所以,分在一起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下課後,大家都各自去上自己選的課。龍行雲上的是鍊金術,他找到教室進去一看,裏面人不是很多,看樣子選這門課的人很少,老師是一老頭,聲音很小,也是講的一些鍊金術起源、發展之類的。龍行雲就差點沒有運功雙耳來聽了。下課後,出了教室,趙雄等人已經在外面等他。人都到齊後,他們一起有說有笑的走向食堂,一路上行人紛紛側目、又或議論不斷,龍行雲沒有昨天那麼狼狽。看樣子,要習慣這樣的情況也要不了多長時間。

龍行雲一行人走到食堂,立即引起了轟動。

“快看,小辣椒、冰山美人、聖潔仙子都來了,還有新出現的美女,叫雪花仙子的也來了。”

“還有護花使者風雷雄——霸天下也在,還多了幾人,其中還有一個是雪花仙子的男朋友來着。”(風雷雄是指林風、張雷、趙雄三人。)

“哼!小白臉一個,我一定要向他挑戰,把雪花仙子拯救出來。”

…….


龍行雲越聽越暈,身上直冒冷汗。 趙雄一聲冷哼,食堂的人馬上噤若寒蟬,沒人再議論。看來這些人都很怕趙雄。不過,這時候偏偏有不合作的人。

“我說是誰呢?這麼大威風,原來是趙家三公子啊!!” 一個輕緩的聲音響起,聽在耳朵裏卻如同一聲炸雷,震得衆人耳朵嗡嗡作響。

年輕人中的第一高手。

龍行雲腦海出現了這個人。 這時,衆人紛紛讓開一條路,只見一個高大威猛、英俊帥氣的二十歲左右的男子向龍行雲他們走去。他那英俊剛毅的臉上帶着微微笑意,似在嘲笑趙雄,又象他本就微笑天生,這樣才更添他的魅力。他那凌厲的眼神沒有看向趙雄,反而正在看趙雄身邊的龍行雲,眼光裏有挑釁、有不屑、有鄙夷。他的後面還跟着一羣年輕人,都是學生,神情囂張無比,一看就知道這些人前面的人的跟屁蟲,還都是富貴家的子弟。不過在趙雄面前他們也沒敢說話。

龍行雲馬上感應到了他不懷好意的眼神,轉過頭一看,只覺這個面孔熟悉無比,靈光一閃,卻原來是報名的時候看見過他。當時英俊男子也是這種眼神看着龍行雲,而且還帶着一股殺氣。龍行雲已經猜測到這個人就是陳鬆爺爺所提過的宰相的公子王霸天,年輕人中的第一高手。龍行雲暗暗思索:“我應該不認識他的呀,而且自己到嘯天不久,也不可能惹到他或他家的人,他不會無緣無故的兩次針對自己。這到底四怎麼回事?” 他想些須時間,沒有想明白,也就沒有再想。龍行雲一向就是想不清楚的事就不想,他怕想多了會殺死很多腦細胞,他奉行的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原則。

“我說是誰這麼屁聲驚人呢?原來是宰相大公子王霸(八)-天王公子。” 趙雄反脣相譏道,他故意在王霸的霸字那停頓了一下。龍行雲暗自發笑:“沒想到平時看趙雄很沉着穩重,他也有幽默的一面。” 穿書之男二他瞎 ,想笑又不敢,憋得滿臉通紅。連王霸天后面的那些個公子哥都差點笑了出來。

王霸天大怒,冷哼一聲,眼光猶如實質般的射向趙雄,趙雄如同捱了一記重拳踉蹌往後退了一步。趙雄馬上穩住腳步,運起功力,和王霸天對視起來。他們兩人就這樣針鋒相對起來,周圍圍滿了人,正吃飯的人也放下了碗筷,準備看好戲。王霸天是宰相的大公子,宰相位高權重,勢力龐大,而他本人還是年輕人中的第一高手。趙雄是趙家的三公子,趙家是四大家族之首,擁有最強悍的軍團,勢力比王霸天家只大不小,趙雄的實力也是在整個學校排名前十的高手之一。他們的交鋒可以說勢均力敵,難分勝負。當然,要他們出去單對單比武的可能性不大,即使王霸天能輕易取勝,他也不會找趙雄比武,畢竟,他得考慮趙雄背後的勢力。所以,他們的交鋒是無聲無息的,只在平時的言語、行動上佔些便宜,又或者互相算計,看看誰更加精明。

“你們這麼多人站在這裏幹什麼?還不散開。” 聲音柔和動聽,充滿威儀。周圍的人一鬨而散,速度奇快,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吃起飯來,不過眼光還是不停的在幾個美女以及趙王二人身上打轉。

龍行雲馬上望向聲音傳出處,眼神一下呆滯了。只見柳眉大眼、瓜子臉、瑤鼻櫻脣、膚色白中透紅,豐潤嬌嫩得有如初綻牡丹豔麗無比,渾身散發出一種高貴的氣質的一個美女出現在眼前,大約十六、七歲。美豔和芬妮、陳飛燕不相上下,比之陳雨、雷雪則多了一股說不明道不白的風采。她後面跟着兩個揚溢着含苞欲綻的青春氣息,二八年華蓓蕾待放,俏麗黠慧的美少女,只比陳雨稍遜一籌。龍行雲瞬間回過神來,要不是他整天在美女堆裏打滾,還不知道要沉迷多久。心裏嘖嘖稱奇:“難道今天是美女大聚會!!”

“公主,你怎麼來了?” 王霸天溫柔的說道,眼裏盡是柔情,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他喜歡公主。

公主還沒有回話,趙雄幾人就躬身說道:“見過公主!!”

陳雨更是直接跑過去拉着公主的手,笑着問道:“靈兒姐姐,好久沒見到你了,你又更加漂亮了!!”

“你也是啊!雨兒妹妹、還有飛燕姐姐,怎麼你們都在啊?” 公主高興的說道,神情很是親熱。

“我們都是來這裏吃飯的,來!靈兒姐姐,我給你介紹幾個新認識的朋友。” 說完,拉着公主就跑到龍行雲他們那邊去了,兩個嬌俏的小美人也跟在後面。把王霸天氣得牙癢癢,公主始終沒回答他的話,讓他顏面大失。

“靈兒姐姐,這是我認的大哥龍行雲。” 陳雨走到龍行雲面前說道。

“龍行雲見過公主!” 龍行雲頷首平緩的說道,聲音不卑不亢。隨即他又大聲說道:“公主穿的衣服高雅得體,配上公主美麗的容顏,豔光四射,你看周圍的人都被你照耀得睜不開眼看你。” 公主抿嘴輕笑,樣子俏麗無比。她心裏有些甜蜜,還沒有這樣讚美過她。其他人站在她面前,要麼就是癡呆的看着不說話;要麼就是問什麼回答什麼,不敢有絲毫不敬。她非常愉悅,覺得父皇要注意的人果然有些意思。王霸天當即用殺人的眼光看着龍行雲,火花直冒。龍行雲本意就是想氣一下王霸天,隨便說了兩句,他也沒想到效果這麼好。

陳雨很快把把雷霆等人都介紹給了公主,雷霆雖然見美女就喜歡胡言亂語,不過,在公主面前他不敢放肆,只是規規矩矩的見禮。這時公主才問道:“你們都站在這裏幹什麼?外面還那麼多人觀看。”

陳雨連忙說道:“還不是某些人仗着自己是第一高手,就想欺負我們,不讓我們去買飯吃。還差點把二哥弄傷。有本事找我大哥比試去。” 說完還有意無意的看王霸天一眼,公主也馬上用疑問的眼森看着王霸天。龍行雲聽到後面這句話,就有想跑過去封了陳雨嘴的衝動,本不想招惹是非的,現在王霸天鐵定不放過自己,王霸天本就對他看不順眼,這次肯定會藉機向龍行雲挑戰。

“你你….” 王霸天對陳雨的誣告也沒有辦法,雖然不象她說的那樣,但也是他自己不佔理。接着又指着龍行雲恨聲說道:“你說的大哥就是這個小白臉嗎?好!我就象你發出挑戰,三天後午時比武場見!” 說完拂袖而去那一批紈絝子弟也跟着離開了,離開時都用看死人的眼光看了龍行雲一眼。其他,王霸天心裏也是一團糟,他一直沒看出龍行雲的等級,真以爲龍行雲沒有功力,聽陳雨這麼信心滿滿的一說,王霸天就很驚訝,難道他比自己的武功都高。心裏卻吼叫道:“不可能,我纔是年輕人中的第一高手!我纔是!我一定要讓大家都看看,我是怎麼把他打趴下的!!”

王霸天突然發出挑戰,公主來不及阻止。挑戰已經發出,就必須應戰,不然就會看成是懦夫,在別人面前永遠擡不起頭來。龍行雲本不想出名的,哪想到陳雨把他推到槍口上,他暗想:“既然已經這樣了,那就應戰吧,正好挫挫王霸天的威風,讓他知道自己不是好欺負的。” 下了決定之後,龍行雲一臉輕鬆,嘴角掛着懶散的微笑,也沒有去責怪陳雨。

“龍行雲,你會去參加比武嗎?” 公主臉上有一絲擔憂,也不知道她是在爲誰擔心。

“當然,要不然我不成懦夫了嘛!要輸也輸得光明正大。” 龍行雲輕鬆的說道。

公主嘆息着說:“你們吃飯吧,我先走了。” 說完,和兩個侍女匆匆忙忙的走了。

“大哥,三天後的比試沒有問題吧!” 趙雄輕聲問道。但他眼裏沒有一點擔憂,他知道自己的大哥深不可測,上次就以劍師上階的實力對戰大劍師下階的人而不落下風,反而佔盡優勢。而且龍行雲有很多武功,都極爲有用,威力都很大。何況王霸天才劍師中階呢!

龍行雲笑着說道:“沒問題,我不會輸,實在不行,還有小狼,比武應該可以使用寵物吧?” 最後一句話卻是問趙雄的。趙雄連忙笑着說道:“可以,可以!” 趙雄可是知道小狼的恐怖,上次殺死那麼多高手也沒費什麼力,而且他還領教過小狼的威力。所以,趙雄變得很開心,彷彿看見王霸天被打敗的情景。張雷等人都知道龍行雲的實力,一臉輕鬆,一點也不擔心。達克三人不知道龍行雲的具體實力,很是擔心,臉上盡四擔憂之色,但他們沒有問。陳飛燕雖然也不知道龍行雲的具體實力,但她還是一臉冰霜,沒有一絲表情。

“我們也別在這裏站着了,去買飯吃吧,下午還要上課。” 龍行雲大聲說道,衆人才想起自己還餓着肚子,連忙去買了飯菜,然後,吃了起來,把比武的事拋在了腦後。

他們在食堂有說有笑的吃着飯,還不知道王霸天和龍行雲比武的事已經傳遍了整個校園,龍行雲這個名字也變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大家都在議論着,學院第一高手要挑戰的這個龍行雲是哪冒出來,有多厲害,他們爲什麼要比試。總之,到處都在談論着三天後的比武這件事以及王霸天和龍行雲兩人。 王霸天和龍行雲比武的事很快就引起了各大勢力的注意。

“王爺,龍行雲要和王霸天三天後,在學院比武場比武。”

“哈哈!好!三天後給我密切注意他們的比武,要把他們的一招一式都記下來。”

“是!王爺!屬下告退!”

********************

“大爺!龍行雲和王霸天要在三天後比武!”

“好!我就不信查不出你的來歷,叫我們的人看仔細,不要漏了一招半式。特別是龍行雲的武技,我要看看他使的哪家的招數。”

“是!小的馬上去安排!!”

***********************

“王爺!龍行雲要於三天后和王霸天比武,我們要不要特別注意?”

“當然要了,你白癡啊你!叫人仔細盯着,這次一定要查出他的來歷。”

“是!!”

***********************

“寶貝女兒,王霸天要和龍行雲比武是怎麼回事?給我說說。” 皇上柔聲說道,臉上充滿了疼愛之情。

“他們先前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王霸天和趙雄鬧了點矛盾,而且趙雄好象吃了一點虧。雨兒妹妹就說了一句‘有本事你找我大哥比試啊!’,王霸天當即發出了挑戰。事情就是這樣的了。”

皇帝沉思一會兒,說道:“聽陳雨的口氣,好象龍行雲很厲害似的。對了,龍行雲有什麼表示?”

“他有什麼表示,人家問他,他好象很無所謂似的。哼!” 龍靈兒想到龍行雲,臉上不由得飄起了兩朵紅雲,心裏一陣甜蜜。

“女兒,你怎麼回事啊?”

“啊!沒事,沒事!” 龍靈兒從思緒中醒來,慌忙說道,玉容更加紅豔。

老皇帝看出了她的異樣,心裏一陣不安,心想:“女兒不會喜歡上這個不知道從哪跑出來的小子了吧!他們才見過一面,沒這麼快吧!要真這樣,那就得好好查查他的來路了。”


**********************

丞相府

“老爺,不好了,不好了….”

“什麼事情這樣慌慌張張的?慢慢說清楚。” 聲音輕緩平和,自帶一股威勢。

“公子要和別人比武,三天後,在龍騰魔武學院。”

“不就是比武嗎?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以前還不是三天兩頭的比武。”

“不是的,是… 這次比武的人是…”

“到底是和誰比武?別吞吞吐吐的。”

“是…是老爺讓我們特別關注的龍行雲。”

“是他!你馬上把少爺找來,我要問問是怎麼回事。”

“是!!”

王傑嘀咕着:“天兒怎麼這麼衝動,不是叫他不要惹龍行雲了嘛!…”

“父親,你找我有什麼事?” 王霸天走進來說道。

“你,你怎麼去招惹龍行雲,我不是叫你不要去惹他嗎?你說說,是什麼原因。” 宰相的微微有點生氣。

“龍行雲讓我在公主面前丟臉,還對公主有點意思,所以,我才衝動之下向他發出挑戰的。”

“那你有沒有把握打贏?要是輸了,你就顏面掃地,聲望大跌,對我們的大計影響非常大。唉!你其他都好,就是這麼衝動,在關鍵時刻惹出不必要的麻煩來。” 宰相嘆息道,不過臉上沒有責備之意,面色平靜。

“父親,放心吧,我一定會贏的。”

“還是小心點好,不知道他的實力到底如何,這是最爲不利的。”

“是,父親!!”

********************

“老闆,龍騰魔武學院又有比武,還是年輕人中的第一高手的比試。我們要不要開賭局啊?”

“他的對手是誰?”

“是一個一年級的新生,沒有人知道他的武功、來歷,只知道和趙家公子、陳家小姐走得很近。”

“這種不清楚實力的比試,開賭局風險很大,要麼賺個鉢罐滿盈,要麼賠個精光。我們要不要冒這個險呢?”

“老闆,我們可以把王霸天的賠率放低一些,而龍行雲的賠率弄高一些。”

“那萬一買龍行雲的人多怎麼辦?”

“我們可以在收盤的時候再調一次賠率,那樣我們不就是有賺無賠了嗎?哈哈!!”

“好主意,這次賺了不會虧待你的,你現在就出去辦吧。把王霸天的賠率調到10賠1,而龍行雲的1賠10好了。哈哈!!”

“是!!”

**********************

且說龍行雲,下午上完課就待在宿舍裏沒敢出去,只要一出去,到處都是談論他的聲音,還不停有人對他指指點點。他簡直要被煩死了,這也是他怕出名的原因。他正坐在牀上百無聊賴,想修煉一番,突然有聲音傳來。

“哥哥,我們給你帶飯來了,還有三爺爺也來看你了。” 陳雨清脆的聲音響起,還能聽見嘈雜的腳步聲。

龍行雲跳下牀,跑去開門,大聲說道:“小雨,你們來了,快進來,三爺爺你怎麼也來了?”

陳青爽朗的說道:“來看看你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對三天後的比賽你怎麼看?”

龍行雲輕鬆的說道:“比武的事我到不擔心,只是比較煩,外面的人看見我就指指點點,弄得我就不敢出門,明天也不想去上課了,反正也沒什麼需要聽的。待在寢室又太無聊,三爺爺,你幫我辦的圖書卡辦好了嗎?”

“已經辦好了,我正要給你。那,你的!” 三爺爺遞給龍行雲一張卡片,接着說道:“你有了這個卡片,可以進去圖書館的前四層,只要你實力足夠。最後一層只有校長才可以進的。”

“爲什麼還要實力足夠呢?”

“除了第一層,每一層都有防護罩的,第二層要有劍士的實力纔可以進去,第三層要劍師同級的實力纔可以進去,第四層要劍聖同級的實力纔可以進去。一般的學生卡只能進去前兩層,因爲到了劍師級別一般都畢業了。”

“太謝謝三爺爺了,還有一件事要三爺爺幫忙。我們以後每天要訓練,你能不能幫我們找一個訓練場,要不被別人打擾的那種。” 龍行雲高興的說道。

“這個好辦,有很多廢棄的訓練場,我給你們找一個就是。哈哈!!”

“太好了。謝謝三爺爺!”

“哥哥,我也要參加訓練。” 陳雨馬上開心的說道。

“大哥,我們以後都住校,都要參加訓練。”

“你們不參加,我也準備拉你們來參加的。哈哈!!” 龍行雲大笑道。

“不過,小云啊!你要是贏了,別傷害王霸天性命,他家勢力很大的,要是王霸天出了事,你在嘯天城也待不下去了。” 陳青很擔心,他知道龍行雲不管是贏或是輸,以後麻煩肯定不少。他嘆口氣說道:“還有,你贏了以後千萬要小心,王家肯定會報復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