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峯是萬萬沒有想到李浩的酒量這麼牛叉,要知道李浩現在喝的酒足足有二斤白酒,居然臉不紅氣不喘,還在跟自己叫板,但是朱峯相信現在的李浩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李浩跟自己叫板,自己可不敢喝,自己知道自己的酒量。連忙說道“李浩,我喝酒不行,還是你慢慢喝吧。”

這下李浩露出了勝利的微笑,知道現在是時候了,而且李浩知道接下來肯定還有事情,就是不知道在哪裏等着自己,既然這朱峯盯上自己,肯定不會這麼簡單。

李浩站起來說道“既然都不能喝了,我看我們也沒有必要呆在這裏。”說完不在去看這朱峯是否願意,拉着王曉敏的手就往外走。

朱峯一臉的豬肝色,本來想把李浩擺平了在跟王曉敏溫存一下,沒想到就這樣黃了,看着王曉敏性感迷人的背影,心裏這個難受。看着已經走出門的李浩跟王曉敏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說道“準備好了嗎”。令一個聲音回答道,“峯哥一切準備好了。”

這一切李浩雖然沒有聽到,但是李浩心裏早就做好了任何準備,而且一邊走還一個給張猛打電話,讓他來接應自己,李浩知道接下來肯定有一場惡戰。上一回的實力已經告訴了朱峯,一百人都不行,肯定人手方面多出了不少。

果然李浩跟王曉敏走到了賓館的門口,就看到了門口外邊黑壓壓的一大片,看不出有多少人,估計最起碼有二百往上的人,而且看起來這些人有很多還是社會上的人,面對如此多的人,李浩一個人沒有問題,可以打出去,但是王曉敏怎麼辦,回到酒店的客廳裏邊,這間酒店可不是王氏集團的產業,留在這裏也不安全,而且這裏的服務員看到外邊的這些人早就嚇破膽子,不要說留下李浩二人住店了。

等,李浩決定等下去,等張猛來,過來時間不是很長,果然張猛打來了電話說到“我在這些人的外邊,”

李浩說道“有車子嗎,”另一頭的張猛回答道“有車子,”李浩繼續說道“等我,”

李浩已經想好了,自己打出去,把王曉敏交給張猛,然後自己在殺回來。 李浩拉着王曉敏的手推開門,看着眼前的這些人,一時間想起自己在另一個世界裏縱馬橫刀的情景,仰天一聲長嘯,豪氣頓生,全身的血液沸騰,一團烈火在自己的胸內熊熊的燃燒,就連雙眼都充滿的了**的味道。

在最前的幾個人看到了李浩的樣子,不禁後退了幾步,有一些學生似乎是看出了李浩就是曾經在學校裏邊一人打趴下一百人的力王,不禁喊了出來,“這人是力王,曾經一個人打趴下一百多人,我們還是溜吧”雖然聲音很小,但是李浩聽到了。

放眼望去,果然有一些學生已經悄悄的離開,這些人看起來稀疏了很多,估計走了差不多有五六十號人的學生,看來自己在學校裏的聲望不小。

一些社會上的混混,根本就不知道李浩的厲害,看到離去的學生,不禁罵道“膽小鬼,什麼力王,這東市只有刀疤天哥才配有這樣的頭銜。”說完狠狠的看着李浩。


此時從酒店裏邊走出一個人就是朱峯,看着李浩說道“李浩,只要你給我磕頭,然後把這小妞讓給我,今天你就可以安然的離去。”說完很是囂張的看了幾眼王曉敏。

嚇得王曉敏不斷的往李浩的身後躲。李浩輕輕的拍了一下王曉敏,看了看朱峯說道“朱峯,有些事情不是人多就能夠解決的,很可能你會後悔一輩子,能告訴我你這裏有多少人嗎”。

這個問題倒是問的朱峯一愣,有些不明白,但是 後半句明白了,爲了顯示一下自己的實力說道“除去剛纔走掉的五十多個學生,這裏少說也有二百人左右吧。怎麼樣是不是害怕了”。

李浩有些鄙視起朱峯來,說真的這些人李浩完全可以對付,已經開始 改變 了主要,撥通張猛的電話說到“猛哥,你一個人能對付多少人,”

電話裏的張猛猶豫了一下說道“五六十人吧”李浩沒有猶豫說道“好,我我從來裏邊開始打,你從外邊開打,今天我們要拉一個裏應外合。”

“什麼”電話裏的張猛有些吃驚的說道。李浩重新說了一遍。

就連一邊的朱峯在一次吃驚的看着李浩,忽然還是懷疑起這些人,還真擔心這些人不能放到李浩,要是那樣自己可就糟了。爲自己的這個決定感到有些後悔。但是想想自己牛叉的老爹,心裏也就慢慢的安定了下來,就算是你贏了,能把我怎樣,有老爹照着,誰敢對自己動手。

李浩看了看朱峯似乎是下了一個決定,說道“朱峯,你不是喜歡王曉敏嗎,先讓你跟往王曉敏交流一下。”這句話倒是把王曉敏嚇了一跳,連忙說道“李浩,你無恥,你以爲你是什麼,你們之間的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但是很可惜這些反抗根本就無效,李浩直接就把王曉敏推到了朱峯的面前。

李浩有自己的理由,這樣打出去,根本就無法照顧到王曉敏,估計這麼多人看着朱峯不會對王曉敏有什麼動作,最多也就是說幾句難聽的話,總比被這些不知深淺的混混打到強多了。

做完這一切,李浩出手了,面對眼前黑壓壓的人,李浩衝入人羣,不斷的揮舞着拳頭,要知道李浩最厲害的就是力量,無窮的力量,俗話說一力降十會,就算是硬碰硬如何,總之在李浩的面前沒有一合之敵,碰着者傷,擋着者死,李浩的打法令很多人頭痛,最簡單的就是最管用的,一拳一腳而已。

片刻之間就有很多人被李浩打得腿腳不便,直接躺在地上**不止。而且還有一個人在外圍往裏邊打,可以說李浩跟張猛二人的打法基本就是一致,這兩個殺神算是讓這些混混知道了什麼是真正的力王。估計現在有些混混已經後悔了。

到了最後基本上是李浩跟張猛追着這些人打,李浩停住手,看了看橫七豎八的躺着的這些混混,還有幾個遠遠的躲着的混混,李浩知道今天的事情算是解決了,看了看錶,二十分鐘的樣子,相當滿意一邊跟張猛拍着手一邊說道“真痛快,”

但是另一個的主峯本來還很神氣過了沒有幾分鐘就有些後悔了,到了最後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跟不要說去跟王曉敏打情罵俏了,就連李浩走了過來,還在那裏發呆。

李浩知道這朱峯肯定是被嚇到了,用手晃了一下說道“朱峯,怎樣,你們談的怎樣,是不是談妥了,”一邊說還一邊看向王曉敏,現在的王曉敏也是很崇拜的看着李浩,認定了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白馬王子,只有能夠保護自己的人,才配擁有我。

看着一陣一陣放電的王曉敏,李浩直接就鬱悶 了,看來這王曉敏又犯病了。直接就一巴掌打了過去,不過不是打王曉敏,而是打一邊發呆的 朱峯。

一陣痛苦傳來,朱峯很及時的捂着了自己的臉,恐懼的看着李浩,說道“你想幹什麼,你被動我, 你會後悔的,我老爹可是刀疤。”

“我最恨這種人了,自己不怎樣,拿着老子到處混吃混喝,”李浩說完,直接就一腳踹了出去,把朱峯送到了場子裏還在痛苦**的人羣隊伍裏邊。也不知道自己這一腳到底把朱峯踹到了什麼程度,但是有一點朱峯不會死,因爲李浩看到朱峯在地上痛苦的掙扎。

看了看眼前的情景,很是壯觀,李浩用手機打了一個急救電話,算是仁至義盡了,拉着還在發春的王曉敏,坐上張猛的車子迅速的離開了這裏。

現在不是回家享受的時候,有必要去商量一下接下來怎麼辦,而且王曉敏回去也不安全,三人來到太陽酒吧,給王曉敏安排了一個房間,李浩就來到經理室,吳升早就在裏邊等着李浩。

吳升早就知道了事情,知道現在已經算是擺明了跟刀疤幹了,看着李浩說道“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其實李浩也不知道,但是等着刀疤來砍自己,也不合算,主動出擊吧,就這麼幾個人,還沒有見到人家刀疤估計就被放到了,想了想,李浩決定從側面出發,於是說道“升哥,這刀疤的賭場有熟人嗎。”

吳升想了想說道“有道是有,是一起混的時候的一個兄弟,不過很長時間沒有聯繫了,不知道現在怎樣。”說完有些奇怪的看着李浩。不明白李浩爲什麼這麼 問。

李浩有一個計劃,現在**正在嚴打,有必要利用一下**的力量,把這個刀疤給剷除了,而且這也是對社會做出的貢獻,相信**早就開始注意這個刀疤了。

“等我的消息,我要出去一下,”李浩想了想說道。

現在最主要的就是了解一下刀疤在警局裏邊的資料,李浩一下子就想到了翟芳,這是一個很好說話的美女警察,而且李浩也就認識這麼一個人。

也不知道現在這美女警察是不是還在華天賓館,但是有必要去一下,於是大地很快的就來到了華天賓館,可以說李浩跟這裏的服務員已經很熟悉,一個漂亮的服務員見李浩走了過來,很是高興的說道“帥哥,是不是找你帶領的那位小姐。”

李浩知道現在沒有時間去調情,沒有興趣欣賞這美女的搔首弄姿,說道“是啊,這位小姐還在嗎。”

“在啊,估計酒還沒有醒過來。”服務生說道。

這一層自己到沒有想到,還以爲這翟芳很能喝那,沒想到還真不行,來到房間,服務員打開房間, 果然這翟芳還在寬大的牀上躺着,知道這個時候 就是把翟芳叫醒了也沒有用,就坐在牀邊上等着。

趁着這幾個機會李浩洗了一個熱水澡,一天的疲勞被熱水洗了個乾淨,感覺精神好了許多,

身穿着睡衣來到客廳裏邊,牀上的翟芳不見了,這是怎麼回事,但是很快就感覺到了背後有動靜,果然翟芳一腳就踹了過來,李浩連忙一個翻身 抓住了翟芳的腳,說道“你這是幹什麼,吃力槍藥了。”

翟芳有些生氣的說道“敢跟我開房,說你把我灌醉了,是不是想圖謀不軌啊,”說完,狠狠的瞪着李浩。

真是冤枉啊,沒想到這翟芳會這樣說,李浩連忙解釋道“你誤會了,你被幾個流氓混混灌酒,我把他們打跑了,見你喝多了不知道去哪裏,所以就來這裏了。”說完還無限委屈的看着翟芳。

翟芳看着有些委屈的李浩,雖然有些不相信,但是也找不到任何理由,而且看看自己的衣服完後無損,看來是真沒有做什麼,語氣有些緩和的說道“我就暫時相信你吧,先把我的腳放下。”

李浩見翟芳臉上好看多了,看了看手裏的腳,過手之處滑膩的很,休閒的衣服緊緊的裹在這一條腿上,包裹的充滿的彈性,不禁多看了幾眼,看了看已經有些生氣的翟芳,還是緩緩的放了下來,生怕翟芳在翻臉,一個彈跳離翟芳遠遠的。這一跳倒是把翟芳給逗樂了。 見翟芳確實是不在生氣,就做到沙發上,看了看翟芳還有些紅暈的樣子,還別說這個樣子真是有些誘惑力,不要說那些小混混,就連自己都有些心猿意馬,要不是有幾十年的人生經驗,估計早就上前搞掉。


“這個,有件事情要問你,你們對黑社會大哥刀疤有沒有興趣。”李浩開門見山的說道。

聽到這個問題,翟芳似乎很感興趣,做的李浩的旁邊,看了看李浩說道“你難道惹了這個人,這人可不好惹,自己經營這一座很大的賭場,賓館,洗浴一條龍的企業,可以說是東市娛樂業的老大,雖然很多事情是擺明了,但是沒有人能動得了他,以前也曾經有人試圖想蒐集一些犯罪證據,但是最後還是沒有成功。可見這個人人脈有多廣。”

聽翟芳的話,李浩感覺到這個刀疤確實不好惹,自己也有心理準備,就算是在難的事情,如今已經惹上了,根本就沒有後退的餘地,於是說道“有辦法搬到這個刀疤嗎,”

聽到李浩的這句話翟芳睜大了眼睛就跟不認識一樣的看着李浩,許久說道“你是不是發燒了,這樣的事情你也敢做,”

李浩知道翟芳很吃驚,知道翟芳不知道就在不久前發生的事情,有必要把這件事情告訴翟芳,這樣可以讓翟芳給出一個主意。

果然翟芳聽了李浩的話,不在吃驚,而是爲李浩開始 有些擔心,也就是說真正的戰鬥開始了,跟刀疤的戰鬥,如今是一點的勝算都沒有。

看着一言不發的翟芳,李浩知道現在想搬到刀疤,只有兩個辦法,一個就是跟刀疤來過黑吃黑,誰也不 告官,這樣就算是被砍死也是白死,當然這機會是百分百的被砍死,李浩雖然有着過人的 本領,但是如果要面對整個東市的黑社會,估計這些人就不是一百二百的人,應該是成千上萬的人,累也要把自己累死。


第二個方法 就是跟**合作,徹底搬到刀疤,讓他從東市消失,雖說這個有些難度,但是看起來應該可行,也是損失最小的一個。

看來依靠**搬到刀疤,還要靠自己,沒有人敢碰刀疤,每一個當官的都擔心自己的這頂烏紗帽,誰也不會爲了一個不相干的人跟事情而毀了自己的前程。

逆天毒妃︰傲嬌邪帝,強勢寵! “李浩,不如這樣吧,我爸爸還有些實力,用我爸爸的車送你到外邊躲一躲,這樣總不至於送命吧,等事情過去了你在回來。”

這簡直是抽李浩的嘴巴,不管是自己的前世,還是今生,李浩都不會逃跑,逃跑不是李浩本性,面對強大的敵人,曾經割頸自殺都不眨眨眼。更何況眼前的刀疤只不過是一個混混而已,有些生氣的說道“不可能,我是不會離開的,我只是問你,**是不是有搬到刀疤的想法。”

對於李浩的這個問題,翟芳可以肯定**早就想打掉這個黑惡勢力,翟芳使勁的點了點頭,

“有這個想法就行了,接下來的事情就由我去做,只要我搜集到刀疤的犯罪證據就行了是不是,”李浩有些衝動的說道,因爲剛纔翟芳的話有些深深的傷害到了李浩的自尊心。

翟芳看着李浩的生氣的樣子,依舊是點頭。

“既然這樣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到時候希望你們以最快的速度出警”。李浩說完這些話,看了看還有些 吃驚的翟芳,無奈的搖搖頭,知道這個小警察沒有什麼社會經驗,雖然看起來比自己的年齡大,但是實際的上根自己 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於自己大膽的想法肯定會吃驚,畢竟李浩看起來只是一個高中生,有誰會想到就是這樣一個人要去碰存在了很長時間的黑社會老大。

這樣的事情傳出去,肯定會以爲李浩的腦袋被驢踢了,但是李浩可不管這些,如今自己不主動出擊,很有可能明天自己就會慘死在東市的黑暗的街頭,就跟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情況一樣,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反擊是最好的武器,李浩走出了賓館,知道了**意圖就行了,接下來就是深入敵人內部,搞到第一手材料,然後及時報警就行了,而且李浩也瞭解到刀疤的皇朝賓館不是一般人能夠進去,戒備是相當的嚴格,不是熟人根本就不能進去。

李浩想到了王氏集團的田龍,這個人跟王氏集團的老闆走的這麼近應該有些辦法。

撥通了田龍的電話,李浩說道“喂田哥,現在在哪裏我有事情找你。”李浩直接的說道,現在不是 拐彎抹角的地方。

電話裏頭的田龍似乎猶豫了一下說道“你來華天賓館吧,在天字一號雅間等你。”

李浩微微一笑,自己現在就在華天賓館,幸虧沒有離開,現在正好在大廳裏邊,轉身往回走,天字一號雅間李浩是認識的,很快就來到了房間,推開門,裏邊的田龍就愣着了,沒想到李浩來的這麼快自己這也是剛剛坐下。

田龍有些玩笑的說道“李浩,你是飛過來了,剛纔還在打電話,這一分鐘不到就見面了,是不是有點太快了。”

李浩看了看田龍,雖然田龍是王氏集團的高管,但是爲人很是客氣,從來不擺架子,笑了笑坐下說道“其實我早就來了,知道你在這裏就先打電話問問了。”

“說吧,什麼事,這麼鄭重的跟我見面,”田龍很直接的說道,

李浩猶豫了一下,說道“我要把刀疤給搬到”

“什麼你要搬到刀疤”,可以說李浩的一句話直接讓田龍震驚,田龍睜大了眼睛,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李浩,這個認識了還不到一個月的小夥子,不久前還在酒吧 瞎混,現在就想搬到刀疤,這就好比一隻螞蟻想把大象給吃了,是不是有些太可笑。

李浩聽到田龍不相信的疑問,沒有出現一般的年輕人應該有的衝動,而是相當的鎮定,從桌子上拿出一支高級香菸,點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看向田龍說道“告訴你也無妨,我得罪了刀疤,想主動出擊,所以我想通過**的力量搬倒刀疤,我已經跟警察局的人談好了只要有了刀疤犯罪的有利證據就可以直接進行逮捕。”

田龍看着李浩就跟看着一個怪物一般,過了許久,說道“我明白了,現在我們剩下的就是蒐集刀疤的證據,你想怎樣做。”

“我決定深入到皇朝賓館的內部,這就需要你幫忙了,我是沒有辦法進去,沒有皇朝酒吧的高級會員,就是進去了,也無法進入地下賭場,所以這些就靠你了。”李浩很直接的說道。

而且李浩的心裏還有一個想法,自己肯定會被刀疤的人認出來,這就需要田龍幫忙了,能不能拿到證據就看着第一次交手是不是能夠勝利了。

“這個沒有我問題,而且有一件事情告訴你也無妨,王氏集團打算向娛樂業發展,這個皇朝賓館就是一個大障礙,如果能夠搬倒刀疤對於王氏集團很有幫助,而且老闆已經讓我具體安排,看來我們可以大大的合作一番了。”田龍很直接的說道。

這些倒是李浩沒有想到過的,沒有想到居然還找到了一個盟友,可以說事情出乎自己的意料,居然如此順利。

李浩的眼睛裏邊出現的一絲的激動,沒有想到自己的背後還有如此巨大的靠山,看來只要不放棄,就一定會有機會。

田龍接着說道“這個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接下來我們就要開始實施,我想聽聽你的意見,”看着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田龍心裏充滿了好奇,可以說老闆的眼光是相當的厲害。

相聲傳奇 ,李浩說道“目前我想先進入刀疤的老窩看看,而且這一去裏邊的人肯定會知道,畢竟我們有過接觸,所以保護我的安全就靠老兄你了,當然不是用武力,要用王氏集團的威名來壓住刀疤。這樣接下來我們才能動手。”

“好,這是一個不錯的辦法,我們現在就出發吧。”田龍說完,打了一個電話,很快一個服務員過來,帶着一個箱子走了進來,放在了田龍的面前。

李浩十分的疑惑, 難道還帶着武器不成。

田龍看了看有些疑惑的李浩說道“我們去賭場,怎麼能不帶賭資那,放心好了這不是我個人的,這也是老闆安排的,適當的時候可以去豪賭一把。到了那裏要放開了賭。”

原來這箱子裏邊的是賭資,看這一箱子的錢,最起碼也有幾百人,這王氏集團的手也太大方了,但是很快李浩就明白過來,這刀疤一旦被搬到,估計將來賺到的錢就不只是這一箱子,會是幾箱子,甚至是幾十想子的錢。

可以說李浩的心裏對王氏集團的老闆有了一些崇拜。這是一個做大事的人,不拘小節,敢打硬仗,這是李浩佩服的一種人。 說走就走,可以說田龍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人,令李浩也是心生佩服,跟這樣的人在一起,自己也會受到薰陶,這一路上坐着田龍的加長寶馬,據田龍說這也是老闆安排的,是爲了排場,這樣才能讓刀疤認爲田龍是有錢人,就不會小看了田龍跟李浩。

很快車子就來到了皇朝賓館,一個很大的廣場,廣場的盡頭是一座很大的建築物,仿照着歐洲的建築所造,看起來了充滿貴族的氣質。還沒有靠近廣場就感覺到了燈光的刺眼,這裏可以說是沒有黑夜,根白天沒有什麼區別。

賓館的門口兩個身材高挑的美貌少女扭動着性感的腰肢,招呼着每一個進入的客人,很多客人都眨着**的眼睛,使勁的看幾眼少女飽滿的胸器,大膽一些的還使勁的拍一下少女性感十足有彈性的小屁股,滿足一下內心的無限歪歪。臨走自然是扔下一張百元的鈔票。

這就是富人的生活,奢侈腐化。

很快李浩跟田龍走些車子,就往賓館的門口走去,還沒有到門口,這兩個少女就微笑着打招呼,還一邊拋着媚眼,尤其是一個少女看到了李浩似乎眼前一亮,扭動着小屁股就纏住了李浩的胳膊,說道“小帥哥,是來住店,還是來宵夜啊,我可是有時間啊。”

李浩有些詫異,沒想到這女人如此的開放大膽,自己也算得上花叢老手, 對這些還是不陌生,而且李浩知道在這種地方,你越是做出讓人吃驚的動作,越是受歡迎。

當下李浩沒有客氣,使勁的捏了一下這少女的有彈性的小屁股,假裝很過癮的說道“晚上等着我,給我鬆鬆骨頭。”說完還不忘記哈哈大笑。

田龍連忙走了過來說道“去叫你們的條子哥,就說我田龍來了”。

田龍可以說是這裏的常客,估計也是老闆安排的,這兩個少女對田龍是很熟悉的,尤其知道田龍跟條子哥,很熟悉,要知道這條子開始刀疤手下得力干將,很得刀疤的寵信,可以說在皇朝賓館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角色。

這少女哪裏敢怠慢,一路小跑就走了進去。很快一個瘦高的人就走了出來。這人就是所謂的條子哥,很明顯這條子是經常的幹夜事,看起來就跟被榨乾了一般,兩個黑眼圈,很久沒有睡覺的樣子。

田龍很熱情的說道“條子哥,好久不見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老闆的朋友,人稱力王的李浩就是了。”

這條子知道最近的社會上出了一個新力王,沒有在意,但是自從知道刀疤的兒子栽倒了力王的手裏以後就開始注意了,沒想到這田龍帶着力王來了,這不是自投羅網嗎。眨着兩隻小眼睛上下打量着李浩,很威武的樣子,看起來力氣很不小。

條子看了看田龍,現在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了,說道“田龍,我們是朋友,但是你帶着力王過來,我怕你們進去就出不來了,”

“難到王氏集團老闆的面子都不給,要不是看在條子你的面子上我們來玩一玩,就是過去請我也不來”田龍說完看着一臉土色的條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