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午時,靈鷲峯生死臺見!”秦楓丟下一句話,徑直向武技閣走去。

武技閣旁,靈鷲宮弟子不能擅自打鬥,違令者廢去修爲,逐出靈鷲宮。

這是靈鷲宮宗門十大門規,其中的一條。

秦楓可不想觸犯門規。

靈鷲宮的執法長老,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手下的執法弟子,也是殺人不眨眼。

羅恆只能作罷,氣的乾瞪眼,“好!明天用你的血肉,祭奠我的靈蛇武魂,我就拿你開刀,助我踏入靈武境。”

靈蛇武魂?

怪不得這羅恆,眼神冰冷似蛇蠍。

“好英俊的小夥子!”

“到這邊來吧,武技修煉之大成境界,我就是你的女人了。”一個紅色眼眸,齊腰長髮的女武修,對着秦楓拋媚眼。

“小哥,挑一本武技吧,小女子陪你一起修煉!”


秦楓腳心發癢,雞皮疙瘩掉了一地,這些女人,燕瘦環肥,倒是各有千秋姿色,仔細看起來,總感覺怪怪的。

這些女武修,不會是吸食男人的精血修煉吧?

秦楓也想進入這金色的武技閣,挑選上等武技,功法。

金色武技閣後,直通九層的戰兵閣,哪裏有數不盡的戰兵兵器,刀,槍,斧,戟,劍,鞭,棍,鎖……

武技功法和戰兵都是秦楓急需要的。

可秦楓雜役弟子的身份,根本進去不。

進入武技閣,是要看弟子玉牌的。

外門弟子與內門弟子,身份玉牌的顏色不一樣。

秦楓根本拿不出,象徵着靈鷲宮弟子的身份玉牌來。

戀戀不捨的轉身,秦楓漫步走向黑色的武技閣。

守閣長老,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婦人。

此刻。

老婦人正在打盹,睡得香甜。

秦楓隱約聽見了鼻鼾聲。

見老婦人年齡大了,秦楓也不忍心打擾。

這黑色的兩層武技閣,根本沒人來,興許是如此,這老婦人實在是閒得無聊,在這睡覺。

秦楓頭頂烈日,恭敬的站在原地,等候老婦人醒來。

一個時辰過去。

兩個時辰過去!

三個時辰過去!

秦楓就這麼等着。

“哎……”老婦人伸了伸懶腰,骨骼嘎嘣嘎嘣之響,“年齡大了,真是瞌睡蟲,貪睡!”

咦?!

老婦人詭異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年輕人。

“你?你什麼事?”

守閣老婦人這,很久沒有弟子前來,她都快忘記自己爲什麼呆在這裏了。

秦楓躬身道:“弟子秦楓,特來……特來武技閣借閱武技!”

咳咳!

嗯!

老婦人輕咳兩聲,緩過神來,趕緊正襟危坐,以示威嚴。

“你的弟子身份玉牌呢?”

秦楓頓了頓,恭敬說道:“稟長老,弟子……弟子沒有身份玉牌!”

“沒有玉牌,那就是雜役弟子嘍?”老婦人眼神渙散,慵懶的說。

老婦人臉上的表情有點失望,好不容易來了個弟子,還是沒有身份玉牌的雜役弟子。

“你爲什麼到我這裏來?”老婦人瞥了一眼秦楓,“凡武境七重巔峯修爲,你一個雜役弟子有這種修爲,證明你很努力!你的武魂?……”

老婦人一陣驚喜。

“弟子的身份,沒辦法進入金色的武技閣,所以,只能前來!”秦楓沒有撒謊,實事求是的說。

“也罷!”守閣老婦人緩緩站起身,“進去吧!裏面可都是老的武技功法典籍,隨便拿!”

“謝,長老!”秦楓跨步進入。

黑色武技閣內特別空曠,到處是蜘蛛網,古木書架之上,有蜘蛛蟲子穿梭爬行,絕大多數武技功法殘缺不全不說,品級特別低。

“去二樓看看!”秦楓走上檀木樓梯,伸手撥開密密麻麻的蟲網。

二樓的情況比一樓稍好點。

武技功法分爲:天級,地級,玄級,黃級,凡級。

每級分上、中、下三品。

“黃級下品武技,烈風拳,拳似烈風,主剛勁!修煉之大成境界,可碎巨石!”

“黃級下品武技,烈焰掌!”

秦楓在書架上翻閱,看了好一會,沒有遇到稱心如意的武技,至於功法,更是沒有。

功法要比武技稀缺。

秦楓有無上功法鴻蒙霸天決,其他的功法暫時不需要。

“修羅刀典!適合刀武魂武者修煉!”

“龍象劍訣!黃級中品武技,適合劍武魂武修修煉,劍若游龍,劍勢如蠻象之力!”

秦楓暗自驚喜,“這個武技不錯!很適合我,品級很高!”

看完了龍象劍訣,第一頁的總綱,秦楓皺起了眉頭,這本龍象劍訣剩下的部分,全部被蟲子啃食了,字跡模糊,根本看不清楚。

折騰了半天,一無所獲。

秦楓眉頭掛着黑色,有些沮喪,挪着步子,來到一樓。

“你想要什麼樣的武技功法?”一道略顯蒼老低沉的聲音,在秦楓身後響起。

說話的人,正是守閣老婦人。

此刻,這老婦人雙目神采逼人,舉手投足間,透着強者不可侵犯的威嚴。

秦楓點頭道:“回長老話,弟子想要一門,招式極快的武技,最好是一擊必殺!還想要一門身法功法!”

原本秦楓還想說,想要一把靈器戰兵,話到嘴邊,又硬生生的嚥了下去,這裏武技殘缺不全,根本沒有戰兵,說了也白說。

“呵……呵!”老婦人看着秦楓輕輕一笑,“一擊必殺的武技?配合上快速的身法,豈不是如虎添翼!你這個雜役弟子想法很特別啊!”

轟隆隆……

厚重的石門,伴隨着刺耳的石磨聲音,緩緩打開。

“進去選吧!”守閣老婦人笑道。

這裏,竟然有暗室!

秦楓喜出望外。

暗室不大,只有十尺見方,裏面整齊擺放着十幾本武技功法,無一例外,品級全部是黃級上品。

拔刀斬!

秦楓被這武技的名字深深吸引。


“拔刀斬,天刀門開宗立派祖師所創獨門刀法!刀行無影,殺人無蹤無形!” 太好了!

這就是我想要的武技。

“拔刀斬,天刀門不傳之武技,只有一招!拔刀必殺,快如閃電,修煉之大成境界,只見刀影,不見刀身!”

秦楓將拔刀斬武技取下。

“逍遙步!身法功法,黃級上品功法,腳下似游龍,修煉之大成境界,可百步瞬移,攻防兼備!”

“就它了!”

秦楓走出武技閣暗室,將拔刀斬武技,逍遙步功法,遞給守閣老婦人。

老婦人眉頭緊蹙,“逍遙步的精髓,很難領悟,你確定選這本?”

秦楓輕輕點頭。

老婦人緩緩道:“逍遙步雖然是黃級功法,這門身法,是爲數不多的只提高身法移動速度的功法,對你的武道修爲一點益處都沒有,想徹底領悟,需要很強大的悟性才行。”

秦楓明白,守閣老婦人這是在婉言相拒,讓秦楓放棄逍遙步,這門身法。

武技閣暗室內,秦楓看到了其他兩門功法。

《不滅心經》參悟死亡氣息的功法,可提高武者的領悟力。

《九轉洗髓錄》修煉這門功法,可以淨化武修的經脈,強筋健骨,提高吸納天地靈氣的速度,加快修煉。

不過,這些功法,跟鴻蒙霸天決比起來,還是太弱了。

這門逍遙步,正是秦楓所需要的。

“拔刀斬?”老婦人更爲疑惑不解,“你是劍武魂覺醒者,爲什麼要學一門刀法武技?我記得裏面有一本劍訣武技,非常適合你!你爲何不取?”

“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秦楓乾脆的說道。

“我是劍武魂覺醒武修,敵手一定會低估我用刀的實力!我恰好可以一擊必殺!”秦楓乾淨的眼眸,幾經閃爍,精芒四射。

“你的劍武魂不是普通的戰兵武魂,是異種九劍武魂!這九劍之威,是不可想象的!你執意選擇一門刀法武技,着實可惜!”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