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黃文娟猶豫了一下,只能是將昨天發生的事告訴了劉勝。

“這個姓段的年輕人是什麼人,連道上的雷三爺都要都其敬畏有加?”

劉勝一聽頓時皺起了眉頭,他雖然不是黑道中人,但是紅幫大佬雷三爺的名號他也是聽過的,連雷三爺這樣的黑道大佬都要對其敬畏,甚至是要討好,可見這個姓段的年輕人背景絕對不簡單。

難怪秦綸不告訴他原因,這還真是羊肉沒吃到,惹一身騷,這個秦綸還真是夠倒黴的。


這樣的人卻是出手幫助王小小這麼一個普通的藝人,難道王小小和對方有什麼親密的關係不成?

如此他倒是不知道該不該懲罰王小小了。

雖然娛樂圈有娛樂圈的規矩,但是對方又不是娛樂圈的人,沒必要按照娛樂圈的規矩行事,要是自己因此懲處了王小小甚至將其雪藏惹得姓段的年輕人不喜,對方找他的麻煩怎麼辦?他可不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啊!

能和紅幫搭上關係的人,又豈是什麼良善之輩!

“這個我也不清楚,可能王小小會知道吧。”黃文娟小心翼翼的說道。

“那你去把王小小叫進來,記住,態度要好一點。”

雖然知道姓段的年輕人背景非同一般,劉勝還是準備旁敲側擊一番,這樣他纔好決定如何處置王小小。

要是那人是什麼道上的人,那他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於昨晚王小小得罪秦綸的事便算了。

要是什麼世家子弟或者官宦背景,那他便加大對王小小的力捧力度,也算是試圖對那人發出示好信號,說不定人家一高興,丟給自己一個大資源,那絕對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社會就是這樣,任何時候都講究利益,特別是娛樂公司這種最現實的地方。

如果你對我沒有用處,就會如同垃圾一般被丟掉。

黃文娟如蒙大赦,即便是劉勝不提醒,從今以後,他也不敢怠慢這個小祖宗啊,她可不想下次真的被活埋了,於是趕忙是出去叫王小小去了。

很快,王小小就一臉忐忑的走了進來,她知道,劉勝叫她過來,肯定是爲了昨天飯局的事情。

自己拒絕了秦綸的潛規則,投資的事情必然是黃了,劉勝定然是不會輕饒她。

“劉總,你叫我?”

王小小一臉忐忑的說道,已經做好了被臭罵一頓,甚至被雪藏的命運。

劉勝卻是難得換上了一副笑眯眯的表情,指着一邊的座位道:“快坐下來說話。”

王小小聞言一臉納悶,今天劉總是吃錯了什麼藥,怎麼突然對自己變得這麼客氣?

原本她以爲會被劉勝劈頭蓋臉的臭罵一頓,然後接下來將會宣佈雪藏自己,但是現在是怎麼一回事,有些超出了自己的預料之外啊?

王小小懷着忐忑的心情坐了下來,卻是隻敢半張屁股坐在椅子上,渾身都感覺不自在。

“小小啊,昨天的事我已經聽你的經紀人說了,發生這樣的事,讓你受委屈了。”劉勝一臉和藹的說道。

要是不知道他的人,定然會被他此刻臉上的表情給迷惑了,認爲他就是一個很好的人。

王小小心中卻是冷笑,清純可不代表她單純,她可不認爲黃姐有膽子自作主張那麼做,肯定是有人背後示意,而那個人是誰,王小小不用猜也知道。

不過心中雖然暗恨,但是臉上卻是裝作受寵若驚的樣子說道:“劉總你千萬不要這麼說,不知道劉總叫我過來有什麼事?”

“我聽說,昨天幫你的是一個姓段的年輕人,他是你朋友嗎?”假意寒暄了一番,劉勝終於是露出了他此刻的目的。

王小小聞言一愣,劉勝突然問她和段飛之間的關係,這是想要幹什麼,難道……

王小小眼前一亮,忐忑的心情一掃而盡,對方這麼問她,看樣子也是在忌憚段飛的背景,想要搞清楚自己和他是什麼關係,這樣纔好如何對待自己。

想到這裏,王小小心中一下子有了對策,雖然這樣狐假虎威有些利用段飛的嫌疑,可是她也不想就此告別娛樂圈被雪藏,於是立刻點頭道:“是的!”

聽到王小小口中肯定的回答,劉勝對待王小小臉上的表情更加客氣。

看到這一幕,王小小便知道自己賭對了,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

不過,劉勝接下來詢問的問題,卻是又讓她一下緊張了起來。

只聽劉勝道:“那不知你這位朋友是做什麼的?叫什麼名字。”

王小小哪裏清楚段飛具體是做什麼的,她才見過對方兩面,如今除了對方的名字,知道他是夏青青的男朋友之外,其他的就不怎麼清楚了。

不過隨即就想到段飛曾經在慶功宴上對楊偉所說的話,於是便對着劉勝道:“哦,我這位朋友他叫做段飛,其實,我也不太清楚他具體是做什麼,只知道他開了一家飛倩美顏公司,還是一家影城的老闆,哦,就是以前的周氏影城。你也知道,就算是再好的朋友,也不會自己所有的祕密都說出來的。”

段飛,這個名字怎麼這麼耳熟,自己在哪裏聽過來着?

劉勝一時之間想不起來,不過對於飛倩美顏和周氏影城卻是十分的感興趣,畢竟這兩家公司實在是太有名了。

“你說他是飛倩美顏的老闆,還是以前周氏影城的老闆,可是我怎麼聽說,這兩家公司的老闆似乎另有其人,並不是姓段?”劉勝懷疑的說道。

王小小聽出來劉勝這是在懷疑他所說的話,於是解釋道:“因爲我這位朋友向來比較低調,從來不再人前展露自己的身份,其實他纔是這兩家公司的真正老闆,而且他還和香江大亨周世雄的兒子周世明來往親密,劉總只要讓人稍作調查就清楚了。”

劉勝聞言點頭,覺得王小小沒必要騙他,於是道:“你先出去吧!”

該試探的已經試探過了,再問估計也問不出來什麼。

王小小有一句話說的很對,即便是朋友也不可能什麼實話都對自己說,因此王小小對段飛的身份知道的不多,他也一點也不感到奇怪。

一般大人物都喜歡隱藏自己的身份,不過即便是這樣,劉勝對段飛的身份也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

王小小立刻起身,不過當她即將離開的時候,劉勝卻是突然叫住她道:“對了,公司接下來會加大對你的宣傳力度,有一個亂世佳人的本子還缺一個女二號,雖然只是女二號,但是隻要演好了,依然會相當出彩,你可不要辜負了公司對你的栽培。”

王小小聞言大喜,突然有一種天降大餅的感覺。

於是趕忙道:“謝謝劉總,我一定會努力的,決不會辜負公司的希望。”

“嗯,那你出去吧,讓你的經紀人來一趟,我有工作要交給她。”劉勝擺擺手道。

無論是飛倩美顏,還是周氏影城,都不是百勝能比的,而且劉勝總覺得這個段飛的身份還不止這麼簡單,否則是不能讓雷三爺對其敬畏有加的,如此看來,失去了百勝的投資也不算是什麼事了,自己稍微給王小小一點好處,也算是主動示好了。

只是這個段飛,自己怎麼總覺得如此耳熟呢?

就在劉勝在嘀咕林凡的時候,林凡卻是已經出現在了董家拳館之外。

他可是沒有忘記,董萬谷找人對付他的事。

之前是因爲樑紅英的事情讓他暫時沒精力對付這廝,如今樑紅英的事情解決,他總算是可以抽出時間出來了。

“這位先生請留步!可是要來我董家拳館學武的?”

林凡剛要進去,就被門口的兩個董家拳館的弟子給攔住了。

“學武?”林凡譏笑一聲。

“我不是來學武的,而是來砸場子的。”

“什麼?”兩個弟子頓時大驚,看向林凡的眼神頓時充滿了敵意。

豈有此理,還從來沒有人敢來他們董家拳館鬧事,這傢伙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你們沒有聽錯,我就是來砸場子的。”林凡再次重複了一遍說道。

“找死!”

兩人頓時大怒,直接便朝着林凡揮拳而來。

林凡根本就不屑於和這兩個小嘍囉動手,身形一閃便直接略過了兩人,朝着裏面走去。

“這……”

兩人直接撲了一個空,神色忍不住大變。

見林凡突然在自己面前消失了蹤影,趕忙是四處張望,卻見林凡居然已經走進武館裏去了,頓時只感覺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冷汗刷的一下就下來了。

這怎麼可能,他是怎麼略過我們進去的?

一種由內到外的恐懼深深蔓延開來,對方神不知鬼不覺的就避開了他們,身法簡直是太過鬼魅了,要是剛纔對他們兩人直接出手,那結果會是怎樣?

兩人不敢想象,只能是仍由林凡朝裏走去。

董家拳館不愧是東海最大的一家武館,裏面十分的寬廣,光演武場的規模就不是精英武館所比的。

林凡走着,一時間也不知道到哪裏去找董萬谷。

此時,正好有三五成羣的幾個董家拳館的弟子走了過來,他們都是董凡建的徒弟,見林凡這個陌生面孔沒有在任何人的陪同下就進來了,立馬喝止道:“你是什麼人?看你的樣子似乎不是我們拳館的弟子。”

林凡沒時間跟這幾個傢伙囉嗦,直接冷聲道:“董萬谷在哪裏,讓他出來。”

幾人頓時皺起了眉頭,對方直呼他們師爺的名字,讓他們聽了很是不爽。

“你找我們師爺做什麼?”其中一人問道。

“我來跟他算算一筆賬。”林凡輕描淡寫的說道。

“算賬?什麼帳?”這人頓時不明所以。

“這你就不需要問了,你把他叫出來,他自然會明白。”

“我看你不是來算什麼帳的,而是來找事的吧?”

有一人似乎是看明白了怎麼回事,頓時出聲道。

“看來,不是所有人都是笨蛋。”

聽到林凡這麼一說,幾人立刻變了臉色。

“你是哪裏來的傢伙,不知道這裏是董家拳館嗎,居然敢來這裏撒野?”

“董家拳館很了不起嗎?”林凡不屑的說道。

“你……看我們怎麼教訓你,弟兄們,上。”

說着,幾人一擁而上朝着林凡撲來。

林凡冷笑一聲,身形一閃便直接在幾人面前消失,然後幾人便感覺自己背後重重捱了一拳,瞬間便飛了出去。

砰砰幾聲。

幾人重重落在了地上,發出哀嚎之聲。

這時聽到動靜的董凡建的另外兩個弟子走了出來,他們一看到林凡,立刻愣了一下,然後就是神色大變。

別人不認識林凡,他們兩個可是認識,就是眼前這人將他們師傅的手臂親手打斷的。

“是你!”

“總算是來了兩人認識的人,趕緊讓董萬谷出來,今天我要好好的跟他算算一筆賬。”林凡也認出了對方,立馬不客氣的說道。

兩人知道林凡的厲害,哪敢出言挑釁,趕忙是進屋通知董萬谷去了。

此時董萬谷正和自己的兒子坐在一起,見有人神色慌張的進來,立刻問道:“發生了什麼事,如此神色慌張?”

“不好了,那個叫做段飛的人打上門來了。”來人神色慌張的說道。

“什麼!”

董凡建聞言嚇了一跳,趕忙是看向自己的父親道:“爸,現在該怎麼辦?”

此時的他正一隻手打着石膏,醫生說他這條手臂即便是以後還能活動,卻是再也不能夠習武了。

這對於一個練武之人來說,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噩耗。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