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了搖頭,凌軒也不再想什麼,他左手在自己的的懷裏面拿出了那一把藍色的匕首,然後慢慢的站起身躲在窗戶的一旁,而左手則是拿着藍色的匕首慢慢的撬開窗戶,沒用三十秒凌軒便輕輕的撬開了這棟歐式建築的窗戶,他嘴角勾起一絲妖異的笑容,把匕首放進自己的懷裏面之後雙手在窗戶上面一撐便進入了這棟歐式建築裏面。

凌軒進入歐式建築裏面之後先是左右的看了看,看沒有人後才輕輕的鬆了一口氣。

他快速的把窗戶關上,然後小心謹慎的一步一步朝着不遠處的一個書架挪去。

原本只需要幾秒鐘的時間凌軒硬生生的託到了一分鐘之後,不過凌軒的小心謹慎也不是所有人能夠比的。

凌軒摸出自己那個限量的手機,然後打開,用着暗淡的光芒照着書架,而他雙眼則是快速的在書架上面掃視。

當他看到書架最角落的一本沒有名字,非常薄的書籍之後臉上掛起了一絲笑容,看也不看的直接拿在手上,然後迅速的朝着這棟歐式建築的另一處房間走去。

當凌軒正準備開門的時候突然門打開,一個胖子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凌軒連忙在那個胖子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之下伸出手直接一記手刀砍在了那一個胖子的頸脖之處。

胖子走進門看見凌軒的時候稍稍有着一絲失神,正當他反應過來準備大叫的時候凌軒一記手刀就看在他的頸脖之處,隨後胖子光榮的昏迷了。

凌軒趕緊扶住要倒下的胖子,要是這個時候胖子倒下之後弄出一個大動靜到時候就麻煩了。

凌軒扶住胖子之後慢慢的把他放在了地上,然後擦了擦頭上的冷汗,幸好自己下手快,要不然就要暴漏了,雖然這棟歐式建築基本上沒有幾個守衛,但是其餘的守衛可是一點都不少啊,隨便一棟建築都有着幾百人守護着,而且這十二棟歐式建築之間的距離一點都不遠。

凌軒又從自己的懷裏面掏出了藍色的匕首,然後捂住胖子的嘴巴一道插進了胖子的心口。這個時候一點都不能手軟,一手軟到時候死的就是自己。

當凌軒解決完胖子之後他才滿意的笑了笑,隨後眼神裏面閃着一絲精光朝着外面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因爲這棟歐式建築總共有着三層,第一層沒有一個守衛,這是凌軒剛纔花高價買到的消息之一。

凌軒走出大門之後腳步放輕,身子一閃就躲在了一個冰箱的後面,然後又是一閃躲在了一個沙發的後面,不過每當他挪動一個位置他距離第二層的樓梯就更加的接近。

凌軒看着眼前的樓梯,嘴角扯過一絲不屑的笑容,然後快速的朝着樓梯上面跑去,不過最讓人驚奇和恐懼的是凌軒跑着的時候居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這如果被世界的科學研究人員知道之後一定會大呼一聲怪物,然後想辦法捉住凌軒進行解刨。當然,這對凌軒簡直就是小事,古武者,如果連這點事情都辦不到那他還有什麼臉面當一個古武者。而且據凌軒所知道的,西方好像有着一個神幻者,貌似與古武不想上下。

凌軒纔剛剛來到樓上,便看見四個身上穿着黑色西裝的大漢手上拿着**對準樓梯。

當看到凌軒的時候那四個人大驚,然後連忙舉起想要朝着凌軒射擊。

凌軒冷哼一聲,手上一揮,四道銀光飈射而出,直接射中了四人的胸部,四人臉上都掛着疑惑的倒塌在了地上,他們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而且他們也後悔自己扣動扳機的速度,如果再給他們0.1秒,那時候死的就是凌軒。

凌軒來到四人的身邊,然後分別從四人的胸口拔出一枚銀針,然後搽拭掉鮮血之後小心的放進了自己的懷裏面。然後在從四具屍體上面摸出了十幾個**纏在了自己的腰上,隨意的拿來一把**,然後直接大搖大擺的開始搜索着第二層。

凌軒嘴角掛着淡淡的笑容,突然快速的打開**的保險轉身朝着自己的後方開了一槍。不過 因爲**上面裝有消聲器,所以聲音並不大。

“噗嗤”

一種子彈進入人體的聲音和一道悶哼之聲像了起來,凌軒知道自己又幹掉了一個。

凌軒突然身子急速的退後了兩步,然後靠在了一個拐角的旁邊。

“啪啪”

兩道子彈擦着凌軒的額頭而過倒是把凌軒嚇出了一身冷汗,幸好自己退的快,要不然現在就是一具屍體了。

“沒想到啊,這棟樓裏面有着這麼多的暗哨,看來應該是我們還沒有進這棟建築的時候就發現我們了吧,而且我想那幾棟應該也會排人來增援吧!看來又是一場苦戰啊,那麼我就陪你們玩玩。”

凌軒嘴角掛起一絲妖異的弧度,他本來就沒準備躲躲藏藏的,要不然他剛纔也不會用着那麼明顯的方式走進這棟歐式建築了,他原本的打算就是想要出來狠狠出來的攪合一下,讓這些人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身上,那樣楊武的危險才能更小。 “和小爺比槍法,看我今天不直接把你的腦袋打碎。”

凌軒冷哼一聲,在黑夜之下的臉龐下面明顯露出那高傲之色。

凌軒快速的騰出一隻手扯掉了自己臉上的仿真面具,然後揣進了自己的褲兜裏面。

拿出一個**咬在嘴裏面,眼神裏面散發出瘋狂之色。

凌軒衝出拐角,看也不看的直接扣動扳機。

“啪啪啪啪啪……”

七八顆子彈打了過去,對面一聲悶哼之聲都沒有響起,但是凌軒敢肯定對方已經死了,而且現在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凌軒快速的來到了另外的一個拐角,這個拐角躺着一具屍體,不過屍體有些慘不忍睹,額頭中了兩槍,從洞口不停的冒着鮮血,而且還夾帶着一絲白花花的**,臉上直接被打的變形,但是凌軒還是可以看出他臉上那一股難以置信的表情。

凌軒並沒有急着離開,而是圍着這一具屍體走動了兩圈,然後輕咦一聲。

“這小子不是那個啥殺手榜排行第十的槍神穿越嘛!沒想到還是一個日本人,這回真的和你名字所說的一樣,穿越,你就慢慢的穿越吧。”

凌軒臉上嘲諷之色濃烈無比,就這水平還槍神,要是真的是槍神我就是槍中之神了。

凌軒在這具屍體上面摸了摸,然後從他的兜裏面摸出一個黑色的帖子,帖子上面寫着一個大大的槍字。

“漬漬,槍神在殺手榜上面的身份表面,我拿着這玩意去當槍神吧!”

凌軒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過嘴角卻是掛着與之相反的不屑之色,拿着這玩意只不過是去忽悠人而已,自己爲啥好好的殺手至尊位不坐要去坐一個排第十的,那簡直就是掉自己的面子。

凌軒把貼在又揣在了兜裏面,然後朝前大搖大擺的走去,不過當他每走多遠他又倒轉了回來,猶豫了一下之後伸出腳在槍神的狠狠的蹂躡。

沒過一會兒,槍神的面貌面目全非,凌軒這才掛着滿意的笑容離開。

而他走的時候卻是丟了一句話。

“你小子這輩子做進了壞事,我把你的臉毀掉這樣你下地獄你的那些仇人也就不認識你了,所以你不用擔心被他們吞掉靈魂了。”

如果這個時候槍神還活着一定會跳起來就是朝着凌軒兩梭子子彈,尼瑪,說得這麼大義凜然的,我殺的人簡直連你的零頭都沒有,殺手至尊那一個不是手上掛着十幾萬條人命,而且這還是最少的。

凌軒走了一會,想了想直接把手上的**扔掉,眼神微微的閃爍着。

“這個時候應該不是熱武器了吧。”

凌軒的話說完之後突然整棟大樓的燈光亮了起來,一個和凌軒一般大小的青年留着一個光頭從三樓的樓梯走了下來。

他看着凌軒的眼神有着不屑還有這不解。

“你就是今天凌晨,不,昨天凌晨毀了我大日本帝國國際飛機場的人吧。”

那一個光頭青年用着蹩腳的中文朝着凌軒說道。

說完之後他的臉上掛着不屑之色又說道:“中文這種下流的文化怎麼能夠上的了檯面,我這種學任何語言一學就會的人居然學了半年都還沒學會。”

凌軒臉上充滿了笑意看着那一個小日本,然後哈哈大笑起來,笑聲充滿了張狂,充滿了一股難以用語言來描述的氣勢。


“那是因爲我華夏文化博大精深,哪裏是你一個小日本能夠輕易學會的。”

“你找死。”

光頭青年臉色難看,看着凌軒的眼神就好像看着死人一樣。

“看來我依舊不擅長使用陰謀詭計啊,那麼就讓我用絕對的實力來毀滅你們日本的未來吧。”

凌軒的話說完之後直接從自己的腰間抽出了獨孤風用沉睡的代價爲自己奪來的軟劍。

凌軒抽出軟劍,身上好似有着使不完的力氣充滿了全身,他在牆上蹬了一下,然後身子向前衝空中向着青年飈射而去。

“刀”

青年後退兩步,然後朝着不遠處的三層樓梯大叫一聲。

當青年的話剛剛落下,一把長三尺的***衝三樓飈射而出,朝着光頭青年衝來。

青年伸出手一抓便輕易的抓住了那一把***,但是凌軒明顯感覺到青年握着***的雙手顫抖了一下,顯然剛纔的那一股力道不是他輕易能夠接下的。

“看來樓上還有高手,等我解決你之後再去會會他吧。”

凌軒的身子越來越接近光頭青年,嘴裏淡然的說了一句,不管什麼高手不高手,只要自己全力出手凌軒相信就算他是神一樣的男子他也能把他擊敗。

當軟劍快要刺中光頭青年的時候光頭青年眼神微微跳動了一下,***不出鞘橫檔在裏自己的胸口。

而當軟劍刺中青年的***上面的時候凌軒臉上絲毫不變色,手腕輕輕的舞動了兩下,然後只見軟劍居然好似活過來了一樣,帶着道道光芒繼續朝着青年的胸口刺去。

青年大敢不妙,他身體微微的朝着仰去,然後在躲避過軟劍的一瞬間快速拔出了***。

“這樣纔有意思嘛!”

凌軒突然停了下來,然後左手悄悄的伸進了褲兜裏面,輕輕點了一下自己褲兜裏面一直不黑屏的手機,只見一條消息頓時發了出去。

而光頭青年明顯發現了凌軒的小動作,他冷哼一聲,舉起***就朝着凌軒的頭顱劈去。

凌軒屹立着不動,當***快要接近自己的時候凌軒右手快速的舞動,看似沒有規律的舞動好似給了軟劍生命一樣,軟劍朝着青年的胯下挑去。

光頭青年看着這來勢洶洶的一劍臉色無比的難看,嘴裏罵了一聲卑鄙連忙抽刀朝後退去。他這一刀固然能夠把凌軒劈成兩半,但是自己也會被凌軒的一劍刺透自己的下體,到時候自己可真的是男人都不能做成了,那個時候還不如自己死掉算了。

光頭青年的退去好像在凌軒的意料之中一樣,凌軒速度突然倍增,兇猛的一劍直接朝着青年的胸口刺去。

“和你玩簡直就是浪費我的時間,我還是去和上面那一位玩玩吧,他應該是一個神幻者吧!”

當軟劍快要刺進光頭青年身體裏面的時候凌軒突然停頓了一下朝着光頭青年問了問。

光頭青年感受到自己那有些刺痛的胸口臉上的表情變了變,最後聽到凌軒的話後他臉上的表情頓時變成了震驚之色。

“你是怎……”

當青年還沒說完的時候凌軒手上一用力,軟劍就穿透了青年的胸口從他的的胸部穿透了出來。 “砰”

青年倒地,一雙眼睛裏面滿是不甘,胸口鮮血冒個不停,嘴裏面都冒着鮮血,嘴巴蠕動想要說什麼,但是就是說不出來。

凌軒自然知道他想要說什麼,不過他不會給別人答案,因爲到死都不知道答案到底是什麼一樣的感覺他一點都不清楚,也不想清楚,所以就讓別人代替自己承受了吧。

“我可以告訴另外一件事哦!”

凌軒單膝跪在地上,然後身子微微低了低,趴在躺在地上的青年說道。

而青年原本死灰的眼神頓時變得明亮了起來,凌軒知道,當青年着最後一絲明亮消失就是他死的時候。

“但是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凌軒說完之後連忙站了起來,然後哈哈大笑一聲。

“噗嗤”

青年噗嗤一聲吐出一口鮮血,然後雙眼就那樣直愣愣的瞪着凌軒,他死不瞑目。

凌軒看着青年那一雙瞪着自己的雙眼他感覺一點都不舒服,手中軟劍輕微舞動,只見青年那兩顆瞪得老大的眼睛被直接挑了出來。

看着快要落地的眼珠,凌軒手中軟劍舞動,瞬間那兩顆眼珠被絞成一粒一粒的。

“好狠的手段,小子,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師父是誰?”

這個時候,三樓的樓梯響起了一道腳步聲和淡淡的詢問之聲。

只見一個頭發雪白的四十多歲的中年從樓上走了下來。

中年身上穿着和服,背上好像華夏古代一樣揹着一把***,而且說的一口流利的中文,不過那雪白的頭髮看的凌軒都有些不舒服。

“我師父是誰其實連我也不知道,因爲他從來都沒有告訴過我。”

凌軒聲音冷淡,不過看着這一個日本人的眼神顯然有些疑惑和一絲淡淡的興奮。

高手,這人一定是一個高手,想到這凌軒的身體裏面的血液都好似快要燃燒了起來,高手難尋,凌軒可是深知這個道理。

“你好像我的一個故人!”

中年人看着凌軒的表情搖搖一嘆,隨即滿臉的複雜之色。

“故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